重生之官路浮沉

第五十四章 凌乡长吓傻了

【今晚12点继续更新,冲榜,兄弟们全来支持哦!!!】

凌之北当时就呆住了,凌寒却继续道:“我告诉你,张东健除非死了,他不死你凌之北第一倒霉,市里要对那笔巨款一查到底,你以为张东健能扛多久?你倒有心思稳排大坐在这里吃饭?你也能吃得下?你想什么呢你?你屁股都没擦干净,你就敢往这里坐?不知死活!”

凌之北身子抖了抖,一屁股坐在炕上,头上汗珠子就有黄豆大小,刚才还嚣张的洪玉贞也花容惨变,连嘴唇都哆嗦的变黑了,她对丈夫那些事是一清二楚的,这刻看凌寒象看见鬼一样,其他的人搞不清怎么回事,可看到凌之北那付惨状就知道他卷进了新津事件,而且不浅。

堂屋地上的凌海还在哭嗥,“妈,我的牙掉了好几颗,妈呀……。”

听到他的哭声,凌之北夫妻俩都没什么反应,这一刻,儿子挨打的事简直不值一提了。

倒是几个表姐妹纷纷下地,把堂屋的凌海搀起来,再看这小子半个脸肿的好象猪头,嘴里面上下共飞了五个牙,这时凌寒言罢,挣开母亲的搂抱弯下腰从地上捡了根烧火棍起来。

一众人都吓的呆呆的,凌瑶上前就将他手臂抱住,哭道:“表哥,表哥,求求你别……。”

凌香兰顾不上许多,扬手就抽了凌寒一个大嘴巴,厉声道:“你要干什么?你先打你老娘吧。”

凌寒却挣开她们,伸棍子将灶台上的锅直接挑翻,结果是锅扣笼翻菜洒肉飞,让你们吃屁吧,他然后扔掉手里的棍子,对凌香兰道:“妈,你跟我走不?不走我今天把凌家抄了。”

“你个死东西,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凌香兰眼泪纷纷,扑上来又给他一巴掌,不偏不倚,一个脸蛋上一个手印,凌寒却不在乎,抓住老妈的手道:“怎么打由你,我一定要带你走,妈,你受了二十年苦了,我不允许你在受任何的委屈,谁欺负你,儿子灭他全家!”

凌香兰挣不开凌寒的手,想打他几下出出气也不能,“你听听你说的什么狗屁话?放开我。”

“不放,你打我怎么办?”凌寒不松开手,转头朝凌瑶道:“丫头你给你小姑收拾东西,”这时从西厢窜过来一个老妇,干皱棕黑的脸显示着她的高龄,白发苍苍,赫然是老母的老母。

“咦,这是怎么了?我听见这边吵吵闹闹的,你们干什么呀?啊呀,谁把我孙子打成这样了?之北,你也太手黑了,他就算做错了啥你也不能这么打吧?看看,牙都掉了好几颗。”

老妇一个人唠叼,都没人敢接舌,她当是凌之北打的,这时凌之北缓过神来,愤愤的道:“活该,小畜生自已找的,妈,你儿子也快完蛋了,哪顾得上他?爱怎么地怎么地吧?”

洪玉贞心慌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凌寒却瞪了这个女人一眼,冷哼了一声。

凌香兰在下面踢了一脚凌寒,朝老妇道:“妈,这是凌寒,您有些年没见他了,不认识了吧?”

“啊?这就是我外孙凌寒呀,长的俊死了,和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哟,他这脸是咋了?”

“哦,没事,这混小子不听话,我抽了他两巴掌,凌寒,还不快叫姥姥?”

凌寒假装没听见,把头扭一边了,没一点亲情可言,还叫什么姥姥呀?不认识。

凌香兰杏眼圆睁,咬牙切齿的朝他道:“叫啊……”那声音象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凌寒见老妈眼底有企求之色,当时心就软了,老妈想被这个家承认想了二十年了,唉,成全她吧。

“姥姥,您这身子骨还挺好的吧?嘿,我、我就是凌寒。”

那老妇居然掉泪了,颤颤抖抖的道:“挺好的,孩子,这些年你和你妈受苦了,都是你姥爷脾气太倔,唉……姥姥想你们娘儿俩呀,小兰子,这孩子长的真高,不许你以后打孩子啊。”

姥姥一句话说的凌寒不少怨愤都消了,眼眶都有点发红,凌香兰早就泪珠满脸了。

“哟,这是闹腾什么呢?怎么锅也扣了?兰子,你爹还等着吃饭呢。”

凌寒一龇牙,心说,吃屁吧,姥姥,凌香兰趁机抽出手,在他大腿上拧了一记,“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出去给老娘买饭去,你姥爷还等着呢,真让你气死我了。”

“买什么呀?我……哦,我买去,不过……。”凌寒搂住老妈肩头,附她耳上道:“买回饭你跟我走,不然我还闹,反正你不走我就闹的凌家鸡犬不宁的,你看着办好了。”

“我掐死你。”凌香兰伸手掐过去,凌寒却伸臂一挡趁机钻了出去,出堂屋看见几个靓姐靓妹和没了牙的凌海都惊惧的目光,冷哧了一声就出去了,这几个小辈子表亲他更没放在心上。

见儿子出去,凌香兰对凌瑶道:“小瑶,你跟着他去,让他多买点。”

……

从凤姐饭馆打包出来,凌寒问凌瑶,“吃饱了没有?”

“嗯,吃饱了,表哥,你可别发疯了啊,刚才都吓死我了,小姑让你多买点,你咋买一点?”

凌寒哼了一声,“我给他们买个屁,饿了不会自已去做?要不要我侍候他们坐月子啊?”

凌瑶脸一红,凌寒笑了笑上车启动,他俩是吃饱了,在饭馆就呆了近一个小时,再回到门前时,居然发现多了三辆车,说桑塔纳多真是不假,门口青一色全是桑塔纳。

凌瑶看了看车道:“表哥,是大伯、三伯、大表哥他们的车。”

“我管他是谁呢,和我没关系,我领着我妈走就是了。”

“走什么呀,去哪?今天小姑回杜庄儿看了,你们家让水灌了,房是没塌,可没法住了啊。”

“住处多了,宾馆旅店哪不能住啊?”

进院之后,凌寒直奔西厢,他看见老妈在西厢,这边只有几个大人,小辈的全在东厢。

凌家老大凌之东夫妻、老三凌之西夫妻和凌之东的儿子凌涛五个人此时全在这边,家里发生的事他们是接了洪玉贞的电话知道的,妹妹的儿子凌寒来大闹凌家了,不光打了老四的儿子,还说了一些话把老四吓的软在炕上都起不来了,但问清缘由之后,老大和老三都傻眼了。

老四也太混了,居然和张东健搅的那么深,看来凌寒知道的事不少,凌之北最后说凌寒是新津审查组成员,知道的能少吗?谁有他知道的多?也不知那来历不明的巨款查到什么程度了,不过凌之北感觉自已的好曰子不长久了,水落石出的时候,自已怕是要完蛋了吧。

兄弟三个商量了一阵,也没个头绪,洪玉贞是一个劲的哭,完全乱了方寸,不过后来还是她出主意,让老大老三出面问问凌寒,到底是怎么回事,凌之北骂她话说的难听,你有脸问?

洪玉贞悔恨不及,抱着头还是哭,还说什么‘我去给他跪着磕头行不行’?

老大老三都无语了,本来是一家人,看看现在这个闹腾?都怪这群小儿女不更事,人家老爷子都认女归宗了,干你们屁事啊?各人训了自已子女一顿,一堆小的纷纷给凌香兰赔礼道歉,最夸张的是给煽掉五颗牙的凌海,开始口气硬不认,让他老娘洪玉贞又抽了俩大嘴巴,拉进房不知说了些啥,那小子就屁滚尿流的跪在凌香兰面前哭的稀哩哗啦的请求宽恕。

【今天晚上12点左右继续更新,冲榜,兄弟们全来支持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