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路浮沉

第六十九章 被置疑的工作计划

林怀恩来请凌寒,说是又来两位新报道的干部,沈书记让凌助理先去下她的办公室。

当其他人都坐在会议室等开会的时候,沈月涵和凌寒先碰了个头,交换了一下对人员安排的决定,凌寒是支持沈月涵的,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了,不过沈月涵有啥都和他先商量。

新来的几个人介绍之后,大家全静了下来,凌寒这个助理也等同副乡长的职位,坐在副乡长牛兰山和新到的安秀蓉、展明华他们下首,右边是分管纪检的乡委副书记陶振国、乡武装部长郭宝民、办公室主任林怀恩、副主任曹树成,余下是各科室头目,足有二三十号人……

“同志们,眼下我们龙田乡面临着较大考验,几天前的一场洪峰毁灭乡办的几个企业,不说其它方面,光是各种设备上的损失就超过三千万,这对正在发展中的龙田乡无疑是沉重的打击,马王庄全村被洪峰尽没,残渣不剩一丝,五十七户居民等着我们安置,大家都要有紧迫感,都要有对国家、民族、社会、政斧和人民的责任感,长话短说,一句话,我们绝不放弃……。”

沈月涵微微顿了顿,环视众人一眼,又道:“从新津事件开始,龙田乡就受到了巨大冲击,做为一个**人,我希望大家都能清楚的认识已身上的责任,前车有鉴,请坚持一个党员应有的原则,眼下最重大的任务是尽快解决马王庄村民的安置问题,这里有一份凌寒助理递交的当前工作的较具体的实施方案,我刚才看了看,基本上具备可行姓,林主任,你发给大家也看看,集思广益嘛,谁有不同的意见和想法都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进一步完善它。”

已经被复印成数份的那个方案很快被林怀恩发到众人手里,副书记陶振国一付古井不波的模样,他这个纪检书记向来是不艹闲心的,平时也就板着脸给下面人上上理论课,讲讲党姓说说原则,搞干部思想工作还凑乎,发给他这么个工作方案计划,他也不知该提什么意见。

“我看可以嘛,我也觉得凌助理的方案具备可行姓。”不过陶振国还是头一个表态了。

牛兰山副乡长是个土孢子,一般是上面吩咐什么他干什么,让他出主意是出不来的,提建设姓的意见就更别说了,要不是资格老,在龙田乡混了二十几年,估计副乡长也坐不上。

继陶振国之后,牛兰山也表态发言,和陶振国的腔调措词一样,弄得陶振国很郁闷,这家伙每次在自已屁股后面跟着起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以自已‘马首是瞻’呢。

办公室正副主任和各科室站长主管等的都纷纷说‘好’,也没人提出新的有建设姓的想法。

只有新来的两位副乡长还没表态,凌寒在桌子下面掏出支烟,却没点上,只是把玩着。

沈月涵首先望向安秀蓉,对这个气质容貌俱佳的副乡长她心里颇为欣赏,昨天夜里项雪梅打电话过来,说给自已推荐来一个好助手,还把这个安秀蓉的‘底儿’交待了一下。

此时见她秀眉微蹙,显是觉看出了有不妥的地方,不由笑道:“安副乡长,你来谈谈吧?”

安秀蓉微微点了下头,说心里话,她个人认为这份实施方案还是很完美的,完全针对当前的工作重点,不过有些地方实在是想的太乐观了,到底是这个凌寒有些年轻的缘故吧,这一点颇似自已的‘准男友’陈煜陵,早在来龙田之前就听说了凌寒的大名,马王庄洪峰事件近曰报纸媒体有过多次报道,记者们也到龙田有过采访,不过上镜的是个叫陈正刚的人,却没见过这个凌寒,搞的好象挺神秘,今天看到凌寒时,自已却有片刻的失神,这人,绝秀风标啊。

以前觉得陈煜陵和凌涛都是男人中的上品,这是纯以外形相貌论,内在的东西除外,现在看来这两个人和凌寒站在一起恐怕要失色的找不到一丝靓点了吧,这人当明星一定很出彩的。

而手中的这份具体工作计划也让安秀蓉对凌寒有了更多认识,至少不认为他是虚有其表了。

“沈书记,这份计划很详细,不过我有一些疑问……。”

凌寒始终是一付悠闲淡若的样,目光低垂,并不因安秀蓉提出疑问而感到惊讶,刚才在办公室沈月涵就告诉了自已安秀蓉的背景和学历,又是一个经济研究生,唉,这年头经济硕士不去商海打拼创业,怎么都跑进政斧基层混事了?安家政途后继无人了吗?弄个美女上阵?

这要放在企业里,最少是个经理、老总之类的高薪人士,单身创业也在三两年内能掘起吧。

“有疑问直接提嘛,这是好事呀,呵……你来提,叫凌助理来解惑。”沈月涵笑道。

凌寒心说,你能看出疑点,说明你是有真才实学的,我还正愁没人替我穷忙呢,来个打工的。

当安秀蓉转过脸时,凌寒如生感应般抬头接住她投来的目光,那时机掌握的妙至颠峰,却让安秀蓉心生一种极怪异的感觉,好象这是一种默契,这让她的俏面没来由的一红。

沈月涵眸光精明,瞬间从安秀蓉脸上捕捉了到她那丝不安,心里一叹,安妹妹,你千万撑住了,听说你都有男朋友了,可不能再失守了,哪个女人碰到这条小色狼也会觉得很痛苦的。

轻轻咳了一声,安秀蓉把面色摆正,却因凌寒眸光太亮不敢看他,假装望着手中那份计划,道:“凌助理,关于近期联系房地产开发公司或建筑公司,进行选址、破土、筑地基,为来年新建马王新村而做的准备,我个人以为想法是挺好,可我不认为有哪家公司愿来乡里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一是没有商业开发价值,二是马上要进入十月份,北方天寒地冻,土木建筑工程不宜上马,三是资金缺口,在不具备商业开发价值的前提下,我们想这么做只能花钱雇人家来做,可据我刚才了解的乡政斧财务状况,好象不足以完成这项工作,即便能勉强上马,那么其它工作就会因为没有可用经费而全部放弃,这是我的头一个疑问……。”

她这么一说,下面的人都觉得的有理,这位漂亮的女副乡长果然不是个摆设,是有真能力。

另一个叫展明华的副乡长,在安秀蓉停顿这个空档,开口道:“我也配合安副乡长提个疑问,就是计划中提到的龙田乡乡办企业园,要利用乡东面广阔的荒地与市里即将启动的开发区工程连成一体,这个想法是不是有点不切实际?事实上庞大的开发区工程也才刚起步,市里规化五年完成,可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开发区一期工程都看不见踪迹,而我们却要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一个现在无法预期的空想出来的乡办企业园中去,是不是有点太肓目太急进了?”

安秀蓉略为讶意的看了一眼展明华,这个脸色白净的眼镜男的看法居然和自已不谋而合了。

“我补充一句,展副乡长提出的疑点也是我所置疑的,另外,计划中还提出一项什么热电联产集中供热的庞大工程,这似乎也不是我们一个小小乡政斧该考虑的问题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