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杀神

第十七章 丑小孩(下)

来到朗斯城外郊,远远望向包裹在光学迷彩‘隔水珠’里面的朗斯城,约克,不,现在的他名字是约翰了,他迅速对现状作出判断。

基于军事机密等理由,里三层的所有东西,都无法从城市外一窥全貌。那里实则也是穷人止步的禁区。真正能碰运气的,只有第四层。第四层是一个大圈,严格意义上已经不算是城市的一部分,实际上是政府默许制造师们在这里建工房。第四层在城市的主城墙和立体防御系统治外。只有治安巡逻队以及少量的浮岛型哨塔。

“力量、憎恨、权力、知识、觉悟、野心、智慧、猜疑心。”这是被约克深刻于脑海里的获加原话。

权力对于现在的约克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东西,那现在能得到的,只有力量和知识了。

最高强的奥逊甲士也是世上最强的战斗专家。这跟驾驶奥逊甲极为苛刻的要求是相一致的。

普通的肉体,绝对无法承受奥逊甲高速运动以及突然变向等动作带来的巨大负担。在各国军方的训练场上,每天都有无数预备役甲士受不了而吐血受伤或身亡。

同时,为了操纵奥逊甲,也需要极好的反应力、判断力。

外加操纵奥逊甲就必须有灵脑,控制灵脑恰好又需要强大的精神力和意志。

所以拥有以上所有资质的人已经可算是超人了,他们往往都会顺便成为武斗高手。况且到了一定程度,比如A级,甚至有时候是B级,通过灵脑,甲士能反过来获得奥逊甲的力量与特殊能力。结果就是,奥逊甲的威力与甲士的个人战斗水平成正比。

为了复仇,也为了探听消息,约克非常需要一架强大的奥逊甲。他没有钱,连最低级的青蟹甲都不可能买得起。买了也不一定有用。

因此约克打算拜师,一边增强自己的力量一边学习自己制作奥逊甲。

然而,跟他预想中的一样,他赖以逃生的最大武器——他那张丑脸,现在成了他拜师的最大障碍。

“干,今天晦气!怎么连你种怪物也来我这里想拜师?”

“人长得不好不是罪过,但是不知道自己丑还跑出来吓人就是你不对了。”

“滚!滚!滚!不要吓着我的客人了。”

一家、两家……足足二十家,每一家都是一看到约克那个被烧伤的恐怖脸蛋,马上赶他走。即便是最好心的那家,也仅仅是赏了他几个面包了事。

直到第二十一家,当师傅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她看了约克的脸半天,又看了看因为害怕而缩在一旁的亲生女儿,最后长长舒了一口气,道:“我师傅在世的时候,常告诫我,不要以貌取人。说真的,你这张脸让我很不舒服。不过我还是给你一个机会。这是一条鲨鱼的鱼翅,给你一把小刀,你尽量把这条鱼翅均匀切成丝,切出来的条数越多,越均匀,我收下你当学徒的机会就越大。”

这是一条直径三毫米的鱼翅,长二十厘米。女师傅给约克是一把做菜的菜刀。

刀大,鱼翅小。鱼翅本身只是胶状的蛋白质,要均匀切开已是不易。这也不是女师傅特地刁难约克,这纯粹是考验约克的手是否灵巧。在女师傅心中,约克能均匀切成四条就不错了。

她惊讶了,惊讶得张开嘴巴合不拢。

约克把鱼翅垂直对准地面,用左手食指和拇指的指甲轻捏着鱼翅,将宽大的菜刀像砍柴一样砍下去,每次刀光一闪,就有一条细如小孩发丝的细丝被切出来。

一条、两条……五条……到最后,直径三毫米的鱼翅竟然给约克切成二十八条。

太惊人了!女师傅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她本来只指望眼前这个丑小孩如切菜一样,将鱼翅平放在砧板上,打横平切出丝来。哪会想到,他打竖都可以切丝,而且不伤到自己的手。

这份精准,这份手艺,实在令人震惊。

至此,她已经拿定主意了,只要最后也是象征性的一关过了,她就要收这个丑小孩当徒弟了。

“你……我对你的评分是优秀。”

“嗯。”放下菜刀,约克轻声应诺。

“好了,这是我要问的最后一个问题。你向我学习制造奥逊甲的技术,是为了什么?”在女师傅的心目中,答案不外乎荣华富贵,或者有个好前途之类的。对于没有资格获得灵脑的穷人来说,即便能驾驶奥逊甲上战场,也只是炮灰。所以学习制作工艺的,多半也是求个好工作好出路,若是能被某某贵族看中,成为专属技师,那已经可以说是平步青云,三辈子修来的福气了。而她的师傅遗训仅仅是不收心术不正之徒。

约克的回答,再次令女师傅大吃一惊:“杀人。”

“呃,杀人?杀谁?仇人?”

“嗯,仇人,以及所有拦在我面前的人。”

“……”沉默半晌,女师傅才颤抖着声继续问道:“如果一支军队……”

“如果是一万军队拦在我前面,我就杀一万人。如果是一个人口百万的国家拦在我面前,我就杀一百万人。”

女师傅彻底呆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在这个瘦小的身体里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想法。

他的目光不像在撒谎!

女师傅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道:“你说的是真的么?”

“嗯。”

女师傅想了想,最后还是摇头:“恐怕我不适合当你的师傅。你请便吧……”

约克转头就走。

“如果……那个……如果你肯放弃你那可怕的念头,我或许还可以……”

“不用了。”

“不用?”

“你的确不适合当我的师傅。”

“……”女师傅一咬牙,不甘心地反问道:“为什么?是我太仁慈?是我不肯收你这种狂妄的小孩做徒弟?”

“不,是气量的区别。”

“你……你说我小气?”

“对。这个时代的奥逊甲,其实跟旧世纪的刀剑没区别。只是一种杀戮工具罢了。杀人是杀戮,杀霸海也是杀戮。真正实行杀戮的是人本身,而不是工具。同样,你要找徒弟传承下去的是技术,你哪怕挑到心地再好的徒弟,也照样有恶人把技术用于滥杀。明知道奥逊甲技术就是制造杀戮工具的技术,却不敢正视这个现实。你连正视这个现实的气量都没有,我怎么能指望从你这里学到伟大的技术?”说罢,约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孩吗?”女师傅看着空荡荡的大门,惆怅不已。

“妈妈,这个小毛孩那么张狂,要不要我叫师兄他们教训他一下。”

“不了……不要管他。他疯了。”

“他疯了?”

“不过,或许真正疯狂的,是这个时代吧。”

接下来的五天,约克找遍了第四层几乎所有收学徒的制作工房,一共被拒绝了三百五十七次,然后他的语论又吓住了七个师傅,最终,他来到了第四层最偏僻的一家工房门口。

“只剩下最后一家了,如果真的不行,我只好向庸俗屈服,找个技术相对好点的师傅了。”约克对自己道。

他要找的这家工房叫杰克逊工房。主人是个怪老头。一般来说,没有人会把工房建在奥逊甲坟场旁边的。但是按照杰克逊老头的说法,这是就地取材。平时杰克逊工房门庭冷清,因为没有人受得了老头的臭脾气,他整天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然后见人就骂。

有趣的是,每当军方遇到最棘手的奥逊甲修理问题时,就会不得不派人来找老头帮忙。

约克很幸运,他到的时候,老头只是半醉。

“先给我买两瓶‘梦乡春露’来。”这就是老头看到约克后的第一句话。

约克摊开手心,做了一个要钱的手势。

“妈的,还问我要钱,想拜师还不肯出点血,这年头的小子越来越不像样了。”

“那好,我先找附近的老板赊数,回头从我的工钱那里扣。”

“学徒有个屁工钱?还想要工钱?”老头口水乱飞,带着酒气的口水喷了约克一脸。

约克连擦都没擦,平静地道:“那是我将来学成之后,打工的工钱。”

“狗屁!那要多少年?谁会给你赊账赊这么多年?”

“那你就别喝。”约克更干脆。

“你小子长这么丑还这么大脾气?”老头大发雷霆。

“你老头喝这么醉还这么大脾气?”约克毫不示弱。

“好,好,好,这年头很少看到有小毛孩这么有性格的。”

“每个小孩都天生有自己的性格,是你们大人把我们的性格给抹杀了。”

“哈哈哈哈!好,说得好!没性格的制造师都是废物。你合格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杰克逊的学徒了。”

老头的话,显然令约克相当意外:“你肯收我当学徒。”

“小子,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整个城市几十万人只有你受得了我的脾气。”

“……”约克无语了,或许,这才是老头收下他的真正原因。他有点不甘心:“老头,我能从你这学到什么?”

“小子,这要看你能从我这里学到什么了。”

“呃。”

“告诉你,你能学什么我不管,你什么时候走我也不管,你自认为学成之后到底是把手艺用作杀人放火还是造一条SS级的哈巴狗给贵族舔鞋,我都不会管。反正你变成怎样都是你自己的造化。”

这次约克彻底无语了,他太需要时间了,更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让自己成长,于是,他就在这间奇怪的工房里当成了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