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杀神

第一四八章 七将军(四)

隆·巴斯顿的海蛛奥逊甲上,那根代表指挥棒的金色脚已经高高举起,仍然没有落下,成千上万的海蜘蛛静立在网上,两根七十多米长,如同荆棘一样形状的蛛丝扣在蜘蛛腿上,随着水汽流微微颤动。就在蜘蛛网防线前拥挤着大堆大堆的卡扎克奥逊甲,但是就是没有一架海蜘蛛开始挥舞它的荆条。

两族提前所设的蛛网防线纵深有百米左右,分五大层,层层叠叠的蛛丝都是经过特殊加工的。在喷吐出来后,特意撒上无数尖锐的石刺。

卡扎克奴隶军一团团地涌了过来,这种程度的蜘蛛网可不是他们这些低级甲士所能挣脱的。前面的奥逊甲被粘住动不了,后面的继续涌上来,队列变得混乱了。不过,在部分奥逊甲的蛮力之下,上百处地方给活生生地挤出可容数架奥逊甲同时通过的空洞来。

前面的卡扎克部队眼见已经要到达第二道蜘蛛网防线了,后面已经涌成了一大团,还有新的队伍不断的填进来。隆·巴斯顿将军终于扬声发令:“攻击!”

口令的余音在整个通讯系统中回荡,锋利的蛛丝荆条已经抽了出去,准确地击在网格当中,这种特制的荆条轻易地抽爆卡扎克奴隶军奥逊甲的头颅、驾驶舱,蛛网上顿时闪起一排排大大小小的血团!

在蛛网里面挣扎的卡扎克奴隶军士兵,就像突然被惊雷劈中,抖动着,大片大片地死去。

当荆条被卡住的时候,海蜘蛛奥逊甲们直接转为近战,它们猛扑到沾满卡扎克奥逊甲的蛛网上,在上面展开疯狂的杀戮。蜘蛛腿开始变形,变成一杆杆长度超过二十米的锋利长枪。每一架海蜘蛛,就是一头同时挥舞着八把杀人利器的怪物。

比旧时代的龙枪还要锐利的长腿,往往把复数以上的奥逊甲串烧一样对穿。

卡扎克军团中,惨叫声不可压抑地响起,横七竖八,到处都飘着不再动弹的奥逊甲。

攻击,仍在继续。

这些奴隶军从攻击发起开始,不,甚至从他们的国家被纳为属国那天起,就没想过还能活下来!成为主战军团是太遥远的事情了,当初没有敢与卡扎克一拼的国家,其部队归顺后也不大可能有资格成为主战军团。自知实力不济,他们唯一的期盼,就是自己的牺牲能为家人和本族争取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以及相对公平的待遇。

但是现在,克拉斯的许诺使他们有了新希望,成为主战军团就是他们的唯一出路。偏偏,这条光明的大道仿佛近在眼前了。

奴隶军还是发疯似的进攻着。他们又推又挤,能冲过去的就死命冲。冲不过的就用奥逊甲的牙齿咬蛛丝,又或者把长武器伸出网格,企图对海蜘蛛们造成伤害。

海蜘蛛们如同耕田,已经在蛛网上走了一遍又一遍,犁出无数团血花。卡扎可军却仍然没有停步,仍然在不断的涌出来,队形已经混乱,但是也加倍的密集了。第一道蛛网被强行扯得七零八落,大部队已经开始往第二道防线集中,部分地方,第三道防线,甚至第四道防线都出现了卡扎克奴隶军的身影。

在卡扎克的本阵,杜勒和费雷罗都举着望远镜死死的看着对面的景象,旁边,是一个立体的灵力分布图,上面以不同的颜色标注了前方斥候探到的敌我士兵数量。亲眼看见了己方超密集的奴隶兵在深远的蜘蛛网区内挣扎,死的人一片一片的,开打不到二十分钟,估计阵亡人数已经过万,这还是保守估计。

但是还有更多的甲士粗着脖子,大呼着“万岁”,发疯似的越过蛛网,成群结队的敌方防线涌动。

黑刃海蜘蛛的杀戮从未有片刻停止,但要把如此庞大数量的奥逊甲压制在薄薄数层蜘蛛网之内,还是太勉强了。

眼看冲过第三道蛛网的甲士已经密密麻麻地覆盖在第四层蛛网上。杜勒低声道:“突破了。”

费雷罗却冷笑:“你还在祈求不用使用那个惨绝人寰的战术吗?”

杜勒点点头,又微微摇头:“我内心固然祈求不需要动用。可我的理智告诉我说,这不可能。”

“但是,你是我们当中第一个做决定的。”

“做决定跟心甘情愿做决定是两回事。”

费雷罗微微一笑,只可惜,这是残忍的微笑:“放心,他们的死是值得的。”

“以代替我们的子弟去死这个角度来说……你说得对。”

费雷罗一指奴隶军:“你看看,过去五十年里,这些占据着丰富资源的小国、族群到底干了些什么?你看,特别是碧利斯公国,坐拥两个世界级渔场,却光顾着过奢侈糜烂的生活。他们的大公可以为大公妃办一个花费5亿贝斯的生日会。却让他的军队连续十年不更新奥逊甲,直到被卡扎克灭国前一天,他们的士兵还在用连卡扎克渔夫都不愿意用的比目鱼奥逊(更新最快 ://.)

甲。你再看看帕法西部族的部队,居然整整一万甲士,最高级的仅仅是C级。哼!真的不死都是浪费贝斯。”

碧利斯公国用E级奥逊甲来装备军队,一直是公开的笑料。而一个整编军团都没有一个B级甲士,这也太不像话了。杜勒沉默了。

“对,我毫不否认我讨厌卡扎克,但它一直提倡的‘强者为尊,弱肉强食’却令我无法辩驳。我无法改变我的国家被灭这个事实,我只能成为一个强者……”他指着对面两族联军的阵地:“在他们本队前面,似乎还有一道最纤薄的蜘蛛网防线,表面上看,这已经无法阻止我们的奴隶军继续前进。我的马克拉马将军阁下,如果你和我只是个庸才,那么,我们可以开始幻想我们就凭奴隶军就击破了两族最强军团,然后,再也没有像样的敌人拦在我们和他们的首都之间!”

看着远方,杜勒突然叹气。

队形混乱的奴隶军已经扑到了费雷罗口中那层薄薄的蜘蛛网防线前面,跟前面四层蜘蛛网相比,不,甚至跟最外面两层临时防线相比,这层蜘蛛网是不很起眼,不过四五米的纵深,而且蛛丝远比之前那几层蛛网要纤细。但是顶着倾泻的毒刺与海蜘蛛的疯狂绞杀来到这层蜘蛛网前面。

奴隶军才发现这是不一样的障碍!蛛丝上面没有尖刺嶙峋,也没有那种极为讨厌的粘性。只是,这些喘着粗气、伤痕累累的甲士冲上来时,仅仅用前肢或鱼鳍一碰,那部分肢体就永远离开了身体。

锋利,极度的锋利!

这张网格小得连成年人都无法钻过的蛛网,竟然有着超乎寻常的锋利。每一根丝就是一把能轻易断喉斩首的利刀。

一撞上去,诺大一架鱼型奥逊甲就成了鱼块。

有硬壳类奥逊甲想像刚才那样凭蛮力拉开蛛网,结果就是:螃蟹的钳,龙虾的触须、甚至是蚌壳的壳,都被蛛丝轻易地像切奶油一样切碎。

卡扎克军的冲量巨大,转眼之间就已经在这最后一层蛛网前聚集了满满的甲群。这里离海虱奥逊甲的战列不过五十米,几乎连海虱上的触须都能清晰可见。

却前进为难!后面的士兵不明就里地涌过来将前面的奥逊甲朝前推,前方的倒霉鬼只有大声哀号着被蛛网切成肉碎,像是进了绞肉机的肉末。

对方的毒刺仍在一刻不停地射击,打得甲堆当中不断溅起血花,海兽与甲士的惨叫声响彻天地。

有的军官大声下令,组织起远程部队射击,企图压制海虱部队的毒刺雨。有的军官发疯一般的用螯、用鳍、用牙齿企图撕毁这张该死的蛛网。

看着卡扎克部队的窘况,隆·巴斯顿冷笑:“这可是我们海蜘蛛部队中的精英驾驶的海皇黑刃蜘蛛的断魂丝。除非是A级或以上的奥逊甲,以巧力撕扯,否则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突破我们的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