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风暴

第659章 五步走

第659章 五步走

不死凰傲居宝座,没有做何回应,但可以感受到一双凤眸正锁定在唐焱身上,像是在探查着他。

“东奎如今有两位圣级坐镇,一位是我族长辈,一位是圣兽诸犍,因为我族长辈的关系,圣兽诸犍肯定会全力保我。殿下英明睿智,心系万古兽山安定,自然也不会希望南凰和东奎宣战。所以晚辈斗胆猜测,你其实并不想杀我,所以今天才会在这里以平等的姿态接见我。”唐焱假借了骨族前辈的影响,也料定不死凰还不知道他已经离开。

是继‘杀天蝎’、‘露妖灵’之后的第三步。

王座上没有传出任何的回应,不知是赞同这份推测,还是等待唐焱继续介绍。

唐焱暗道难缠,略微垂眉,继续微笑道:“万古兽山万余年来一直封闭在虚无空间里,你们住的安稳,没有外界的侵扰,但虚无空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它在万年前支离破碎毁灭大半,未来的某天还可能继续碎裂。

殿下应该知道,无论是南凰,还是在东奎,都有大量的黑暗裂缝,你们都知道它上下贯通兽山,一直延伸到虚无空间,谁都不敢进去探查。

但是你们有没有往深处想过,一旦这些凌乱分部的裂缝相互连接起来,就是整个兽山分崩离析的一刻。

这么说或许有些夸张,万古兽山可能继续保持几千年几万年的岁月,但你们圣兽的寿命是无限的,终有一天你们会面对兽山的破裂。”

这是唐焱心中算计的第四步!他记起当初带着昭仪转战南凰时的情景,有两次在逃亡中借助了裂缝的威势。

连续四步骤摆开,唐焱心里稍微安定些。

“这就是你今天的陈词?比圣山里面的表现差远了。如果只有这些,该我了?”不死凰终于开口,声音依旧清冷。

“我今天过来,是想心平气和的跟殿下谈谈。首先对于之前在南凰造的杀孽,我予以道歉,其次呢……希望能撮合南凰和东奎的联合,之后在联动整个万古兽山,形成一个真正的统一整体!”

“哦?”不死凰的声音终于有了稍微的变化,但更多的还是冷笑。

唐焱轻轻呼出口气,豁出去了,第五步,最后一步:“天蝎使已经死在南凰,我手里还有天鹰使,我可以让他死在东奎,这样一来,圣灵殿就会仇恨南凰东奎两地,要么出言威胁,要么直接进攻。

你们能做的除了妥协,便只有联合!

所以我这么做,看似给南凰招祸,其实是促进双方联合。

万古兽山为什么会进入虚无空间,为什么会飘荡数万载,你们就没想过要找到回去的轨迹?你们就甘愿一直在这里生存?

说句不敬的话,我能看的出来殿下有野心,我也能看的出来诸犍圣主有野心,但是都太看重万古兽山的存在,不想招惹强敌,也就一直维持着现状。

但是现在……有两个不确定因素发生,你们必须做出改变。一是东奎已经有了两位圣级,四圣兽维持的平衡被打破,我族前辈的实力你们都已经领会过,全盛状态绝对在你们之上,而诸犍的实力有略微领先你们。

他们两人联手,东奎的实力将远远甩开你们,将来无论想做什么,你们都没有能力反抗。你可以说你跟西泽和北冥结成联盟,但我对你们之间的盟友关系持很大的怀疑态度。

您是个聪明人,应该能看透里面的隐患,我想……这也是殿下今天在这里单独接待我原因之一。

除了这一点,还有就是圣灵教想要插手万古兽山,想要利用万古兽山。我不清楚天鹰使怎么给殿下做的介绍,但从我了解的方面是圣灵殿准备全面掀起大陆混乱,沧澜古地和边南已经准备就绪,中原却迟迟得不到进展,所以……万古兽山就是个突破口,他们想要利用万古兽山跟镇妖庙间的矛盾,引发中原的混战。

我不杀天蝎使,圣灵殿也不会放过你们。

一旦你们答应,万古兽山只有毁灭一途,因为你们从没有什么盟友,一旦踏进这个利益倾轧的泥潭,你们将万劫不复。所以万古兽山必须要在圣灵殿再次过来之前有所准备。”

不死凰静静的听着唐焱说完,回应的却是一语凌冽:“你今天是来替诸犍做说客的?想要南凰臣服东奎?”

“殿下理解错了,我只是陈述事实。我刚刚说的这些,殿下已经都清楚,知道圣灵殿的威胁,也有意结盟东奎,您没有见面就折磨我,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说的没错吧?

我今天过来,可以向您做个保证,东奎没有吞并南凰的意思,只希望双方能够真诚合作,在内部,可以相互交流,在外部,则共进共退。

圣灵殿不惧南凰,也不惧东奎,但他们惧怕万古兽山的联合。只要四圣兽同进退,且态度足够强硬,圣灵殿肯定不敢轻举妄动。

而我唐焱可以向你保证一点,最多百年,我会找到遗落战界的方位,引领万古兽山跨过虚无世界,进入遗落战界,进去你们曾经诞生的地方。”

“你一个小小武尊,哪来的资格做这样的保证?”

“你手里有我的精血,有我的鳞甲。你难道就不感觉到熟悉?我们同属万古兽山,我们来源于同一个地方。还有……你真的不知道黄金古族?不知道妖灵族?”

不死凰被封印了太多的记忆,确实感觉‘妖灵族’有些熟悉,也曾经听说过黄金古族,但是……并没有多么在意。

“你口才不错,看待的问题很透彻,我承认你有些说动我了。我今天在这主殿见你,也是因为不想东奎和南凰仇视,所以……”

“您接受我的建议?”唐焱一喜,竟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我接受!南凰和东奎可以和平共处,可以共同进退,但双方不能有主辅关系,如果遇到意外事件,我会协助诸犍,诸犍也需要协助我,为了万古兽山,双方都要竭诚相待。为了表示诚意,我可以饶你不死,也可以原谅你前后残杀我南凰十三位妖尊的罪行。”

唐焱后退两步,朝着不死凰抱拳行礼:“谢殿下!唐焱保证百年内一定引领万古兽山回归万古兽山,探寻当年隐秘!”

“我拿出了我诚意,你也该做出些保证,起码得让我看到你过来谈判的诚意。”

“殿下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唐焱难得感慨一句跟聪明人谈话就是轻松。

不死凰平平静静的道出两个词:“燕雨寒、凰羽。”

唐焱脸上的笑容一僵,慢慢散开,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王座:“不死凰殿下,你在耍我?”

“耍你谈不上,要回我自己的东西而已。燕雨寒是我抓住的,凰羽本身就是我身上的,他们本来就属于我的。既然你有意结盟,东西当然得物归原主。如果你能在整个南凰面前下跪道歉,让所有妖尊不再追究你杀害同伴的罪,我还可以把凌若惜和金猴还给你。”

唐焱微微眯眼,盯着王座上的火焰:“东奎有两位圣级强者,又添加我们一伙人,现在的实力有多强,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而南凰已经折损十三位妖尊,面对东奎的袭击,你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所以……你心里早就已经准备议和,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换个角度来讲,你同意议和,不是你对我的施舍,而是我对你的恩惠!

用保全整个南凰来‘称量’的恩惠,还不足以抵消燕雨寒和凰羽?还不足以让你送走凌若惜和金猴?

不死凰殿下,在讨价还价上,我跟你旗鼓相当,就没有必要再这么拖延下去。既然你心里已经决定议和,今天这场谈话的主要基调等于完成。抛开那些没有意义的叫价,你可以放人了,几天后诸犍圣主或许会亲自过来跟你谈论相关事项。”

唐焱的语气稍稍强硬。

“东奎的实力强于南凰,但诸犍的野心不会放在兽山内部,他更不会掀起兽山混战,所以……最多侵犯些土地,绝对不会引发跟南凰的战争,在面临强敌威胁的时候,不需要任何结盟措施,四圣兽就会联合应对。所以,你所说的议和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怎能算是恩惠施舍?

你刚刚说的一句话很对,你我都是聪明人,讨价还价这样没有意义的事情就不必做了,花哨的说教也不需要,直接交换就行。你把燕雨寒和南凰还我,我把金猴和凌若惜给你,今天这件事就这么完成。”

“殿下,你要这么说话……我们没法再谈下去了……”唐焱定定的看着不死凰,心里收回刚刚的感慨,跟聪明人说话不仅不轻松,还更费劲!不死凰太聪明了,太沉稳了,根本不是几句巧妙地谈话就能影响她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