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风暴

第1077章 是他

第1077章 是他(四更)

“你跟他说什么了?把他气成这样?”巨城的角落里,杜洋奇怪于鸾公子突然的反应,显然是受到了某种激烈的刺激,还是刺激的不轻。

“挑逗挑逗他,给生活找点乐趣。”唐焱坏笑两声。

“要不要再偷袭他几次?我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必要,他刚刚只提醒巨人我们这边有一个半圣,就是没打算把事情做绝。我们不想激怒鬼神角,鬼神角也不会因小事而结缘九龙岭!”唐焱拍拍两人肩膀,悄然撤退:“走了,我们去祭台的监狱,想办法替换里面的三个囚徒。”

既然担心祭品数量已经满了,也不愿再受欺凌,那就主动出击,潜入监狱,来个狸猫换太子,替换里面的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

“你给我等等,事先讲好规矩,有什么事情我们商量着来。”

“你要再敢独自行动,当心我们抽你后腿。”

杜洋和许厌站在统一阵线,斥责着唐焱一惊一乍的行事风格。跟这货一起行动,必须得高度紧张,不然一不小心,连自己都要给刺激一下。

唐焱哑然回头:“小夫小妻还挺默契哈?”

杜洋和许厌满脸黑线,但张了张嘴,实在拿他没办法。

“洋儿,赶紧打洞,我们去祭场。”唐焱很欢乐,像是没把拓苍山当冒险,而是当旅游了。

“我要是能打过你,绝对揍得你五天下不了床。”杜洋恨得咬牙切齿。

三人悄悄躲藏在古城的隐秘角落,杜洋效仿当天在极乐工会的‘打洞’方式,小心翼翼的粉碎着身下的山体岩层,制造出一条延伸到地下三十米的洞穴,再调整着方向,朝向内城的一点一点的挺进。

………

婆姨此刻正独自留在了狼藉的酒庄里,坐在唯一保存完整的柜台前默默发呆。面前放着唐焱留下的纸条,邪意的竖瞳不再森冷,而是迷茫着异样的光芒。

她不是拓苍山的原住民,而是在十二年前作为俘虏抓进拓苍山的,当时的处境也是要做祭品。

面临着罪恶的拓苍山、面对着凶神恶煞茹毛饮血的上古蛮族,她已经绝望,也放弃了抵抗,决定听天由命。

但是,拓苍山和幽夜森林每隔三年接通一次,她又是蛮族第一波狩猎的时候抓来的,结果她将要在混乱罪恶的祭祀监狱里面艰苦的生存了将近三年。

那三年,暗无天曰的三年,也是生命中最肮脏最丑陋的三年。

是她丢掉灵魂与人性的三年。

她所在的大牢房能塞进去五百多人,男女老幼、强弱不等,但在进去的时候都被封住了灵力,变成了普通的人。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对着罪恶的威胁,所有人都在黑暗的等待中逐渐抛弃了人性,变成了纯粹的野兽。

牢笼里面,他们厮杀、暗斗,他们宣泄,他们迷茫。

而有些时候,因为食物短缺,他们甚至还会撕咬同伴的血肉。

在死亡威胁下,在肮脏丑恶的环境里,女人是他们在最好的宣泄品,她所在的牢笼里面的百位女人全部都是男人们宣泄的对象。

三年的时间里,宽大的牢房里面时时刻刻充斥着血腥、恶臭,时时刻刻上演着悲情和背叛。

婆姨精通毒药,也逐渐成熟,凭借自己的计谋和狠辣,顽强且艰难的生存着,她把自己当成了一头野兽,抛弃了人性。

三年,她坚持了下来,守住了贞节。

三年,她从曾经善良的姑娘变成了恶毒的蛇蝎女人。

三年后,她们作为祭品被抛进了幽夜森林。

等待着他们的是无休止的追杀,是无数野兽的追捕。

他们就是食物,是蛮族交给‘兽族’的食物。

最初的半年,她狂奔在黑暗的森林,她想尽办法躲躲藏藏,想尽办法求得生存。她组建了自己的实力,一个七十人的小队。但都在残酷的追杀中,逐渐的死亡,逐渐的崩溃,成为枯骨和粮食。

最后七十人的小队伍里剩下了到了她。

但是……

那一天,在一个鲜血浸染的冥火之地,她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头吞食了自己部下的黑狼走来,她用怨毒的眼神怒视着,不曾求饶、不曾哭泣,准备抵死相搏,结束肮脏的生命。

但婆姨没有死,她在延续了三年多的悲情后第一次体会到了幸运——黑狼把她带回了一座殿宇。

婆姨在那殿宇里生存了两年多,愈合了伤口,但愈合不了丢失的人性,她成为那座殿宇里最残忍的侍女。

当幽夜森林和拓苍山再次开启的时候,她以特使的身份降落拓苍山,之后就选择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

六年的时间里,她利用自己的毒术,协助蛮族制服着一个个的强者,她利用毒酒毁了一个个的闯入者。

她慵懒、她冷血、她漠视生死、她没有灵魂,她用自己的恶毒赢得了蛮族的敬畏。

她孤独且残忍的在酒庄里,一坐就是整整六年,即将迎来第二次祭祀行动。

但是谁都不知道,她被派到这里来,其实是带着秘密的任务,来自于那座宫殿的任务——等一个人!

至于等待着谁,任务里面没有提到。

至于等到什么时候,任务里面没有明确。

婆姨从抽屉的暗匣里取出一只尖利的獠牙,放在了唐焱留下的纸上,当年的声音再次浮现在脑海。“在将来某一天,会有个男孩不顾一切闯荡拓苍山。你要做的是把他安全送进幽夜森林,把她带到我的身边。

如果那一天拖得太久太久,如果我已经迷失了曾经记忆,希望你能把我唤醒,我不想看到自己的獠牙刺穿他的胸膛。”

“唐家少爷?莫非……”婆姨沉默了很久,工整的收起了纸张和獠牙,检查了下空间戒指里的毒药,走出了破烂的酒庄。

看来拓苍山的生活正式结束了,要重新踏进那片充满杀戮和残酷的黑暗世界。但是自己能活过最初的‘狩猎’阶段嘛?自己能活着见到她吗?

…………………

此刻的山顶巨城已经高度戒严,被惊动的巨人们三三两两的结伴搜寻,探查着各个角落,粗鲁的搜查着酒楼和宅院,有着九统领臧霸的指令,他们无所顾忌,甚至有些巨人借机强抢武器、欺凌妇孺。但这里是拓苍山,罪恶事件数不胜数,能够在这里生存的人类都不是善茬,面对着压迫,直接就奋起反抗。

巨城很快乱了起来,越来越乱,好在有臧霸的威名压着,巨城里面又有其他几位统领坐镇,混乱没有超出控制。

鸾公子把唐焱恨了个通透,亲自追踪他。

“你能藏得了一时,还能藏得了一世?”

“你是来闯荡幽夜森林的,距离祭祀仪式只剩三天,我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如果换做是我,我会怎么做?”

“利用祭祀机会,混入幽夜森林?”

鸾公子默默思考着,边从城市一处不断向前推进,意念不曾放过任何可疑之地。

“没错!唐焱就是利用祭祀的机会!”

“他会……嗯……趁机潜入祭场的牢狱?”

鸾公子似乎找到了线索,但并不是太确定,继续着探索,真要是在其他区域寻不到唐焱的线索,那他肯定就是进了牢狱区。

想着想着,寻着寻着,巨城正门区出现阵阵喧闹,一支隶属于第九大队的狩猎分队带着猎物回归。

推推搡搡、骂骂咧咧,蛮族野蛮的撕扯着他们走进古城,猎物的数量差不多有八九百人,人类占了多数,显然都是被虐惨了,无论境界高低,都是步履蹒跚、浑身是血,没有谁做出反抗。

被蛮族抓住的待遇,比外界沦为奴隶更为凄惨。

“赶快的,我听说第九分队都比我们先回来了。我们赶快把猎物送进监狱,不要做最后一波。晚上请兄弟们喝酒、吃肉、玩女人!”为首的头领高声吆喝着,像是个光荣的英雄。

近百巨人高声欢呼,发泄似得推搡着俘虏们。

八百多俘虏步履蹒跚,麻木的走着,多数人目光空洞,部分人原本还有些倔强,但从山下一路走来,都被罪恶肮脏的环境摧毁了坚持,满心的绝望。

但是在俘虏里面,有着一个特殊的人,穿着麻木粗衣,体态精壮高瘦,墨黑头发蓬松及肩,胡乱的披散着,但较于他人的狼狈,他的长发要柔顺光亮。

此人处处普通,又处处不普通,仿佛有种莫名的气质。

黑发遮掩,看不清模样,但当长发飘动,能看到一张苍白的脸,看到他嘴角流下血迹,也能看到他的斜勾的嘴角。

像是一抹嗜血的笑意。

队伍走进古城,一路向着中区的祭场走去。

鸾公子远远看到这群人,起初没怎么在意,但瞥了一眼后,注意力就黏在了那道高瘦的身影上。

他从那人身上感到了些许熟悉。

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正在鸾公子努力回想的时候,相隔五六条街的队伍里,那人竟迎着他的目光望了过来,凌乱的长发间,一双狭长血腥的眼睛若隐若现,透着兽性般的冰冷。

嗯?鸾公子心头莫名的警惕。

正在这一刻,那人伸出了苍白的手指,放到了嘴边,做出了个嘘的姿势。他的嘴角则勾的更厉害,露出了类似于獠牙般的尖利牙齿。

一股邪恶与杀虐之气扑面而来。

鸾公子脸色顿变,精致的眉头用力皱起:“是他?”

ps:第四更奉上,给兄弟们来个周末的惊喜!!

呼唤鲜花,稳固总榜第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