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风暴

第2364章 斩圣(1)

第2364章 斩圣(1)

阴阳族四大圣人联手扑向了杜洋的战场,圣威浩荡,满怀怨恨和煞气。唐焱给他们的屈辱要全部发泄在他的兄弟朋友身上。

六大圣人联手,灭杀你没商量。

“哈哈,小兔崽子,看你再怎么狂!”

“刚刚打的很爽,是吗?接下来让你哭!”

盘古族两大圣人傲居长空,胸腔剧烈的起伏,气息颇为狼狈,他们联手对战杜洋,可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他们自认坚韧的肉身扛不住漫天石茬的狂烈袭击,他们自认强大的战刀全部被层层叠叠的巨型石茬阻拦。

从始至终狼狈的让他们抓狂又愤慨,但现在不必担心了,六大圣人联手,看你怎么狂。

嗖嗖嗖,阴阳族四位圣人全数降临,掀起强劲的破风声,他们分散到了不同位置,冷笑的看着下面浩大又狰狞的石林领域。

世上已经罕见这种纯净的石化能量了,能把石化领域控制到这种层面也是个奇才,不过……到此结束了,谁让你是唐焱的朋友。

杜洋踏在图图身上,四面八方都是汹涌起伏的石林石茬,像是苍白的巨垩浪以刚硬的姿态翻涌起伏,场面颇为震撼,令强敌胆寒:“六个打两个,真看得起我。”

“别跟他废话,杀。”六大圣人相互示意,交换下冰冷眼神。盘古巨人放声大吼,率先杀向了广袤的石林世界。轮动战刀,气势磅礴,山河之势迅猛涌现。,随着战刀打向石林,他们体态雄伟,战意高昂,仿佛于战刀融为一体,掌控山河之威,大泽之力。

“风雨雷电泽,以天灾之难,毁灭你。”四大阴阳族圣人联手发力,组成小型阵法,四股圣威冲天而上,似江河倒灌,如火山喷垩薄,浩浩荡荡打向了翻腾的云层,转而猛烈炸开,光潮照亮了半边天。

天穹都颤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席卷高空,恐怖杀威自高空弥漫,乌云滚滚,雷鸣阵阵,仿佛天都与四大圣人形成了整体。四大圣人联手,引天威发天灾,狂风暴雨雷电铺天盖地的打了下来。

这里浩大的场面相继惊动了其他战场,影响范围不知道多少公里,可见威力之强大可怕。

各族队伍无不露出狞笑,阴阳族终于干了点正事儿。杀了那小子就等于释放了六大圣人,今天赢定了。

苦尽甘来,胜利就在眼前。

他们放声狂笑,攻势不断加强。

可相较于他们的狂喜,轩辕龙鲤等人不慌不乱稳扎稳打,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其中马修斯和任天葬,以及琉璃和凶间之主,还稳稳占垩据着主动,压着敌人往死里打。

“你们要是这样玩,那就没意思了。”杜洋一屁股坐在图图脑袋上,干脆不打了,你爱咋咋地吧。

毁灭的天威漫天轰下,连绵不绝如汪洋翻覆,仿佛天要灭杜洋。两大盘古巨人率先杀到,轮着巨刀轮着山河之力,轰向了杜洋:“为我族长复仇,杀!”

千钧一发……

“你们以多欺少,就别怪我恃强凌弱。”

唐焱突然出现在了战场深处,降临到了图图头顶,无需杜洋发力,轮动血刀轰天而上,打出惊世刀芒,挥出漫天血海:“崩天!”

轰隆隆,石林世界的上空场域整体引爆,铺天盖地的狂风暴雨受到逆天而上的能量风暴,当场失控,混乱惊人。刀芒盖世,撕裂天威,斩碎了暴雨雷电,劈开了天穹,连空间都给震得支离破碎,喷垩薄出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把高空云层和雷电都给撕扯进了虚空,场面非常恐怖。

天破了!!

崩天刀威经由泰武血刀打出去,威力更是绝伦,刚刚轻易劈开了太叔青云的小世界,这一次又把天给捅破了,把天灾给搅乱了,失控的狂风暴雨以及能量剧烈引爆,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声潮席卷四面八方,冲击着远方冰层,也毁灭了四周的山群。

山崩了、地裂了、雨林蒸发了,霍乱范围持续扩大,不断的蔓延,惊得远方兽群四散逃窜。

阴阳族四位圣人全部被震飞,像是狂风里的风筝,狼狈的翻腾着,足足飞出了数百米才堪堪稳住自己的脚步,他们被震得气血翻腾,内脏都像是错位了,剧烈的喘息,五官痛苦的扭曲着。

与此同时,盘古族的两位圣人全部抛飞出来,双臂尽碎,漫天洒血,战刀已经不知去向了。他们在远空停住,嘶哑痛吼,双臂像是破烂绳索耷拉着,鲜血如注的流淌。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啊。”

两位盘古巨人嘶哑哀嚎,惊恐的看着自己双臂,眼睛满是血丝的圆瞪着。双臂属于盘古巨人的命根,穷极一生都在锤炼双臂,孕养双臂,以爆发出更强的能量。可是现在……碎了?断了?废了?

唐焱从乱流中走出,提着剧烈颤抖的血刀,冷视他们:“用盘古族的刀斩了盘古族的圣人,这是不是很讽刺?”

嗷吼,血刀里传出怒吼,泰武的意念依旧还在,此刻正疯狂的咆哮着挣扎着,反抗着唐焱的暴行。可他已经变成了血刀,无力自爆,无法挣脱唐焱。这让他抓狂更悲凉,辉煌一生竟然落得这幅田地,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唐焱?你怎么在这里?”六人又惊又怒,这一瞬竟然忘了痛苦,齐刷刷的望向了远方的阴阳擂场,那里正喷垩薄着万丈霞辉,擂场明显的颤动着,显然正进行着大战,看样子太叔青云打得很热闹啊,唐焱明明应该在里面的。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唐焱提着战刀一步步走向他们。

“你明明进去了!我亲眼看见你进去的。”阴阳族的四位圣人无法淡定了,这是什么情况?糊涂了!

“进去了就不能出来了?”唐焱冷笑,突然猛冲,杀向了两个盘古族的圣人:“敢杀我妻友,我斩你脑袋!”

“唐焱,你是巅峰圣人,你的战场不在我们这里。”两位盘古圣人又惊又怒,仓皇后撤。

“你们第一战就坏了规矩,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好好享受绝望的滋味。”唐焱大吼,身后火翼振击,划出道炫目的火焰痕迹,若长虹贯空,极速拦截到了其中一位巨人面前,迎面就是一刀。

“吼。”血刀传出怒吼,是泰武在疯狂挣扎,爆出了滔天血气。抗争着这一刀。

“族长??不要……”那位盘古巨人亡垩魂皆冒,这一刻竟然无力挣扎了,僵在了哪里动弹不得,唯有脑袋嗡嗡轰鸣。

“唐焱你太狠毒了。”远方四位阴阳族圣人看不下去了,用盘古族杀盘古族?这唐焱的人性呢?

“噗哧!”血刀终究落下,被唐焱死死按着劈空而下,当场把那位盘古巨人劈成了两半,血雨飘洒,染红了半边天。

“狠毒?你们废我妻友经脉?你们就不狠毒?”唐焱突然转身,直接杀向了四位阴阳族圣人:“一个别想走!”

“刚刚是你要杀我来着?刚刚是你要以多欺少来着?”杜洋和图图慢慢腾空,锁定了另外的那个盘古巨人。

那位盘古巨人正剧烈的喘着粗气,直愣愣的看着被斩杀的同伴,脑袋一片空白,不是没见过生死,而是他被泰武劈死了?被自己族长劈死了?

“嗨,望这看,笑一个。”杜洋吹个口哨,蓄势待发的左右双眸爆出两道精芒,黑白两色,像是两条巨蟒腾空疾驰,交织冲击,展现极强的石化力量。

那人悚然惊醒,可是石化光潮来的太快,转瞬而至。此人在惊魂中猛然甩动双臂,把两个破烂的臂膀甩向了光柱。他不想死,不想死啊!

咔咔咔咔,双臂当场石化,毫无悬念的封住。

“我会回来报仇的。”他强忍剧痛要逃离此地,失去了双臂总好过自己被石化。可图图正极速冲过来,甩出个大大的弧度后,迎面撞向了这位盘古巨人。“由不得你了,给我留下来,我饿了,要吃肉!”

“起。”杜洋双手向天空托举,群山遍野里所有巨石全数暴起,如暴雨倒置,密密麻麻的冲天而上,无差别的轰杀向了那位盘古巨人。

杜洋和图图从相遇至今从未分离,联手的默契和实力非常变态,你想离开?做梦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