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风暴

第2594章 再等再等

第2594章 再等再等

“圣灵皇,你可真是无时无刻不阴险,我们在前面打的死去活来,你在这里偷懒?”金翅大鹏化身人形出现在圣灵皇身边,冷冷嘲笑。他现在神色萎靡,七窍都有渗血的迹象,早在妖域战场就差点被杀,现在参与突袭阿修罗皇行动,伤势更是重上加重,他都快要吃不消了,冷不丁看到圣灵皇在这里偷懒,也悄悄过来了。

反正皇级战场快结束了,九婴他们坚持不了多久,自己先歇会,等快要结束的时候自己再来场突袭,完美结束。

圣灵皇睁开眼,看向了金翅大鹏。突然一把暴起,掐住了金翅天鹏的脖子,毫无征兆,出手极狠,五指力量发狠,咔嚓咔嚓的扭着他的脖子。

金翅天鹏没有任何防备,且在剧变的瞬间,圣灵皇双眼突然爆出密密麻麻的黑暗魂针,近距离全数打进了金翅天鹏没有防备的脑袋。

“啊。”金翅天鹏凄厉惨叫,激烈挣扎,全身金光猛然绽放,可是……

在它变成妖身的前一刻,圣灵皇右手猛然一拧,活生生拧断了他的脖子。“我可以做恶人,却绝不能在人族史书沦为耻辱标注。”

轰隆隆!

圣灵皇强势爆发,压抑了三天三夜的决心化作激烈杀伐,一柄黑暗魂刀冲天而起,铿锵铮铭响彻高空,带着可怕的灵魂侵袭席卷长空。圣灵皇双手持刀当空斩下,呼呼呼,黑暗魂刀像是燃烧的黑暗烈焰,压盖了高空。

金翅天鹏万万没想到会遭此横祸,挣扎中再次被魂刀劈中。圣灵皇的魂刀不仅能战魂更能杀身。

噗嗤!!

金色鲜血喷洒天穹,金翅天鹏被一分为二,连带着灵魂都被劈开。

突然的剧变震惊全场,也冲击到了不远处的皇级战场,诸皇相继分神关注,第一时间目睹发狂的圣灵皇对着金翅天鹏已经破烂的尸体残忍的毁灭着,魂刀卷起满天狂风,毁灭的魂力化作汪洋江潮,活活淹没了金翅天鹏。

金翅天鹏本就强弩之末,何况比圣灵皇足足弱了一个境界,又是毫无准备被袭击,结果……可想而知!

黑暗的灵魂海洋里全是金翅天鹏凄厉的怒骂和喷洒的皇血,它绽放的金色光辉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直至被黑暗完全吞噬。

诸皇全部被惊住了。

“说到底,我终究是个人族。做不了人族之主,起码做回人。”圣灵皇提着金翅天鹏的脑袋冲出灵魂雾海,金翅天鹏从肉身到灵魂全部被肢解,变成满天碎片洒落万米高空。

圣灵皇冰冷的声音洒向了正东部战场:“灵族、星辰族,反击魔族。”

东部战场上,灵族和星辰族的部队正配合石魔族强攻天子殿和南海妖族,他们深陷在混乱的战场里,完全被杀戮染红了眼,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没有那么多的伤感,完全被怨恨和疯狂左右,可来自圣灵皇的声音带着冰冷的灵魂力量,像是盆凉水迅速泼醒了他们。

“圣灵皇,你自作孽!!”樱花少年面色难看,好不容易弄死弄残俩皇,一瞬间自己这里又叛了一个死了一个。

“黑魔皇交给我,剩下你们自己抗。”圣灵皇没有理会,直接对上了黑魔皇,灵魂对心魔,同为圣皇境,应该能够抗一阵。

海皇等交换眼神,绝望的内心终于生出丝火热:“继续打!”

二十四日的这场变故引起了连锁反应。

首先是皇级战场的必败形式被逆转,圣灵皇这位圣皇级魂武的临阵倒戈,不仅弥补了九婴这边皇级数量的优势,也给黑魔皇那里带去不小的压力。

东部战区因灵族和星辰族的突然‘叛变’,给主动那里的石魔族带去毁灭性打击,天子殿和南海妖族不明情况,但机会稍纵即逝,他们牢牢抓住,展开一场屠杀式的残酷反击。

东部战场的剧变冲击了其他战场,终于挽回了战盟体系大溃败的趋势。

灵族和星辰族的突然反击,也真真切切影响到了遗落战界各地散落的人族,随着消息的迅速散布,越来越多的人族势力陷入了思考。

‘人族’二字始终烙印在每个人身上,可随着遗落战界残酷的环境摧残,他们几乎都忘记了那两个字,忘记了它承载的意义。直到这一刻,人们才想起它,尝试着触摸它、感受它。

也就是从二十四日开始,遗落战界各地人族陆陆续续出现反击狂潮,不再是一味的逃亡,不再是一味的绝望,不再是一味的内乱厮杀,很多地区开始组织部队反抗魔族部队的扫荡,也开始组建部队向贡古山脉战场移动。

圣灵皇的抉择掀起了一种狂潮,传递了一种精神,然而妖魔联军在各个层面的实力依旧远远超过了万古兽山这里。而且来自西大陆魔族的各种魔族队伍源源不断的向着东部奔腾。

然而,这种突然掀起的亢奋和热潮并没有持续太久,短短一天后,在二十五日凌晨,魅魔皇终于倒下。

从中央禁区战役结束后,她就已经伤痕累累,魔域事件发生后她是强行出关,历经这么几天的生死搏杀后,她真的坚持不住了。

发出最后一次反击后,她被末言生强行接引出了皇级战场。

她的撤离让九婴等的压力再次增大。

九婴、海皇、沧亲王,以及新加入的圣灵皇都面临死亡威胁。

万古兽山战场上掀起的反击热潮也被残酷的现实击垮,魔族源源不断的军队涌入万古兽山,发起一轮接着一轮的猛攻,万古兽山八方战场持续溃败。

第一道防御线在这二十五日正式且全面的实现,联军部队狼狈溃退到第二道防御线进行布放,魔族军队穷追不舍,包围再次成形。

在这二十五日!

马婆婆进入遗落战界,没等赶到万古兽山,就被铺天盖地的厮杀震惊,她急匆匆赶赴战场查看情况,却被残酷的战场死死托住。

三天后,离允赶赴战场,也因皇级战场的持续溃败,以及末言生的惨状不得不留下,本想插手帮一把就立刻回去通知唐焱,结果一脚陷入皇级战场再难挣脱。

万古兽山战局持续糜烂。

马婆婆战死,效仿了当初白老头的惨状——自爆!

她带着慈祥笑容,在高空引爆了自己残破的身躯,无怨无悔!

七月二日!

朱古力带着小队闯入万古兽山战场,天上地下连绵不绝的厮杀战场深深震撼了他们的心灵,他们虽然喜好战斗,可这里……哪是战场,简直就是屠宰场,是魔族的‘食堂’!

他们看到无数的人族部队被魔族击溃,看到无数的人族被魔族撕咬吞噬。

“朱古力,立刻回去!”许厌甩开朱古力,杀向了南部战区。

“先别急着走,把援军即将到来的消息传向指挥部,给他们个希望,坚持坚持再坚持!”杜洋和赵子沫交换眼神,大吼着杀向战场。

他们咆哮着怒吼着杀向战场。

七月二日深夜。

妖灵族老院长唐一元不顾反对的登台擂鼓,佝偻的身躯舞动百米巨鼓,苍老的面容老泪纵横:“坚持!坚持!祁天大陆的援军正在虚空归来的路上!再等!再等!血未冷,战不休,为人族一口气,为自己一口血!活着!活着!我们……要回家了……我们……要回家了……”

咚!咚!咚!

沉闷的鼓声伴随沙哑的呐喊,在无边无际的混乱战场上回荡。

它仿佛带着特殊的魔力,幻想了战场内外那些快要倒下的众人最后的一丝潜力。

“活着!活着!!”

“再等!再等!”

“坚持!坚持!”

豪迈的咆哮混着热泪下的悲怆,嘶哑的呐喊带着绝望下的热忱,联军部队第二次焕发了生机,谁也不知道这股生机能维持多久,但是他们咬紧了牙关,瞪大了眼睛,眼睛里、心里,多了份希望。

也正是从今天起,越来越多的自爆在战场各地出现,为了大义为了人族为了伙伴——我死,你们活!

七月五日,清晨!

地狱强行接通中央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