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祖师爷

441 随身带着真命天子

441.随身带着真命天子

居然以这种方式触发了系统的支线任务,这让林锋有些意外。

他仔细查看任务说明,脸上不禁露出苦笑:“这个任务,难度有点高啊?”

任务背景:大雷音寺覆灭,存放历代圆寂高僧舍利的塔林被毁,绝大多数舍利子流落在外。

任务目标:宿主收集失落的众多舍利子,并带回大雷音寺塔林遗址重新安葬。

任务时限:不限时。

林锋看着任务时限,其实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不限时当然好了,但按照系统一贯的坑爹德性,条件这么宽裕,反过来就说明任务难度绝对高到爆表。

林锋又仔细看了看任务说明,那意思分明是要将所有失落的舍利子全部送回大雷音寺,才算任务胜利完成。

这简直就是坑爹啊,谁知道一共有多少舍利子,又有谁知道这些舍利子都落在哪里,落在什么人手上?

要全是在别人手上倒还好说,万一有个别舍利子随便落在哪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那找到老都找不着。

虽然,系统还有一个宗旨,就是任务越难,奖励越丰厚,但这任务内容,绝对是没有最坑,只有更坑。

林锋苦笑着,意识从系统中退了出来。

“嗯?”他手头的一个传音晶石突然有了动静,捏碎传音晶石,传来燕明月的声音:“林宗主,基本已经可以确定,穷奇妖族确实没有返回天荒广陆,而是藏匿于一个中千世界中,伺机而动。”

“穷奇一族不仅仅是通过被你擒拿的昆月祖师等人在神州浩土活动收集九曜崩天阵的布阵材料,同时也派人在天荒广陆收集宝物,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九曜崩天阵即将再次完成。”

说到这里,燕明月的声音多了几分凝重:“时间已经刻不容缓,我们需要尽快前往那个中千世界了。”

林锋静静说道:“本座现在大周皇朝地面上,昔日大雷音寺遗址这里。燕道友可来这里同本座会合。”

“我们很快就到。”燕明月说完,中断了传音。

林锋目光微微闪动:“她刚才说的是,‘我们’?除了太虚观以外,果然还有不少别的人啊。”

缓步出了大雷音寺遗址,林锋在山峦间漫步,头顶天门大开,一道清光直上九霄。破开虚空,茫茫紫气涌动间。玉京山的影子在其中若隐若现。

林锋双手捏起法诀,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同头顶的白玉京山、周天紫气和玄天宝树合一,时间、空间、精神、物质四者达到完美的平衡状态。

海量紫气顺着清光直贯而下,注入林锋头顶,在紫气之中,玄天宝树大放七彩宝光,庞大的玉京山在宝光笼罩下无限缩小,最终也随着紫气一起落入林锋头顶天灵。

林锋的神魂剧烈震动了一下,整个人昏昏欲睡。这是精神精力严重不济的表现。

对于此刻已经元婴中期的林锋来说,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但现在却真实的在他身上体现。

林锋苦笑一声:“还是太勉强了,一身法力几乎都僵死了。”

“眼下手头的东西还是欠缺,等这次搞定了穷奇妖族,多弄上些好东西,我一定要到系统里面去要玩一把大的。”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玉京山上的萧焱、石天昊等人都发现了异常。

玉京山此刻仍然被周天紫气笼罩,但紫气外面,明显不是虚空乱流了。

只是被周天紫气隔绝,他们无法探知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锋定了定神,淡淡说道:“稍安毋躁,为师稍后要前往一处中千世界。到时候带你们一起开开眼界,不过那里凶险异常,不是现在的你们可以涉足,都安心待在山上便是。”

萧焱等人齐声答道:“是,弟子遵命。”

林锋点点头,突然笑了起来,心道:“人家都是真命天子随身带老爷爷。哥这里是随身带着一群真命天子,也不知道谁更拉风一些?”

林锋继续在山峦间行走,不轻不重,一丝法力气息都不外露,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似的。

刚一开始,他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步履蹒跚,动作别扭,四肢都不协调的样子。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动作渐渐变得灵活起来,不再那么僵硬。

到了后来,他的行走越来越轻松,悠闲自在,漫步于天地之间,隐隐然与天地相合。

但周身上下,仍然是一丝法力都不动用。

因为玉京山的压制,事实上,他的法力此刻运转起来仍然无比滞涩,现在的林锋仿佛重回自己练气期、筑基期修为的时候。

但他同玉京山相合,对于天地大道的感悟越发通透,晦涩僵硬的法力被一点点的压榨,就如同精钢被反复锻炼锤打一样,越发精纯。

不知在山间走了多久,林锋突然停下脚步,转头望向身后一座山峰,山顶上,空气突然水波一样晃动。

空气的晃动转瞬即逝,一个青衫少女的身影出现在山顶上,俯眺清流,从容自若。

其人气质高华,五官清丽绝伦,正是太虚观传人,燕明月。

燕明月脚步一迈,人已经来到林锋面前,微笑说道:“林宗主,别来无恙?明月这厢有礼了。”

林锋点点头:“燕道友,久违了。”

两人看着对方,都神情平静,但其实心中都在暗暗揣摩与戒备。

自相识以来,他们就是互相帮助,却又互相提防,亦敌亦友的关系,燕明月借林锋之助,坑了庞杰,而林锋也同样从燕明月那里得到不少帮助,尤其是许多有用的秘闻与情报。

燕明月说道:“还没恭喜林宗主得到一半鲲鹏秘藏,收获颇丰。”

林锋淡然摇头:“虽然本座之前料到天荒广陆的鲲鹏妖族有可能作乱,但也着实未曾想到,他们竟然得到了已经数万年没有现世的逆命天石。”

“有逆命天石在手,他们启动了逆命返魂仪式,差点让上古鲲鹏复活。”

燕明月微微一笑:“鲲鹏妖族得到逆命天石,确实出乎意料,任何人都无法预先想到,不过所幸林宗主成功破坏了仪式,使得鲲鹏妖族功败垂成。”

林锋目视燕明月,平静说道:“据本座所知,在天荒广陆,妖族十圣风头正劲,其中又尤以天魅大圣实力最强,势力最大,已经隐约有了昔年妖族圣皇的威势。”

“金乌妖族和鲲鹏妖族都是天魅大圣的反对者,金乌大圣进犯我神州浩土,被本座镇压,虽然是他咎由自取,但无形中也便宜了天魅大圣。”

燕明月缓缓点头:“是这样没错。”她看了林锋一眼,笑道:“所以,林宗主这次便放了那鲲鹏一马,将他留给天魅大圣去头疼?”

林锋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只是其一罢了。”燕明月目光微微闪动,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林锋问道:“除了贵我两家,此次前往征讨穷奇,可还有其他势力的道友加入?”

燕明月一笑:“应该快到了。”话音未落,她和林锋的目光便一起望向远方天际,在那里,虚空裂开一道缝隙。

缝隙之中,两个老者一前一后迈步走出。

当先一个老者,身穿辊金边白袍,长得鹤发童颜,面如冠玉,神态雍容之间,更有一种王者之气。

正是荒海法会上同林锋有过一面之缘的大秦皇朝安良王石宗岳,元神二重境界的强者。

在他身后一步的老者,神情恬淡安然,一袭长袍上,绣满了诸天星斗,阳光下熠熠生辉,星斗图案仿佛都是活动的一样,不停运转,衍化宇宙繁星间最为玄妙深奥的道理。

却也是个老熟人了,昔日林锋送萧焱前往流光剑宗山门行云峰赴约,大秦皇朝储君崇云太子也到了行云峰,当时同行之人,便是这位星斗道尊,大秦皇朝的元神级供奉。

林锋同这两位元神大佬见礼:“安良王,久违了。”他看向星斗道尊:“这次却是星斗道尊出马了吗?”

石宗岳脸色沉静,点了点头,缓声说道:“荒海法会上的意外,我大秦有责任给诸位同道一个交代,这次还要多谢林宗主提供线索,倒是让老夫等人有些惭愧啊。”

星斗道尊微笑说道:“林宗主别来无恙,老朽此行,唯安良王马首是瞻。”

林锋一笑,大秦皇朝来人,在他预料之内,毕竟大秦皇朝同穷奇妖族本来就有宿怨。

荒海法会上闹了那么一出,大秦皇朝差点颜面扫地,要是不跟穷奇算账,那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

燕明月也笑着同石宗岳、星斗道尊见礼,然后视线望向另外一边。

林锋淡淡说道:“蜀山剑宗的人,也该到了吧?”

当初林锋以穷奇的情报换取燕明月和太虚观拦下了蜀山剑宗,双方都不前往北极冰海鲲鹏秘藏。

太虚观想说服蜀山剑宗,自然不可能凭空口白牙,九曜崩天阵人人眼红,蜀山剑宗肯定会试图插一脚。

燕明月轻笑一声:“到了。”

虚空突然被划破,锋锐逼人的剑意在空间中一闪而过,锋芒毕露,令人心寒。

两个人影从空间中缓步走出,仿佛两柄绝世神剑出鞘,杀意戾气四溢。

林锋微微挑眉,因为他分明能感觉到,其中一人的杀意,竟然隐隐对准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