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祖师爷

744 冤家路窄

“二师兄,还有多远?”

瀛海上空缭绕的云雾间,一个身材高瘦,肤色黝黑的青年开口问道,正是林锋座下六弟子李元放。

他此刻盘膝坐在显化原形真身的黑龙解臾背上,身旁则是朱易和化作人形的玉龙白光。

朱易双眼微阖,目光如同深海之渊,平静淡泊中,隐含惊涛骇浪,一道道微光不停闪动。

在他头顶上方的虚空中,一头体型极为庞大的巨龟光影漂浮着,身长甚至要超过显化原型真身的解臾。

这头巨龟的双目中,也静谧如同广阔无垠的大海。

背上龟甲数以千万甚至数以亿计的光纹符箓在不停泯灭和诞生,仿佛海水中的气泡,此起彼伏。

这些符箓文字不停组合,一刻都不曾停止,但从远处隐隐约约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案。

“瀛海中幻境重重,不停造成干扰,所幸之前得到的信息已经指引了大概方位,所以还能找到。”朱易目光仍然渊深如海,仔细看去,就能发现,他的双瞳中,也隐约有八卦图纹不停转动。

不过朱易说话语气却比较轻松:“已经不远了,顺着现在前进的方向,大约就在千里左右。”

正说着,朱易神色微微一动:“哦,已经有人到了那里,看来得到消息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们,很多人对这青离玉几感兴趣。”

李元放冷静的说道:“仅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青离玉几是流落在外,同瀛洲仙山关系最紧密的宝物。也是寻找瀛洲仙山价值最大的线索。”

一行人快速飞遁,破开云烟。眼前顿时有三座互为犄角的小岛出现在视线中。

朱易看了一眼,立刻就瞅见其中一座小岛上。有淡金色光辉闪耀。

那金光源头处是一张通体由青色碧玉打造而成的矮桌,青色流光闪动的同时,海量淡金符文涌现,散发出耀眼金光冲天而起。

但这金光却在到达小岛上空百米左右的位置时突然被阻断,仿佛小岛周围有一道无形屏障。

被这透明屏障一拦,金光顿时微微扭曲,看起来非常不真实,如梦似幻。

朱易、李元放等人尽皆恍然:“原来这小岛上有一处强大幻境,这青离玉几是被幻境困住了。”

此刻小岛上空已经有足足五方人马正对峙着。

其中一方是老熟人。乃是大秦皇朝的修士,元神强者长乐道尊带队,大秦公主石星云也在其中。

剩下四方人马,两支是来自天荒广陆的妖族,两支则是人族势力。

两支妖族,一支是金翅大鹏一族,只不过带队的妖族大圣并非金翅大鹏鸟,而是一头浑身上下都被黑雾包围的禽类大妖,乃是投效金鹏大圣麾下的吞日雕。

滚滚黑雾仿佛能吞噬无量光明。便是他身旁一众听他命令的金翅大鹏鸟,也后退与他保持距离。

另一支妖族则是一支龙族队伍,领头的龙王是一头成就不灭妖魂境界的雷龙。

龙族各有不同天赋神通,不管是炼甲黑龙族的解臾。还是白玉龙族的白光,海龙族的陨浪龙王,都是如此。

而眼前这位雷龙族的赤霆龙王。种族天赋神通,则是可以操纵雷龙族独有的八荒神雷。

雷龙族历史上曾经出过大能强者。将八荒神雷的力量演化到极为强大的地步,威力几乎可以同人族雷帝的九天神雷大道和太皇的混洞斩仙雷媲美。

这赤霆龙王虽然无法跟自家族中的老祖宗相提并论。但已经成就不灭妖魂境界的他一身实力也不容小视。

另外两方对青离玉几虎视眈眈的人族修士,其中一对人马,都穿着统一的制式服装,白色长袍上纹着蓝色海浪图案,腰悬长剑。

一身法力气息,既如同利剑般锋芒毕露,就仿佛大海一样渊博浩瀚。

两种本来并不如何搭调的力量意境,此刻却在他们身上完美体现。

都不需要看带队修士是谁,朱易等人就能从法力气息上认出这些人是沧海剑宗的修士。

而站在队伍排头,和长乐道尊、赤霆龙王、吞日大圣对峙的中年男子,便是沧海剑宗四位元神大剑修中的听潮剑尊,元神一重修为。

相较于听潮剑尊带队的沧海剑宗修士,另外一队人族修士就显得非常陌生了。

人人都穿着天青色袍子,但打扮相对来说随意很多,不过一身法力气息也是飘渺浩瀚,比起旁边的沧海剑宗修士丝毫不逞多让,甚至还隐隐凌驾其上。

面对他们,就仿佛面对广阔天穹似的。

朱易的目光落在领头之人身上,双眼目光顿时稍微动了动,显得越发幽深。

这个人,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在多年前,他还在玄机侯府中生活时,每天早晨起来,都要到对方的院外请安问礼,按照朱洪武信奉的伦理纲常,这个人才是他的嫡母。

而他真正的母亲孟冰云,按照侯府里的规矩,他甚至只能在公开场合下以姨娘称呼。

朱易神情平静,静静看着那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许的女子,淡淡说道:“邵夫人,久违了。”

相较于朱易记忆中的那个玄机侯正妻,有朝廷诰命在身的侯府夫人,眼前的女子虽然五官外貌完全一致,但是显得年轻一些。

侯府里的邵夫人,虽然以宝物丹药延年益寿,保持青春,但终究是凡人肉身,就算保养得宜,看上去也超过三十,自然时光的力量不可抑制的会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而眼前的邵夫人,一眼看上去,却有些分不出具体年龄。粗看像二十出头,再细看却又仿佛只有十几岁的少女。

两人的气质也截然不同。侯府中的邵夫人,雍容华贵。颇有一家主母的气度,但却仿佛是缠绕在大树上的藤蔓,她的强大与气势,来源于她是大周皇朝太师,玄机侯朱洪武的正妻。

来源于她的丈夫,来源于她的地位,来源于朝廷的法度。

但面前的这位邵夫人,却展现出一股源于她自身的强大气势,来源于她自身的修为力量。

只是平平淡淡站在那里。完全不像侯府中邵夫人那样保持仪态风范,显得非常随意,但不管是长乐道尊还是赤霆龙王、听潮剑尊又或者吞日大圣,却都要对她保持尊重。

随便往那里一站,就隐约间同天地相合,展现出一种天人合一的玄妙意境,一身法力波动浩荡如苍穹。

眼前这个除了和邵夫人有相同的五官外貌外,再无任何相似之处的女子,赫然也是一个元神强者。

朱易甚至可以敏锐的感到。在场五个元神级别强者,虽然都是元神一重或者不灭妖魂一重的境界,但就以眼前这个女子实力最强。

他想起师父林锋当日提到的天人妙道之事,心中了然:“天人妙道有一定概率帮助元神修士突破当前境界。她若是将天人妙道彻底修成,恐怕有很大机会直接成就返虚之境。”

所有人在彼此注意的同时,也都把目光投向朱易、李元放等人。

那女子也盯着朱易。上下打量:“孟冰云她自己不行,却有一个好儿子。胜过我邵倾城的子女了。”

此言一出,她身后一个姿容艳丽的少女目光闪过冷意。却反而低下头,没有抬头看朱易。

“哦,邵倾城?”朱易点点头:“原来这才是邵夫人你的真名,不过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分别。”

“当日令我娘亲呕血而亡的人,始终是你,分身和本尊,都是一样。”

“孟冰云虽然为了洪武情根深种,甚至道心破碎,但直到最后仍妄图迷惑洪武。”邵倾城淡淡说道:“道不同,终究不相为谋,有此下场,也是必然,我不出手,洪武自己也会动手。”

她语气平淡,却自有一股智珠在握的强大自信,和侯府中邵夫人宜居养气形成的世俗雍容之气完全不同,反倒是与朱洪武有几分相似。

朱易的神色同样平静,看不出丝毫怒意,但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心中隐隐发寒:“顺昌逆亡,不同路,便诛杀?你倒是与我那父亲大人是一路人。”

他视线落在邵倾城身后那低着头的少女看去,静静说道:“朱永和朱乐虽然在法理上是玄机侯爵位的嫡系继承人,但这位才是你和我父亲培养的道法传人吧?”

“倒是与你们一脉相承,不用低着头了,你心中对我的杀意和敌意都已经浓烈得快要形成实质,冲破云霄了。”朱易双手背在身后,神情淡漠:“你若是想骨肉相残,那就动手好了,只是你没有后悔的机会。”

那少女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冷冷盯着朱易。

她随母姓,名叫邵华阳,是朱洪武和邵倾城本尊结合诞下的孩子,自小随邵倾城修道,朱洪武也时常予以指点,不管是自身天赋潜力还是当前实力境界,都远远胜过大周皇朝玄机侯府里朱洪武的一众弟子朱永、朱乐等人。

此刻也已经是元婴初期修士,一身神通法力,实战能力更超乎多数同辈,但朱易凶名在外,当年赴天京城赶考,金丹后期打死元婴后期老祖,这样的战斗力实在逆天。

所以邵华阳此刻虽然被朱易点名,但却没有立刻开口答话,只不过目光中的敌意和杀意丝毫不减,而且没有任何掩饰。

邵倾城轻轻抬起手掌,挡住了自己的女儿:“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当年阻你出东海,是为娘失策了,但现在你已经不能再动手了,只能由为娘处置。”

邵华阳用法力传音闷声回答道:“娘亲,我当年就说过,此子不应该留,早早处理了,哪用女儿今日受这闷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