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祖师爷

875 一起擒拿加更感谢火柴900年盟的飘红打赏

875.一起擒拿!(加更,感谢火柴900年盟的飘红打赏!)

林锋一只手握住邵东天的仿品大诸天轮,另外一只手则伸出手指,指尖上一点凶戾恐怖至极的灰色剑芒闪动,点向头顶玄天印所化青天。

青天顿时碎开,这却不是玄天印自己神通力量催动的结果,而是被林锋直接一剑破去了神通。

“你也叫玄天,本门山顶宝树也叫玄天,可惜此玄天非彼玄天。”林锋笑着,一剑之后,袍袖一扫,已经将黑色古印收了起来。

邵东天与玄天印心念相通,还想挣扎反抗,玄天印却已经被林锋法力镇压。

林锋诛天剑意随手挥洒,又是一剑点在修罗战刀上,修罗战刀中顿时传来一声仿佛野兽受伤的嘶吼声。

徐岸达双目中越来越多神魂涌现,直接从他那仿佛深渊一般的双瞳中飞出,万千神魂一起对天狂嚎!

天空瞬间阴沉下来,失去光彩,无数神魂不停怒吼。

徐岸达一次性放出属于自己的数枚生死幽冥道果,其中虽然没有拘禁合道强者,但几枚道果力量展开,原本半黑半白,此刻白色褪尽,道果全部变成纯黑。

三枚道果中放出无尽黑光,笼罩玉京山所化一方造化世界,将天地全部变成黑色。

那万千神魂怒嚎,震荡着黑色的天幕,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一时间,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一种颜色,那就是黑色,只剩下一种声音。那就是万千神魂的怒吼声。

冥殿殿主徐岸达最强神通,结合冥皇道统传承自己揣摩参悟的大道神通秘术,魂唳天幕!

瞬间。玉京山上岳红炎、杨清、李元放、洛轻舞、康南华等元神以下境界修士,只感觉自己的神魂就要碎开。

便是萧焱、朱易等成就元神之人,也感到元神一阵动荡。

汪林双目中寒光闪动:“不用法宝只凭自身修为,师兄弟中恐怕只有我才能勉强防御这一招,而要想破他神通,惟有大师兄的五色火莲才行。”

一直在和天罡剑尊角力的玉京山,此刻祸起萧墙。内部生变,力量都变得不稳起来。白玉祥云被天罡剑星压得不停后退。

就在朱易准备架起彼岸金桥,将玄门天宗众人护住的时候,一声清啸已经先一步从黑暗的天幕中响起。

黑暗的天地间,一点光芒涌现。接着便是亿万光辉遍布世界,漆黑的天幕轰然撕裂,玉京山上重见光明。

林锋一只手仍旧握住邵东天的仿品大诸天轮与之角力,一边清啸出声,看着徐岸达,淡淡说道:“你这门法术,倒是有几分别出心裁,在冥皇道统中走出了些许新意。”

说话间,他另一只手一握。遍布天地间的光辉突然收拢,已经将徐岸达包围在中间。

璀璨光辉收拢,化作点点微尘。却仿佛众多小世界一起挤压,将徐岸达困住,动弹不得。

同一时间,他手掌里,光轮中心本就布满裂痕的白玉轮盘,轰然碎裂。不复存在。

失了这件宝物作为依托,大诸天轮力量的投影顿时中断。邵东天目光平和,诸天宝轮的神通继续推进,不肯服输。

林锋摇摇头:“若是天帝空的话,那还可以,但你不行。”

说罢,以指代剑,一剑刺出,已经洞穿了邵东天诸天宝轮神通所化的光轮。

邵东天叹息一声,眉心处顿时浮现出一道复杂的金光图纹,就仿佛一面金牌。

金光退去,露出一片黑铁模样,朱红文字书写的铁券,仔细看去,只有一半。

正是昔年上古时代,太皇丹书铁券炼制的替死金牌,遗留至今已经所剩无几。

这金牌只有受到致死攻击时才会发挥作用,帮助抵御,同时破开虚空将金牌持有者带走,脱离险地,返回另一半丹书铁券所在的地方。

东溟道尊也有此宝,可惜来不及自戕使用,就已经先一步被林锋擒拿。

邵东天视线盯着林锋,抬手一指将自己的金牌点碎,顿时道道紫金光辉闪现,要将整个人卷起,破开虚空,极速遁走。

林锋笑着摇头,凶戾霸道的诛天剑炁灰芒一闪,已经将紫金光辉斩断,同时将邵东天元神所化身躯的一条手臂斩了下来!

“上了本宗的玄天封神旗,你可以自己慢慢修练恢复伤势。”林锋手掌再一抓,已经将邵东天擒拿,然后一摇玄天封神旗,使之步了张恩瑞的后尘。

接下来,林锋五指合拢,困住徐岸达的两仪微尘再次压缩,徐岸达的身体上冒出道道黑烟,仿佛被火焰灼烧一般。

徐岸达怒吼着还要挣扎,林锋双掌合拢一拍,两仪微尘轰然扩展,化作重重世界,然后在瞬间又飞速压缩,重新塌陷成点点微尘。

仿佛一个个世界生灭的力量,直接将徐岸达的身体碾成道道黑白交织的烟雾。

然后玄天封神旗一摇,已经徐岸达也摄拿上去。

紧接着,林锋手掌朝着天空中一抓,本就已经遭到重创的修罗战刀便落入他掌中,和玄天印一起被镇压。

徐岸达的魂唳天幕被林锋所破之后,玉京山便即重整旗鼓,将天罡剑尊的攻击再次顶住,虽然因为此前的影响,防线被迫退后了许多,但已经再次站稳脚跟。

天罡剑尊和清一道尊神色平静依旧,但目光也微微闪动,多了几分波澜。

冥殿殿主徐岸达,合道巅峰境界修士。

东天门门主邵东天,合道境界修士。

蜀山剑宗太上长老解落石,合道境界修士。

轮回宗人间道掌门张恩瑞,合道境界修士。

修罗战刀。大乘级数,攻击犀利的杀伐之宝。

玄天印,虽然先前受损。但也是大乘级数的法宝。

除此以外还有东溟道尊、宋帝王、天鬼道人等返虚境界的一众修士。

但转眼间就被林锋杀的杀,擒的擒,顷刻横扫全场,冥皇的生死簿险些为之所夺,不得不付出一点代价后才得以脱身。

林锋抬眼看了看玉京山外虚空中如同茫茫星海般的剑光,平静说道:“让道友久等了,我们这边出发吧。天罡道友,劳烦你前面引路了。”

玉京山外围防御的白玉祥云轰然散开。

但不等天罡剑尊的剑光落下。林锋一拍玄璃身后背负的剑匣,万丈清光已经冲天而起。

玄璃消失不见,一柄还带着几分锈迹,却凶戾无双。要诛天绝地的长剑已经落在了林锋手中。

林锋握住诛天剑,剑锋一引,万千凶戾清光全部收敛,剑尖上凝聚起一抹殷红如血的凄厉剑光。

如果从外界无尽虚空乱流中来看,此刻黑暗虚空中悬浮着一颗硕大的摧残星辰,比起所有真实星辰都更加耀眼,更加庞大,其中蕴含的力量也更加宏大。

滔天剑意在整个宇宙星空中动荡,只是闪烁的光芒。就破开重重虚空,将空间斩出道道裂缝。

但突然间,这巨大剑星的表面。怦然碎裂,出现一个小口,一线血红光芒,从这缺口中直线冲出,一路远去,将虚空分裂开来。湮灭所经之处一切时空。

黑暗空间被分成两半,留下一条完全化归混沌的痕迹。

血红光芒不停扩张。而那巨大剑星的表面,自最开始的破损处,不停向着四周扩散,碎裂之处越来越多。

许多碎裂的剑光,甚至仿佛实体一般,并不消散,而是像真正有形体的碎片,朝着虚空中飞散,整体就如同一个破碎的瓷器。

看着这一幕,清一道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目光清冷依旧,投影的身形在虚空中渐渐消失,化归无形,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天荒广陆妖族异动,昊天镜密切关注的同时,她本尊也已经赶了过去。

太一道尊等人迟迟未归,林锋却先一步返回大千世界,清一道尊本尊不在此地的情况下,无法介入林锋与天罡剑尊一战。

天罡剑尊神色平和,但双目之中寒光暴涨,一身滔天剑意展开,整个人仿佛化身宇宙星河,笼罩天地。

此刻他的形体,比之寻常修士的法天相地,元神化身又或者返虚法体,都要庞大太多了,如同宇宙和尘埃之间的差距。

破碎的剑星中,林锋一手持着诛天剑,斜指脚下,一手悠然自得背在身后,足踏虚空,从还剩一半的剑星残骸中漫步而出,他的身后,是仿佛神山一样的白玉京山。

林锋看着天罡剑尊,微微一笑,身形一晃,身躯也已经变得恍若宇宙主宰一般,浩大无比。

呵一口气,便是虚空风暴,跺一跺脚,便是天崩地裂,双目开阖,如同日月交替。

手中诛天剑,和天罡剑尊手中古剑天罡一样庞大,剑光流转间,仿佛横亘宇宙的两条星河。

西陵城一战时,林锋元神容纳玉京山,方才能有如此神通变化,但在返虚之后,林锋自身显化力量,返虚法体彻底放开,便也有相同威势,不让末法之境的天罡剑尊专美于前。

林锋淡淡一笑:“你是剑修,那咱们就都是一人一剑,较量一下高下吧。”

说罢,手中诛天剑一引,天地戾气汇聚,化作毁天灭地的无形剑锋,向着天罡剑尊劈落!

整个天地都仿佛被一片殷红血光笼罩,如同末日临头,天地终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