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祖师爷

1128 玉京山压灵渊山

1128.玉京山压灵渊山

在通天大圣身旁,出现一头身形比他小一圈,但是体型同样极为巨大,仿佛小山一样的巨猿。

这猿猴白头红脚,身体白色,踏在地上的四足却仿佛燃烧火焰似的,一对赤红双眼中却闪动青光,正是朱厌魔猿一族的当代族主,朱厌大圣。

他和通天大圣一起,盯着头顶上方,翻滚飘荡,仿佛无边的紫色云海。

通天大圣静静说道:“看来你不用打算去蜀山了,这林锋找不到金鹏和天魅,果然便冲着我灵渊山而来。”

朱厌大圣咧了咧嘴:“孩儿们手脚慢了一点,否则我们已经先一步出发了。”

“嗯?”通天大圣面无表情转头看向他,朱厌大圣不在意的笑笑:“只要你我有一人坐镇于此,就算是玄门之主,要破我灵渊山,也难于登天,他解封他那柄剑,或许还能试试,但要分胜负,也不会是短时间内的事情。”

“最终结果就是像太虚观和龙族在玄海中鏖战一样,玄门之主心高气傲,可未必能接受这个结果,更何况,他多半在盯着金鹏和天魅手上的星海之门,这东西,我灵渊山可没有。”

闻听此言,通天大圣冷哼一声,朱厌大圣哈哈一笑:“他来我们这里,多半是为了诱骗金鹏和天魅出手,玄门之主如今先手已经落下,要看金鹏、天魅他们如何还招了。”

“而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至于蜀山。早点去,晚点去。其实也没啥大差别,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得起。”

通天大圣冷冷说道:“如果真能破了我灵渊山,你以为玄门之主不想?要静观其变,首先守住玄门之主的攻击再说。”

朱厌大圣看了他一眼:“玄罡,星海之战,你该不会是被打怕了吧?”

“正相反,本族主比任何一个时候都更想击杀玄门之主,夺回我猿族的星海之门,连他原先那座星海之门,也一起夺了。还有他那诸多宝物。”通天大圣面无表情,双目冰冷的盯着上方天空:“正因为这样,才要认真以对,星海中的错误,本族主不会再犯第二次。”

“方才,本族主已经联系过天魅和金鹏,请他们一起来灵渊山共同围杀这玄门之主,此人如果一直放任不管,对我们所有妖族都是大患。天魅和金鹏如果聪明的话,该知道如何选择。”

“一味避让拖延,只会让此人势头越来越猛。”

一边说着,他浑身上下黑雾缭绕。黑雾之中隐约有星光闪动,与黑雾结合,化作一道道黑光。

这一道道黑光全部向下沉去。与通天大圣脚下的灵渊山主峰相合。

偌大的山峰,转眼之间完全化为黑色。然后以这黑色山峰为中心,一条条黑色光带仿佛生灵躯体脉络一样。飞速向着四面八方延伸,遍布整个灵渊山脉。

黑色光带一闪一闪之间,灵渊山仿佛一个原本沉睡,忽然苏醒的魔神一般,轰的震荡起来。

无穷无尽的妖气冲天而起,弥漫整个天地之间,不停向着上方冲去,让笼罩天地的紫色云海,都不停翻滚,仿佛要被冲散开来。

那大量妖气中,隐约可见难以计数的大量猿猴在仰天长啸,声音凄厉,震耳欲聋。

狂暴的妖气与啸声远远传开,便是远离灵渊山的地方,栖息生活的妖族也能听见,只感觉心浮气躁,想要发狂。

有那修为较低的妖族,更是直接被妖气啸声活生生震死。

通天大圣冷冷看着林锋,本就巨大如山的体型进一步暴涨,变得仿佛脚踏大地四方,头顶天空苍穹一般,灵渊山狂暴的妖气也不停加持在他的身上,使他显得更加凶戾霸道。

那高大的身躯瞪着一对血红的双眼,平视虚空中的林锋:“玄门之主,别来无恙。”

朱厌大圣站在通天大圣身旁,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拿眼睛继续盯着天空中的林锋。

林锋立在天穹之上,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灵渊山的变化,感受其中妖气流动。

他看向通天大圣,微微一笑:“本座自然无恙,通天大圣你仍然坐稳猿族族主的位置,倒是可喜可贺,本座此前还为你担心呢。”

一边说着,林锋视线扫过朱厌大圣:“毕竟,朱厌大圣也已经成功完了初劫,登临末法之境。”

通天大圣闻言,面无表情。

星海之中他被林锋打得大败亏输,丢了猿族掌控的星海之门,怎么可能一点后患都没有?

也就是他执掌猿族多年,根基深厚,这才能稳定住局面,否则很难说猿族会不会发生内乱。

同时,看似平静,实则紧张,一触即发的外部局势,也是促进局面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外部压力往往有助于转化缓解内部矛盾。

朱厌大圣仰头看着林锋,咧嘴一笑:“玄门之主说笑了,多亏族主谋得了金蝉子的血肉,我方才能这么快就彻底完了初劫,并且可以从历劫虚弱期中恢复过来。”

“说起来,当初也多亏了玄门之主你,才能找到金蝉子那厮,我也要谢谢你呢。”

林锋不在意的笑了笑:“朱厌大圣无需客气,若是觉得欠了本座的,很快你就能还了。”

朱厌大圣闻言咧了咧嘴,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通天大圣则静静说道:“玄门之主还是先将本族的星海之门还回来吧!”

一边说着,他张开遮天巨手,先一步朝着林锋抓了过来!

林锋神色不变,右手随意的捏一个法诀,紫色云海破开,巍峨的白玉仙山出现,仙山顶上,遮蔽天穹的宝树摇曳着枝干,整座仙山一起向着下方落去。

仙山周围,光华流转,一个巨大的光圈以白玉山体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展。

无数道光线在天空中以奇异的诡异和规律交织成一个又一个古怪的图案,这些图案汇聚在一起,又形成一个黑白两极分立的巨型图纹,笼罩整个灵渊山上空。

以玉京山为中心,黑白交融的图纹不停转动起来,玉京山顶,法阵中心,一尊四方大鼎静静立在那里。

鼎身青黑,上面镌刻着细密而又复杂的花纹,将神州浩土上的广阔天地,万千景象,山川湖海,沟壑平原尽数呈现。

这些细密复杂的纹路,还在不停发生或大或小的变化,有些细小变化,凡人和修为较低的修士根本无法察觉,甚至便是元神境界强者,也要全神贯注认真观察才能发现。

这些花纹,对应着真实大千世界神州浩土上,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或细微、或巨大变化的地理环境。

一尊四方大鼎,仿佛承载了整个神州浩土,雄浑,广袤,辽阔,厚重。

有神州鼎镇压阵眼的两仪生灭阵,展开自身重重变化,演绎无穷伟力,加持在玉京山上,同玉京山相合,自上而下,压在通天大圣抓来的手掌上。

饶是通天大圣力能撕开天穹,此刻更有灵渊山妖力支援,也陡然感觉手中一沉。

作为以肉身力量见长的通天魔猿,通天大圣已经有很久没体会过这种手里发沉,自身力量不足,托不住一件事物的感觉。

那仿佛是一方大千世界的重量一起镇压下来,让通天大圣也有些吃不消。

他一龇牙,双目红光更加耀眼刺目,脚下灵渊山震动越发明显,一道道雄浑妖气冲入他的体内,力量再次暴涨。

整个灵渊山脉上空,穹顶之下,天地之间,都弥漫着滔天妖氛,一头头巨大的妖猴从中现身,一起伸出手爪,也朝着两仪生灭阵笼罩的玉京山抓去。

被这些妖气所化的猴爪抓住之后,产生巨大的力量,竟然有把玉京山从天空中拖下地面的势头。

无数猴爪一起发力,两仪生灭阵竟然在不停颤抖,边缘处的阵纹光华,渐渐碎裂。

玉京山周围,以两仪生灭阵为轴,渐渐形成一个无形的光球,镇在灵渊山上方,但随着灵渊山猿族祖地不停加大力量,这个无形光球表面渐渐开始扭曲,出现破碎之处。

林锋见状,神情没有丝毫变化,沉静如故,他自身落在玉京山顶,盘膝坐下,双手齐捏法诀,周身紫气弥漫,同玉京山、两仪生灭阵还有神州鼎相合。

同一时间,黑白二色神光在他周身上下出现,大放光明,无数神佛颂唱声响起。

林锋身体表面,仿佛有无数个光点涌现,一个光点,便仿佛一尊神明。

恍若朝阳初升之时的云霞一般,黑白二色神光与林锋自身法力,也一起加持在玉京山上,那原本看上去濒临破碎的无形光球重新稳定下来,继而消失不见,仙山法阵力量展开,仿佛一方世界,继续压在灵渊山上空。

通天大圣面无表情,灵渊山的力量也在不停提升,向上托起玉京山,并试图将之破坏。

一道道妖气在天地间纵横肆虐,搅乱虚空,双方接触之处的空间,早已湮灭,之后不停重生,然后再次湮灭,就此循环往复。

而周边虚空,更是出现大规模空间裂痕,更有白光闪耀,界域之力不停涌动,双方角力,仿佛要把灵渊山和天荒广陆整体分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