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祖师爷

1202 两难的局面

史上第一祖师爷 1202.两难的局面

石宗堂端坐龙椅之上没有起身,但双掌法诀不停变幻,五色光流汇聚在一起,化为一枚金灿灿的道果。

这枚道果向着上方皇宫大殿顶部升去,一道道光流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大秦皇朝的国都西陵城,此刻仿佛整体化为一座巨大的法阵,难以计数的符箓和图纹拼连在一起,化作一副覆盖整个城池的法阵。

法阵光辉不停向着四周围扩散弥漫,仿佛要延伸覆盖整个大秦皇朝疆域领土似的。

而这巨型法阵的中心,自然便是大秦皇宫。

此刻的大秦皇宫之中,有道道金光拔地而起,仿佛成百上千根擎天支柱,连同天地。

漫天金光之中,仿佛有一条身形无比庞大的五爪金龙正在不停盘旋飞舞。

皇宫正殿之上,巨型法阵的核心,一个完全由金光组成的巨大圆盘,正不停旋转,引聚四方龙脉之气至此。

但此刻,这个金光圆盘的转动,却仿佛受到干扰,正在不断倾斜震荡,赤、青、黄、黑、白五色龙气在不停散逸流失。

这些散逸的龙气,穿过无尽虚空,都在向着另一个方向汇聚,在脉动过程之中,五色光龙渐渐变了模样,纷纷褪去各自原先色彩,而变作紫金色。

紫金光龙纷纷没入虚空之中,在深邃的虚空中,仿佛有天命所归,引真龙聚集。

而在遥远的大周皇朝疆域之上。则也有大量龙脉之气,从大周皇朝国土四面八方一起向着天京城汇聚。

大周龙脉之气所化的光龙,正是紫金色。条条紫金光龙聚拢与天京城中,天京城上方这时也正笼罩一个巨型法阵,遮天蔽日,大量龙气被引聚到这个巨大的法阵之中。

西陵城中的大秦君臣都神色凝重,除了新帝石宗堂以外,其他大秦强者,都纷纷站起身来。化作一道道流光,飞出皇宫正殿之外。分别来到皇宫中其他几处重要建筑中。

在他们的催动下,皇宫中又有九道巨大光柱冲天而起,对皇宫正殿形成拱卫之势,一起加持西陵城的守护阵法。帮助新帝石宗堂稳定住大秦龙脉之气,防止被周帝梁盘和太皇宫截取。

石宗堂神色沉凝,他是新帝继位,龙脉之气的传承尚未完成,先帝石羽御驾亲征却战死于天荒广陆,更对大秦民众人心造成冲击,使得龙脉之气的传承变得异常不稳定。

如果时间足够,那么依托西陵城历代积累打造的守护阵法,除非大周皇朝摆明车马来直接强攻西陵城。否则大秦当可以平安渡过此劫。

但太皇宫重归圆满之后,竟然出乎预料的可以聚拢整个神州浩土的龙脉之气,顿时就让大秦皇朝的局势变得岌岌可危。

太皇。太古时代最后一位人皇,同时也是天元大世界分裂为神州浩土与天荒广陆,进入上古时代之后的人族第一位人皇。

其打造的造化法宝太皇宫,在经历当初的重创之后,终于在近日重归圆满,立刻就给了大秦皇朝一记无声的重创。

不同于不朽龙城守卫同胞。守卫人族的意念,太皇宫秉承自太皇的意念。是要统御众生,莫敢不从,做天地至高领袖,时代唯一主宰。

便是大秦皇朝没有失落不朽龙城,在单纯争夺龙脉之气的问题上,面对拥有太皇宫的大周皇朝,也要落在下风。

若是有不朽龙城,石宗堂凭借不朽龙城抵御,支撑着渡过刚刚即位,龙脉之气传承的这段时间,还有抵挡周旋的余地。

可是现在,纵使将西陵城法阵催动到极致,却也只能无奈看着龙脉之气仍然不停流失,难以挽回。

更让石宗堂、石宗茂等大秦强者脸色发青的是,在被他们提前收拢护佑的大秦国民之中,本就不稳定的民心,此刻越发动荡。

龙脉之气彼此相连的情况下,赫然有一个声音在大秦国民心底响起。

“秦帝石羽,好大喜功,盲目远征天荒广陆,以至于自己身陨,大秦将士死伤无算,更失落国宝不朽龙城,使治下百姓亦受牵连,落入危险之中,大秦失德,遂遭此劫。”

“今妖族作乱,为祸神州浩土,朕奉天命所归,当庇护我人族子民……”

那赫然是周帝梁盘的声音,语气平静,但宏大威严,仿佛晨钟暮鼓一般,重重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

明明是宿敌大周皇朝的君主,明明只是些很普通的话语,但却仿佛有奇异的力量,触动大秦平民百姓们的心神,让他们一阵恍惚,顾不得思考话里内容,就忍不住要俯首叩拜,臣服于其威严之下。

大秦的民意民心,在此刻仿佛被诡异的诱导扭曲着。

那奇妙的力量,并不产生任何攻击性,让西陵城的防御阵法也无从抵御。

尚未返回西陵城,还在路上的衮阳王石宗茂,以法力投影于西陵城皇宫正殿中,他此刻听到梁盘的声音,不由气得破口大骂:“梁盘这贼子!”

周帝梁盘,这就是摆明了欺负大秦皇朝失了不朽龙城,无法对太皇宫的奇妙力量意境形成抵御,直接釜底抽薪,要挖断大秦皇朝的根基。

大秦新帝石宗堂此刻也面沉如水,随着大秦民心越发不稳定,大秦的龙脉之气流失速度也越来越快,止都止不住。

要解决,办法也简单,大秦立刻中止引聚自家的龙脉之气,如此一来,周帝梁盘不真的攻破西陵城,便无法继续蛊惑人心,就算从外部截取大秦的龙脉之气,效率上也会差了许多。

但这样一来,本就陷入低谷和危难关头的大秦皇朝,力量无疑会更进一步衰弱,局势更加艰难。

若有大妖中的顶尖强者来攻,不说瞬间就有灭顶之灾,也极难抵御。

“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不过是在白白资敌罢了,大多数龙脉之气都会被梁盘和太皇宫摄走。”石宗堂眉头紧锁。

一步错,步步错,在如今这样险峻的大环境之下,所有人都在互相盯着彼此,一旦有一方犯错,结果便会是接二连三的灾难,直到将犯错者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很难有喘息翻身的机会。

石宗堂刚刚即位,大秦皇朝便立刻迎来新的危机,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

终止引聚龙气,固然暂时抵御住了大周皇朝的暗手,但对大秦自身毫无益处,接下来在两界战争之中,实力不足的他们只能听天由命,暗自祷告不会有妖族强者打上门来。

石天昊等人虽然会赶来西陵城,但战争陷入白热化之后,谁也无法保障万全。

就算玄门天宗事后暴怒,之前遇袭的大秦皇朝损失也是必然的,事后再如何报复,人死了就是死了,难以复生。

继续引聚龙气,大多数龙脉之气都会被大周皇朝劫走,石宗堂只能保留少部分,甘不甘心的问题都先不说,这增长的有限力量能否起到作用,也还是未知之数。

衮阳王石宗茂看向龙椅上的石宗堂,两人的神色都无比沉重,石宗堂缓缓说道:“朕和先帝,和皇兄你一样,都不喜欢把命运交托到别人手上,但此刻我们也唯有信任玄门之主和玄门天宗了。”

“此刻隐忍,为我大秦将来留下最后的一线机会,总胜过现在白白便宜了大周皇朝!”

石宗茂看着石宗堂,叹了一口气:“也唯有如此了。”

石宗堂当即便一指点向大殿上方那枚悬浮着的金色道果,道果微微闪动了一下,重新化作五色流光,向着四面八方散逸。

连从大秦疆土四周汇聚的龙脉之气,此刻都微微一顿,渐渐趋于平静。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西陵城上空响起:“幽都重临,整个神州浩土都面临危机,朕也是为了尽可能集中我人族修真界的力量,共同抵御幽都一族,这是我人族修真界所有人都责无旁贷的事情。”

“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就罢了,朕自然不会强人所难,但大秦明明尚有余力,却要明哲保身,这便不智了,岂不闻,倾巢之下,无有完卵?”

石宗堂等人脸色微微一变,那声音正是周帝梁盘所发。

然后周身龙脉之气未散的石宗堂,立刻便感到不对,通过牵引的龙脉之气,他赫然可以感到,彼方传来极为巨大的压力!

那狂暴的力量,以毁天灭地之势,沿着尚未彻底断绝的龙脉之气向着西陵城袭来!

龙脉之气此刻无法直接强行中断,但那狂暴的力量却可以沿着龙脉之气攻向西陵城,石宗堂目光闪动间,猛然明白过来:“梁盘,你将太皇宫和龙脉之气的力量导到了白云山?”

周帝梁盘语气平和:“快快重聚龙脉之气吧,否则现在的西陵城,承受不起幽都的力量,不仅仅是你个人,整个西陵城都有可能被夷为平地。”

仿佛是在验证他所言不虚,笼罩西陵城的法阵此刻开始剧烈动摇起来,而法阵中心的大秦皇宫上空,更是光芒不停闪耀,显露出一种风雨飘摇之势,仿佛随时都会崩塌。

占据四方共同催动法阵之力的大秦强者,全部都感到了压力,修为稍弱者,甚至不堪重负,元神已经开始受损。

皇宫正殿内,衮阳王石宗茂面露不甘之色,仰天狂吼,他的法力投影甚至无法维持,直接就此破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