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祖师爷

1315 玄天众妙金丹

1315.玄天众妙金丹

出现在林锋、萧焱等人面前这座城池,与长生古界中古族皇城,看上去颇为相似,但是更加雄伟。

城池坐落在南荒大地上,蔚为壮观,气象万千,可见道道白色光华升腾于半空中,仿佛朵朵白莲盛开。

白光连绵不绝,仿佛无穷无尽,连接了过去,贯穿现在,沟通未来,模糊了时光的流逝。

其中更有勃勃生机,与荒芜混乱的南荒大地相互交融,既充满了苍凉古老之气,又有无尽生灵之力蓬勃而发,指向未来无限可能。

林锋目光扫视四周围,视线穿越虚空,看向远方,片刻后收回目光,微微一笑。

南荒地广人稀,除了荒野山民以外,人口大多集中在几个区域,这些区域建立城廓,民众繁衍生息。

此刻,这些城廓显然都已经被古皇一脉收服,由古皇一脉在这些城廓里设下法阵法仪,将气脉一起连接到眼前的长生城。

古皇一脉已经成功将南荒疆域,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其中或许有暂时臣服,而心怀他念的人,或许有大秦皇朝、大周皇朝和轮回宗安插的人,但以古皇一脉的强势,将这些情况一一解决,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就在不久之前,古皇一脉已经通传天下,立国号为“古”,以神州浩土南荒地界为疆域,正式重返大千世界。

如此行为。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便等于新建一国,而放弃了从上古一直坚持到古今的人皇位份。放弃了曾经的念想。

他日即便古国可以重新君临神州,那也是一段新的开始,而非古皇复辟。

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有如此强邻再侧,大周皇朝和大秦皇朝都轻松不起来。

林锋和萧焱师徒一路前行,靠近长生城,便见一个老者足踏虚空之中。正看着眼前的雄城,默然不语。

“见过石前辈。”萧真儿见了那老者。以晚辈礼节当先问候,老者转过身来,正是大秦皇朝宿老,合道境界强者衮阳王石宗茂。

大秦皇朝同样也接到了古国的邀请。由石宗茂应邀来访,参加长生城的落成大典。

不管未来会如何,至少目前古国还没有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大秦即便有诸多想法,表面上也不会失了礼节,直接显露敌意。

石宗茂见了萧真儿,当即颔首回礼:“青烨道尊,老朽有礼了。”

然后他的目光便落在林锋的战神分身和萧焱身上:“玄门之主和炎帝当面,老朽有礼。”

石宗茂身后跟随有一众随他一起来观礼的大秦皇朝修士。此刻也连忙向林锋、萧焱和萧真儿见礼,此外还有陪同石宗茂的古族宿老,也向林锋见礼。

这时。另一边的虚空破开,在玄门天宗的老熟人古笔仙引领下,一群修士踏空而行,也到了长生城外,为首一个中年男子,林锋师徒同样不陌生。乃是大周皇朝燕凉王梁复。

不管是当初留在神州浩土的大周皇朝修士,还是随梁盘、朱洪武一起遁走的大周强者。除了一些罪状昭彰之人以外,玄门天宗都没有为难他们,而是尽皆交给大周新帝梁乾处理,算作大周皇朝内政,不进行干涉。

虽然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在修真界而言,新晋强者培养不易,梁乾刚刚即位根基不稳,对外还有大秦和北戎王庭以及新建古国的压力,所以也并没有大清洗,大部分大周强者都被梁乾分化安抚,予以收服。

不过,梁乾也并非一味怀柔之人,更不会养虎为患,又或者任由他人拿捏,少部分人都被处理,恩威并施之下,以最快速度稳定大周局势。

燕凉王梁复,和幽云王梁景澄、东海王梁景烈等人,都向梁乾表示了臣服之意,虽然对方修为还有限,但却是当前局势下最合适的大周国君。

这次古国新立,长生城落成,梁复便是大周皇朝的代表,应邀前来参加观礼。

梁复和古笔仙见了林锋、萧焱、石宗茂等人,自然又是一番客套。

相互见过礼之后,梁复看着眼前的长生城,也露出了和石宗茂相同的神情。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又一同错开了目光,心情都微微有些沉重,都是各自皇朝的皇室嫡传,他们都能分辨出,眼前的长生城,已经开始成功引聚南荒周遭地域世俗民众归心所形成的龙脉之气。

虚空之中,仿佛有一条条无形的白色光龙不停飞舞穿梭,从四面八方向着面前这座雄城汇聚。

萧真儿言道:“各位前辈,请。”

她当先向着长生城落去,城池上方虚空中,有诸多阵纹和白色光流闪动,却是一座巨大的法阵。

进过长生古界的林锋、萧焱见了,都暗自颔首:“南极长生大阵。”

眼前法阵正是古皇一脉嫡传的南极长生大阵,颇为强大玄奥。

对于古钧,以及古族众多强者来说,以自身神通法力,平地之上起一座雄城,不费吹灰之力。

但一座普通城池,自然不是他们想要的,之所以建造长生城花了不短时间,一方面是加固城池,使之变成坚固堡垒,一方面便是设立一座全新的南极长生大阵。

这并非随手布阵,而是要重建一座强大法阵,不逊色于长生古界里多年经营的那座南极长生大阵。

重临神州浩土,古族可不是来转一圈就回去的,从今往后,长生古界更多是退路,而经营重心,将转移到神州浩土上的古国来。

长生城作为古国国都,等同于大周天京,大秦西陵,又或者宗门势力的山门根基,自然要用心谋划。

南荒一带灵气地势发生改变,就源于此。

除了石宗茂和梁复以外,其他势力也都有应邀观礼,尤其是靠近南荒地界的宗门势力,如沧海剑宗、轮回宗、大荒剑宗等等诸家势力,都有门派中的耆宿人物前来。

虽然地处北方,不与古国接壤,隔着大周和大秦,但北戎王庭同样有代表前来,而且看着长生城,心情同样不轻松。

古国一方,则对来访宾客,都予以最周到的接待,不失礼数。

不过相对而言,对于玄门天宗,在客气之外,自然更多几分亲近,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除此之外,对于紫霄道的蓝霆道尊,双方见面,也是别有一番唏嘘。

人族修真界,从上古传承至如今的势力,除了太虚观、蜀山剑宗和重兴的佛门以外,便只有紫霄道了。

当然,人人喊打,代代围剿,本就和自家关系不睦的冥皇一脉,古族是肯定不考虑的。

待到所有应邀宾客尽数到场,自然别有一番盛况,长生城彻底落成,南极长生大阵鼎定,完全运转开来,几家欢喜几家愁。

又一个强大势力在神州浩土上崛起,不仅仅搅动局部态势,对整个神州浩土的大格局,也将造成影响。

不过最在意的人,肯定还是大荒剑宗、轮回宗、沧海剑宗这样地缘上靠近,又或者大周、大秦和北戎这样同为世俗与修真阶层结合的势力。

既靠近,又同类的大周皇朝与大秦皇朝,感触最为深刻。

尤其当石宗茂和梁复看见古钧道道白色龙气加身,头顶虚空中一朵绽放白莲,一片花瓣便仿若一重世界的场景时,心情便越发沉重了。

典礼结束之后,自然还有其他后续,古国重建,一众高层强者也在趁此机会分别同各个势力进行头痛交流。

于他们而言,重中之重,自然是分身到访的林锋了。

长生城皇宫正殿中,古钧和古元开两人,一起同林锋落座,林锋身旁,萧焱以晚辈礼侍立。

现在的萧焱,自然无需如此,不过他自己心甘情愿,而萧真儿也站在他身边。

林锋微笑说道:“来得匆忙,贺礼单薄了一点,两位道友勿怪。”

说罢,转身看向萧焱,萧焱取出一个小葫芦奉上,古钧有些好奇的接过葫芦,拔开葫芦塞子,神识意念一扫,顿时动容:“药力与其中法理,都不同凡响,可是此前却从未听闻过类似丹药,这究竟是……”

他身旁的古元开对于炼丹之道更为精通,仔细揣摩片刻之后,两条白眉也微微耸动:“恕老朽孤陋寡闻,也从未见过此丹,不过虽然还不明其药效,但当时不逊色于三十三天造化仙丹、十圣金丹的灵丹妙药。”

林锋笑而不语,萧焱则拱了拱手:“此丹名为玄天众妙金丹。”

“是晚辈自己琢磨的,两位长辈皆是炼丹大家,还请指正一二。”

闻听此言,古钧和古元开面面相觑。

古皇一脉精擅于炼丹,上古古皇古长生,乃是人皇中最擅长炼丹之道的人物之一,与崇皇和夏皇并称。

南极长生大阵是辅助炼丹最佳的阵法,古皇一脉传承的长生丹和宝莲丹,是与十圣金丹、神临大道金丹、替命天丹、菩提宝丹等顶尖丹药并称的灵丹妙药。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清楚知道,自创出这么一门灵丹,要多么难得!

自中古纪元太虚观天生道人创神临大道金丹之后,再无人创造出类似品级的灵丹。

所以当年三十三天造化仙丹刚刚为人所知时,便引发剧烈震动。

此刻,他们也明白过来,为什么林锋、萧焱师徒刚才不和其他人一起交托贺礼,并非他们倨傲,恰恰相反,是为了不喧宾夺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