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通

第39章 三皇到!

第三十九章 三皇到!

如何判断妖族,不是从长相上面来的,像妖族中的妖皇族和八大妖王族,他们可以随意的将身上的妖族的特征给收敛起来,化作真正的人类模样儿,根本无法看破,而一旦动手的话,那就很难掩藏妖族的气息了。

秦政修炼的九转回龙经演化而来的神龙之力也是如此。

平时不动用,外人是无法发现的。

可一旦施展,必然被察觉到。

故而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用神龙之力,此番太子古洛的确是将秦政逼急了,以妖灵武脉的奥妙封锁房间的攻杀,外人不会知晓这里情况,秦政不动用,只能被轰杀,所以他要活命,唯有不计后果了。

古洛喝破秦政休有妖族经典,也刺激的秦政全无保留的轰杀。

“砰!”

秦政的拳头之上浮现出可怕的光雾。

罡武境的征兆。

三力叠加的可怕就在这里。

斗虎势最狂烈的轰杀。

轰!

古洛登时被轰的向后倒翻出去,他能发动的力量也是罡武境中级而已,如今两人等同于同阶之战。

两大武经带来的神莲之力和神龙之力的不凡也终于展现出来。

一击将古洛轰的爆退,砸碎那桌椅。

咻!

秦政抖手将守护之盾发出去。

尖锐呼啸声中,薄刃泛起冷冽的寒芒,直杀向古洛的脖颈。

“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妖月!”

古洛阴影没什么创伤,倒是他的本尊以秦政估计快承受不住了,而且他也不能给本尊有半点喘息的机会。

随着古洛一声尖利的嘶吼,他的左眼内泛起一抹妖异的光彩,就见一钩残月好似在血色水波中荡漾般,浮现在身前,一下就将守护之盾给封挡住了。

砰!

守护之盾被轰开。

与此同时秦政如神似魔般到来。

脚是虎王!

随心所欲的发动斗虎势。

秦政抬脚对着那血色水波中荡漾的残月就踩踏下去,本身抵抗过守护之盾就显得很不稳定,紧跟着这一脚踏下,那脚好似化作妖虎之王,蹬踏的空气剧烈的翻滚出去。

轰!

一脚踏碎了血色中的残月。

这大脚丫子就恶狠狠地踏向古洛的胸膛。

古洛骇然,阴影幽灵般的斜刺里飘出去,就算如此,秦政一脚也踏在他的左腿之上,踏的光雾迷蒙,令其动作一个踉跄,秦政右拳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击。

轰!

任凭古洛强悍,这一击也将这阴影给打散了。

阴影消散,那封锁房间的力量也随之自行消失无踪。

咻!

秦政飞起一脚将跌落向地面的守护之盾给踢的飞射出去,“砰”的一声将窗户撞碎,他本人紧跟着冲出去,落在院落中,抓住守护之盾,抖手抛向太子古洛本尊居住的地方,腾空跃起,踏在守护之盾上面。

这时候他已经将神龙之力收敛起来。

动用的就是纯粹的九色神莲武脉,激发的气武境的力量。

全力一抛,那守护之盾就如同电光般,载着秦政狂飙出去。

“怎么回事!”

“玉莲院方面传来激战声!”

“出事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东海王府内传来嘈杂声,无数人冲天而起。

玉莲院与古洛所在的院子,若是沿着道路走,那就远了,可这种空中直线横跨,也就是四五百米的样子。

守护之盾直达空中,秦政就看到了从房间内冲入别院内的太子古洛本尊。

这时候的古洛很凄惨。

七窍流血,左腿小腿断了,后背血肉模糊,那都是秦政留下的。

太子古洛本尊也知道自己危险,他同样暴露了暗中对秦政动手的事情,本身有一次,被禁锢此地,若再有一次,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他是拼命逃跑。

秦政则是阻止他爆出自己的秘密,人修妖法。

“嘶!”

太子古洛左手食指和中指并起在左眼一按,他那左眼内便陡然发出一声令人灵魂颤抖的嘶吼。

这一声令腾空的妖皇太子皇泰天,墨公主等等都是全身一颤,灵魂仿佛受到刺激一般,被迫降落下来,其他人更是不堪,有些甚至吐血跌落地面。

妖灵武脉特有的神通。

可让太子古洛差点骂娘的是,秦政居然毫无反映。

别说他吃惊,秦政同样意外,那可怕的嘶鸣响起,他就感到浑身难受,想要呕吐一样,但是全身血脉流动,就恢复了常态。

咻!

尖锐的嘶鸣声中,太子古洛的左眼中爆射出一道黑紫色的气团化作一条罕见的绝世妖兽黑冠紫鹰王。

这才是太子古洛的妖灵武脉延伸出来神通,而之前一切的左眼射出奥妙,都是以此神通为根本的。

这黑冠紫鹰王出现便载着太子古洛直线冲向天际,要逃走。

“给我滚下来!”

秦政猛踏守护之盾,腾空跃起,那守护之盾斜飞着插入一面墙壁,他本人则陡然拔高,若妖虎之王般凶狂的爆轰。

“走!”

太子古洛尖叫道,本人则双手挥拳迎击。

轰!

气浪翻滚,可怕的气爆更是将一片房舍屋顶给掀飞了。

太子古洛被震的双臂发出断裂声,人冲天而起十多米,登时就昏死过去,被那黑冠紫鹰王抓着,双翼扇动,瞬息千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政则空中反转,落在地上。

他脸色冷硬。

就方才的攻击,连带着之前重创,若是别人,秦政还真的觉得必死无疑,可古洛是谁,双武脉强者,且都是最邪异的武脉,顶多重创,死亡很难。

而古洛还知道了自己是人修妖法,这就是一个大大的祸根。

这时候墨公主等人纷纷飞掠而至。

“秦政发生什么事了。”墨公主双目闪烁奇光,迅速的扫了秦政一眼,确定他没事,这才问道。

“古洛要杀我。”秦政道。

“他不会轻易冒险这么做吧。”皇泰天疑惑的道。

秦政自然听出皇泰天的怀疑,冷哼道:“他是双武脉,除却你们方才见到的妖灵武脉,还有阴影武脉。”

说完,转身就走,懒得解释。

皇泰天等人也不由得发出低沉的惊呼。

这些人都是来历非凡的,自然知道阴影武脉意味着什么,也明白为何古洛在逃走的时候,是那般惨状,显然是阴影武脉凝聚神通阴影遭遇秦政暴杀的。

诸多人议论纷纷。

墨公主没有参与其中,她看着秦政孤独离开的身影,心里莫名的生出酸酸的感觉,更是察觉到了秦政对她的那种距离感。

“墨儿。”

东海王来到墨公主近前,他并未曾立刻使用神莲血,而是要等到九色神莲经结束之后再行使用。

“我们老是想着王府的安危,王府的安全,王府的未来,却从来没想过他的安危,他一个人在承担我们王府的一切,可我们却以为那是他应该做的,实则他完全可以选择离开的,并不用真的担心被人追杀,只因为情义而留下。”墨公主眸子中泛起一抹晶莹的泪光,“爷爷留下了解救之法,却不见得能预测一切,就像对海皇太子海凌空,是他一力争取;如今又有古洛带来的威胁,我们做了什么。”

“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东海王柔声道。

墨公主道:“我要去守护着他,在三皇到来前,不准任何人带给他危险。”

说完,墨公主腾空而起,到达玉莲院内,敲敲秦政的房门。

里面并没有回应。

“秦政,是我。”墨公主轻声道。

房间内没有回音。

墨公主苦涩一笑,也许他生气了吧。

她没有离开,就在房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来,双手抱膝,也没去问古洛背后的大炎皇室怎样,任凭风吹发丝,露出那张苍白无血色的面容,静静的待在那里。

这时候的秦政并没在房间内。

他心里很乱,回房之后,干脆用被子将破碎的窗户遮挡起来,便进入地道,去告诉燕听雨,自己很安全,结果来到尽头,才发现,燕听雨出去了,并且留了封信,说是去抓两只妖兽,等着秦政渡过此番难关,以便尽快离去。

秦政纷乱的心也平静了下来,有些暖洋洋的。

燕听雨真的是没有保留的付出支持,且没要什么回报,所谓的用血完善炼兵术也只是个说法而已。

想想燕听雨赠送给自己的斗虎势和神兵域,哪一个拿出来不都是无上武技,能够引起轰动的,说给就给了,怎不让秦政感慨万千。

他平静下来,便拿出那铁盒子。

铁盒子还有最后一层没有打开,就在这密道内,将最后一层打开了。

最后一层内只留下了一张纸。

这张纸是淡蓝色的,好似有水流在上面流动着,一眼看去,就会让人生出内里藏着一口水潭之感。

拿在手中,清凉的很。

在那淡蓝色纸张上面则写着寥寥无几的几十个字。

“还记得未完赌约么?”

“三皇各一滴血交给秦政融入石桌,可见九色神莲经!”

这就是老王爷留下的内容。

看完这些,秦政就是一阵纳闷。

内容关键就在于所谓未完的赌约上面,这应该是老王爷认为能够拯救东海王府的办法,可问题是真的能行么?

秦政摇摇头,他连赌约是什么都不之情,去思索可行与否,就有点不切实际了,干脆不去多想了。

至于交给他来融入石桌,显然老东海王是没想到他能够苦修三百次失败,进而令血脉洗练蜕变,可一滴血轻易令石桌内九色神莲经显现出来的,所以这所谓的各一滴血交给秦政来融入石桌,是在点醒秦政的。

秦政略微一想,便想起老东海王曾经交给他血融法。

所谓血融法,就是依托秦政的血脉特殊,可用其血将其他多人的血融合成为一体,即用他未曾洗练血脉前的一滴血融合三皇各一滴血便可令石桌内显出九色神莲经。

“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儿呢。”

“要是这么简单,干嘛非要让我来操作这件事,难道只因为我的血脉配合三皇各一滴血才能满足从石桌内显现出九色神莲经?这也太简单了点吧。”

“何必这么麻烦,设计的简单点就是了,而且简单也不必放在外面担心被人发现,可以放在地道内,放在某个隐秘的地方,这根本不是理由的。”

“可老东海王就是这么做的。”

“总让人觉得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老东海王……九色神莲经……血脉……一滴九死涅槃血……石桌开启之法,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还是说我提前修炼九色神莲经打破了老东海王的布置?”

越想越让秦政觉得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可却想不出来哪里出问题了。

他就在这里想了好一会儿,见燕听雨也没回来,又担心外面有人找,便返回房间,看看那被子遮挡的窗户,便打算让人来修理一下。

这时候,外面则是响起阵阵的惊呼。

三股可怕的气息从九天之巅压迫下来,三皇来了。

饶是历经六年的磨砺,秦政的心仍旧是“砰砰”的一阵乱跳,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推门走了出来,却见墨公主就在门外。

“秦政,你可以走的。”墨公主轻声道。

秦政就是一愣,见到墨公主一脸真诚的样子,有些感动,微微一笑,“该我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为了王府对你的恩情死,你都不后悔?”墨公主道。

“若我真的死了,就请公主将我埋葬在我父母坟墓旁边;若我没死,此事之后,我将出去走走,游历神武大陆,还请公主同意。”秦政抬头看到三道身影从天而降,也没等墨公主同意,便向院中走去。

墨公主眸子中有着雾气,看着秦政的背影,喃喃自语的道:“只是为恩情么?”

秦政已听不到。

他站在玉莲院中心,孤独的身影却仿佛这东海王府的守护神,静待三皇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