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通

第42章 缺德的修改!

第四十二章 缺德的修改!

秦政心里翻滚着报复的想法。

但他表面没有流露出什么,只是狠狠的盯着妖皇。

“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你最终还是能活下来。”妖皇完全没将秦政的恨意放在心上,“你的武道之路也并未完全封死,可以寻找一些经典,重新塑造一条武脉。”

神武大陆所谓的经典,实则就是人为塑造一种武脉。

只是这种人为塑造的武脉,除却三大武经之外,基本都是有缺陷的,哪怕是没缺陷的,修炼要求也苛刻的让人想骂娘,真正武道方面有辉煌成就的,只有那些体内天生具有特殊武脉的。

若非秦政修炼的是三大武经之中的两种,注定以后不会有大作为。

“说的真好听。”秦政冷笑道。

妖皇没搭理秦政的愤怒,只是淡然一笑,“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如何得到这个字的。”

“老王爷留给我的,说可以让我保命。”秦政自然不可能说出五代妖皇的事情,只能推到已故的老东海王身上。

对于这一点,妖皇等人还真没怀疑。

原因很简单,他们早就查过秦政的生平,根本没什么际遇,唯一接触到的真正高人,也就是老东海王。

至于在瀑布山洞的事情,那顶多知道是追击一种在三皇眼里很垃圾的闪雷赤风兽而已,所以根本没怀疑。

“好了,现在你可以从石桌内取出九色神莲经了。”妖皇弹出一滴血。

神盟之主和海皇也各自弹出一滴血。

三滴血尽入秦政手中。

此三滴血彼此不相容,各自盘踞在秦政的手掌心一处区域。

妖皇之血,是透明的,内里有着一头妖兽的影子,那是妖皇血脉返祖之后,展现出来的妖兽模样儿,散发着一股凌厉之气。

海皇之血,是蓝色的,里面传出海水流动的响声。

神盟之主的血是淡金色的,内里仿佛蕴藏着无比浑厚的力量,带给人苍茫大地蕴藏其中的感觉。

按照纸张中的内容,是要秦政拿着这三滴血,才能够令石桌内显现出九色神莲经。

“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回忆一下,看看老王爷是否还曾给我说过开启石桌禁制的办法。”秦政说道。

三皇自然不会反对。

纸张上说的明白,必须秦政才可以。

他们本来也觉得可以自己出手的,但想到老东海王生前毕竟不凡,参阅过九色神莲经,谁知道留下什么禁制,为保证不出现意外,只能按照老东海王的要求去做。

可他们却不知道,秦政所谓的思索,根本不是想如何解开石桌禁制。

石桌禁制,对秦政来说,只需要自己一滴血随意的就可解开,哪来的那么多麻烦。

他要做的是,对九色神莲经动手脚。

丫的,三皇对自己所作所为这般过分,能不报复么?

不要以为实力低微,就是你们随便欺辱的。

秦政盘坐在那里,脑海中便对九色神莲经进行了全新的分解。

本身他修炼了九色神莲经,而且还修出了神莲之力,熔炼过神莲之血,更有五代妖皇对九色神莲认识的记忆,要想改动,不被发现,还真不难,毕竟这些人没人看过九色神莲经,他想的是改成什么样,既不被发现不对,令他们相信的去修炼,还能够让他们以后悔恨的要死,这才能解气。

想了足足两个小时,秦政觉得可以实施了。

他就睁开眼,看向三皇,道:“拿到九色神莲经,希望你们立刻离开,最好永远不要再来东海王府。”

“除非老东海王死而复活,否则,我们不会踏足东海王府半步,我三方的人从此之后,也绝不会刻意的针对东海王府的人。”妖皇说道。

“我能信你么?”

秦政嘲讽道。

妖皇淡然一笑,没有责怪,他完善了妖皇钟,心情大好,才不会为一点小事,就去发怒呢,何况九色神莲经即将到手。

只见秦政来到亭子内,站在那石桌前。

“你们不是都想要找九色神莲经么,就在这里。”秦政拍拍石桌,“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碰过,却不知道,很后悔吧。”

妖皇太子皇泰天哑然失笑道:“我们也就是有点后悔,你呢,明知道九色神莲经在什么地方,却拿不到,你是不是更郁闷啊。”

“是啊,你是不是更后悔。”

“看得到,摸不到,这才是最郁闷的。”

“我都奇怪,你怎么能忍耐过来的,厉害啊厉害,佩服啊佩服。”

很多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秦政暗自冷笑,若你们知道我早就修成了九色神莲武脉,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开心的笑。

他没有再说什么,真元吐出,包裹三滴血,反手按在石桌上面。

此举三滴血被真元吸住,没有碰到石桌,但是他手掌按着,被人也看不到,于是那神莲之力在真元的包裹之下,便渗透进入石桌内。

石桌内的九色神莲经书写是老东海王秦孤醒参悟九色神莲经创造出的类似神莲之力的手段完成的。

这手段固然精妙,在真正神莲之力面前,修改就太容易了,毕竟老东海王书写不是用多么强悍的力量,他要的是精妙,不被人发现,还有测试能否修炼九色神莲经的办法等等,故而巧妙才是关键。

这就给秦政创造了机会。

他以神莲之力开始改动石桌内的九色神莲经,并且抹除那段所谓检测是否可以修炼的办法的文字,添加了他想好的很缺德的几句话。

完成之后,秦政这才将三滴血以神莲之力按入石桌内。

他也不知道老东海王所谓要他用三皇各一滴血方可取出九色神莲经是什么意思,但神莲之力完全可以做到,所以哪怕三滴血没用,也不用担心。

没一会儿的功夫,石桌上面泛起淡淡的光芒。

一个个的立体字在石桌内呈现出来。

秦政便退出了亭子内。

三皇倏然而至,站在石桌周围。

他们不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读去背,一眼看去,石桌内九色神莲经的内容就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中了。

随后石桌便轰然爆碎。

三皇都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闭目阅读脑海中烙印的九色神莲经。

等他们看完,脸上都露出古怪之色。

他们旋即又去阅读了。

秦政一脸的坦然,心里则是暗笑不已,他对九色神莲经的修改可以说改了,也可以说没改,没看过九色神莲经的他们,根本不可能察觉其中问题的。

好一会儿,神盟之主开口道:“九色神莲经之事,自此而结,我三方之人不得再因此事故意与东海王府为难,大家都离去吧。”

他这般说,谁敢不从。

那些非东海王府的人纷纷冲天而起,离开了。

三皇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政,这才冲天而起,刹那间消失无踪。

东海王府的人在沉寂几秒钟之后,轰然爆发出欢呼。

他们终于不再提心吊胆了。

安全了!

“秦政,王府欠你的。”墨公主轻轻的道。

“公主知道我的情况,我并没有什么损失。”秦政笑道,关于九色神莲经的事情,墨公主是唯一的知情者,也就知道那妖皇对他所谓的封禁是没用的,“我也该走了。”

墨公主道:“这么着急,明天走不成么。”

秦政一笑,“虽说三皇方面不可能刻意针对我们,可不代表着其他方面不会,尤其是我留在东海王府,什么大炎皇室啊,平南王府啊等等,说不定会来找麻烦的。”

他没有逗留,向墨公主告辞。

这次没有再隐瞒那地道,当着墨公主的面,打开地道,沿着地道来到尽头处。

就看到燕听雨正牵着两匹疾风角马,焦急的等着他,看到秦政出来,面露狂喜。

“不要问,走。”秦政直接上马。

这匹疾风角马倒是都被燕听雨训的温顺了。

两人两骑选定西南方向,就狂奔而去。

狂奔一天一夜,次日中午,他们才在一处山谷中停下来。

洗刷一遍,吃过东西,他们仍旧是精神奕奕,毫无疲惫感,秦政甚至还处于亢奋中,终于自由了。

“快跟我说说过程。”燕听雨扯着秦政坐在身旁,屈膝而坐,双手托着香腮。

秦政也没隐瞒,就将过程统统的说了一遍,但没提及修改九色神莲经的事情。

哪知道燕听雨听完之后,直接蹦了起来,“不对!”

“哪里不对了。”秦政反是被燕听雨给搞的一愣。

“你说你思索老东海王是否留下办法,想了那么久,这里面有问题,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的。”燕听雨小脸红扑扑的,满是兴奋之色。

秦政哑然,“你为什么这么想。”

燕听雨嬉笑道:“因为我了解你,别看咱们认识的时间不是太久,我的为人怎样,你很清楚;你的为人如何,我更明白。”她用手指点了一下秦政的额头,“别看你重情重义,但你这人最受不得屈辱,三皇这般待你,你会不反击,绝不可能,我猜你一定对九色神莲经动了手脚,呀,若是这样,你不是修炼了,不然怎么会修改,我明白了,难怪你能够突然神秘的突破,而且还特别叮嘱我若有人询问,说你是隐藏性质的武脉,咯咯,我说对了吧。”

“你就从我的性格来判断的?”秦政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了,还有你之前无法踏入武道之门,却又神秘完成,综合起来联想到的,而且别人在三皇面前可能吓得腿软,你啊,估计就算是面对真正的神也是站着死,如此才有胆量动手脚。”燕听雨两眼冒光,越说越觉得正确,越是兴奋秦政的所作所为,居然连三皇都给耍了。

秦政长叹一声,“想不到最了解我的竟然是认识时间最短的你。”

燕听雨大喜道:“果然如此,快说,快说,你到底怎么改的,不会就是让他们无法修炼吧。”

“无法修炼只可能被怀疑,我让他门能够修炼,不过嘛,嘿嘿……”秦政一脸的贼笑,“我的修改有点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