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通

第186章 屠神界法妙用

第一百八十六章 屠神界法妙用

御书房内变得鸦雀无声。

大通皇帝和太子陆天朗都怔怔的看着秦政。

若非是秦政,换做别人这般说,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轰出去,哄骗三岁小孩儿呢,而秦政的性格,他们都知道,不可能无的放矢的,尤其是先前提过一次,被陆天朗委婉的拒绝过,还这般说,必然有原因的。

“秦兄有把握?”陆天朗仍旧是有些担心。

就是大通皇帝也表示怀疑,他本人来说,并没有陆天朗对秦政那般的信任,认可,只是对儿子的眼光,他是绝对信任的。

“要说解除衰老神通,我没把握,要说铲除这每天一次的痛苦,还是可以的。”秦政自信的道。

屠神界法已然超脱武技的范畴,堪称术法,既然发现这方面的作用,就一定可以解除掉的,这是秦政对屠神界法的绝对相信。

“不是我不信任秦兄,而是父皇身体经不起折腾了,我有些担心。”陆天朗道。

“我知道陆兄会有这种担心,毕竟父子天性么。”秦政看向大通皇帝,道,“皇帝陛下想不想要我一试。”

“这个……”

大通皇帝也有些犹豫。

秦政看看这对父子,笑了,“算了,我也不强求,如果你们想的话,可以再来找我。”

“不如这样吧。”大通皇帝道,“秦政,你在武道方面,没得说,潜力惊人,我们父子以后就靠你支持了,但是治疗方面,的确是个未知数,我这身体,你也看到了,稍微有点差池,就可能当场毙命的,而你既然提出来了,我相信,你不会无的放矢的,必然有把握,不若先试试左手。”

他将左手抬起。

秦政一看,才发现大通皇帝始终缩在衣袖内的左手竟然变形了。

完全不成手的样子,活似个鸟爪子,皮包骨头。

“我体内衰老神通的残留力量,大部分逼迫到左手了,这也是我能够活下来的一个重要原因,而现如今,我的左手已然彻底失去知觉,哪怕是被人用刀砍下来,都没什么疼痛感的,倒不必担心出问题。”大通皇帝道。

“可以。”秦政对他们的谨慎,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反而很认可,不谨慎,估计早就没命了。

于是大通皇帝将左手探出,他现在也就是控制自己的手臂,左手就是成鸟爪一样,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

秦政便拿出人王笔,干脆就在这手掌上面,轻轻的写了个“净”字。

此番书写,催动了将近一半的力量。

一半的力量,写完字,瞬间消耗掉。

屠神界法的威力强弱,就看使用者的实力了,只要有雄厚的真元,几乎可以一笔勾掉百万人性命。

这个“净”字悄然消失。

再看大通皇帝的左手迅速的就有一道淡淡的光晕从其字体书写的手背出蔓延开来,迅速的扩散到整个左手上面,到达指尖。

三人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左手从皮包骨的状态,迅速的膨胀了一些,有了血肉般,甚至大通皇帝都感到一丝痒痒的感觉,轻轻的一动,左手便动了几下。

“真,真,真的可以!”

大通皇帝感触最深,老脸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陆天朗也傻眼了,“秦兄,你真神了,这都可以解除。”

“我的左手可是失去知觉十年之久了,居然还能在此恢复过来。”大通皇帝老眼之中泛起激动的泪光。

“父皇!”陆天朗颤声道。

大通皇帝慢慢的活动左手的手指,从笨拙,很快就自如了,完全不需要时间来适应。

秦政看在眼里,暗自欣喜。

这再次证明,屠神界法并非单纯的杀戮那么简单。

他双目微闭,深吸几口气,利用神莲之力迅速的自我恢复,片刻之后,他便恢复至巅峰状态。

“皇帝陛下,现在可以让我出手了吧。”秦政笑道。

“可以,可以。”大通皇帝赶紧坐直了身躯,“你要我如何配合。”

秦政一笑,“皇帝陛下只需要坐在那里变好,一切有我。”

大通皇帝有些激动的点点头。

就是陆天朗都是一脸的激动之色。

秦政举起人王笔,在距离大通皇帝胸前半米的地方,施展屠神界法,书写一个“净”字。

此次他是全力以赴,毫无保留的施展。

人王笔运转,立刻扯动皇宫内的天地精气一股脑儿的涌入进来,汇聚在人王笔上面,使得人王笔泛起淡淡的亮银色光芒。

净字缓缓散去,那精华便统统的没入大通皇帝的胸膛内。

然后就见大通皇帝双目微闭,用心的去感应。

陆天朗则紧张的盯着。

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便看到大通皇帝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渐渐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

秦政和陆天朗相视一眼,有效果。

这下,秦政才安心的做回座位,运转神莲之力迅速的恢复力量。

等他再度睁开眼睛,那大通皇帝业已站起身,迈步来到秦政面前,深施一礼,“多谢……”

“陛下,这可使不得。”

秦政赶紧阻拦。

“父皇,我与秦政是朋友,是兄弟,你无需如此的。”陆天朗也很是开心。

大通皇帝感慨的道:“十多年以来,我每天都要承受一次难言的痛苦,今日起,终于正常了。”

陆天朗也是满脸真诚的道:“秦兄,多谢了。”

“自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秦政笑道。

接下来,三人聊得就比较开心了。

陆天朗甚至期待秦政能够解除大通皇帝所中的衰老神通。

对此,秦政也是无奈,他才刚刚找到一点屠神界法延伸出去的皮毛,远不可能达到那般高深地步的。

中午用过午饭之后,秦政这才告辞离开。

待他离开,就有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御书房内。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终于摆脱这每天的痛苦。”中年人恭敬的行礼。

“起来吧,博彦。”大通皇帝心情大好,“坐下说话。”

博彦起身,又向太子陆天朗行礼,这才落座。

此人乃是大通皇室的供奉,是大通皇室最强者,也是大通皇帝现在最依赖的靠山,是玄武境大成的修为,说是早有机会冲击神武境,却被大通皇帝阻拦,生怕他成为神武境,会遭到暗杀,所以博彦现在虽然是玄武境大成,就个人战力而言,不见得输给神武境初级。

“陛下,我有个想法,不知该不该说。”博彦道。

“说,你我虽然贵为君臣,但我从来都将你当作兄弟的。”大通皇帝笑道。

博彦看看陆天朗,略微一低头,这才说道:“我觉得该除掉秦政。”

“啪嚓!”

陆天朗的座椅登时被涌动的力量震碎了。

他冷冷的逼视着博彦。

那博彦低着头,也没有马上辩解。

大通皇帝收敛了笑容,盯着博彦好久,这才说道:“为什么。”

“秦政此人掌握有太多的秘密,斗虎势,神兵域,还有这神妙莫测的写字杀人之法,若是秘密干掉他,拿到这些东西,交给皇宫内的那些玄武境高手修炼,势必能够大幅度的提升战斗力,远比将希望寄托在他这么个少年人身上要好的多。”博彦说道。

“博彦!”

陆天朗勃然大怒,目光如刀的逼视着博彦,“你不要逼我杀人。”

“太子,我这是为皇室考虑的。”博彦不卑不亢的道。

“刷!”

陆天朗手中寒芒闪烁,利剑点指博彦的喉咙,“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你。”

“天朗,放下剑。”大通皇帝喝道。

“父皇……”陆天朗道。

“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作为一个皇帝,你应该综合考虑,博彦的做法的确很欠妥,但他也的确是为皇室考虑的。”大通皇帝严肃的道。

陆天朗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若非看在他一心为皇室的份上,就他这般忘恩负义的说辞,我必杀他!”

说完,也没向大通皇帝说什么,转身他去。

博彦道:“陛下。”

“我知道你的心思。”大通皇帝叹口气,“十多年了,天朗自幼便活在怀疑之中,真正能够找到一个完全信得过,可以将自己后背交给对方的人,太难了,他对这份兄弟情看的很重,才会如此激动的。”

“我明白,只是我觉得……”博彦还想说。

大通皇帝摆摆手,缓缓靠在椅背上,“如果早几年,我也会生出你这想法的,人老了,大限将至,才会感觉到情义无价,冷酷无情是皇家必备,但人太无情了,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呢。”他闭上眼睛,淡淡的道:“博彦,你也不要私自去动手,来个先斩后奏,不说这份情义,单单来说秦政这个人,他掌握的斗虎势,神兵域,还有那神秘的写字杀人手段,你以为你得到了,能够修炼么?”

“这,我也不敢肯定。”博彦道。

“我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你一定修炼不成。”大通皇帝说的极其坚定,“他掌握的这些,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令那些强者们,神盟的人眼热的,却没有一个因此对他出手的,你觉得是为什么?因为根本无法修成,每一种逆天伐神的武技都有着非常苛刻的条件。”

博彦道:“但我绝不认为,将皇室的未来寄托在这么一个少年身上,是正确的。”

大通皇帝喃喃自语的道:“是啊,他真的能带来奇迹么,恐怕连天朗本人都没法完全说服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