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通

第673章 一个不行,再来几个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一个不行,再来几个

“我当然有证据。”

仅仅六个字,配合秦政始终自如的神态,让人是否要怀疑他,要看他所谓的证据之后才行,只是有些人看向秦政的态度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尤其是慕龙,他甚至有一种一脚踏进万丈深渊之感。

慕龙飞速的思索着可能的破绽。

思索来思索去,也没发现破绽的地方,诚然他们钩织的所谓证据看似都不完善,可恰恰是不完善,才是最让人信服的,完善了,反而让人怀疑,毕竟窃取无上神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看到秦政的态度,慕家族长慕伦海和老族长对望一眼,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他们不紧张不可能,不管怎么说,秦政现在展现出来的身份是来自劫灵圣宫的,若是秦政实在过份,他们可以央求西南地界的霸主出面,可如果是自己人搞错,反而错怪了秦政,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也正是如此,他们格外的谨慎,哪怕是慕龙拿出来的证据看上去可行,他们也没敢第一时间就认可。

再看到秦政如此悠闲自得的样子,尤其是想到那足可一人威压他们整个家族的北如风血淋淋的人头就是眼前年轻人砍下来的,就更让他们感到揪心恐惧

“你有证据,你有什么证据,拿出来,让我们大家看看。”慕龙被秦政戏虐的目光给搞的浑身不自在,就如秦政方才所说,若真的是秦政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秦政先前的判断是被栽赃,谁栽赃不好说,慕龙肯定是其中一份子,故而慕龙有点着急,即便平时他很稳重,现在也有点承受不住压力,曾经的他一帆风顺,算计人都是水到渠成的,如今真的遇到波折,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秦政淡淡的道:“若我拿的慕家神宝,那首要前提就是我曾经外出过,对吧。”

“怎么,你还能证明自己没有出去过不成。”慕龙冷笑道,“这一点,怕是不行吧,我们可是有人看到了。”他指了指那周身蓝的男子。

那名男子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的点了下头。

秦政一笑,“他的话,就是真的了。”

慕龙大笑道:“他可是我们族长的贴身护卫队成员,是族长最信任的心腹,你不会告诉我,他是陷害你吧。”

“没错,他在陷害我,我凌晨没外出。”秦政淡淡的道。

“你说没出去,就是没出去?证据”慕龙伸出手索要证据。

秦政看向慕伦海,道:“我说慕族长,这是你的心腹是吧,你对他的话是信呢,还是不信呢。”

慕伦海脸色微变,这有点逼宫的架势,信,那就是让人怀疑他也在构陷秦政;不信,那对他的威望是严重的打击,自己的心腹,面对选择竟然不支持,谁还敢给他卖命。

“我想还是看看秦少的证据吧。”慕伦海是狡猾,直接不去理会这个问题

“可我更想知道你的态度。”秦政步步紧逼,完全就是一副高傲的姿态,根本没将慕家族长放在眼里,这一刻,众人才感觉到,来自劫灵圣宫之人应该有的霸气,也唯有如此,才能是劫灵圣宫的人。

“秦少……”慕伦海一皱眉。

秦政哼道:“回答我”

慕伦海脸色微变,怎么说都是族长,就想发作,可看到秦政坐直身躯,如同即将爆发怒火的火山一样,令他心头一颤,想到了两者之间巨大的背景差距,他咬了咬牙,忍着怒火,“我相信我的人。”

这般做,也是没办法的,被人当众逼到这个份上,若是还去选择相信秦政,那他还有脸去见人么。

听到他的话,秦政就笑了。

看到这笑容,慕伦海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仿佛秦政故意逼迫他,是有什么目的。

“好,那我就拿出证据。”秦政拍拍手。

在众人注视之下,就见秦政背后的门口人影一闪,婀娜多姿的蓝韵雅从里面走出来,她的出现,让慕龙等人神色都是微变。

谁也没想到蓝韵雅竟然在秦政的住所,那么就是说他们待了一晚?两人在于什么?

总之很多人产生了一些联想。

袅袅而来的蓝韵雅向着众人一笑,来到秦政的身后站定。

“问吧。”秦政随意的指了指。

慕龙逼视着蓝韵雅,沉声道:“蓝韵雅,你作为蓝影神盗的人,最好要清楚,我问你的话,都非常重要。”

蓝韵雅实则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那隔绝秘术禁制阻隔了声音的传来,自然是秦政故意的。

“哦,你问我什么。”蓝韵雅看着眼前的阵势,想到一整晚的吊诡晚宴,就有一种这才是大餐的感觉,她有点兴奋,不知道秦政在搞什么。

“你昨晚在哪里。”慕龙道。

“就在这里啊。”蓝韵雅指了指身后的小楼。

慕龙眯着眼,双目寒芒闪烁,“整晚都在?”

“整晚都在。”蓝韵雅点头。

“那你说,秦政可曾离开过。”慕龙道。

蓝韵雅发现,这慕龙问出这句话之后,在场的除却秦政之外,不管是谁都是神色异样,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没有。”蓝韵雅不知道秦政会让他怎么说,也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态度,只能如实的说出真实的情况。

“你确定秦政没离开?”慕龙喝道。

“当然没有,他一晚上都跟我在一起。”蓝韵雅肯定的道。

慕龙怒喝道:“蓝韵雅,你撒谎,你跟秦政一晚上没分开,你们在干什么,难道有奸情不成,一男一女在一起,还是一晚上,这让谁相信,而且我看你根本就是处女,那你们在于什么。”

他的话很明显,男女在一起,还是晚上,怎都可能是男女之间有奸情吧,不然他们在于什么,可结果证明却不是。

“慕龙,你嘴巴于净点。”蓝韵雅登时就有点发飙,同样怒喝道,“你满脑子混账东西,不要将别人想的跟你一样。”

“那你说你们在于什么。”慕龙冷冷的道。

“吃饭”蓝韵雅毫不犹豫的道。

慕龙嘲讽道:“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们是吃了一晚上的饭。”

蓝韵雅道:“就是一晚上都在吃饭。”

“大家相信么?”慕龙怪笑两声,询问周围之人。

很多人都摇头。

秦政听了也是一笑,没有反驳。

任谁听到,都不会相信的,两个男女吃了一晚上的饭,那太扯了吧。

“族长,我怀疑蓝韵雅就是秦政拉来掩饰的。”慕龙转身对慕伦海恭敬的一礼,“我记得,秦政手中有蓝韵雅势在必得的蓝影系列宝物中的蓝影披风和蓝影胸章,用这两样宝物来要挟她合作,完全是可能的。”

“不错,那蓝影披风和蓝影胸章的事情,我也亲眼目睹的。”少盟主孤影月也点头称是,“韵雅,不要意气用事,此事牵扯太大,你不但无法帮助秦政,反而可能将你自己给搭进来的,快说实情吧。”

看着一向自负清高,手腕更是高超的孤影月,以前蓝韵雅的眼里,孤影月就是运筹帷幄,不说决胜千里之外至少也是不会吃亏的,现在摆明就是倒霉的事,她还往里面挑,而且就算是蓝韵雅想要帮忙都不行,因为证人不是他一个

蓝韵雅淡淡的道:“我说的是实情,我一整晚都和秦少在吃饭,他没有离开过。”

“韵雅,我知道之前你我有点矛盾,但请你不要如此的固执。”孤影月秀眉簇起,有点不快的道。

若说那双眼睛画卷没被毁掉,蓝韵雅对孤影月的语气态度还没什么,可现在她完全自我之后,很是受不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指责,她冷冷的道:“我重复一遍,我说的是实情。”

孤影月深深的看了蓝韵雅一眼,没再说什么。

那慕龙则大声道:“族长,蓝韵雅的话,不能信。”

慕伦海神色漠然,他看向秦政,道:“秦少,蓝韵雅做证人,我们无法相信。”

“不信啊。”秦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既然不信,那就是说,你慕族长再一次的怀疑我,换句话,也就是你也在我之前判断的嫁祸我之人的范围之内喽。”

慕伦海一皱眉,刚想解释,就见秦政再度拍拍手。

楼舍的秘术禁制登时破裂消散。

下一刻,所有人都感应到小楼内还有很多股气息,也就是说里面还有人藏匿着。

“不知道我接下来的证人,能否让你们信服。”秦政淡淡的道。

“你的证人,最好是跟你没有牵连的才,才……”慕龙的冷笑凝固在脸上,他看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人,赫然是他慕龙一手支持的魏家人。

魏兴成等人早就快要被压抑的崩溃了,终于可以出来,他们就快步冲出来,结果就看到玉灵院内气势汹汹的,无形的压力压迫的他们差点瘫软在地上。

秦政淡淡的道:“魏兴成,告诉慕龙,你们昨晚在于什么。”

魏兴成看着慕龙恨不得杀人的目光,吓得赶紧低头,他隐隐感觉自己等人可能成为了秦政使用的锋利的神枪,却不知道该怎么破解,因为他们对外界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尤其是这种场合,秘密传音根本不行,任何人说话,都难以隐瞒慕家老族长的,这老族长眼里是慕家失去的无上神宝,可不会偏袒谁的

“说吧,你们昨晚在于什么。”慕伦海也问道。

魏兴成道:“回族长话,昨天下午六点多,秦少突然降临我们魏家,将我们几人一起带到了这里,然后就摆了一桌酒席,于我们一起吃喝,直至现在。

他的话就好像一记重锤,差点将慕龙砸昏过去。

孤影月看向秦政的目光变得森冷。

同一时间,所有人都明白,为何蓝韵雅会说吃饭一晚上了,因为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一群人。

慕伦海道:“中途可有人离开过。”

魏兴成道:“没有,任何人都没有离开过酒桌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