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通

第798章 可悲可怜可恨之人

第七百九十八章 可悲可怜可恨之人

无量神武棍乃是天级神兵最巅峰的,以庞元吉身上的天级神甲被秦政右脚踏碎,失去保护的状况,如何能够抵抗,当场就被无量神武棍一下洞穿胸膛,从其后背飞射出去。

庞元吉低头看着胸前的血洞,痛苦的面容扭曲,艰难的抬起头看向落在面前的秦政,张口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缓缓地摔倒在地,至死,双目圆睁。

“这个世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后悔药。”秦政随手取走庞元吉的神兵和空间袋。

再也不去看庞元吉一眼,秦政向凤翔天走去。

至于凌狂生已经惊恐的吓跑了,他没有追击,这凌狂生手中必然有保命底牌,更有先前为带走石像傀儡而带来的神秘水晶球,要打败他容易,要杀他,必然是底牌对抗,秦政可不愿意轻易的动用底牌,至少凌狂生还远没有让他公然拿出底牌暴露底牌的必要。

故而秦政刻意的放过了凌狂生。

凤翔天就不同了。

无论如何,此人真正的激怒秦政了,让他生出强烈的杀机。

如今的凤翔天被秦政一棍子差点将身体敲爆了,凤翔天也知道,以那神棍的威力,一定是秦政手下留情,不然他必定被一棍子砸死的,看到秦政走来,他想逃跑,他知道秦政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无奈他被秦政的眼睛盯着,那仿佛再说,你敢跑,必杀之的眼神,愣是让这个满嘴骄傲自信狂妄的人没胆子逃走了。

在众人瞩目中,秦政慢腾腾走到凤翔天的面前。

“咕咚”

凤翔天咽口唾液,有点忌惮的后退,肩胛骨碎裂,疼痛竟然因为秦政来到面前,而吓的没了痛感。

“砰”

秦政抬腿就是一脚,将凤翔天踹倒在地。

狼狈的倒地,肩头触碰地面,伤口疼痛令凤翔天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秦政蹲下身,看着凤翔天,道:“凤翔天,你的骄傲是什么。”

凤翔天于涩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就是个被娇惯出来,注定要早日零落,难有成就的温室花朵,你有什么资格对别人指手画脚,你除了出身好,还有什么。”

“你没什么的,真的,你的骄傲就是个屁,放了也就是没了,甚至连点臭味都没有,这就是你的所谓骄傲。”

“你不觉得你很可怜么,不说别的,你之前不是野心勃勃,通过血河的死气怨念磨砺意志么,你的意志呢,胆子小的可怜,在我面前连逃跑都不敢,你多么可悲呀。”

“可悲可怜的你,却还自以为是的对别人指手画脚,装出一副骄傲狂妄的样子,其实你那是在掩饰你内心的恐惧,掩盖你自己的无能罢了。”

“化域高级神人很厉害么,你要是真的有能力,以你的出身,上天对你的眷顾赐予你的炽阳之体,还有武脉,你早应该是灵城神人了,可你呢?居然以区区化域高级神人还妄图去条件玉秀馨,玉秀馨若是你的经历,她早就是帝疆神人了,真是没用。”

“这么没用,无能的可怜之人,我杀你,你说是不是脏了我的手啊。”

“你看,我说了你这么多,守着如此多的人讽刺你,挖苦你,你都没胆子骂我一句,这就是你所谓的骄傲?”

秦政失望的摇头站起身,“你这样所谓骄傲的人,踩在脚下,你就会乖了,不乖的话,那就打到乖”

说到最后,那凌厉的杀意令凤翔天差点尿裤子。

秦政嘲讽的一笑,迈过凤翔天,向宇宙长河走去,没再理会这凤翔天。

这样的人,连凌狂生都不如,至少凌狂生会有报复之心,会付诸于实际行动,像凤翔天这类人,顶多也就是在内心深处狠狠地诅咒咒骂,仅此而已,他甚至连报复的胆量都没有,也唯有如此,才能让妖王圣盟那些自以为是的所谓天才们低下高傲的头颅,至少这一切,围观者中不乏妖王圣盟的人。

秦政走了,只留下凤翔天羞愤的看着围观之人那戏虐的目光,他恨不得自杀,却又下不了手,最后羞愤的眼前一黑,昏了,被妖王圣盟的人带走了。

远离此地,秦政重回长河,他打算去找燕听雨了。

还未入河,却在河对面被人给拦住了。

“秦政是吧,我是妖神宫商浮屠。”河对面一名长相帅气的男子道。

秦政眉毛一挑,这商浮屠可是妖神宫圣子中最有名的一个。

三大神宫中的圣子圣女都不是一个,唯有其中特别突出的,并且有所成就的,才会有资格成为神子神女,而神子神女已经好多代没有诞生了,这商浮屠属于最有希望成为神子之人。

“你是为巫断刃报仇的。”秦政不得不戒备,这位商浮屠可是灵城神人。

“不。”商浮屠道,“巫断刃的死是咎由自取,你们属于公平之战,他的死,妖神宫肯定会有人报仇,但不是我,我来是告诉你,有人将你杀死巫断刃的事情,刻意透露给我,目的是要借助我的手来杀死你,我商浮屠很讨厌被人利用,经过调查,我发现是来自东北地界的散修第一人罗轻侯暗中捣鬼。”

“多谢了。”秦政有点惊讶,居然有人要利用妖神宫杀他,这罗轻侯与那幽灵狼一样,都是扯不上什么仇恨的人,竟然也要杀他。

商浮屠淡淡的道:“你最好小心点,据我所知,罗轻侯和幽灵狼都与人界邪域神王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秦政心头猛震,他这才知道,感情要杀他的是海凌空方面的人。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秦政道,“你就算是对巫断刃有矛盾,也毕竟是妖神宫的人,没必要帮我才是。”

“因为我不想你死。”商浮屠道。

秦政不解的看着他。

商浮屠道:“你要知道,能做我商浮屠对手的人太少了,剑无双也就勉强可以,你是我看好的一个,希望你好好活着,快些追上来,与我放手一战。”他说着飘然而去,远远的传来他充满高傲的话语,“人界史上最强男人,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秦政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道:“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能够遇到一个敢于将剑无双都给藐视,甚至只是勉强够资格一战的人,这样的人除了蠢材,就是真正的绝世天才。

无疑能够成为妖神宫圣子,更是近几代最有希望成就神子的人,商浮屠与蠢材根本不可能挂钩的,那只可能是绝世天才,能与这样人的交手,也是秦政所期待的,若非墨公主,星月和玉秀馨三女太过特殊的关系,他都想去与她们同境界生死搏杀一场过过瘾呢,没有这种等级的战斗,很难体会到战斗带来的美妙感悟。

秦政又想到了罗轻侯和幽灵狼。

他刚开始还以为幽灵狼也是一个骄傲的神界之人,对人界之人的嫉妒出手的,没想到居然与海凌空有关。

“幽灵狼战斗阴狠,这罗轻侯为人更是阴损歹毒呀,竟然选择借刀杀人,而非自己动手,更可恨,这样的人必杀无赦。”

秦政对罗轻侯判了死刑。

他环视四周,五百里范围内有很多人,可惜他并不认识罗轻侯什么样子,也无法知道,除却罗轻侯和幽灵狼之外,还有多少人是海凌空方面安排进来的,以秦政的感觉来说,估计数量不会少,既然要出手,肯定是寻求必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多人出击。

如此在塔内世界活动,就随时随地都可能遭遇偷袭的。

秦政稳了稳心神,决定还是先去和燕听雨汇合,他相信,自己的此番表现,足够震慑一些人的,像箫日等神狱的高手,应该不至于被人针对。

当下他便冲入河水内,一路逆流而上,再度冲入血河部分。

入的血河,拿出定形杯碎片,守护自己,他便一路飞速的前行,找到了血河底部闭关修炼的燕听雨。

一来到这里,便看到那神兵炉释放出来的气息再度发生了变化,已然完全脱离至尊神兵的奥义力量范围,真正的化作准大杀器。

说来这神兵炉也是不凡,它的起初就是融合的大杀器龙凤环的碎片,尤其是碎片还不少,内里蕴藏着的领域奥义力量也很多,历经无数岁月,不但没有消耗,反而将神兵炉给同化的迹象,整体的本源得到极大的提升,如此才有激发龙凤环碎片,令神兵炉根本上踏入了准大杀器的行列。

拥有准大杀器神兵炉的燕听雨,也注定有望炼制出至尊神兵了,而且她也掌握了神兵炉自身孕育而出的炼兵秘法,自然在炼兵一道,要有着超乎想像成就了。

神兵炉释放出来的力量包裹着掩盖了内里的燕听雨,令秦政看不透燕听雨是什么情况,但外面的血河已经归于平静,说明燕听雨也到了出关的时候。

秦政便在神兵炉旁一坐,借助血河塑造的环境耐心的修炼起来。

转眼就是一月。

那神兵炉终于出现异动,表面的封存力量开始崩裂,燕听雨出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