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天医

06 惊知身世进内门

06 惊知身世!进内门!

“这事已经由管事师兄代传给峰主知道,现在,那两人正被峰主叫去处置了。”李南压低着声音说着,看见管事师兄回来了,连忙站好。

原本议论着的众人也随着看见管事师兄的出现而静了下来,一个个都排成一排分别站好。唐心目光落在那管事师兄的身上,昨夜她可是瞥见,这管事师兄看到那赤身果体的两人时,是目不移睛不转,那平静的目光根本没被当时的春光所摄,依旧是一片清明,这让她不禁心下暗忖,这管事师兄年仅三十左右,却单身一人清心寡欲,看到那样的一幕神情也没多大的起伏,定力还真不一般。

“昨夜发生的事情峰主已经做出处罚,那名男子取消了他内门弟子的身份,贬为外门弟子,而那名外门女弟子则赶出南仙门,永不录取,事情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你们也别再议论了,其他的人都按原来分配的事情去做,唐唐接替那名女弟子的活,把灵药送去炼丹室。”

男子的声音不紧不慢,却自有一股威仪,让众人不敢再多说什么,齐齐应了一声好,便各自都散了。

“管事师兄,那我应该送什么灵药去炼丹室?”唐心上前一步问着。心下知道他是对她格外照顾,给了她一个可以去炼丹室观摩的机会。

他看了她一眼,道:“你随便拿一些过去,再问问他们需要什么,如果这里没有,就去药田里采,然后送过去。”

“好,谢谢管事师兄。”她盈盈一笑,转身走向药房。药房,一个收放灵药的地方,有的灵切需要风干才能炼丹,有的则要新鲜的,这地方就是收放着一些风干了的灵药。

炼丹室只是一个简称,那地方之大,与他们这边不相上下,云峰划出的一部份地域中,还是以炼丹室那边的地域为首要,她顺着路,来到了那边,同样的,在那边还设了关卡,要进去就必需得登记。

“师兄好,我是送灵药过来的唐唐。”她拿出自己腰间的她牌子,以示她的身份。

“怎么今天换成你来了?以前那个女弟子呢?”那登记处的男子抬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打量了她一下。

“是管事师兄安排我过来的。”她说了一句,便不再开口。

闻言,登记处的男子便不再多问,在本子上登记下后,道:“你进去吧!”

“谢谢师兄。”她露出一抺笑意,往里面走去。

见,这里并并非草屋,而是瓦砖盖成的院落,四面围起,中间一个大院,一踏入,各种药味扑鼻而来,院中的气温明显的也较高,里面四五十名男子各守着一个半人高的炼炉,有的在控制火焰,有的正往里面加入灵药,她眸光微转,在众人身上掠过,又扫过那些炼炉,视线落在了一名正在挑选灵药的男弟子身上。

“哎,你是送灵药过来的吧?快过来帮我打下手。”一穿着白色衣袍的男子急急的唤住了她,在仙门中,白色的衣袍也是内门弟子才有资格穿的。

唐心一怔,指着自己看向他:“我?”

“对,就是你,快点过来。”那男子又唤着,他看起来有些手忙脚乱,一会跑去拿一种灵药,一会又要蹲下去看看炉火,弄得一头的汗水,就连那白色的衣袍也弄得黑一块白一块的。

“师兄,要我做点什么?”她把灵药往一旁放,询问着那男子。

“给我找一下三棱草,刚才还放这里的,一会就不见了,快点,我等着用的。”他顾不上她,吩咐了之后又一边看顾着炉里的火。

“好。”她朝周围看了看,也不见有三棱草,又往一些角落处找了找,便在角落处找到了那掉在地上的灵药,估计是他自己手忙脚乱的顾不过来,把三棱草弄掉到地上还不知道才一直没找着。

“三棱草在这里。”她把那朱灵药递给他。

“咦?这么快找着了?”男子诧异的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都认识灵药的种类?”

“认识一些。”

“那这株是什么灵草?”

“地仙草。”

“那这株呢?”

“大伸筋。”

“那这个呢?”男子声音有些惊讶,毕竟一个外门弟子,怎么就认识那么多草药了?

“木天蓼根。”

闻言,他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眼:“不错啊!竟然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唐。”

“糖糖?”男子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吃糖的糖?”

“姓氏的唐。”

“哦,唐唐,我是炼峰室师尊峰下大弟子,沈文轩,既然你认识灵药,回头我跟师傅说一声,让他把你调到这边过来打下手。”

听到这话,她目光微闪:“打下手?”

“就是给我们拿拿灵药之类的活,虽然是我们会事先准备好灵草,但我们毕竟都还只是丹徒,做不到师傅那样有条不紊,有时一炉丹药就只火候相差一会而废掉,浪费了不少丹药,有个人打下手会好点。”他一边往炉中进入灵草,一边说着。

“大师兄?她真的认识灵草吗?不会只认识几种吧?”另一炼丹炉的男子听到了他们的话,也开口问着。

那男子瞥了那名说话的人一眼,道:“唐唐,给我拿瓦草过来。”

唐心在一旁的桌子找找了找,把瓦草递给他。

“十六师弟,看到了吧?瓦草一般不怎么用,她连这个都认识,你说,她懂不懂灵药?”

那男子一见,便笑道:“那唐唐,你也过来给我帮忙吧!反正大师兄那一炉丹药也差不多了,大师兄,可好?”

“去吧!”

她抬眸看他,道:“可我还得负责回去拿灵药啊!要不然你们这里缺了灵药怎么办?”

“这事情你不用担心,先把这里的事做好就成了,回头我跟你们那边的管事施云说一声就好了。”沈文轩开口说着,又继续盯着那炉火。

“好。”她这才应了声,往那边走去。

本来只是来送个灵药,顺便观摩一下他们是怎么炼丹的,没想到却被叫到这里帮忙,看着他们一个个专心的盯着各自的炼炉,控制着火候,她不由心下暗忖,哪天她也得去弄个炼炉回来试试才行。

因帮他们在一旁跑腿,她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旁观看着,不过估计她是来得晚,现在只看到他们除了往里面加灵药之外,就是控制以灵气火炉,不过她知道他们这里的炼炉只是普通炼炉,真正的鼎炉可是法器,在每个鼎炉的炉身都是有烙印和法阵,与这些普通的炼炉截然不同。

“师兄,峰主炼炉也是这样炼的吗?”

“那怎么可能,师傅的炼炉可是中级法器赤焰鼎,单单上面无数的烙印和法阵就不是这些炼炉可以相比的了,我悄悄告诉你,后日师傅要为门主炼制聚灵丹,我们到时都会在一旁观看,你若想看热闹,就悄悄过来,到时在一旁观看。”

“真的?”她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么快有机会亲眼见识一下炼丹师级炼丹。

“当然,好像差不多好了,我看看今天炼的可成功,你退开一点。”那男子说着,一手运用一股灵气,将炼炉上面的炉盖推开,却不想,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当下不禁蔫了下来:“又失败了。”

唐心见他取出那里面的丹药,却是不成形的,而且全都烧焦了,心下不禁更是好奇,他都这样一直看着火了,怎么会烧焦?而且那些丹药明显的还没混合在一起,这又是怎么回事?

在炼丹室中呆了一天,天色渐晚之时她便往回走去,回到自己的屋子时就见一抺白色的身影在门口那处切药田前坐着,她定睛一看,眼中闪过惊喜。

“天音!”

“唐唐!你可回来了,我在这里等你老半天了。”顾天音见她回来,欣喜的迎了上去,问:“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才来,还有啊,你怎么就成了外门弟子啊?”

“先不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当了内门弟子可好?”她拉着她进了屋子,给她倒了杯水喝。

“我进了雪峰,我师傅是这南仙门唯一的一位女峰主,冷冰凝,我在她那里很好,你呢?以你炼气四层的修炼,应该也是可以进内门的啊!”

“你忘了我的五灵根了?再说,我喜欢炼丹,所以想在这丹峰先呆段时间。”她轻笑着,道:“后日估计还能看到峰主炼丹,我正兴奋着呢!”

“这样啊!我还想着问你要不要也来我们雪峰,我回去求求我师傅,她应该会收下你的。”

“不用,我现在就很好,就是外门弟子不能进去找你,以后你要常来看我,你瞧,我就自己住一间屋子,这里的人对我也都很好,东西都是他们给弄回来的。”

“嗯,那好,你开心就好,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找那个朱师兄,我已经跟她说过了,你要有事就去找他,他要是帮不了,就会来告诉我,对了,修炼也是要灵石的,我师傅给我发了不少,来,给你一些。”她把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把灵石就塞进她的手里。

看到那一把灵石,唐心怔了怔:“这么多?”灵石对于修炼之人大有好处,修炼时吸取灵石上面的灵气,日子久了,可助于提升实力,仙门中一般都会给内门子弟分发灵石,而外面子弟却是没有这项福利,如果想要灵石,那就得拿金币去买。

天音边站起身边说:“唐唐,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过些天我再来看你。”

“那我送你吧!”她陪她出来,她却道:“不用了,内门外门也就一门之隔,又不是很远,有什么好送的,你今天一定也累了,就先休息吧!我走了。”她朝她挥了挥手,便往外走去。

看着手中的灵石,唐心笑了笑,她已经是筑基修士了,灵石只对炼气期的人较有作用,给了她这些也没什么用处,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天色渐暗,她朝管事师兄施云的住处走去,对于施云,他多次帮助她,她是有想过要回报的,只不过,她现在却实力是帮不上他什么,不过心下却暗暗打算,等将来她试着炼丹成功,送一颗筑基丹给他,也算答谢他对她这一直的照顾。

“管事师兄。”她在门口唤着,这一回,房里微暗,没有点灯,门也关着,但她知道这个时辰他已经回来,只是,却没人应声。

“管事师兄?”她又唤了一声,依旧是没有声响,不由推门一看,却见,房里,施云盘膝坐在**,身体在颤抖着,脸色发白,豆珠大的汗水从他的额间渗出,一身灵气乱窜,一见这一幕,她连忙走了进去。

走火入魔!

她小惊了一下,连忙运起灵气帮他散去那乱窜的灵气,以筑基修士的实力引导回他一身的灵气,同时开口道:“管事师兄,尽量放松心情什么也不要想。”以灵气相引,施云一身乱窜的气息也渐渐的平息下来,见状,她收回手,知道这一回是瞒不了他的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让他知道了她的实力已经到了筑基期。

果然,施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轻呼出一口气后,抬头看着面前的唐心,嘴唇微动,半响,道:“你、你竟然已经是……”心头惊愕万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只有炼气四层的唐唐,竟然会是一名筑基修士!

他因修炼之时心神不宁而走火入魔,如果同为炼气期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帮他引气归体,散去乱窜的灵气,而且,刚才那股从她的手掌心传入他体内的灵气,是那样的强大,断然不是炼气期的人所拥有,只是,她才多大?十六岁?十六岁的筑期修士的?这怎么可能……

“管事师兄,很抱歉瞒着你。”她轻叹一声,神色有些无奈。

“你既然已经是筑基修士,以你的天赋,想要学炼丹应该不成问题,又为何要隐藏修为,进入云峰?”他不解,要知道,若是让南仙门的门主知道门中有着这么一个天才人物,一定会重心培养,她想要炼丹的事情更是轻而易举,可她却偏偏隐藏起一身的修为,来到了这外门,从外门子弟做起,这是为何?

“呵呵,不瞒管事师兄,我在外面可有不少仇家,他们都在四处寻找我的下落,若是我以筑基修士加入南仙门,十六岁筑基修士相信定会引起他们一阵不少的震荡,那些人想要找到我也更加容易了,再者,我进入南仙门也是想专心学炼丹,若还要应付那些麻烦,岂不是坏了我想在南仙门隐身的本意。”

看着她优雅的在桌边坐下,唇边带着浅浅的笑,虽然面容平凡,但那一身不再隐藏而自然流露而出的尊贵气息和双眼睛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却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灵,眼前这个散发着自信与尊贵气息的女子,才是她吗?这一刻,他不由被她散发出来的风采所迷,微晃了心神……

好半响,他才回过神来,敛下了眼眸,道:“你放心吧!只在你在这里,你依然只是炼气四层的唐唐,只是云峰中一个外门弟子。”

“多谢管事师兄。”她浅笑着道谢,拿出了灵石放在桌上:“这是我一朋友刚才给我送过来的,因相识不久,她以为我只有炼气四层,于是把这些灵石都给了我,灵石对于筑基修士没什么作用,我便想着送与你。”

闻言,他微迟疑:“这……”她才救了他一命,他又岂能收下她的灵石?

“管事师兄不必客气,就收下吧!这些灵石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对管事师兄却有很大的帮助。”她笑着站起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管事师兄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

看着她留下灵石转身离开,施云目光微闪,走上前,拿起那些灵石微怔的看着。外门弟子是没有灵石分发的,而他们想要灵石就得自己出金币去买,然而,灵石之贵,却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就算是他,一个月也只有几枚灵石而已。

回到屋中,唐心盘膝静修着,很快的便入进冥修的状态,在她身上,浓郁的灵气自她的身上弥漫而出缠绕在她的身边,无人看见,她的灵气透着一股淡淡的金色气息……

这一日,唐心早早的起床,来到了炼丹室那一边,本以为她已经算早的了,谁知去到时,已经有好几人等在那里,其中,就有峰主的大弟子沈文轩。

“师兄早。”她笑着打了声招呼,走向他。

见是她,沈文轩笑道:“唐唐,你来啦,过来坐会吧!今天我们都不用炼丹,你也不用忙了。”

“师兄,峰主什么时候开始炼丹?”她好奇的问着,在他们几人的旁边坐下,举止大方,没有丝毫扭捏。

“应该再过半个时辰吧!”

“唐唐,你是什么属性的?我看你对炼丹的事情很感兴趣,是不是也想学炼丹?”另一名弟子开口问着。

闻言,她狡黠一笑:“师兄,我是五灵根的,要是能学炼丹,我自然也想这炼丹啊!”

那名内门弟子一听,诧异的道:“啊?你是五灵根啊?五灵根五种属性具全,不过修炼起来可没那么容易,而且,这修为发展的空间也不大,我看你想学炼丹这事不太可能。”

“这样吗?可是我不相信五灵根没有发展的空间啊!”她盈盈轻笑着,看着那名男弟子。这世上,任何的事情只要你们去努力都有可能实现,如果你不去努力,根本不会有实现的机会,一个人如果想去做一件事,却因别人说她是做不成的就放弃,那她永远也做不成。

“不是我要打击你,而是从来没听说五灵根的人的修为有多高,你现在拥炼气四层已经算不错了,有的修炼了一辈子,也无法步入筑基期。”

闻言,她但笑不语,抬眸,见陆续有男弟子走了进来,三五人围在一起闲聊着,再过不久,她便见一名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不用猜,也知他便是云峰的峰主,那位姓赵的炼丹师。

“弟子拜见师傅。”众人见他出现,恭敬的行他行了一礼。

“嗯。”威严的声音淡淡的应了一声,目光在众名弟子身上扫过,落在那一袭青衣的唐心身上时,微顿了一下,问:“怎么有名女子在此?她是何人?”

唐心往前走了一步,微低着头向他行了一礼:“弟子唐唐拜见峰主。”

“师傅,她就是弟子前日与您提起的那个外门弟子唐唐,现在她在这里帮忙打下手,因知道师傅今日要为门主炼丹,心生仰慕,特恳求同在一旁观看。”沈文轩上前,恭敬的禀报着。

“你就是唐唐?”中年男子沉声问着,威严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着。

“是。”

“听文轩说,你识得多种灵药?”

“弟子对灵药的种类略懂一二。”

“哦?你一介外门弟子,又刚入仙门不久,怎么会认得那么多的灵药种类?”审视的目光依旧落在她的身上,似乎要将她看透一般。

然,唐心却一直微低着头,半敛着眼眸,恭敬的回话:“弟子看过不少有关灵药的书籍,故而认得灵药种类。”

闻言,中年男子目光微闪,看向了他的众名弟子,沉声问:“你们当中,可有人识得水苏?可懂它的药性?”

他的声音一落,周围的众名弟子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却答不上来,水苏?师傅那样问准是灵药,可是,他们却不知水苏长何形状,药性又是什么,一时间,一个个微低着头,不敢去看他们的师傅。

就连沈文轩,此时也皱着眉头沉思着,水苏?功效是什么?

见没人答得上来,那中年男子神色如常,就好似早就知道他们不识水苏是何物是的,只是,他却将目光看向唐心,沉声道:“唐唐,我来问你,你可识水苏?可懂它的药性?”

闻言,唐心微抬眸,看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前面峰主的身上,慢慢的敛下眼眸:“水苏,又名香苏,高约一尺左右,茎直立,方形,通常不分枝,叶对生,叶片长椭圆状披针形,先端钝尖,基部心脏形,或近圆形,边缘有锯齿,花冠淡紫红色,味辛,微温,其药效疏风理气,止血消炎,跌打损伤。”

她不紧不慢的把水苏的药性,形状说出,依旧是半敛着眼眸,神色淡然,却让众人的弟子震惊万分,重新的打量着这个叫唐唐的外门女弟子,须知,这水苏就连他们都不知其药性与药用价值,而她一介外门弟子却这样熟悉的说出,怎能不叫他们震惊?怎能不叫他们愕然?

而那云峰主在听到她竟然真的说出了水苏的形状与药性时,目光中不禁掠过一丝亮光,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说的正是水苏。”声音一顿,他走向她,问:“你的属性?”

“回峰主,我是五行属性。”

“哦?五灵根?这么说,那自然也是有火属性了,你凝聚一簇火焰给我看看。”似乎,不因她是五灵根而失望,反而让她凝聚出火焰来。

他的话,让众名弟子都怔了怔,师傅为何对一个外门弟子这么上心了?难道就因为她知道那水苏的药性?就因她识得灵药而对她另眼相看?

不由的,众人的目光再一次的落在那一袭青衣的唐心身上。只见她齐齐的刘海遮住了眉毛,面容普通而平凡,丝毫没有显眼之处,那双眼睛一直都半敛着,唇边似乎总是挂着似有似无的浅笑,她的长相是不出众,但是却不可否认,她的气质是特别的,说不出的一种感觉,只知道很是奇特,兴许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她在这里得到众多内门弟子的喜爱,短短两天,一个个都唐唐唐唐的唤着她。

唐心抬眸,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峰主,微顿了一下,伸出手,凝聚出一股火焰,她的本命火焰,金莲圣火,金色的火焰,熣灿如太阳般的光芒,闪耀如金子,当她手中凝聚的火焰一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见一个个都倒抽了一口气。

“天啊!金色的火焰,好美!”

“金、金色的火焰?这、这是什么火焰?”

“真美,那到底是什么火?为什么是那样颜色的?纯粹得叫人无法直接,太美了!”

一声声惊呼声不断的从众名弟子口中而出,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在唐心手中跃动的火焰,正常的火焰是赤红色的,也曾听说过有的人拥有的是蓝色的火焰,但却只是听说,而金色的火焰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如今,却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金、金莲圣火……”

相对于众弟子惊叹于那火焰的美,云峰峰主却是震惊于这火焰竟然是最为顶级的金莲圣火,那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金莲圣火,传说,传说金莲圣火是上古神火,同时也是一个极其强大的炼丹家族直系子弟才拥有的本命火焰,可、可这个小小的外门弟子,怎么会拥有这金莲圣火?

“真的是金莲圣火、真的是金莲圣火……太不可思议了……”他因激动,想要伸手去碰,却又猛然惊醒缩回了手,金莲圣火岂非一般?除非本命控火者,否则,别人碰了那根本就是找死。

对于他那激动震惊的神色,唐心微讶,她虽然知道这金莲圣火定会引起他的震惊,却不想,他会震惊成这样啊?看他因激动而颤抖着的手,因不可思议而大睁着的眼睛,那神色,都叫她不解。

她曾试着寻找有关火焰的书籍,却没从一本有提起过她这金莲圣火,但却知道,因与她背后的金莲相同,也许,与她的身世有关。

“峰主?”她手心一收,火焰顿时熄灭。

看着火焰熄灭,云峰峰主同时回过神来,沉下了脸,扫了众名弟子一眼,沉声交待:“今日你们所看到的,一个字也不许对外透露!否则,严惩不怠!”

众人心惊,虽不解,却还是齐声应了声:“是!”疑惑的目光朝唐心看去,不解,为何她拥有那样与众不同的火焰,而师傅,又为何这般的震惊,甚至不惜下达封口的命令。

只是,云峰峰想了想,仍不放心,看了众人一眼,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小瓶,道:“文轩,把这个分给他们,一人一颗。”说着,把瓶子递了出去。

沈文轩应了声是,接过,打开药瓶,每一个人都分了一颗,这时,听见他师傅的声音传来:“这颗是遗忘丹,只会让你们把今天的事情都忘记,这都是为了你们好,都把丹药吃了吧!”

众人听到这话,更是震惊不已,遗忘丹?到底那火焰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还给他们吃遗忘丹?都朝各人看了一眼,见他们师傅都盯着,这才把丹药都服下,他们知道,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也许真的会惹来祸事,忘记了也好,免得惹祸上身。

唐心目光微闪,看了众人一眼,视线落在了面前的峰主身上,他这么做是为何?

见众人都服下,峰主这才看向唐心,道:“你跟我来。”

而众名弟子则神色微愕,目光有些不解:“怎么回事?师傅这么快炼好丹药了吗?我怎么好像没看见似的?”

“师傅带唐唐去干什么?”

然而,在众名弟子当中,沈文轩半敛下的眼眸慢慢的抬起,将暗中藏在衣袖中的丹药收起,看向了唐心离去的方向,心下暗忖着,金色的火焰,听师傅那喃喃细语,似乎,说是金莲圣火,而那唐唐,明明是五属性,为何却拥有那样的本命火焰?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云峰峰主当即沉下声问着,凌厉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

她抬眸。看着他,问:“峰主何出此言?”

“金莲圣火,不是一般的火焰,那是有上古神火之称的圣火,而且,据我所知,那是飞仙界一个强大家族直系子弟特有的象征,你,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为何拥有这样的火焰?”

这事太奇怪了,若说她出身不凡,可为何会身在虎啸大陆之中?金莲圣火世间少见,除了那一个传奇的家族,别人根本不可能会拥有,难道,她真的是那个家族的子弟?可,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道:“不瞒峰主,这是我的本命火焰不错,但是我却不知与飞仙界的一个家族有关,我自小不知亲生父母是何人,也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若峰主知道关于这金莲圣火的事情,还请峰主可以相告。”

“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赵峰主微皱着眉头看着她,似乎在审视着,她的话是真是假。

“不知。”

听到这话,他沉默了一下,负着手走来走去像是思忖着什么似的,好一会,才来到她的面前,道:“你可想学炼丹?”

“我正是为了学炼丹才进南仙门的。”

“那好,我收你当我的直属弟子,以后由我教你炼丹之术!”他眼睛闪亮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会发光的金矿似的。

唐心微怔,怎么说到这上面来了?刚才还在说她的身世的。不过,可以学炼丹她自是欣喜,毕竟在四仙门当中,就数南仙门中拥有两位高级炼丹师,而这云峰峰主,就是其中的一位,若能拜他为师,于她只有好处。

“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她弯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她虽然没有下跪,但他却还是欣喜的点了点头,道:“好,那现在,我就将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金莲圣火传说是一个炼丹家族直系子弟才会拥有的火焰,这个家族一代传一传,出的全是丹尊,在修仙的世界中,炼丹师的品阶越高,代表着炼制出来的丹药成功效越大,而且品效也越好,但那毕竟是飞仙界的世界,流传到我们这里来,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这些。”

“师傅的意思是说,我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家族的子弟?”飞仙界?她知道,那是在修仙界之上的一个修仙世界,相传,修仙界中,只有飞仙期的修仙者才能去到那个地方,那飞仙界的修仙者,大部分都被称之为仙人,因为他们的寿命已经不是一千八百了,而是几千甚至拥有无上寿元的仙人了。

“嗯,不会有错的,而且还应该是直系的子弟。”他说着,目光微亮,看着她,语气中难掩激动:“真没想到,我竟然有幸收到那个家族的子弟为弟子,唐唐,你放心,我一定把我毕生的炼丹技术都传授给你,让你将来成为这虎啸大陆的一个传奇!”想到这一点,他不禁兴奋万分,就仿佛看到了未来的一个丹神在他的调教下慢慢成长一般,如果他日她真的成为丹神,那他就是丹神的师傅,想到这,只觉体内热血沸腾,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次日,云峰峰主将唐心收为直属子弟的这事情便在仙门中传开了,唐心从外门弟子成为了内门弟子,而且还是云峰峰主亲自点名收下的,这一点,让很多人都不解,为何堂堂高级的炼丹师会收一名外门弟子为徒弟?

因被收入内门弟子,唐心也必然由外门搬进内门的院落去,这一日,她在小屋中收拾东西,其实也就是将要带走的都收入空间手镯中带走罢了,看着这住了才没几天的屋子,她还真有几分不舍,毕竟这是他们专门为她搭起来的。

“唐唐,唐唐!”

外面传来众人的声音,她走出外面一看,见是他们众人,便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唐唐,你运气怎么那么好?竟然能被峰主直接点名收为直属弟子,你知不知道,现在峰主的弟子全都是仙门招收的,而他点名收下的也只有你一人而已,你现在的名声都在整个南仙门里传开了,都在打听着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轻笑着:“我哪有什么来头,还不跟你们都一样。”

“唐唐,你要进了内门,估计我们以后要见面也难了,你可要记得回来看我们,可别成了内弟弟子就把我们给忘了。”李南开口说着,神色不舍的看着她。这才几天,她竟然就要走了,这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嗯,我会的,再说,我就算面了内门弟子,我也是云峰的人啊!我还是会来炼丹室那里去的,自然也会回看你们。”

“唐唐,你还要去内门报到吧!别耽搁了,快去吧!”

“好,那我去跟管事师兄说一声。”她说着,这才迈步往前走去。

看着她离开,众人不由轻叹着,真是同人不同命,她才来几天,竟然就能入得了峰主的眼,成了内门弟子,而且还是峰主亲点的直属弟子,这一点,可又跟一般的弟子不同。

“管事师兄。”她来到他的住处,见他正在里面,便唤了一声。

“唐唐?进来吧!”看到她,施云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连忙起身迎了上去:“你不是要去内门报到吗?怎么还在这里?”

“我正准备去内门,所以过来跟你说一声。”

“嗯,进了内门也是要到云峰的炼丹室去学炼丹的,以后还是有见面的机会。”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微顿了一下,道:“我还没恭喜你终于可以正式学炼丹了。”

知道她不平凡,但却还是没料想到,只不过短短的几天,她就从外门弟子跃升为内门弟子,而且还是峰主亲点的直属弟子,这一事,真让南仙门中不少人好奇不已,都在询问着她到底是何许人物?一个新进仙门的外门弟子,竟然有这样的好运。

“这都得多谢管事师兄你,若非你,我应该也没这么快接触炼丹。”

“好了,不要多说了,你先去内门报到吧!”他露出了一抺笑意示意她离去。

“好,那我先走了。”她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往内门报到的地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