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天医

011 废了

鬼手天医011 废了!

“可以啊!我最近都有时间,已经你说那株灵药快枯了,那我下午过去吧!可好?”

闻言,他欣喜的道:“那我先谢谢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还有点事要去做,下午见。”

“好。”唐心点点头,便转身往自己居住的屋子走去。

而身后,沈文轩看着她曼妙的身影,目光微闪,当下也转身离开,既然她下午要过来,那他就得回去准备一下。

回到自己屋子的唐心换洗过后便躺**休息,累了一个晚上,此时放松下来,整个人觉得很是舒服,她躺在**,闭着眼睛休息,却不由的想起了那个暴戾男子,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算了,不想了,她最近少出仙门应该不会再遇到他,只不过,她给他吃了药,只怕以那个人暴戾的性子,不找到她会誓不罢休,唉!她怎么就偏偏惹上了那样危险的人物?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不知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娘亲,那个人一身的气息并不是修仙者的气息,我闻着,好像是魔修的气息。”光芒一闪,凤凤从空间手镯中出来,迈着短短的小腿在她的身边坐下。

闻言,她一怔,睁开了眼睛:“魔修?”

“嗯,我也觉得那个人是魔修,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魔修。”盘在墨发上的小丹也跟着开口,如果是修仙者,不可能会是那样邪恶的气息,也只有魔修才会散发出那样危险的气息来。

“魔修,是靠吸取别的修仙者的灵气为修炼的人,他们被因走邪道而被称之为魔,他们的实力进展比正道修仙者要快好几倍,但在经历雷劫之时,所承受的风险也越加的大,是这样吗?”她喃喃的问着,看向坐在一旁的凤凤。

凤凤点了点头,精致而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带着严肃的神色:“嗯,没错,魔修大多都心狠手辣,娘亲,你怎么会被那个魔修盯上了?那个魔修不是一般的魔修,他的实力很强,不容易对付,下回要是遇见他,一定要有多远躲多远,要不然只有倒霉的份。”

“以你的实力也对付不了他?”唐心挑着眉,看着凤凤,凤凤既然是上古神兽,怎么可能会对付不了一个魔修?

一听这话,凤凤当即仰起了下巴,道:“我?我当然对付得了啊!但是我怕你对付不了啊!再说,那个魔修是要吸人灵气和精血的,娘亲,你说你碰到他能不逃吗?魔修很可怕的。”说着,他还摆出一副被吓得不轻的神色来。

“那倒也是,一旦被他扣住,根本无法脱身,如果那个人真的如你们所说的是魔修,那么,他盯上了我就是为了我的灵气和精血,难道一把我掳了去就直丢**扑过来。”现在,她总算明白,那个魔修怎么会盯上她了。

在这虎啸大陆,筑基期的女修士应该没多少,而他不知因什么原因而出现在这里,正巧碰上了她,才会盯上了她的修为,吸了筑基修士的修为,他的实力一定大有进展!

“先不去管他一个魔修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反正下回下山一定要小心,不要碰到他最好。”唐心说着,闭上眼道:“昨天和夜里都没休息,你们静静的呆会就回空间手镯里面去,不要让人发现了,我先睡会。”

“娘亲你睡吧!凤凤在这陪着你。”小家伙说着,也在她的身边睡下,让小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要是有人靠近便提醒它。

这一睡,便到了下午才醒过来,一整天没吃东西,她从空间中取出果子吃,虽然说吃辟谷丸对筑基者会好一些,但她却不喜拿着药丸当饭吃。

几个果子下腹,她走出屋子,往沈文轩所在的屋子走去,同为内门弟子,他自己居住的是靠林的的屋子,地方清静,鲜少有人去打扰,她去过一回,知道他在他的屋子旁边种了一些灵药,平时都是采着那些灵药来炼制丹药的。

从她这边走到他那边,要半个时辰的时间,当来到他的屋子时,远远的就见他蹲在药田里浇着水,走过去,唤道:“师兄,我来了,是哪株灵药啊?我看看。”

“唐唐来啦!”他回身看向她,笑道:“我正在浇水,你来看看,是这株红彤草,原本还好好的,却不知怎么的,这两天蔫得厉害。”他指着一株蔫着的药草说着。

而听了他的话,唐心微怔,朝那析红彤草看去,见那已经快生长期的灵药了,少说也已经种了有几个月的时间,眸光中,划过一抺暗光,她笑着走上前,看了看土壤,说:“师兄,这红彤草一日也就只能浇一次水,而且是还不能多浇,我看你这土壤湿润,应该是浇了太多水的缘故,只要不浇这么勤,过两日这株灵草就会恢复了。”

“原来这样啊!我还以为是被晒枯的,所以每天都多浇了水,没想到越浇越枯。”他恍然大悟的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多亏你了唐唐,这株红彤草的价格很贵,要是枯了,还得损失一笔钱呢!”

唐心笑了笑,道:“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哎,唐唐。”他唤住了她。

转过身的唐心敛下的眼中微闪,抬起眸,回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抺笑意:“师兄还有事吗?”

“你既然都来了,那就进来坐一坐吧!前两日一位师弟送了我几个灵果,我想着最近总是麻烦着你,很不好意思,就想着请你尝尝,走吧!屋子里来。”不等她说什么,他便已经转身往屋子走去。

见状,唐心微顿了一下,也跟了过去。进了屋,见他殷勤的倒着茶水,而桌上,摆着一个盘子,里面有着五六枚灵果,那是绿色的果子,是较为常见的一种,市面上有的人用来酿灵酒,也有的买回家当鲜果食用。

“唐唐,来,别客气,随便坐就好,先喝杯茶。”

“好。”她走过去,在桌边坐下,端起茶在鼻间闻了闻,扑鼻而来的那似无似无的香味似茶香又似别的什么香味,她抬眸看着他,笑道:“师兄,你这里的茶,味道很特别。”

“呵呵,我这泡茶的水,用的可是山里的泉水,味道中有一股清香,泡出来的茶也好喝,你尝尝看,是不是如我所说一般。”他的目光看着她,似乎带着期盼与殷切。

唐心轻晃着手中的茶杯,轻轻的笑了,清眸看向了他:“师兄真想让我尝尝这茶?”

听着她的话,看着她那清澈的目光,沈文轩突然心头一跳,却仍笑道:“怎么?难道我这茶,唐唐不喜欢喝?这泉水我是今天特意去山里挑来的,味道真的很不错。”

“好,既然师兄说好,那我就尝尝。”她的笑,莫名的多了一丝的疏离,只是沈文轩一心在她是否喝茶这一点上,根本没去注意到。

看着她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细滑的雪颈因吞下茶水而滚动着,看着她的举止那样的优雅自然,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也能让人觉得别有一番风情,看着面前面容平凡而普通的她,他的目光渐渐的深沉着,那眼底的灼热似乎怎么藏也藏不住。

喝了一口,她放下茶杯,轻笑:“师兄的这茶水果然清香甘甜。”说着,在放下茶杯的时候,衣袖中的手帕却是无意间的掉落地面。

“我来帮你捡。”他起身弯下腰帮她捡起那条手帕,闻着那上面还带着淡淡的清香,他的目光不由一暗,起身递还给她:“来,你的手帕。”

“多谢师兄。”她笑着接过,收入衣袖之中。

“那你再尝尝这灵果。”他笑着,拿起最上面的一枚灵果递给她。

“好。”

她接过,放在嘴边咬了一口,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浓浓的果香在口中散开。果子吃下,她站起身:“师兄,天色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

“好,我送送你吧!”他目光微闪,也跟着站了起来,暗暗的注意着她的神色。

走至门外之时,唐心忽的揉了揉眉心,有些郁闷的道:“怎么头有点晕?”

“是不是没休息好?”他上前,站在她的身边,伸手去扶她:“要不就坐一下吧!我再倒杯茶给你喝,也许会会舒服一点。”

“不,不用了,我还是回去休息吧!”她摇了摇头往外走去,却在走出几步后整个人倒了下去。

“唐唐!”他大步上前扶住了她:“唐唐你没事吧?”

唐心半睁着眼,皱着眉头看着他:“师兄……”声音一落,整个人也晕了过去。

“唐唐?唐唐?你怎么样了?”他急切的唤着,然而,眼中却没有一丝担忧,反而透着几分兴奋,见她晕了过去,他当下抱起她来到屋里,放在**。

“唐唐,你不要怪我,只因你太出色了,金莲圣火,拥有金莲圣火的你将来在炼丹的成就一定是非凡的,而我,只能紧紧的将你抓牢,你知道吗?你是我唯一的出路了,我必须在你还没成长强大之前将你变成我的人,只有这样,他日你强大了,你才不会离我而去,而我,也才能得到我所想要的一切!”

他坐在床边喃喃的说着,看着晕睡着的她,平凡的面容此时透着一种详和,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流连着,伸出了手,在她的身上慢慢的移着,却并没有碰触到她,而是在半空作出了抚摸的动作。

此时,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唐心的身上,全然不知,那盘在墨发上面的小丹一双嗜血的蛇眼正盯着他,就好似,只要他一碰到唐心,它就会窜出去咬他一口似的。

“唐唐,再过不久,会有人来,只要他们看到了你和我睡在一起,到时我们就水到渠成了,等师傅回来,让他为我们证婚,我们可以双修,我们可以一起变强,你说我这主意好不好?”他的手在半空中停下,来到了她的衣襟处,想要去解开她身上的衣服,谁知在这时,那原本闭着眼睛的唐心,却突然睁开了目光。

“唐、唐……你、你……”

因惊吓,他整个人跳了起来,退离了她的身边,震惊的看着她。明明,明明他亲眼看见她吃下那些东西的,怎么会……

清眸不再带着柔和的笑,而是变得淡然而冷漠,唐心不紧不慢的从**坐了起来,看着那一脸震惊的沈文轩,清冷的声音带着疏离与冷漠:“你很让我失望。”

因她的话,沈文轩迅速的回过神来:“你怎么会知道?”他明明没有露出一点的破绽,她又是怎么知道他有这个心思的?而她,又是怎么会没事的?

“那株红彤草生长成那样,少说也有几个月时间了吧?如果你不懂它的生长习性,那么它不可能到现在还活着,奇怪就奇怪在,明明你既然懂,又为何要引我过来?”她不紧不慢的说着,看向桌上的茶与果子:“茶中加入的是魂草,魂草不比一般的迷魂药,它无色,却有一种像茶香一样的浅浅味道,你利用茶香掩盖,但我对这些药草素来熟悉,哪怕只是一丝味道,我也能分辨得出,只是,魂草对我是起不到作用的。”

闻言,他才知道,原来是在红彤草出了破绽,想到这,他哈哈一笑:“唐唐,你很聪明,对药材的熟悉也远远的超过了我的想象,但是,你可知道,你所吃的灵果里面多了什么?”

“多了什么?”

“盅心液!”他眼中带着疯狂的神色,低低的笑着:“你可知,吃了盅心液的人会怎么样?”

唐心目光微闪,想起那盅心液的功效,不紧不慢的道:“盅心液,是魔炼丹师才会炼制的魔性药品,只要在里面滴入一滴血,再将盅心液给别人吃,那吃了的人将永远得听命于滴血的那个人,可对?”

“不错!没想到,你连魔炼丹师所炼制的魔性药品也知道,唐唐,难也能师傅这么看重你,你真的很不简单,但是,从今天起,如果你反抗了我,你的下场会怎么样相信不用我说吧?”他的声音变得狠厉,他的目光变得凶残,似乎着了邪魔入了歪道,与先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她看着面前这个变得狰狞的男子,目光平静,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那一日,你没有吃遗忘丹。”就是因为金莲圣火吗?原来是如此,难道师傅当时要给他们吃遗忘丹,知道了那件事,确实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只可惜,他心存邪念,若是当时服下了,估计就不会有今日这一幕的出现了。

“没错!”他扫向她,道:“师傅那样神秘,定是有不可告人的事情,我既然知道了,怎么可能装作不知的服下那颗丹药?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弄清楚那金莲圣火是什么来头,唐唐,你注定是不凡的,你的不凡让我知道了,而你现在又离我这么近,我怎么可能不想办法得到你?”

听了他的话,她摇着头,轻笑着:“你的一念之差,让你步入了万丈深崖,若是你没有做出今日这些事情来,你依然是师傅的大弟子,依然可以每日修习着炼丹之术,而我,也会尽我所能的去教你,然而,如今你却亲手毁了这一切。”

“哈哈哈!师傅的大弟子?这也不过说着好听,谁不知,师傅只重视你这个拥有金莲圣炎的直属弟子?他已经有多久没指点我们了?为了你,他还费尽心机的想要将绿峰主的那混天雪绫弄到手送给你,而我们呢?他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因为我们的天赋不如你,就因为,他知道我们将来没有多大的出息,才将精力全放在你的身上!师傅?呵,叫着真好听!”

说起这个,他怒意的大喝着,突然间,浮起欲望的目光扫向了她:“唐唐,你如今吃了盅心液,你就是我的人了,今天,你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念起,他双眼发红的扑向了她,唐心淡漠的瞥了他一眼,侧身一闪,避开了他,道:“你可知,你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你不过就是炼气四层,我已经是炼气七层的修真者了,不是你的对手?呵,等会你就知道我是不是你的对手!”他眼中邪念浮动,看着她曼妙的身影,只觉心中的那团火越发的冒了起来,咽了咽口水,扑了过去:“他们就要来了,你就从了我吧!”

唐心站着没动,下一刻,却在他就要扑上她的同时,抬脚,一脚踹向了他的**,冷漠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寒气:“我一向讨厌色鬼!尤其是不怀好意的色鬼!”

“砰!嘶!噢!”

他整个人被踢了出去,砰的一声身体向前倾,双脚跪地,双手紧剧痛而紧紧的本能捂着**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脸色刷的一声变得惨白。

“我很可怜你,却不同情你,不靠自己争取上进,却想着动歪心思,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她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清冷的声音再度传出:“还有,在你弯下腰捡起手帕的那一瞬间,那放在上面的果子就已经被我换了,所以,你的那盅心液,我并没有吃到。”声音一落,她抬脚再度将他踹出,这一踹,他连着向后滚了几圈,狼狈的趴倒在地面上,一口气上不来,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噗!”

“大师兄?”

众人的惊呼声突然传来,只见众名炼丹弟子震惊的看着那狼狈的趴在地上的沈文轩,又看了看那缓步从屋里走出来的唐心,见趴在地上的沈文轩咳着血,他们连忙上前。

“这是怎么回事?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众人连忙将他扶了起来,不解的问着。

“咳咳……”

沈文轩咳着血,惨白着脸看着那一脸平静缓步走来的唐心,眼中划过一抺狠厉之色,对众人道:“捉住她!”

“这、这是为什么?”众人不解,看着一脸狠厉的他,突然觉得身边的这个大师兄是那样的陌生。

“因为她与魔炼丹师有关系,快把她捉住!”

闻言,唐心不由轻笑出声:“呵呵,你还真的会反诬赖人啊!”清眸带着寒意的瞥了他一眼,对那些内门弟子道:“你们最好不要管这事,否则,扯上了关系可不好。”

“唐唐,这是怎么回事?你和大师兄是怎么了?”一名男弟子问着,毕竟他们知道唐唐与大师兄的交情还算好的,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唐心勾唇一笑,冷眸落在沈文转的身上:“你们的大师兄是个披着人皮的狼,对我说他的灵药枯了,让我来帮忙看看,谁知却在我喝的茶水中下了药,被我发现了,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什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众人不可思议的看着沈文轩,在他们的眼里,他一向努力而且待人也温和,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休要诬蔑我!”

闻言,唐心目光一眯,拿着手中的果子在把玩着:“既然如此,那这枚灵果,就由你自己吃下去如何?吃了盅心液加入你自己的血,我想,下场就只有死了。”

“什么?盅心液?怎么会有这样的药在仙门里面?”听到了盅心液三个字,众人惊愕不已,对于修炼丹药的他们来说,魔炼丹师所炼制的魔性药品他们也知道一些,而这盅心液就是一样歹毒的**,因是控制人心的东西,被称之为邪恶之药,这样的东西一向是正派之人远离的,怎么会出现在仙门之中?

“你们的大师兄,就打算把这个混入了他的血的灵果给我吃,可惜,让我调包了,现在还给你,也许你会很乐意。”她一步步的走近,看着那脸上明显的出现惧意的沈文轩。

她本无心与人为敌,更无心想要杀他,但他却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讨厌被背叛,讨厌被欺骗!

“你、你……”

看着她一步步走来,被扶着的沈文轩突然惊了,因为,那下了盅心液混入他自己的血,给别人吃了,他可以控制别人,可若是他自己吃了,却是会死人的!

“不要、不要过来!”他推开了身边扶着他的人,突然间眼中浮现了恨意:“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疯狂的咆哮声带着浓浓的恨意,他一身的灵气猛然涌上,双手凝聚出火焰,猛然的朝唐心扑了过去。

“唐唐!”

众人惊呼出声,想要去挡下他,他的身影却如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在众多弟子当中,也只有沈文轩是修炼七层的实力,其他人的炼气没有他高,速度也没有他快,此时见他发了疯一样的扑向唐心,而唐心却站着不动不闪,更是让众人大惊。

那可是师傅的直属弟子!她在不久后就要代表云峰和绿峰的弟子比试炼丹,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师傅回来一定饶不了他们!

想到这,众人连忙冲上前去:“大师兄!快住手!不要伤了唐唐!”然而,被恨意与疯狂占据了神志的沈文轩根本就没听到,他只想杀了她,只想把这几个月来所承受的压力暴发出来,只想把心中的不满加注在她的身上。

唐心静静的看着,眸光却是一片的冷然,甚至,带着一丝肃杀之气,看着他手凝聚着火焰冲上前来,一副要置她于死地的模样,她真的觉得很好笑。

一个失败的人,不敢面对自己的失败,却将这种过错推到了别人的身上,甚至,将不满与压抑的情绪加注在别人的身上,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已经足够让她动了杀意!

慢慢的敛下了眼眸,忽的身形一闪,在他靠近她的那一瞬间,一个移形换影的掠出,不过眨眼的时间,来到了他的身后,一手扣住了他的脖子,一手扣住了他的下巴,手中一用力,硬生生的将他的下巴缷了下来。

“啊……”

惨叫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却听得众人心头一颤,看着唐心手脚麻利的靠近他的身边,一出手就将他的下巴缷了下来,众人只觉一阵毛骨悚然,她不是只有炼气四层吗?为何身法却那样诡异,那样的快?一个煤气四层的修真者如何做到在一招之内将炼气七层的人秒杀?

“咔嚓!”

“啊……”

又传来了几道咔嚓的声音和凄厉的惨叫,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被缷了四肢的沈文轩无力的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一个个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再看向她,却见她嫌恶的拿出手帕擦了擦手,顺便把手帕给丢掉了。

“唐、唐唐,你、你把大师兄……”

“废了!”

她瞥了地上的沈文轩一眼,她用的手法,除了她没人能解,迈步往回走去,对他们道:“把他交给执法长老处理。”亏她还想着能帮就帮一下他,却不想,他竟然是个那样的人,果然人心是最能猜的东西,一个看似和善的人,却也是怀着别有目的的接近。

众人看着那在地上抽搐着的沈文轩,真不敢相信,今天早上还好好的一个人,就在现在,就在他们的面前,竟然废了……

次日,唐心就让执法长老叫了去,问明了情况,也查清了,沈文轩确实与魔炼丹师接触过,于是,执法长老下了令,将他赶出了南仙门,而这件事一经传开,也让南仙门上下震惊不已,竟然扯上了魔炼丹师,这可是仙门的禁忌,修仙之人最忌的就是与魔修的人有来往,也难怪一名内门弟子就这样被赶出了南仙门。

议论着的弟子却不知道,沈文轩被废成了废人赶出的,那样的他,出了南仙门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唐唐,真看不出那个沈文轩竟然是那样的人,真是太可怕了。”听到了这事的天音第一时间就来到唐心的屋子,气愤的在骂着那个暗中下药的沈文轩。

“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那样的人,不过算了,事情已经过了,再说,我也没出什么事。”她笑了笑,警惕,还是必须得保持着的。

“要不是你够小心,只怕现在就糟殃了,你呀,以后别太好心了,尤其不要陏吃别人的东西,太不安全了,当然,我的就可以例外,呵呵……”

闻言,唐心笑了笑:“这话应该是我提醒你,以后在外面,可别太轻易相信人,尤其是还没认识到真正熟络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存有别的心思,防着三分还是会好点。”

“嗯,知道,这个你放心,我精明得很。”她笑说着,又问:“对了,你最近打算闭关炼丹吗?那我这阵子就不来打扰你了,你努力一点,我听说那个混天雪绫可是个好东西,你身上也没什么好防身的,多个圣器也好点。”

“放心吧!这次的比试,我很有信心,倒是你,别忘了我说过的话,这阵子最好不要下山,安全一点,我在猜测,那日掳走我的那个人应该是个魔修,小心一点别让他遇到了。”她不放心的交待着。

“我知道,我这阵子不会下山的,再说,我师傅最近盯着我盯得很紧,说我仍然停留在炼气七层没有进展,如果没到炼气八层,就不准我下山了,所以我这阵子应该也会很忙,只是炼气八层,这进阶真的好难,我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突破炼气期。”

闻言,她唇角微扬,道:“那你倒不用担心,我这次打算比试炼制的聚灵丹可以帮忙提升进阶,到时炼制出来了,我送些给你。”

“唐唐,虽然我不会炼丹,但我也知道那个聚灵丹的药材很难找的,而且也很珍贵,你师傅也是因为这个才下山去找的吧?瞧他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就算你到时炼制出来了,只怕也没我的份。”她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说着。

“不过就是聚灵丹罢了,又不是什么很珍贵的东西,你就放心吧!只要我炼制出来了,一定送几颗给你,行了,你也快回去吧!免得你师傅又在找你。”

“那好吧!我就先走了。”

待天音离开后,唐心却不是去炼丹房,而是进入了空间手镯中修炼,空间手镯中的灵气充足,对修炼之人最好不过,在里面修炼,她的实力提升也快,只不过,进入筑基期的修仙者在进阶的速度上根本无法一跃而上,在还没进入南仙门前她是筑期二层的修士,如今几个月过去了,已经是筑期三层的修士,换作一般人,进入筑基期后,一层的进界有的要花两年到三年的时间,有的甚至会更久,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灵气的问题。

修仙者在闭关冥修的时候可以半个月,甚至半年,甚至更久都不用吃东西,因为他们在修炼中是不会感觉到饥饿感的,他们身上弥漫着的灵气会充足身体流失的能量,维持着体力,这也是为何有的修仙者一闭关,几个月甚至更久都不用吃东西的原因。

修炼中的时间过得最快,她让小丹提醒着她时间,因为那与绿峰的比试她不能缺席,这一日,在空间中修炼的她被小丹告知明日便是比试炼丹的时间,于是,她的神识在出了空间手镯之后,便拿着灵果吃着,放松着心情,开始休息,等待她师傅的归来,以及明日的炼丹比试。

拿着那本记载着炼丹方法的本子在看着,筑基丹,她大概看了一下,要炼筑基丹的药材她空间都有,于是,便准备着想哪天试炼一下,如果成功,可以给一颗给天音将来筑基期可用,也可送一颗给那位管事师兄。

想起那位管事师兄,她才记得,好像很久没回去看他们了,于是,便拿了一些她炼制的丹药,在空间手镯中摘了一篮子灵果,往外门弟子所在的地方而去。

“哎,你们说,明日就是唐唐跟绿峰的弟子比试了,她才学炼丹没多久,能赢吗?”

“当然能赢!唐唐在我们这里时你瞧,学什么都快,也就跟我们呆了几天就进了内门了,还成了峰主的直属弟子,有峰主亲自教授,她怎么会不能赢?”

“就是,我也觉得明日唐唐能赢,我听说,唐唐要是赢了,就可以得到绿峰主的那件收藏了很久的圣器,叫什么混天雪绫来着,那东西可是件宝贝,唐唐她真是好运气一桩接着一桩,我说我怎么就没碰上这么好的事儿呢?”几个弟子围坐在一起闲聊着,说着明日两药峰之间的比试。

“不过唐唐都好久没来看我们了,她成了峰主的直属弟子,整天忙着炼丹,那炼丹炉热得很,也不知她被烤黑了没。”李南嘴里咬着一根草说着。

旁边的二虎听了,笑道:“什么烤黑了没?那个炼炉的火焰是炼丹师控制的,怎么可以会被烤黑。”

“就是。”

突然间,一个带笑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听得众人一怔,猛的一回头,看见那一袭内门弟子的白色衣裙的唐心时,一个个都欣喜不已的迅速站了起来。

“唐唐!唐唐你回来看我们啦?我们正说着你好久没来了,你最近怎么样?明天就要跟绿峰的人比试了,紧张不?”李南最先来到她的身边,看着一样是平凡普通的面容,却越发显得美丽的她,一双眼睛不由笑得更眯了。

“唐唐,你怎么这个时候有空过来看我们?不用准备明天的比试吗?”

“唐唐,你在内门呆得好不好?进了内门这么久,没有想我们啊?”

众人一个个都挤上前来笑问着,看到她回来,个个都很开心。因为她是从他们这里走出去的,她与他们相识着,她越是出色,他们就越开心,就连说起时,都会一脸自豪的说唐唐是他们外门弟子的骄傲,就算是外门弟子,也可以成为内门弟子,甚至,更胜于内门弟子。

“有,瞧,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们了吗?还带了礼物来了,看,每个人都有。”她笑着晃了晃手中的篮子,看着兴奋的众人,心里也很开心。

至少,这里的他们,没有内门弟子那样的心思,一点点的礼物,就可以让他们一个个都那样兴奋的跳起为,欢呼着。

“唐唐,你给我们带什么礼物来了?不会是烤肉吧?”一听到有礼物,一个个都想到了她的烤肉,只是,看着她那盖着布的篮子,却是闻不到肉香,不禁在猜测着,这里面会是什么?

“当然不会是烤肉,内门里面发的那个辟谷丸当饭吃,我要不是偶尔下山去,估计也像你们一样馋。”她笑盈盈的说着,走到中间的桌边,把篮子放下说:“这里面是我炼制的一些丹药,也许你们会用得着,就给你们带来了,而且,还有灵果,怎么样?我待你们不错吧!呵呵……”

“真的?我看看我看看。”

一个个争着挤上前,这时,因为众人都围在这里,管事师兄施云走了过来:“你们都在做什么?”因唐心被众人围在中间,他并没有看到她。

听到这声音,众人连忙站好,一个个欣喜的道:“管事师兄,唐唐来看我们了,还带了灵果和她炼制的丹药过来给我们。”

因众人的让人,施云看到了一袭白色衣裙的唐心,见到她,他目光微闪,眼底深处划过一抺喜悦之色,心情也微微激动着,却因掩饰得好无人窥知。

“管事师兄,近来可好?”唐心笑着打招呼,看着依然清瘦的他。

“你明日不是要比试么?怎么还有空过来?”他走上前,来到她的身边。

“我师傅好像还没回来,我又正好有空,便想着过来看看你们,管事师兄,这瓶给你。”她从篮子中拿出一个小瓶递给他。

施云接过,看了一下瓶身上面的字:“内丹?”他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从瓶子中倒出一颗手指大小的丹药看了看,眼中不禁浮现一丝惊讶:“上品内丹,你炼制的?”内丹,主治内伤,具有很高的修复功效,这样的上品丹药,放在外面卖,可是有很多人争着抢要的。

------题外话------

推荐一下璎珞小妞的异能文《天价名门女王》喜欢都市异能的可以看看哟~

为救死党好友,普通高中生苏嘉韵挺身而出,却被打成重伤。

以为平凡的自己就这样一命呜呼,却没想到醒过来后,她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平凡?普通?愚笨?

可那个带着极品系统入脑却低调装逼的是谁?

游戏系统入脑,靠经验刷新人生!

读书很差?见过人脑复印机吗?见过心算一秒钟上百次的吗?

体育很差?十八般武艺随便用!男生女生扎堆来喝彩!

经商?各种商战手段手到擒来,跺跺脚就能颠覆整个世界经济!

敌人?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成为她的敌人的!挥挥手就让你和地球说拜拜!

年纪虽小,身怀异能,携带系统,王者归来!

且看她如何在商场、黑道、政界混得风生水起,傲然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