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天医

034 围堵南仙门逼

034 围堵南仙门!逼!

“唐唐。”

施云来到唐心的住处,见她正在屋前翻看着书籍,旁边则站着一个几岁大的小孩,看到那孩子,他目光微闪了一下,因为那孩子双眼无神,呆滞的站在她的身边,就连有人来了,他也像没感觉似的,眼神依旧空洞着。

一抬头,见到来人,她露出一抺笑意,轻唤了声:“管事师兄,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嗯,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他迈步来到她的前面,目光从那名孩子身上移开,落在她的身上,道:“不知是从哪里走漏的消息,虎啸大陆各方势力全都往南仙门而来,他们知道你藏身在仙门之中,不过,却还不知你在仙门中的身份,你是不是要早点作打算?”

闻言,她无所谓的一笑:“这事我也听说了,没关系,就让他们来吧!”她相信,事情若真的闹大了,八煞和夏雪以及墨都会赶来,近两年没见,她也想知道他们在这两年中的修为到底怎么样了,而且,有十二龙骑跟在她的身边,现在除了火凤之外,还有青鸾,虎啸大陆中,能伤到她的人还没有出现。

见到她胸有成竹的笑意,施云这才放下心来,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万事小心,我先回去了。”

“管事师兄,你快踏入筑基期了?”她挑着眉看着面前的灰衣男子,数月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妆扮,不过实力倒是提升得很快,看来,南仙门主亲自对他的栽培也是有成效的。

施云露出一抺笑意,感激的看着她:“这说起来,还是多亏了你,若不是你的帮忙,让门主亲自指点我的修炼,只怕我此时仍无法进入炼气巅峰期。”

“管事师兄哪里话,这都是你自己努力得到的,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在即将进入筑基期时,要适当的放松,不可一味的修炼。”她看向天空之处,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而她的视野,她的目光所能看到之处,也仅仅是这仙门中的天空,被那高山挡住的却是无法窥见。

“我大概再过一段时间就会离开南仙门了。”

施云目光微闪,点了点头:“嗯,你本不属于这里,是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的,若是离开了,请好好保重。”想到她要离开,心中浮现着浓浓的不舍,却又不敢表现出来,连忙敛下了眼眸掩去眼中的神色。

“我会的。”她笑道:“回来几天了,天音也没来看过我,也不知她最近在忙什么。”

听到这话,施云一怔,诧异的看向她:“你不知道吗?她已经离开南仙门了。”

“离开?什么时候的事?这事我怎么没听说?”她微皱着眉头,天音说过会等她回来的,怎么就离开了?是出什么事了吗?难怪她回来几天了她也没来找过她,原本她还以为她最近是在闭关修炼,却不想是离开了。

“我是大约半个月前听说的,至于具体的原因我则不知道,你可以去问一下她的师傅,雪峰峰主。”

“嗯。”她点了点头,看了那呆站在一旁的拓拔逸一眼,道:“那我去问问,小逸,跟我来。”

原本呆滞的站在一旁的拓拔逸听到了她的声音,抬起那无神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的迈着脚步跟在她的身边。施云看着他们两人离去,静立了一会,也跟着迈步离开。

唐心来到雪峰那里问明了情况,却惊知,天音不是自己离开的,而是被她家族的人找到强行带回去的,而她的家族是修仙界里的大家族,南仙门不敢与之对抗,也只有任由她被那样的带走。

“唐唐,很抱歉我没能留住她,修仙界的人,他们的实力都比我们厉害,就算是硬碰我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我们觉得,既然是天音的家族,应该是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的,所以……”雪峰峰主看着面前的唐心,心里有着一丝的愧疚,身为天音的师傅,却只能任由她被她的家族带走而无力施救,她也只有希望,她的家族找她回去应该不会对她有什么不利的举动。

唐心脸色一变,竟然是她的家族将她带回去的?想到她曾说过的话,心里不禁担心着,她的家族找她回去到底要干什么?她又是不是会被禁锢起来?修仙界么?原来,她是来自修仙界的,那么,去了修仙界找到她的机会也就大多了,不过在此之前,她还得进城一趟,她要知道天音心系的萧轩尔到底是怎么想的?

只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萧轩尔也离开了虎啸大陆回了修仙界……

见她的神色,雪峰峰主顿了一下,又道:“唐唐,天音临走时说,你不要去找她,她不希望你因她而遇到危险,她的家族,不是一般人就可以对付的,你不要因为她而惹上了麻烦,这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唐心淡淡的点了下头:“嗯,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说着,便带着拓拔逸离开。

只是,才出了雪峰一名弟子就来通报,说她的师傅要见她,于是,她跟着那名弟子走,却不是来她师傅所在的屋子,而是去了门主的大大殿,进了殿,见门主以及几位长老和她师傅都在,心下隐隐知道他们找她是有什么事,便走上前行了一礼。

“师傅。”

“唐唐,今天叫你来,是有件事想要问你。”云峰主的目光从她身边的那个孩子身上掠过,落在了她的身上,神色严肃的说着。

“师傅有想知道的就问吧!”她微微一笑,虽然他知道她身怀异火之事,却不知她就是鬼手天医唐心,不过经此一闹,外面的消息传入仙门,想必不用一天的时间,这事就会传开了,想来想去,估计也只有那魔修放出的消息给她找来的这些麻烦,别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闻言,几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来问你,现在外面都在传闻鬼手天医唐心藏身南仙门中,而在众多的弟子当中,最有可能的这个人就是你,我们希望你可以亲自告诉我们,你到底是不是鬼手天医唐心?”

问出这话,云峰主的心都在跳着,鬼手天医唐心,那个把搅翻了龙腾大陆,又来到虎啸大陆掀起一番风雨的鬼手天医唐心,会是她吗?这样的风云人物,真的被他误打误撞的收了为徒?在不久前,他们才听说鬼手天医唐心在炼丹师公会所炼制的丹药引来了雷劫,要知道,只有逆天的丹药才会引来雷劫,如果她真的是,那、那……

她当时炼制的真的是众人都在说的还魂丹吗?

手心隐隐渗出了汗水,心头的紧张说不出来,他定定的看着她,这个一而再的给了他震撼的半路徒儿,真的是名誉大陆的鬼手天医唐心吗?

虽然只是传闻,但他也知道她的一手医术绝世无双,几乎有着起死回生之术,这样的奇才根本不是他所能相比的,若真的这样的人物成了他的弟子,这、这叫他如何去适应?

门主和几位长老同样的屏住呼吸看着她,这个一直毫不起眼,进来仙门没多久的女弟子,真的会是那鬼手天医唐心吗?

见他们神色紧张,似乎悬提着胸口一般,她微微一笑:“是。”轻轻的一个字,却如同一颗巨石从高空坠落湖水,在他们的心中激起了一股巨大的水花,打乱了平静的湖面,叫他们心头大惊,无力的跌坐了回去。

“你、你、你真的是鬼手天医唐心……”

云峰主怔愕的看着面前容颜普通的她,话从她自己口中而出,那定是错不了,只是,他实在无法相信,他竟然收了鬼手天医唐心为徒而却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有什么资格当鬼手天医唐心的师傅?

“完了,这回完了……”几名长老跌坐在椅子上,如同失了神般的看着唐心:“虎啸大陆各大势力全都涌上了南仙门,这要如何是好?我们南仙门哪里敌得过大陆上的那些势力和家族?这回真的完了……”

门主沉默着,没有开口,只是一直深深的看着她,像是在打量着她,想要将她看透一般,然,无论他怎么看,就是无法将面前这个一身淡然而又普通不起眼的女弟子与那惊艳虎啸大陆的鬼手天医唐心联想到一起。

“几位长老不必担心,我唐心惹出来的事情,我会亲自解决,不会连累到南仙门。”她轻声说着,神色如常,眉宇间透着一股自信与淡定,仿佛再大的浩劫在她的眼中也算不了什么一般,眸光微转,落在她的师傅身上,浅笑道:“师傅,我是唐心,也是你一手教出来的唐唐,在进仙门前,我对炼丹术一无所知,是你教会了我一切知识,师傅两字,你当之无愧。”

看到失了神的他,她又岂会不知他心中所想?唐心两字太过响亮,风头在这虎啸大陆上一时无两,若论别的,他确实是比不上她,但,她的一声师傅不是白叫的,他确实是教会了她炼丹术上面的知识,而且是毫无保留的将他所有的一切都教给了她,虽然她在炼丹方面的天赋极为异禀,但若没他启蒙,又怎会有今日的她?

听了唐心的话,云峰主一怔,抬眸看着她,见她眼中神色依旧如初,有着对他的敬仰,心下这才略略放松,是啊!就算她的名声再大再响亮,但她进仙门时对炼丹术也是一无所知的,是他教会了她炼丹之术,她的一声师傅,他是当之无愧的,又有什么好觉得自愧不如呢?

“唐心,那你当时所说的,要为我炼制大元丹一事……”门主还是开口了,而他最担心的,最重视的,还是这关乎他能否进阶的大元丹,她的身份一经传开,只怕她在这南仙门也留不久了,那,大元丹又将如何?那些药材还差几味,如果她走了,那他不是连最后的一丝机会也没有了?

“大元丹不是一般的丹药,不过,以我现在的炼丹师品阶,炼丹大元丹不成问题,只是,药材门主你准备好了吗?我在这仙门不会呆很久,如果在三个月内你能把要炼丹的药材备齐给我,那我可以帮你炼制出来,这也是当初我答应师傅的事情,如果三个月内找不到所要用到的药材,那么……”她看向他,她的意思很明了,就算她有心,也要你们自己拿得出药材才是最重要的,三个月的时间,她空间里的药材估计也快差不多可以用了。

“好!就三个月的时间,我尽快把大元丹所要用到的药材都备齐,只是,我还是想问一下,你这回下山,在炼丹师公会所考核的徽章是什么级别的?”那些药材都是那样的珍贵,如果她没有百分百的肯定,要是浪费了怎么办?

闻言,云峰主和几位长老也全屏着呼吸看着她,能炼制出逆天丹药,她的级别应该已经达到高级炼丹师以上了吧?莫非,已经是初级的炼丹宗师?想到这,心不由猛跳起来,她才学炼丹术没多久的时间,难道真的已经达到了炼丹宗师的水平?

唐心浅浅一笑,从空间中拿出了那枚精美而华丽的徽章。而门主以及几位长老和云峰峰主看到那枚徽章时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嘶!”

“是、是、是高级丹圣的徽章……这、这怎么可能!”

那枚折射出光芒的精美徽章上面的那几个字,召示着那枚徽章的罕见与珍贵,以及代表着拥有人的尊贵身份,高级丹圣的徽章,放眼整个虎啸大陆都不曾出现过的一个徽章,竟然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若不是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只怕还认不得这是一枚高级丹圣的徽章,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竟然就成了高级丹圣,这、这事实叫人难以置信,却又不能不去相信……

“真的是高级、高级丹圣的徽章……”云峰主颤颤的接过她手中的那枚徽章仔细的观看着,反面上,刻着的正是唐心两字,这是他们炼丹师做梦都希望息能拥有一枚的徽章,却不想,今天竟然在一个初学炼丹的弟子身上见到了,心中的复杂,说不出来,修炼了大半辈子却抵不上她的短短一年时光,这真是太受打击了。

“好!好!好!高级的丹圣,竟然是高级的丹圣啊!这下子,我的大元丹有希望了,有希望了!哈哈哈……”门主心中激动万分,本以为生命已经活到头了,却不想出现了这样的一道曙光,他会紧紧的抓住这次的机会,只要拥有了大元丹,他的寿元将增加五百年,五百年的岁月,真是他以前一直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有希望。

“唐心,你放心,如果外面的那些势力真的敢攻上南仙门来,南仙门也一定会护你周全!绝不会让一名高级丹圣被那些人所杀!”门主双眼放光,神采奕奕与先前判若两人,此时中气十足的打着包票,只为她可以炼制出能救他命帮他进阶的大元丹,这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他却不知,他自己在这里兴奋激动了半天,三个月后,他所要用到的那些珍贵万分的灵药却独独缺少了一味而凑不齐……

听了他的话,唐心只是一笑,修仙之人本就薄情,又岂会真的为她,他会说出这番话也不过是看她能帮他炼制大元丹罢了,不过,是什么原因都无所谓,既然她在这仙门中藏身近一年,又答应了她的师傅帮上一把,那就帮吧!反正对她来说,炼丹正好可以提升自己在这一方面的技巧,于她也是有好处的。

“既然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时间有限,门主尽快把药材聚齐吧!”说着,接过他师傅递还的徽章,带着拓拔逸就离开了。

她一离开,门主马上吩咐云峰主迅速去寻药,拿出了相应的东西去换取那些珍贵的药材,云峰主知道时间紧迫,接过东西后便迅速下山,与此同时,各方的势力也已经来到了南仙门门下……

次日清晨

“不好了不好了!大陆上各大势力都来了,将南仙门围得滴水不漏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指名点姓的说要找唐心,你说我们南仙门里哪里有什么鬼手天医唐心?这可怎么办好?”一名弟子急急的说着,不安与担心全浮现在脸上,只怕到时一打起来,会连累到他们受到伤害。

“前几日我就听说了,说什么那鬼手天医唐心原来就是藏在我们南仙门中,那些人才全都往南仙门而来,只是,仙门中这么多人,那鬼手天医唐心真的在我们这里吗?又是哪一个人?怎么一直半点消息都没听说?现在却有这样的事情传出呢?”

“你们不知道吗?我听说那鬼手天医唐心藏在我们南仙门这里是易了容换了名字的,就是云峰那个被云峰主收为弟子的那个唐唐,她就是鬼手天医唐心!这事情外面的人知道了,也就我们南仙门里的人还不清楚。”

不远处,正迈步而来的宫翊听到了他们的话,不由的顿住了脚步,云峰的那个唐唐就是鬼手天医唐心?想到她下山的时间和鬼手天医唐心在炼丹公会那里所发生的事情,不由的敛下了眼眸。

真的是她吗?早知道她不简单,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身份,鬼手天医唐心,一直只听说过她的名字,却不想,她竟然藏身在南仙门之中,与他成为了同一仙门的弟子。

“大陆各大势力都齐聚南仙门外吗?”他沉声开口,没有接到他家族的信件,他想知道,他的家族有没掺与在这件事情当中。

“见过宫师兄。”那几名弟子见到他连忙行了一礼,这才道:“都来了,那江家和林家的人都来了,说是要找唐心报仇雪恨,宫师兄,你的家族也来了,花家的人也来了,不过他们似乎没加入,看样子只打算在一旁观战。”

闻言,宫翊眉头一皱,当下迈着脚步就要往外走去,那名弟子却在后面喊道:“宫师兄,门主下令关住了南仙大门,也吩咐众弟子不能出去,现在你去了守门的师兄也不会让你出去的,你还是别去了,先看看再说吧!也许说不定没能打起来,宫师兄?宫师兄。”

见他还一直往前走去,那名弟子唤了几声便迅速往里面跑去,打算去把这事情跟各峰主禀报一下,然而,他们却不知,聚在南仙门外的人越来越多,见仙门关着,他们便撞开了仙门,全都冲了进来……

“把唐心交出来!”

“把唐心交出来!”

成千上万的人涌进了南仙门,挤得滴水不漏,起哄的声音不知是谁带的头,夹带着灵气的声音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南仙门,回荡在上空中久久不息,令南仙门中的众人震惊不已。

“快!大门被撞开了!快去看看!”

南仙门中,来回奔跑着的弟子急急忙忙的跑着,有的往前面跑去,有的则因怕事而躲了起来,也有的站到了高处想要观看情势到底怎么样,云峰外门的弟子则急急的跑到唐心所在的屋子,远远就在喊着:“唐唐,外面来了好多人,你快逃命去,他们要杀了你!”

然而,喊了半天却没见到她的人,他们不禁面面相觑的看向施云:“管事师兄,你说唐唐去哪了?她是不是已经逃走了?还好还好,要是不跑,估计是跑不掉的。”见她没在这里,众人以为她是逃走了,这才轻呼出一口气。

然,施云却是神色凝重,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像遇事就逃的人,她应该还没走,还在这南仙门中,只是,她此时会在哪呢?她的身边只有一个孩子,如果被人捉到,那……

“我们先去前面看看吧!”他说着,带着众人迅速往前面而去,也不知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就她一人,实力再厉害也抵挡不住上千上万人的攻击,心下不禁担忧着,她,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不逃呢!

就在众人都忙着寻找唐心身影的时候,却没人发现,在南仙门一处可以看到南仙门内的一切的一处高处,一袭青衣的唐心修炼的倚在青翠的树叶中半眯着眼,而拓拔逸手里则拿着一些灵果在吃着,两人以着诡异的方式相处着。

倚在树上,看着那从南仙门外涌出的众人,那将南仙门挤得滴水不漏的各方势力在底下声势浩大的呐喊着,声音混杂听不清楚,不过她倒是眼尖的看到在那人群中有着拓拔野的身影。

“小逸,你大哥也来了。”她眯着眼,看着那在四处寻找着的拓拔野,估计他是担心着她带着拓拔逸而无法应付那些人吧!不过,若真的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站出来,只会他拓拔家将来结的敌人也会很多。

眸光微转,沉思了一会,唤道:“凤凤,你去告诉拓拔野,叫他先离开到城中的一品香等我,这里的事情让他不要插手。”既然当拓拔野是朋友,那自然是不希望他因此而惹上了麻烦,再说,这里的事情她解决得了,若是他也凑上一脚,到时还得她担心着,那就得不偿失了。

“娘亲,你真是越来越好心了,管他们的死活那么多干什么,他们把这家伙丢给你已经是麻烦了,你还要为他们着想。”凤凤化作一道光芒从空间中闪出,嘟着小嘴略带不满的说着。

“呵呵,我好心吗?”她轻笑出声,摸了摸凤凤的头:“那是因为我视他为朋友,他待我一分真心,我就得还以十分,你懂不?若是对待敌人,该狠时就得狠,但对待朋友,你不以真心对待,是无法交到真正的朋友的。”

“可他也没为你做什么事啊!”

“既然是朋友,就不能要求对方也要有同等的付出,知道不?如果那样要求或者衡量,你永远也无法交到真正义意上的朋友,不过你只是只兽兽,人类的这些事情说了估计你也不明白的。”她轻笑着,敲了一下它的头,换来了它的一声哎哟。

“我总是说不过你。”凤凤嘀咕了一声,找了一下拓拔野的位置,这才道:“娘亲,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声音一落,瞬间化作一道光芒朝底下掠去。

此时,人群中,正四处张往着的拓拔野因担心唐心不知怎么样了,想要去找她,却又不知如何去找,突然间,感觉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头一看,一小屁孩正板着脸色的看着他,活像是他得罪了他似的,他都还没开口,却听那小屁孩大力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不悦的说着:“你不会蹲下来啊?站那么高做什么?”

“呃……”拓拔野一阵无语,看着那板着脸色的小鬼头,问:“哪里来的小屁孩?一边去,这里人多小心被踩到了。”

“你才小屁孩!”凤凤瞪了他一眼,道:“我是来传话的,你蹲不蹲下来?不蹲我可走了。”

一听,他挑了挑眉,半蹲下来问:“谁让你来传话?他在这里面好像没什么认识的人。”

“我娘亲。”

“谁?”

“你在找的那个人。”凤凤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

“是她?她在哪?她让你来有什么事吗?”周围都不见唐心的身影,而她却叫人来传话给他,那就说明,她现在所在的地方能看得到他,那么,她会在哪呢?朝周围看了看,人山人海的,却不见有她那抺身影,不禁沉思着。

“我娘亲叫你去一品香等她,这里的事情你不要插手,让你速速离去。”话已传到,他一闪身就往人群中挤去。

“一品香?”拓拔野一怔,让他不要插手吗?她自己处理得了?微顿了一下,还是打算留在这里等等看,让他就这样走,还是不放心。

不过眨眼的时间,凤凤再度的回到唐心的身边:“娘亲,我已经说了,不过他好像不想走。”凤凤瞥了那一旁吃着灵果的拓拔逸一眼,伸着小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谁知那小鬼冷不防的双手抓住了他的手就咬了下去记。

“哇!痛、痛痛!”凤凤痛得哇哇大叫猛的抽回了手,却仍见被他咬出了一排的牙印,而且那牙印上还渗着鲜血,一看到竟然流血了,他眼睛不由一红:“娘亲,那个可恶的小鬼吸我的血!你看,好多牙印子!好痛啊!”

唐心看去,果然见凤凤胖乎乎的手上有着一排的牙印,还渗着鲜血,而那拓拔逸似乎不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似的,嘴角沾着凤凤的血,突然舌头一卷将那唇边的血给卷了进去,就在那一瞬间,他眼中的呆滞似乎退了一些,恢复了一些的神智,见状,唐心沉思着:“小逸,过来。”

拓拔逸对唐心的声音就如同存在脑海里的一般,也只认得她的声音,她一唤,他便乖巧的走了过去,入了魔道修炼过的拓拔逸本身的也是炼气期的修炼者,他不用别人的帮忙可以平稳的在那树枝上走着而不掉下,直到来到唐心的身边,这才停了下来,无神的目光空洞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命令一般。

“凤凤,这个药给你擦,很快就不疼了。”她把一瓶药递给一旁的火凤,这才伸手拉过拓拔逸打量着,又探入一丝灵识,却感觉不出有什么好转,不由目光一眯,沉思着,而在这时,底下的呐喊声越发的响亮,让她回过了神朝底下看去。

“把唐心交出来,否则,我们灭了你这南仙门!”

“为了一个唐心,若是赔上了你整个南仙门,这不是得不偿失吗?南仙门门主,你还是把唐心交出来吧!否则,与大陆上众多家族和势力为敌,根本无法在这大陆上站稳脚步!这于你南仙门根本没有半点好处!”

原来,不知何时南仙门主已经出来,却被大陆上的众多势力相逼威胁着要他交出人。听了底下那些人的话,她唇角一勾,清眸中闪过一丝的诡异光芒,轻笑道:“我们下去陪他们玩玩吧!”

------题外话------

年会票票,大家就随意吧,我也随意更…八千,貌似也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