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天医

058 挑衅

058 挑衅!

“砰!嘶!啊……别打了,别打了……”

那一边,拳头击落的声音伴随着凌厉的风声传出,一声声的惨叫不绝于耳,禁不住疼痛的纳兰易天哀求连连,他怎么也没想到纳兰若尘竟然敢打他,而他的实力竟然比他还要高,在他的拳头之下,他竟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再这样下去,他非得被他打残不可!

纳兰若尘眸光微闪,痛揍了他一顿,只觉心情舒爽了不少,看到那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纳兰易天,他这才停下手下,轻弹衣袍,温和的道:“好,那我不打了,不过,地上的这些东西,你们得负责清理干净。”

听到他前半句话,纳兰易天是松了口气,心想,他还是忌惮着他父亲的,可没想到他下半句竟然是让他们去清理这一地的狼藉,那一张原本就青一块红一块的脸更是变得难看至极,当即就暴跳如雷的吼着:“纳兰若尘!你不要太过份了!”

唐心唇角微扬,端着茶再度轻抿着,打了这个人,估计不用多久麻烦就会上门来了,不过,那又如何?她回到纳兰家族本就是打算给他们添乱的,再说,这纳兰家族中,除了纳兰啸天,谁敢对她大吼大叫?至于纳兰啸天……

在听了他的话,看了他的表现后,她觉得他对她这个女儿是有亲情与愧疚存在的,不过,身为权力掌控者,身为这一整个大家族的家主,亲情,又经得起多少考验?

“今天你们不整理干净,那就休想走出这院子,又或者,你还想再吃几记拳头?”他卷着衣袖,拧起拳头看向他,声音虽然温和,但言语中却尽是威胁之意。

“你、你!好,我们清理!”他怒瞪了他一眼,有些畏惧于他的拳头,只能寻找着扫帚想要扫干净,哪知,这时一道不紧不慢的女声再度传来。

“只能用你们的双手去捡。”唐心淡淡的说着,看着那蹲在地上的男子,一脸的淡然之色。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纳兰若尘都这般听她的话,她到底是谁?

唐心淡淡的一笑,看向一旁的青荷和青竹,问:“你们说,我是谁?”

“大小姐。”两人不约而同的微微一行礼,齐声说着。

纳兰易天涨红了脸,震惊的同时又有些了然,难怪她身边跟着两名青衣婢女,难怪纳兰若尘这般的听她的话,原来,她就是刚回来的纳兰明月!好,很好!他记下了,他是收拾不了她,但,他一定找他父亲来为他出头!他就不信,这个纳兰明月真能在这纳兰家族中翻了天了!

压下一腔的怒火,冲着那一旁愣着的两人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捡!”该死的,今日之耻,他一定会讨回来的!

西厢那边,早就听到这边动静的药痴探出头来看,原本以为是找纳兰若尘麻烦的人他是不准备管的,不过,看到他师傅也来了,当即笑眯眯的迎了上来。

“师傅啊!你老人家怎么过来了?是来指点我些什么的吗?”

唐心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那地上的几人在捡东西,那些吃了几口被丢掉的果子倒是容易捡,不过,那洒了一地的瓜子却不太好捡了,尤其是地上还有碎片,一个不小心便被碎片划破了手,看着那几人蹲着捡地上的瓜子,手指的鲜血滴落地面,隐隐传来几声倒抽气的声音,她淡淡的笑着,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对无辜者出手的人,她禀承着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还之!就算是对她身边的人也一样!

朝身边的药痴看去,她眸光微闪,并不言语,直到,那三人终于捡干净了地上的东西时愤愤离去时,她才开口道:“你们两个到门口去。”她的视线落在那两名青衣女子身上,淡淡的说着。

“是。”两人应着,往院外门口而去,静立着。

看她支开两人,纳兰若尘和药痴都不由朝她看去,走近了她的身边,药痴眸光闪了闪,开口笑眯眯的问:“师傅,你是不是有什么悄悄话要对我说?”

“这纳兰家族是一个龙潭虎穴,你跟在我身边不知会出什么事,而且,现在在这里只有我们这几人,势单力薄,如果没出什么事那还好,如果真的有什么事,那么,进得来,就出不去。”她淡淡的说着,看了两人一眼,视线落在药痴的身上道:“你既然想跟我学炼丹之术,尊我一声师傅,那,就帮我去办一件事,到时,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指点你炼丹之术,包括医毒。”她的声音淡淡的,却透着一股令人信服的气息,饶是药痴听了,都不由的一怔。

“师傅,你、你不止会炼丹,你还是医毒双修?”他愕然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唐心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笑着:“怎么?不信?我来飞仙界不足一年,你若不信,可以到修仙界甚至以外的地方打听,鬼手天医是何许人物。”

鬼手天医么?

药痴和纳兰若尘皆怔愣的看着她,他们知道,她定不屑说谎,那么,她所说的就都是真的了,除了飞仙界以外,她竟然在别的地域都那么有名吗?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一层层的神秘面纱,似乎,永无止尽……

“师傅,你想让我去做什么?”药痴语气略带着激动,双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看着她。

“你俯耳过来。”她淡笑着,在他俯耳过来后,在他的耳边交待着他要去办的事情。

“好,没问题,那我明日便走。”他点了点头,听到了这件事后,他心中越发的期待着,更加的肯定,他的这个师傅是挑选得没错的,真是捡到了大便宜了,哈哈。

而就在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脚杂乱的脚步声,还伴随着冷哼与怒骂,这声音,让院中的几人收起了神色。

“哼!我倒要看看这个纳兰明月到底有多厉害!今天刚回来,还没入族谱就敢在纳兰家中横行了,真是太放肆了!还敢把我儿打成这样,真是该死!”

怒气冲冲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威压,就连在院子之中,几人也感觉到,来人实力不低,而毫无意外的,这个人,便是纳兰啸天的二弟,也是纳兰易天的父亲,纳兰德宇。

院子外面,看到那一行人气势汹汹而来,青荷和青竹微怔,却还是微福身行了一礼:“见过二爷。”她们在纳兰家族多年,自然知道这个纳兰德宇在这家族中的地位,只是,大小姐做的事情,她们却不敢多嘴。

“哼!”纳兰德宇冷眼扫了两人一眼,甩袖迈步往里面走去。

两人见他们竟然带着十来个人来,而且都是实力不弱的修士,不由的有些担心,相视一眼,青荷悄悄退下,打算去请秦管家,至少,真要有个什么事情,大小姐也不至于吃亏。

“父亲,不是纳兰若尘把我打伤的,而且还是纳兰明月指使他打我的,他们不仅打了我,还让我捡一地的果核,还口出狂言,说没人奈何得了他们,而且,他们还骂你,目无尊长,毫不将你放在眼里,真的太可恶了,你一定要帮我出这个恶气!”

听完纳兰易天的话,唐心总算知道添盐加醋这四个字从何而来的,她只是似笑非笑的睨了那纳兰易天一眼,无能之人,一般也就只会搬救兵,被人打了还好意思去好跟他老爹告状,不过,很明显的,这一番话让那纳兰德宇很是生气,整张脸都黑沉了下来,一身的威压释放而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息,如同胸口压着一块大石一般,隐隐有着几分透不过气来。

纳兰德宇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十来名修士,他负手而立,眯着一双蕴含着威压的眼眸扫视了面前的几人一眼,视线在那一身白衣稳坐桌边喝茶的女子身上停顿了一下,暗暗的打量了一番,眼底掠过一道不明的幽光,便将视线落在那纳兰若尘的身上,当即便是一声怒喝:“大胆若尘!竟然敢把我儿伤成这样,你是何居心!”

“二叔。”纳兰若尘压下那一股因强大威压而引起的不适,面色如常的唤了一声,朝他拱手行了一礼。

“哼!别假惺惺的,我问你,为何要打伤我儿!”低沉而蕴含着威压的声音是冲着他纳兰若尘说的,但,那一双眼睛却是一直盯着旁边一身白衣的女子,纳兰明月。

不可否认,她生得极美,比起她娘亲还要美上三分,但那眉目间的几分相像,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雅气质,让他不由的有些恍惚,好似又再次看到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一般。

“二叔,我未曾走出珀玉轩的院门,又何曾去外打伤易天呢?”依旧是那一副温吞性子,依旧是说话不紧不慢,但,他的话一出,却是令那纳兰德宇和纳兰易天脸色微变。

他的意思很是明显,所说的就是,我又没去外面,又是怎么打伤纳兰易天的?如果他不来这里挑事,又岂会被打?

饶是见惯大场面的纳兰德宇听了,一时半刻竟也憋不出半句话来,半响,只是强词歪理的喝道:“好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儿见你久未回来,才来这珀玉轩看望你,你却挥拳相向,我看你是反了天了!今天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你,我就是纳兰德宇!”说着,当即大喝一声:“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尊卑!”

“是!”身后的十几名修士还真的应声而上,然,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不紧不慢的传出,当即令那些修士们顿住了脚步,不敢再上前半步。

“我看谁敢动他一根毫毛!”

清冷的眼眸一扫,一一掠过那迈步上前的十几名修士,她站了起来,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在这珀玉轩中传出:“堂堂纳兰家族的二少爷,也是你等可以欺压的吗?真是放肆!”前音不紧不慢,后音却是骤然一变,几乎是冷喝一声,那股浑天而成的气势,那股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气场,让那些修士们纷纷心头一惊,不约而同的看了纳兰德宇一眼,继而往后退了一步。

纳兰家族的二少爷,他们若真的动手,会不会被家主责罚?虽然说纳兰若尘在这府中毫无地位,但,真的有个什么事情,遭殃的岂不还是他们?

“你就是纳兰明月!”纳兰德宇目光定定的看着她,虽是问话,但那语气却是肯定的。

唐心却不应他,而是反问:“你带着这些人,是想做什么?群抠?兴师问罪?纳兰家族的人,这一个个的架子倒是不小,擅闯珀玉轩就不就了,还想动手?又或者说,是见我们两人无人可依,好欺负?”

一个个的问题从她的口中而出,竟叫纳兰德宇半响也说不出话来,盯着她那张绝色的容颜,他微沉着脸,这纳兰明月今日才回来,便得他大哥笃定身份,还吩咐府中众人不得为难,他一进门,虽气愤,却也没有直接拿她开刀,但却不想,她一介小小女子,竟然不惧他一身威压,还敢质问于他,真是叫他刮目相看!但,也让他心中存在着一把火,愤怒得想要将她给毁了!

“纳兰家族的人?莫非,你不是?”他盯着她,声音低沉得可怕:“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父亲的弟弟,你既然回到纳兰家族来,这声二叔,你还没叫呢!”

“二叔?二叔是什么东西?”她挑着眉看着他,挑明了就是不放他在眼里,也不怕树他这个敌。

“你放肆!”他怒喝着,扬起手就朝她掴了过去。

一旁的纳兰若尘的药痴见状,想也没想的便是上前,然,却在看到接下来的那一幕时,不由的目瞪口呆,怔愕半响也说不出话来,只听着那重重摔落地面的声音久久在耳边回荡着。

“砰!”

在纳兰德宇伸手挥掴向唐心的那一瞬间,没人看到,唐心眼中掠过一抺冰冷的寒意,几乎是同一时间便出手扣住这他挥掴过来的手,没人看到她是怎么变动的姿势,只知道原本还站在她面前的纳兰德宇被她狠狠的摔在地面上,那身体落地的重响声,惊得珀玉轩中的众人一个个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纳兰德宇是什么人?他可是家主的亲弟弟,且不说他在这纳兰家族中的地位,就是他自身的实力,那可也是一位飞仙巅峰期的强者,可眼下,竟然就这般轻易的被纳兰明月给狠狠的摔倒在地面上了?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敢相信,竟然有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你……”

纳兰易天咽了咽口水,瞠目结舌的指着那浑身散发着清冷气息的绝色女子,半响也说不出话来,他父亲竟然被她给摔倒了?而且,她到底是怎么出的手?那样的快,快得如同鬼手一般,让人无法看清,太过诡异了,太过诡异了,这怎么可能呢?

震惊的,又何止是纳兰易天呢?就连纳兰若尘和药痴也是难以置信,毕竟,那可是飞仙巅峰强者出的手,她竟然能精准无误的扣住他的手的同时,还将他给摔倒了,看到这一幕,心才微微放了下来,反正,不是她受伤就好,别人受伤,与他们无关。

被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的纳兰德宇一张老脸变了又变,脸涨红到铁青,几乎是咬碎了一口银牙,他有多少年没被他这样摔过了?今天竟然败在一个小丫头的手上?真是可恶!尤其竟然是这一摔,摔得他一身骨头痛得要命,像是有一口压在胸口上不来出不去似的,憋得胸口闷痛不已。

而那站在旁边的青竹更是看都一脸愕然,她本以为大小姐会吃亏,谁知,竟然是二爷在她手头上吃了亏,这、这还真的让人难以置信啊!

十几名修士心头大惊,猛然回过神来,上前将摔在地上的纳兰德宇扶上来,果然,毫无意外的,便听见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在这珀玉轩中响起。

“反了!真真是反了天了!”

另一边,那原本打算去请秦天南的青荷,却是半道上被纳兰星辰拦下了,看着匆匆而来的青衣婢女,他沉声开口:“你不是明月身边的人吗?没跟在她身边,这是要去哪?”

“大少爷。”青荷看到他微怔,轻身行了一礼,神色有些犹豫。

“说。”他沉着声音,语气带着几分的强硬。

“大少爷,二爷带着人去了二少爷的珀玉轩,大小姐也在那里,奴婢怕出事,想去请秦管家过去看看。”无奈,只能把话说出。

闻言,纳兰星辰眸光微闪:“哦!竟有这事?”他扫了那青衣婢女一眼,道:“秦管家事务缠身,这事就不用去扰他了,你前面带路吧!我去看看。”

“这……”

“还不走?”他睨了她一眼,沉声喝着。

“是。”她垂低下头,这才在前面带路。

而珀玉轩这里,已经几乎到了剑拨弩张的地步了,盛怒的纳兰德宇被扶起后,怒声咆哮着,一双蕴含着厉色的眼眸紧盯着她:“今天,我就要代我大哥好好教训你!”声音一落,推开扶着他的那些修士,手中凝聚一股能量气息,便是飞袭上前打算好好教训她。

然,唐心是何许人物?自是不会轻易被他伤到,只见她脚下步伐微变,白色的身影已经迅速移开,避开了他的攻击,一边冷哼一声:“教训我?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当纳兰星辰和青荷来到珀玉轩时,看到的就是那两人在交手的场面,青荷眼中浮现的是担忧,而纳兰星辰眼中掠过的却是阴狠的神色,最好,让纳兰德宇杀了她才好,不过,这纳兰德宇再怎么样也不会这么没分寸,毕竟她才刚回来,而且他父亲也才下达命令,他怎么就敢对纳兰明月动手了?这事若是传到他父亲的耳中,估计,就是他纳兰德宇也是有理说不清。

一个长辈对一个小辈动手,这个小辈还是他父亲的嫡系女儿,岂会不动怒?

两人的交手,唐心闪避多于进攻,因为,她如今的实力只是压到化神级别,她不希望让这纳兰家族的人知道她的真正实力已经到了仙者品阶,因此,她只能闪躲,反正,想要伤到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强劲的气流在空气中涌动着,两抺身影的战斗久持不下,因为,说是说战斗,其实唐心根本没有出手攻击,而那一直伤不到她的纳兰德宇也是恼怒成羞,越发的不肯罢手,那一旁静观的纳兰星辰正想着暗中出手时,耳边一动,听闻身后有人来,当即收回手中即将射出的暗器,回头看去,这一看,眸光微闪,并不意外。

一身玄衣的秦天南迈步而来,浑身弥漫着一股强者的气息,他步伐平稳,气势凌人,进入院中之外,看了院中的众人一眼,待视线落在那两抺身影上时,眸光微闪,当即沉声开口。

“二爷,还请住手!”

低沉的声音蕴含着一股威压,这股威压甚至是凌驾于纳兰德宇之上,隐隐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他的这一句话,与其说是劝说,倒不如说是命令。珀玉轩中的众名修士看到他的来到,一个个退到一旁微垂下了头不敢去直视于他,只感觉他出现在这里,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压抑而令人心惊的气息。

青荷和青竹两人见到他来到,心中一喜,太好了,秦管家来了!

没有伤到纳兰明月,纳兰德宇岂甘心就此罢手?就算是听到了那身后的声音,却也是不愿停下来,一再被激怒的他此时有些失了理智,只想着出心中的一口恶气,却未曾想,这后果到底会如何?

秦天南脸色微沉,抿着的唇可以看出此时他心中的不悦,见纳兰德宇毫不理会还向纳兰明月进攻,而纳兰明月却是步步后退左闪右避的,虽没被击中,却也没占上风,当即深吸了口气:“二爷,得罪了!”声音一落的同时,玄色的声音也飞掠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