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天医

014 登门夺府

鬼手天医014 登门夺府!

“秦叔,我跟你说,我们打算这样……”她将他们的计划说给他听,又取下了一些她娘亲的血,这才道:“外面是冷煞在引开那些人,我也不便在此多留,至于娘亲秦叔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尽快配出解药来,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好,你自己小心点。”秦天南点了点头,看了看她的弟弟,想了想,唤道:“小丹,你留下来,跟在弟弟身边保护他,等着我们的好消息。”随着她的声音一落,只见一道光芒划出,缠上了那孩子的手腕,缩小了身体的小丹如同一只蓝色的手镯一般的缠在他的手腕上,压根让人看不出是蓝灵蛇。

看到这幕,秦天南的心也微放了几分,蓝灵蛇已经是神兽级别的品阶了,有它跟着,就算他有事没能在调他们母子身边保护着,他们也不会有事,没想到,明月为他们想得这么周道,心中不禁划过一道暖流,朝她点了点头,道:“明月,谢谢你。”

“秦叔说哪里话,我先走了,你们也要小心。”她朝她娘亲看了一眼,道:“娘亲,等我给你配出解药来。”

“好,月儿,你要小心点。”云烟走上前,握了握她的手,送着她出了房门,看着她飞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之色。

前院,久战不下之际,那人却离去了,让他们更是摸不着有一丝头脑,感觉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突然间像想到什么似的,秦家家主沉声一喝:“快!随我来!”当即,带着人就往后院而去,匆匆赶到后院,看到那倒在不远处的暗卫时,目光一眯,快步的往院中走去,然而还没走进去,就见那房门打开了,一身玄色衣袍的秦天南搂着他的妻儿站在那门口处,正冷冷的看着他们。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秦天南沉声说着,蕴含着威严的目光落在那为首的中年男子身上。

周围的人看状,不由的沉默着没有开口,就他们看,秦天南身上的气势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都凌驾于他们家主之上,他们身为秦家人,自然知道秦天南如今在秦家的地位与处境,以中更是隐隐的有着几分的不安,像是随时都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秦家家主的一双眼睛在他们两人的身上转了转,最后落在了那熟睡着的孩子身上,目光微闪了一下,继而道:“刚才有人闯入秦家,往这怕院中来了,为了安全起见,要让人找一下。”说着一挥手,示意身后的护卫上前去,进屋中查探。

秦天南挑了挑眉头,沉声问:“莫非你们认为我们会藏着深夜来的人不成?”

“呵呵,天南,你别误会,我也是不希望你们受到惊吓而已,例行查一下,这样我才能放心。”锐利的目光一转,扫了那一旁的护卫:“还不去?愣着干什么!”

“是!”那几个护卫应了一声,这才快步走上前,只是还没走到屋前,就被一股强大的暗劲卷了出去,同时还听见一声厉喝声传来,那低沉而蕴含着强大威压的一声厉喝,让他们只感觉耳朵翁翁作响,体内血气往上一涌,一口鲜血也直接喷出。

“放肆!”

“噗!”

几乎是同时的,一声放肆喝出的同时,那几人也飞了出去,而这一幕,也让那跟在秦天南身后的众人浑身一抖,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那浑身散发着威压的秦天南,而那为首站着的秦家家主则脸色一阵铁青,太阳穴间的青筋隐隐门浮现着,衣袖下的手也紧紧的拧成了拳头,似乎在强克制着什么似的。

“秦天南!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家主阴沉着声音问着,天知道他现在到底有多愤怒!且不说今天晚上那白衣男子突然来袭,杀了他秦家不少的暗卫之外,还让秦家损兵折将血流一地,今晚那人他跟他交过手,一交手便知对方绝非泛泛之辈!而到底怎么会招惹了那样的人?这一点,还真得好好查查!

秦天南收回了手,负在身后,而另一手则拥着身边的娘子,蕴含着威压的目光看似漫不经心的朝他一扫,低沉的声音便从他的口中而出:“你觉得,如果真的有人潜进来了,会傻到躲到我的房中让你捉吗?我的院落以又岂是随便的人就能进的?惊了我的妻儿,你们谁担当得了!”最后的一句,声音铿锵而有力,不怒而威的气势自他的身上弥漫而出,那股令人信服,震摄人心的气势,让那众人哑口无言,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你!”

秦家家主怒视着他,似要厉喝怒斥出声,却又强行将怒气压下,一时间,憋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最后怒哼了一声,衣袖一甩,大步的迈步离开,出了院子外,却又脚步一顿,回头看了那后面一眼,怒声吩咐着:“给我守着这里!加派人手!”

“我们、我们也走了,你们请、请休息。”众人连忙弯腰行礼的说着,这才匆匆往外而去。面对着秦天南时的压力远远胜过他们家主,他们是宁愿跟家主呆在一起也不敢在他的面前呆太久。

随着他们的离开,院子再度的恢复了平静,秦天南朝外面看了一眼,这才搂着云烟进了房,关上了房门,他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睡吧!”

“嗯。”云烟点了点头,这才抱着孩子往里面走去,只是心中却是有着担忧,有些激动。

另一边,唐心离开了秦家后便来到与冷煞碰头的地方,看到了那一袭白衣的冷煞在夜色中等着,她笑着走了过去:“冷煞,还好吧?”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圈,果真见没什么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主子放心,我没事。”冷煞说着,见她归来便问:“主子可知道那禁毒的解药了?”

“还得调配,估计也得几天时间,正好,这段时间让血煞他们先打压着秦家,天也快亮了,你说落脚的地方在哪里?”

“主子随我来。”冷煞说着,这才带着她往一处院落而去,那里,是秦天南的暗卫落脚之处,他们可以去那里住几天,而且有那些暗卫在,也方便跟秦天南联系。

“主子,就是这里了。”冷煞看着前面的院子,沉声说着。

“什么人!”

两名黑衣男子跃了出来,手中持着泛着寒光的利剑,而当看清是他们两人时,一怔,发即收起了手中的剑,朝他们拱手一礼:“见过唐小姐,冷公子。”跟随在秦天南的身边,他们自然是认得唐心的,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她,而且她还跟冷煞在一起,想来,应该是冷煞他们找到了她了,只是不知主子知道了没?

“嗯。”唐心点了点头,看了他们一眼,问:“如今你们这里有多少人?”

“回唐小姐,我们只有五十人跟过来了,其他的都留守在飞仙界。”那两名暗卫恭敬的说着。

“嗯,如此,明日一早让大伙聚齐,我有事说。”声音一落,她便迈步往里面走去。

“是!”那两人应了一声,看着他们两人进去,这才再度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里面的暗卫将唐心带到了房里休息,而冷煞则在唐心的隔壁,也因了一夜了,唐心倒也很快的便睡了过去。直到,次日清晨洗漱好之后才迈步走出了房间,一出房门便见冷煞在房外候着。

“主子,人都在前院等着了。”

“嗯,走吧!”她点了点头,迈步往外走去,转过了几圈,来到了前面的院子里,那里五十人已经站在那里候着了。看到她的到来,众人齐声唤了一声。

“见过唐小姐。”只因他们主子吩咐过,见到她就如同见到他,所以他们不能有一丝的不敬,再加上他们对唐心并不陌生,飞仙界中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他们大多也清楚,因此,心中对她也是很是敬佩。

唐心看了众人一眼,目光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掠过后便收回了目光,道:“今天让你们来,是有些事要跟你们说一下,昨夜我已经见过秦叔了,也知道了他们现在的处境,秦家在这海外地域是百年世家了,想要杀了如今当家的人倒是容易,但要真正扳倒他们却不简单,你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拢断秦家的外来势力,到时与血煞他们联手,再一举歼灭了秦家里的那些人,至于细节,冷煞会告诉你们怎么做的,顶多半个月的时间,我就会让秦家在这海外地域消失!”

“是!”众人铿锵有力的应了一声,目光一致的落在她的身上,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他们相信,再过不久,秦家一定会灭亡!他们主子和夫人也一定会回来!

“嗯,那接下来你们就忙你们的,有事就找冷煞就好,我要研制解除禁毒的解药,这两日不要打扰到我。”她交待着,朝冷煞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往自己所在的小院落走去。

墨走上前,跟他们交行了几声后便让他们各自散去。而回到院落的唐心则从空间中高拿出了一些药材,研制着禁毒的解药,昨夜一探她娘亲的脉博,让她震惊的是那毒的厉害,要知道她的娘亲本就在服用了她的丹药后对毒是没有反应的了,可那秦家的禁毒竟然能潜伏在她的身体里,足可见,这个毒非同一般。

而就在她在研制解药的同时,那一边左少他们和血煞他们也开始动手了,他们先从远到近的砍除了秦家的势力,秦家的一些旁系就这样在不知不觉当中消失了,那些拥有一定实力的修士除了一些战死的之外,也有的归顺到了左少的手底下,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这件事情做得悄然无声,又或者说,是有意识的不让这消息流入了秦家人的耳中,直到,清除了秦家的那些旁系之后,左少的人已经潜到了城中,埋伏在暗处。

这一天,派出去的人总是有去无回,手底下的生意也被拢断,被人拆了招牌,毁成一团,一件件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到来,让整个秦家都处于一种低气氛的压抑处境当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查到了是什么人在跟我们秦家作对?”老家主脸色难看的看着厅中的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自己儿子的身上,再度问道:“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那背后的人怎么会一步步的打压着我们秦家?”

“父亲,这些天我一直派人出去查,然而,不是查不到什么,就是去的人有去无回,我现在也不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且,现在天天有人上门来,我们手底下的生意兴隆光是这几天就赔了不少人,而其是城中的两处青楼被砸,几处酒楼也被毁于一旦,更是……唉!”秦家家主叹了一声,眉头微拧着。

想了想,那老家主便道:“既然别人查不到,为何不派秦天南出去?他的实力极为出众,这件事交给他办的话,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父亲,明日就是三大世家的比试了,这几天我都让秦天南准备着,就是为了让他有个最好怕状态,到时可以一举帮我们秦家拿下第一,顺便直接收拢附近周围的一些小家族,如果到时另外的两个世家要与我们做对,我们也能趁机一举拿下他们,秦天南的实力,就算是那两家的当家人也是不敌的,我们若不是有那个女人和孩子在手头上,只怕他也不会这般听令于我们,至于现在这件事,是无法让他去理的了。”

闻言,那老家主皱了皱眉头:“也是,明日就是比赛之时了,只是,现在家中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像是隐隐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呼出,似乎想要平静心中的起伏。

而厅中坐着的十几人,则在听了他们两人的话后不禁相视了一眼,最近秦家发生的事情他们也知道,而他们比他们看得更清,心中隐隐觉得,秦家这事情只怕是跟秦天南脱不了干系,只是,他们又没有证据,却不敢乱说,尤其是,见到了秦家现在的事情,他们也许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了……

“不好了!不好了家主!”一个小厮惊慌的跑了进来,看到满厅的人时,又是一怔,可一想到那事情,不由的快步跑上前:“家主,不好了,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秦家主眉头一皱,沉声一喝,黑沉着的脸上尽是不悦之色。

那小厮扑通的一声跪了下去:“家、家、家主……”

“说!出什么事了?”

“那个,我们城东的那十几家商铺还有城西的七家酒楼,今日一早全易主了!”

“你说什么!”他惊呼一声,猛的站了起来,脸上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好端端的易什么主?那里可是有契约的!别人没有契约,谁敢将那商铺和酒楼易主!”说着,他像猛的想起了什么似的,快步的往外走去。

“这、这怎么回事?”那老家主颤抖着站了起来,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扩大着,连忙跟着往外面走去,想去看看。

而那秦家家主原本是用走的,最后心一急,直接提气飞掠而行,回到了房里翻查着他放在柜子里的那些房契什么的,却发生,全都不见了!一张也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东西呢?我的东西呢?”看到他名下所有产业的契约什么的都不见了,脸上终于再也无法镇定了,惊慌与震惊在脸上交替着,实在是无法相信这放在房中的东西怎么会不见了!

因为那些契约什么的平时他每隔段时间都会拿出来整理,为了避免放在空间戒指中东西太多而弄乱了,他特意用这特制的箱子加了特制的锁,而且还设了结界,可现在,现在箱子还在,锁也还好好的,结界也好好的,但这里面的东西却不见了!

“是谁?是谁进来过?谁又能进来?”他大怒的厉吼着,他的房间有结界,房中重要的东西也设有结界,而现在,竟然没了?他名下的所有产业竟然全没了?

“不好了!家主,秦天南他们一家三口不见了!”一个惊呼的声音传来,这道声音一出,令所有的人都是心头大惊,反射性的回过身去看向来人。

“你、你说什么?他们不见了?这怎么可能!”那老家主颤抖着双手捉着那名护卫的衣襟:“怎么可能不见了?如果他们有离开,不可能没有人通报一声的!他们一定还在这府里!一定还在!马上去给我找!若是找不到他们,小心你们的小命!”怒喝的声音带着杀气,惊得众人心头猛的一跳,秦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再加上如今现在这样,只怕,真的跟秦天南他们脱不了关系!

而此时,那老家主与秦家家主也似乎是后知后觉的猜到了,只是,他们一直认为,他们有秦天南的女人在手里,还有他们的孩子,就是秦天南再厉害,也不可能会从他们的眼皮底下搞出花样来的,而最重要的是他们认为,秦天南不会不顾他妻儿的性命带产丰他们离开,要知道,如果没有他们的药,他的妻子活不过半个月,尤其是,她的药效发作就在这两日了,他们更不相信,他会在这个就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然而,当事情摆放在眼前时,却已经容不得他们不相信了……

“家主,老家主,那左少,左少来了!”外面传来一道声音,却是带着一些的颤抖,原本不敢在这时开口的,奈何,那来人是三大世家之一的左家,他不敢怠慢了。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秦家主深呼了一口气,稳住了心神,顿了一下,阴沉着声音道:“看守着秦家!一个人也不准放出去!给我找!他们一定还在这里头的!”说着,拂着衣袖迈步往外走去。

前厅中,左少与唐心还有墨和冷煞几人悠哉的喝着茶,厅中只有着一名侍女在侍候着,如今的秦家笼罩着一股压抑而低沉的气息,像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一般,然而,唐心和左少却是一派的神色悠哉,漫不经心的喝着茶,刮着茶水等待着,而墨和冷煞则一脸的淡漠,浑身散发着冷冽摄人的冰寒气息。

“这秦家环境倒也是不错,如果我秦叔不要的话,我便把这里一并送给我的干儿子。”唐心打量着这厅中的摆设,唇角微勾着,带着几分的愉悦。

想到短短不到十天,秦家里里外外就被他们击垮掏空了,看着他们心惊胆跳的神色,心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左少斜睨了她一眼,又抿了一口茶水,没人比他更清楚她到底做了什么,堂堂海外地域三大世家之一的秦家,她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点点的将其击垮,那雷行风厉的手段着实是让他震惊,他也同时庆幸着,他与她,并不是敌人,与他们这样的人为敌,实在是太可怕了,尤其是就在昨日,他终于探查到了他们的来历与事迹,当听到那些事情时,心中的震惊,几乎是难以说出。

目光不由的又朝她看了一眼,看着她绝美的容颜,优雅的举止,淡然自信的神态,心中浮现着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收回了目光,慢慢的敛下了眼眸又抿了一口茶水,道:“你不是有一对儿女吗?何不留给他们。”

“呵呵……”唐心轻笑着,道:“曦儿和笑笑才不用这些,只要学会了我们夫妻的本领,想要什么,那些人自会乖乖的送上门来,不过我干儿子可不一样,他我又不能带在身边,自然也教不了他什么,不过,这些东西我倒是可以给他的,再说,有你帮他打理着我也放心。”

听到这话,他沉默着,没有开口,只是抬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又敛下了眼眸。而在这时,他们也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的到来。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