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天医

0103 败修为全废

0103 败!修为全废!

玄袍男子眼中翻滚着骇然与震惊,好半响,才压下心头的骇浪,深吸了口气平复着气息,伸手拭去嘴角的鲜血,感觉到胸口传来的阵痛,他眯起了狠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沐宸风:“今日你们伤了本君,他日,本君一定会要你们十倍奉还!”强者交手,一战之下就知对方实力高低,他,不是那黑袍男子的对手,而且,那人很诡异,竟然能让他的上古神兽应龙心生惧意想要逃窜,这个人,他一定会查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

声音一落之后,他的目光一转,又扫向了那一身白衣的唐心。还有那个女子,神王级别的实力,竟然能伤得了他,今日无法将她杀死,他日,必成大患!

沐宸风听到这话,下一刻,黑色的身影再度掠出,想要取了他的性命,谁知,一道光芒闪过,那玄袍男子瞬间消失在天空之中,连气息都一丝不留,寻之无踪。

见此,他拧起了眉头,看向天空之处,半响,这才迅速回到唐心的身边,看着在服下丹药后气色好转的她,这才问:“怎么样?好点没?”

唐心轻呼出一口气来,感觉体内的气息已经平复,这才道:“嗯,好多了。”说着,站了起来,看向了沈从文怀里的笑笑,眉心不由的浮现一抺忧愁。

沐宸风见她没什么事,这才暗暗放下心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沈从文怀里的笑笑,上前,将她接过,抱在怀里,当感觉到她身体里的灵力一丝不剩时,不禁一怔,抬眸看向唐心,眼底有着震惊与愕然:“怎么会这样?”

“天地至宝琉璃玉髓在她身体里。”她轻叹一声,抬手,轻轻的抚上她的睡颜:“琉璃玉髓虽说是天地至宝,但也不能直接吞下,它却被那邪修强行塞进笑笑的口中,筋脉全部堵塞,一身灵力修为尽废。”天知道,她以着这种轻柔的声音说出这些话时,心有多痛,没有一个父母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人中龙凤,而笑笑,那样聪慧的一个孩子,如今却因为那琉璃玉髓而成了这样,她若醒来,知道一切,又是否能接受得了?

沐宸风抿着唇,脸上尽是凝重之色:“这么说,筋脉全部堵塞,一身灵力修为尽废,她的契约兽金龙,此时也随着陷入沉睡,除非有一天她可以重新修炼,否则,便无法醒来?也无法出来?”

“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说得不错。没有了一身的灵力修为,就是笑笑的契约兽,也无法醒过来,只会陷入沉睡中,哪怕日后她遇到危险,金龙也无法出来。

“世上无绝对,一定会有办法破解的,不要太担心,也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他握住了她的手,低声安慰着,他知道,笑笑在她的眼皮底下变成这样,她一定非常自责。

这时,那十几名至尊修士相视了一眼,其他人此时也不敢上前,一个唐心已经够厉害了,再加上那个浑身充斥着霸气的应冷峻男子,他们可不敢上去找事。然,那名一直置身事外的老者则抚了抚胡子,看了看唐心,又看了看沐宸风,最后,目光落在了沐宸风怀中的笑笑身上,提气一掠,上前,却是在离唐心三米远的地方停下,看着她,目光深不可测,晦暗不明:“你不打算回去了?”

闻言,唐心挑起目光看向他:“回去?”这老头认识她?

老头看着她,继续道:“据我所知,你的那一方天地,可是被人占领了。”说着,声音又是一顿:“不过,你现在的实力还没以前的十分之一,想来,也是不回去的好。”说着,面容带着一丝古怪的看向她,低声嘀咕着:“老头还是心太好了,居然会提醒你,哼!”便转身离开,回到那十几名至尊强者的中间,这才看向她:“琉璃玉髓并非表面那般简单,它,还有连你也不知道的能力存在着,想要破解琉璃玉髓所带来的筋脉堵塞,你得找到千玑玉骨。”说着,唤出了飞剑,与十几人一道离开。

为何唤出飞剑?因为上古神兽应龙都不敢出现在那黑袍男子的面前,他们的超神兽,又怎么会有那个胆量?自然是唤出飞剑离开实在一点了,而那十几个被火凤烧得焦黑的至尊修士,在看到沐宸风的厉害之后,又哪里还敢多留?他不找他们麻烦就好了,他们可不敢去惹他,一个连一方神都不是他对手的强者,他们又不是傻了,又怎么会送上前去找虐。

听完他的话,唐心再一次肯定,那老头一定认识她,不,是认识她的前身,金莲圣主的那个身份,只是,她却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他所说的一方天地,她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修仙者,成为一方神之后,便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又称领土之地……

只是,她现在的主意力都被他口中所说的千玑玉骨所吸引,千玑玉骨,她也曾听说过,只是,却不曾见过,传说,千玑玉骨可以溶合到身体里,形成全新的骨骼和玑骨,有温玑养骨之神效,而且邪魔难近,是天界一位领主的至宝。但,就算如此,为了她的女儿,她也一定要得到!

沐宸风也陷入沉思中,在想着那千玑玉骨,他对那千玑玉骨隐隐也有一丝的印象,也知道,想得到它估计得费一番功夫,尤其是想要找到那拥有千玑玉骨的那名一方领主更是不易,半响,他对他们说:“我们先回去吧!此事容后再商。”

“嗯。”唐心点头应了一声,正准备与他们一道往回去时,就听林中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们在这啊!太好了,都没事吧?我在林子里遇见子奕,不过他受了不轻的伤昏迷了。”沈从武抱着受了重伤昏迷着的林子奕出来,快步的来到他们的身边,当看到同样昏迷着的笑笑时,一惊,忙问:“笑笑怎么了?”

沐宸风和唐心都没说话,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沈从文在心下暗叹一声,走上前,一手搭在他二弟的肩膀上,道:“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随着几人的离开,周围再度恢复了宁静,只是,那空气中,还有着未散尽的威压在弥漫着,那昏迷着的上百名修士,谁也没看见那先前一幕的战斗,更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直到,一个时辰之后,他们醒过来时看到前方那一片的狼狈之时,似乎,感觉错过了什么一般,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晕倒……

沈家中,沐宸风和唐心带着几个孩子回到了竹院,而沈家家主沈青山,以及沈从文和沈从武三人则坐在大厅中,到现在,沈青山也还没缓过神来,目光一次次带着难以置信的看向他的大儿子,沈从文,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就是风雨楼的公子六。

“大、大哥,你、你说的都是、都是真的?”沈从武也在听到他的话后,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嗯。”沈从文点了点头,道:“我们的身份是隐秘的,我也并不打算说的,主子会入住我们家我也感到很意外,这也是我会说出来的原因。”说着,他一笑,看向他父亲道:“父亲,只要招待好主子他们就好了,不必刻意去做什么的,主子很护短,对我们也很好,她到我们家来也是对我们的认可,将来如果沈家需要什么帮助,她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闻言,沈青山又是激动又是欣喜,连连点头:“好好好,为父知道了,难得你跟了一个这么好的主子,凡事一定得尽心尽力。”虽然他为沈家长子,但,他有这样的发展,他也很是欣喜,尤其是,沐宸风和唐心这对夫妇,本来就不是泛泛之辈,能成为他们的下属,那是三生有幸。

“父亲放心,孩儿会的。”他露出抺笑意,温和的说着,继而站起身,道:“我去竹院看看。”

“好,去吧!”沈青山说着,点了点头,看着他出了大厅,这才对二儿子道:“从武,你大哥是风雨楼公子六的事情,你知道就好,切不可在外说。”

“是,父亲。”沈从武连连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个不能乱说出去,毕竟,风雨楼所做的事情,如果让人知道了六位公子的来历,他们也许不会有事,但他们的家族却不一定了,虽然说他们能护着,但,能保险些还是保险些好。

竹院中,唐心在给林子奕疗伤后,便出房间,来到院子处,另一个房间那里,云曦守在笑笑的床边,而笑笑则还没醒过来。看着院中的他,她走上前,在旁边坐下,道:“你说笑笑怎么办?突然间一身修为全没了,她如何接受得了?虽然说寻一那千玑玉骨可以让她恢复过来,可以再度修炼,但,想要找到千玑玉骨绝对不是一年两年就可以找到的,一方神,一方天地的领主,也许有可能,用了十年的时间也未必能找到他。”这,才是最让她担心的事情。

沐宸风伸手搂住了她,将她靠在他的怀里:“放心吧!就算她没了一身的修为,我们也可以保护她,而且,她并不是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虽然她无法凝聚灵力,但可以学你的医术,这对她来说也是有好处的,笑笑性格较为脱跳,不似云曦,这回,就当让她有个教训,让她知道,凡事都得三思而后行。”

“没了一身的修为,无法凝聚灵力,她连天龙学院也进不了了。”

“那便带在我们身边,我们亲自教,岂不更好?”他的唇角微微上扬,道:“想当年,你不是也被人说是不能修炼的吗?而今,谁的修为品阶又可胜过于你?笑笑也一样,我相信,将来的她也一定会一鸣惊人的,一帆风顺无法让人真正的成长起来,只有经历了挫折,苦难,才会变得更加的坚强,谁又知道,今日她的一身修为尽毁,不是对她的历炼?”

听着他的开导,她原本揪着的心也渐渐的松了开来,总算露出了一抺笑容来:“嗯,你说的对,是我入障了。”因为是她的孩子,她心疼她,不忍心她受这样的挫折,才会无法放开心扉,如今听他一言,只感觉豁然开朗,她相信,他们的孩子绝不会沉寂下去的,终有一天,一定会一鸣惊人。

当沈从文来竹院外时,院中的两人听到了声音,唐心便从沐宸风的怀里退开,看向外面,只见,一袭蓝色衣袍的沈从文走了进来,朝他们恭敬的行了一礼:“主子,真君。”曾经,他们几人心底都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主子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所倾心,今日一见,才知道他们站在一起时,是有多么的般配,如果说主子是九天玄女,那么,他,沐宸风,便是如天神一般的尊贵人物,想来,这世间,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与主子并肩而立。

“你可见过八煞他们了?”唐心看着他问着。

“见过了,他们最近都在风雨楼修炼,打算等主子回去。”沈从文说着,又道:“主子,我们收到消息,圣殿的人正在找你。”

“圣殿?”她目光微闪,似乎想起有那么一个地方的存在:“可知因为何事?”

“圣殿传出消息,圣子亲自出来寻找,什么消息并没有人知道,但,是找主子的另一个身份,金莲圣主,主子的这个身份,除了我们自己人之外,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可那圣殿的人不知怎么的,竟找到风雨楼去了,看样子,似乎知道主子就是金莲圣主。”

“哦?这圣殿的圣子倒还有几分能奈。”她勾唇笑了笑,并不将这事放在心上,只是道:“由着他们去,不必去理会他们,另外,玄月那里可有消息?”

“玄主那里还没有消息,我们派人去过玄清宗,成峰主说他们并未出关。”他说着,声音一顿,又道:“还有我们收到消息,说在南海那边出现过一颗奇怪的珠子,与主子所说的将魂珠十分相像,只不过听当地人说,那珠子落入南海中,想要找到只怕是海底捞针。”

听到这话,唐心勾唇一笑,道:“将魂珠么?没关系,只要有下落就好办,嗯,等玄月出关,让他来找我。”

“是。”

“我听你父亲他们说你一年也在家呆没多长时间,在风雨楼就是再忙,也得抽时间回家小住一段时间,家人是至亲,也得兼顾着,这次来了,就住上一段时间吧!等回去后,你让欧阳修他们安排,让他们以后每个人都抽排出时间来,可以轮流回家小住段时间。”说着,唐心的声音一顿,又道:“我知道欧阳修他们和沈家一样,所在的家族并不是什么世家贵族,回去后,你告诉他们,只要他们的家族没有仗势欺人,打着我的名号胡作非为,只要他们的家族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可以倾力相帮,连你的父亲都不知道你是风雨楼的人,想必,他们几人也是一样,告诉他们,可以让他们信得过的人知道他们是风雨楼的人,是我手底下的人。”

“是,从文多谢主子,我会跟他们说的。”他露出温和的笑容,心中甚是感动。他们以前几人在外合建风雨楼,因为刚崛起的,有很多的事情都得亲力亲为,也顾不得回家,一年在家呆的日子也确实没多少,风雨楼于他们而言,就是第二个家,一个有着伙伴,战友的地方,如今主子这话,更是让他知道,跟着她,真的是对的,毕竟没有几个当主子的会这样为他们这些当属下的着想,而主子的这一番话,明显的就是告诉他们,他们是她的人,连同他们的家族,只要不行差踏错,只要有人相欺,她都会帮忙。

虽然心里知道她护短,也知道如果他们的家族真的遇到什么事时,主子绝不会袖手旁观,但话由她口中说出时,却又让他格外的感动。

唐心又交待了他一些事情,而沈从文也将风雨楼最近的事情跟她说了一下,这才退出了竹院,往前院走去,待他离开后,云曦从房中走了出来,精致的小脸上有着掩不住的担忧:“爹爹,娘亲。”

“担心你妹妹?”她抱起他,让他坐在她的腿上。

“嗯,妹妹的修为全没了。”想到这,小脸上浮现了黯然与自责,如果他有跟着出去,就不会让他们跑到那里去了。

唐心和沐宸风相视了一眼,继而一笑:“那你就要好好修炼,才可以保护好她,知道不?”

“嗯,娘亲放心,曦儿会努力修炼的,以后保护妹妹,还有娘亲和爹爹。”小脸上,尽是认真与坚定的神色。

“好。”夫妻两人相视而笑,脸上都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次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了碧水城,所到之处,大街上无论是行人还是修士,纷纷退避而开,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那被四名白衣男子抬着的轿子,轻纱半遮,掩住了那坐在里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