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剑仙

第5章 余波

第五章 余波

“陆青河竟敢挑战易盈盈学姐?易盈盈学姐已经考入千古城高等学府,陆青河?他算什么?”

“到底谁胜谁负?”

“当年易盈盈学姐曾败于陆青河剑下,今日,定可一雪前耻。”

“陆青河传闻已被北还真身边的高手震断经脉,失了真气,这个时候与易学姐共赴斗剑台,简直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陆青河既敢邀易学姐共赴斗剑台,必有把握,这一战,或是龙争虎斗。”

陆青河和易盈盈比剑的消息,很快传到结业大典现场。

一时间,人声鼎沸,那些得知消息的学员,纷纷跟随,形成一股庞大的人流,往斗剑台方向而去,不到几分钟,结业大典的学员,已经走堪大半。

这一幕落在碧落、云琪、唐飞等人,倒是让他们顿感有损颜面。

此次结业大典,本该他们十一人受万众瞩目,不想陆青河横插一脚,抢了风头,他们一行人自是高兴不得哪去。

“我倒要看看,被废了真气,陆青河还有何手段在我东方学院叫嚣。”

片刻后,唐飞第一个忍不住站了起来。

“易盈盈曾言,陆青河便是失了真气,凭借剑术,亦可压我一筹,我倒是不信。”

云琪尾随其后。

“即将离开,还能看到一场好戏,何乐而不为?”

碧落淡笑着说道。

只是,熟悉他的人就能看出来,这位学长此刻的心情,颇为糟糕。

随着碧落起身,其他人纷纷跟随而去。

不到片刻,一行人流,浩浩荡荡,已经来到了陆青河、易盈盈比剑的斗剑台下。

可在这里,他们并未看到陆青河所在,易盈盈也回剑收身,正下了斗剑台,看得那些学员们面面相觑。

“这……结束了?”

“陆青河呢,莫不成瞬间败于易盈盈学姐之手,脸面无光,落荒离去了?”

“居然来迟了?”

易盈盈考入长空学院,乃是清源城万众瞩目的明星之一,陆青河虽跌落清源学院第一剑士的宝座,却也余威不失,两者一战,应为龙争虎斗,眼下不曾看到,自是让这些赶来的学员颇为遗憾。

“易盈盈学姐,不知道你那位百折不饶的青河学长所在何处?不会连你三剑都不曾接下,就败落剑台,掩面而逃了吧!”

唐飞见易盈盈毫发无伤,陆青河却不见踪影,自以为猜测到了什么,冷笑着说道。

“没有看到清源学院的第一剑士用精妙剑术,击败易盈盈这位炼真有成的高手,真是遗憾啊!”

云琪也是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显然,暗讽易盈盈先前说陆青河不用真气,靠着剑术也能压他们一筹的事情。

“不知易盈盈学妹心目中的那位不会为任何挫折击垮的青河学长,是否创造出了什么奇迹没有?我可是好奇的很呢。”

碧落的脸上,带着极具风度的笑容,配合着他此刻考入北月皇家学院的身份,怕是足以让任何年轻少女芳心陷落。

“愚不可及!”

易盈盈看了一眼一个个冷嘲热讽的众人,漠然的道了一声,直接转身,大步离去。

方才见识过了陆青河这位清源学院第一剑士的风采,她再看东方学院这些和她齐名的高手,怎么看,都觉得自降身份。

夏虫不可以语冰!

“你……”

“易盈盈,你太放肆了!”

唐飞、云琪二人脸上同时带上了一丝寒意,就连一直挂着笑容的碧落,眼神也隐隐有些冰冷,看向易盈盈的目光,甚至带上了一丝寒光。

“你当真以为,不说话就能够掩盖得了陆青河丢人的事实?找虐居然找到我们东方学院来了,真是岂有此理!好几位学弟亲眼目睹了整场战斗的经过,我接下来,就是要将这场战斗宣扬的人尽皆知,让陆青河因与你一战颜面丧尽,再无脸面在清源城立足!”

唐飞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去的易盈盈,打算用这个方法一箭双雕,报复两人。

同时,他对着一位先前观看了整场战斗的学弟招了招手:“你,过来!”

“李宁见过唐飞学长!”

能够和唐飞这位考入高等学院的天之骄子对话,这位学员受宠若惊。

“告诉我,陆青河与易盈盈之战,结果如何?那位所谓的清源学院第一剑士,在易盈盈手上撑了几招?五招,还是三招?”

随着唐飞的追问,云琪、碧落,以及周围想要知道真相的学员,全部围了上来。

“结果……呃……”

唐飞的话,以及诸多学长、学姐注视的目光,李宁一阵忐忑,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说,陆青河已经是日落西山,无需担心,而易盈盈,敢和人交手,就得不怕被人知道!结果到底如何了?”

“结果……陆青河学长好像不曾落败……”

李宁看了唐飞一眼,小心翼翼的说着。

“陆青河败的……等等,你说什么!?”

唐飞正要顺着李宁的话语,彻底的给这件事情下个定论,再以此好好的折辱一下陆青河的面子,并且让易盈盈心怀愧疚,最好因此而影响到她接下来的修行,好让自己日后有机会后来居上,压她一头。

但是,他没有想到,事情好像并没有按照他想象中的剧本来发展。

“怎么回事?你刚才说什么?陆青河不曾落败?”

一旁的云琪已是忍不住追问。

“是。”

李宁这个时候也缓了缓神:“陆青河学长确实没有输,青河学长的剑,快若流光,目光无法捕及,不过,经过易盈盈学姐和陆青河学长的对话,我们再反推一番我们方才亲眼所见,青河学长……确实不曾落败……”

“是啊,青河学长那惊艳十剑,简直迅若流星,若是生死之战,青河学长会被重创,可易盈盈学姐,将香消玉殒!”

这个时候,另外一位当时在场的学弟忍不住插嘴。

“不曾落败,陆青河不曾落败?”

“这不可能!”

“陆青河怎会有如此实力!”

李宁和三位学弟说出这个残酷的事实时,唐飞、云琪,哪怕是向来保持着自己高级学院学员风度的碧落,同时忍不住的惊骇失声了。

陆青河,已经被废了真气。

被废了真气,还可击败易盈盈,击败略胜于唐飞、云琪的易盈盈,这浑然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陆青河学长居然技高一筹?”

“真的假的?没有真气,陆青河的剑术居然还能精妙到这种程度?”

“我就知道,青河学长若是没有任何把握,岂会与易盈盈学姐一战?可惜,我当时却因结业大典之故,在易盈盈学姐离席时却是不曾跟上她的步伐,从而错过了这场巅峰之战!”

“我的短板便是真气偏弱,若是可以观摩到青河学长的精湛剑术,下一届怕是有望考核高等学院,成为高等学院成员,眼下,这么关键性的一战却被我自己错过,我后悔啊!早知道就不在结业大典浪费时间,一个结业大典有何稀奇!”

相对于唐飞、云琪、碧落等人的偏见和难以置信,其他的学员,一个个则是同时懊恼了起来,一些学员,更是忍不住的痛苦大喊,悔不当初。

这些话,落到唐飞、云琪、碧落耳中,却是让他们无比刺耳。

可笑他们一副高人一等,对陆青河冷嘲热讽,却是不想,对方剑术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说不定,是那易盈盈中途放水!她早就和陆青河此人眉来眼去,天知道她是否想要以此为陆青河重振名声!”

被刺激的充满了嫉妒的云琪有些怨毒的说道。

“我已经想起来了,正是迅如闪电的十剑奠定胜局!若非易盈盈学姐提及,我都无法看清,那一刹那,陆青河学长竟是刺出十剑!”

这个时候,另外一位学弟突然出声了,语气中满是惊叹:“十剑啊!一秒间,刺出十剑!那是何等惊才绝艳的剑术!”

“十剑?这位学弟你说什么,青河学长,竟可在一秒间,刺出十剑?”

“我的天哪,我修行的便是东方学院的快剑,浮白剑术,可是至今,不过一秒六剑!青河学长的剑术,竟是快到如此地步?”

“一秒十剑,这等无双剑法,恐怕我还不曾看清青河学长的剑锋,已然身首异处。”

那位学弟的话,让在场的学员们,再度惊呼了起来。

他们作为东方学院的学员,自然明白一秒十剑意味着什么。

“一秒十剑,恐怕,这等剑术,我们东方学院没有一人能接下吧?”

这个时候,有些学员联想到了云琪方才对易盈盈学姐的诽谤,当下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耻道。

什么时候,弱者竟有资格嘲笑强者?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还是有人能够接下,毕竟,我们学院可是有不少考入高等学院的精锐学员呢。”

马上就有人随之附和起来。

真正的强者,在任何地方,都值得尊敬。

相对于陆青河、易盈盈而言,唐飞、云琪、碧落等人,这一刻无疑是犹如跳梁小丑,哪怕同属一所学院,这些年轻气盛的学员们,对他们的行为也已有所不齿。

打脸!

肆无忌惮的打脸。

一时间,云琪都脸色羞红的恨不得找条裂缝钻进去。

而这个时候,唐飞、碧落几人也不说话了。

“陆青河,还有这等剑术?”

碧落的脸色无比难堪。

一秒十剑?

他们扪心自问,接不下来!

这等快剑,整个清源城,能够接下来的,不超过三人。

看着四面八方,一个个带着揶揄之色盯着自己几人嘲笑不已的诸多学员们,他们再没办法保持先前高人一等的风度,一个个灰溜溜的,逃一样的逃离了现场。

————————————————————

(其实这种写法太过寻常,本书将会换一种新的写法。)

《弑天剑仙》最新章节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