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剑仙

第286章 差距

第287章 差距

“咻!”

原野上,三道身影,仿佛流光一样迅速穿梭着。》??]

正是自风花雪月宗强者围杀中突围出来的陆青河、陆双双、许笑三人。

“师兄,我们现在去哪!”

眼看天玄殿距离他们越来越远,许笑、陆双双两人不禁担忧了起来。

“我要找地方修行,冲击混元境第九重,同时等待石不悔师兄,至于你们……”

“你们就统统死在这里好了。”

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在前方的草地当中传了出来。

紧接着,便见一个看上去三十上下的俊美男子,嘴里叼着一根杂草,缓缓的从原本自己躺着晒太阳的那一处草地当中站了起来。

在他一侧,还有两个年轻男子,一脸冷笑的盯着东玄剑宗等人。

其中一个,正是先前和陆青河、石不悔针锋相对的刘秀。

看到这个俊美高大的男子,许笑仿佛联想到了什么,眼中顿时露出了无可遏止的恐惧:“华子月!华子月!你是风花雪月宗月圣殿的二师兄华子月!”

“你们的速度,不是一般的慢,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那么,作为惩罚,我就让你们一个个痛苦三个时辰后,再慢慢死去。”

华子月说着,缓缓的将身上的兵器拿了出来。

双刃。

犹如月牙一般的双刃。

双刃的刃尖,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清光,犹如严冬中的残月。

“我们完了,我们死定了,华子月,是风花雪月宗月圣殿中的二师兄,一身修为之高,就连萧星尘师兄对上他,也要花费一番手脚,而死在他手上的金丹真人,更是超过了两位数,第一峰的庄生梦师姐、第六峰的龙二师兄,都是死在他的月刃下。”

“金丹真人……”

陆青河看着眼前的华子月,缓缓将手上的古羲剑拔了出来。

金丹真人。

他杀过。

但眼前这个华子月,显然并非普通金丹真人那么简单,纵然他现在的修为和先前相比,已经提升到了混元境八重,亦不敢有任何小觑。

“你们两个先想办法返回连接点,离开远古元界,华子月,我来对付。”

“叶师兄?”

许笑看着拔出宝剑的陆青河,眼睛顿时红了。

陆双双眼眸中亦是泛起一层水雾,陆青河要来断后,无疑等同于要用自己的生命,为她们二人争取逃亡的时间。

“走吧。”

陆青河平静道。

入东玄剑宗,已有接近三年了。

三年时间,是该检验一下,他究竟有何等成长了。

“叶师兄,你保重,一定,一定要活着回来。”

许笑、陆双双两人含着泪,咬紧牙关,迅速的转身离去。

她们两个,修为比陆青河还要低上一些,留在这里,才是真正的送死。

“呵呵,对付我?有意思,一个混元境八重的小子,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要对付我,我多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笑话了。”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你们东玄剑宗,死在华子月师兄双刃下的传承级金丹弟子,不是两个,是三个,至于混元弟子,更是数都数不过来了,不过今日,除了加上你们几个以外,还有个石不悔,第三峰主石头道人的弟子,那可是一个大猎物。”

一侧的刘秀冷笑着说着。

石不悔让他在诸多师弟师妹,以及外人面前出丑,他心中对石不悔自是恨之入骨。

“刘秀,梁飞。”

“师兄。”

华子月笑着,他看了一眼已经逃出一段距离的许笑、陆双双,嘴角边带着残忍之色:“一个也不要放跑了,那两个也不例外,那个姓陆的小贱人,似乎长得不错,先不要急着杀了,一会儿,可以让有需要的师弟们开开荤。”

“是,师兄,我这就去。”

听到华子月的话,刘秀和另外一位弟子梁飞眼前顿时亮了,眼中带着一丝****之色,嘿嘿笑着,直往许笑、陆双双二人追击而去。

然而,就在他打算追杀许笑、陆双双二人时,陆青河动了。

遁光。

一剑云天。

“咻!”

下一刻,一道让华子月眼瞳急缩的剑光,划破虚空。

“小心!”

华子月的惊呼才刚刚来得及喊出。

“嗤!”

血光迸射。

梁飞的头颅,已经被剑光,卷上虚空。

“这种剑术……”

华子月脸上的轻佻顿时凝固了。

“至少……至少是‘人境’层次的剑术,甚至,已经迈入‘天境’……”

至于再往上和萧星尘一个层次的“神境”,他却根本不敢想象。

原本还一脸****,打算擒下许笑、陆双双二人好好享受一番的刘秀,看着他身侧被一剑斩首的梁飞,顿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突然出现的陆青河。

“你……你……”

“快闪开!”

华子月一声爆喝,再没有半分轻松之色,金丹境的修为,全部爆发,整个人,仿佛一阵狂风席卷,对准陆青河,悍然扑杀而去。

“星辰之剑!”

陆青河剑锋疾转,一道剑光,仿佛携带着一颗颗星辰威压,对准着华子月碾压而下。

当他这一剑刺出时,虚空中,竟是依稀可以看到一颗颗星辰倒影,投射而来。

“元……元界?”

看着那些投射而下的倒影,华子月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元界?

将元界之力投射而出?

如果是在外界,任何一位星辰阶强者,都能轻而易举做到这一点。

但……

这是在远古元界!

在压力极其巨大的远古元界。

在这个远古元界当中,传承元界,就连完全抵消远古元界的压力都无法做到,就连完美元界,充其量也只是做到和远古元界的压力抵消,至于激发出元界之力,引下元界力量投影,那是想都不用去想。

然而眼下……

他看到了什么?

一股自元界当中投射而出的星辰倒影!

这怎么可能?

“嘭!”

心神摇曳间,陆青河的剑术,已经猛然和华子月的剑术碰撞在一起。

“嗡嗡!”

一时间,星辰碾压。

一股恐怖的力量,沿着陆青河的剑锋,扩散震荡,扩散而出,直让华子月的月刃剧烈震荡。

“咻!”

一剑挡住华子月的同时,陆青河身形一转,元一剑指,刺杀而出。

本就被震慑心神的刘秀在察觉到陆青河一指点杀过来时,已经来不及闪避了,他第一时间拔剑而出,对准陆青河这一指刺杀而去。

但,陆青河的元界在远古元界当中虽然也受到了压制,但一指点出,却是带动了天地元气,相反,刘秀这一剑不止是匆忙出手,根式无法引动天地元气加持,再加上陆青河东天诀的真气,更在刘秀之上……

这一指呈现而出的局面,压根就是碾压。

“嘭!”

刘秀手中的宝剑,砰然粉碎,溅射成几十片碎屑。

一股强大到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挡的力量,势如破竹而来,将他的所有真元,统统碾成湮粉。

“不!”

伴随着绝望的惨叫,元一剑指的指力,直接自刘秀额头上洞穿而过,再自后脑,带着血光,穿透而出。

“刘秀师弟!”

华子月看着气绝身亡的刘秀,顿时一声大吼。

他只以为这一次东玄剑宗的队伍当中,唯一称得上威胁的,就石不悔一人,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四人中,真正可怕的,竟是这个陆青河!

这个他们资料当中,根本不曾有半分记载的神秘弟子。

尤其让他心中发颤的是……

陆青河的剑术,居然可以引动天地元气……

是剑术特效,还是对方,有着比完美元界更为可怕的元界之力?

到底是什么原因?

如果是剑术的特殊效果那还好说。

可如果是后者……

华子月已然不敢想象。

“咻!”

华子月心神震撼,可陆青河的剑术却没有半分停滞,一剑斩出,自华子月眼前惊虹而过。

“不好!”

华子月一声低吼,手中的双刃,挥舞出一片月光,在属于金丹境强者浑厚真元的激荡下,化作漫天月影。

“月舞倾城!”

“嗡嗡!”

剑、刃交锋,陆青河的剑影仿佛一片虚幻,刹那间消散,而后,一道新的剑光,已然自一侧刺杀而出,寒冽的剑锋,直让华子月心神大骇,顾不得扭伤,身形疾转,真元暴走。

“死!”

华子月低吼着,月刃切割,真元爆发,将陆青河刺杀而至的剑光,全部粉碎。

然而……

消散!

这带着寒冽剑锋的一剑,居然再度消散。

这一剑,仍为虚假。

“太虚十剑!”

华子月脑海当中,猛然迸射出一道精光。

太虚十剑!

这个陆青河,居然修行的是东玄剑宗的三大至高剑术之一,太虚十剑。

而且这一刻,他同样想了起来,先前,陆青河和他正面交锋的,同样是东玄剑宗三大至高剑术之一的求败剑术。

求败剑术有一门对应的心法,名东天诀,这门心法,修行艰难,但却真气浑厚……混元八重巅峰,修行东天诀,真气浓郁度,更超过混元境九重巅峰,隐隐和金丹真人持平。

缺乏的不过持续性罢了。

真气强度和他相若,剑术境界至少已达天境,修行东玄剑宗至高剑术求败剑术、太虚十剑,尤其还有他不敢去想象的一点……

元界!

这个东玄剑宗神秘弟子开辟而出的,极有可能,是那个存在于传说中的元界。

想到这,刚才还信心满满,一副轻佻之色的华子月,几乎要绝望了。

真气相若,剑术境界超过他,剑术品阶超过他,又极可能开辟了传说元界!?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这还怎么打?

————————————————————

(似乎确实很欺负人啊,有种混元欺负炼真小朋友的感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