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剑仙

第444章 说服

第444章 说服

圣皇剑宗对待陆青河可谓是极其重视。

现在陆青河还是六阶修为,但他能力敌武归一,剑斩妖帝,展现而出的诸多能耐已经完全不在一位七阶强者之下,甚至不弱于普通七阶强者,更何况他现在不过金丹一重。

金丹一重,已然逆天到能够剑斩妖帝,做到很多七阶强者所做不到之事,待得他渡过风火二劫,晋升八阶,那还了得?

恐怕最差都是十大强者层次的人物。

若是他能够保持这种绝世姿态一路上前,冲击中土第一强者宝座也绝非虚妄。

对于这样一位已经呈现无可阻挡之势的绝世天才,圣皇剑宗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东皇宗主应该明白,冥枭这种生物身上不过一丝神兽血脉罢了,即便相较寻常妖兽有着更高的成长空间,基本上到了妖皇层次已经到头了,这一点引起了我的猜疑,因此我一路追杀它到了它的巢穴,在它的巢穴当中,机缘巧合下得知了一个秘密,这尊冥枭之所以能够如此不同寻常,晋入七阶,竟是因为其背后有一尊妖圣暗中支持!”

“妖圣!?”

这等同于人类法相真身层次的存在,直让东皇仙人以及圣皇剑宗几位长老心中一惊。

“陆圣王,你是说我们中土世界诞生出了妖圣?正在整合着中土妖帝的力量,凝成一股,想要有所图谋?”

“如果真的是中土世界诞生的妖圣,即便再强,估计也是刚刚蜕变,我相信诸多宗门留下来的那些守护者们应该有能够应付,但据我所知,这尊妖圣,来自于域外战场!”

“域外战场!”

如果说,刚才提到妖圣二字,圣皇剑宗的众人只是神色凝重,那么当陆青河提及域外战场时,所有人则是一个个脸色大变。

“陆圣王,你说什么,那尊妖圣来自于域外战场?域外战场不是早就被我们中土世界诸多法相真身级强者彻底封锁,水泼不进,别说是一尊妖圣了,就连一位普通的妖皇都休想从域外战场将手伸到我们中土世界来。”

东皇剑仙连忙追问道。

“那位妖圣并没有真身降临我们中土世界,但是他确实已经在我们中土世界布局了,这一点的真伪,诸位只要去看一下不绝山脉当中那尊妖帝冥枭的巢穴就能知道。”

东皇剑仙和另外几位长老对视了一眼,顿时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沉重。

他们相信,陆青河以圣王身份,绝对不会在这种大事上和他们开玩笑。

“那尊妖圣,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传送阵,那尊妖圣正在布置着空间传送阵,想要通过传送阵法的力量避开我们中土那些封锁前线的法相真身级强者,直接偷袭我们中土世界,似乎想要让我们首尾难顾……”

“这不可能!”

陆青河话还没有说完,圣皇剑宗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已经忍不住站了起来:“传送阵,那是何等玄妙的存在,据说只有真正的仙人方才能够将传送阵布置而出,一尊妖圣纵然有通天手段,也绝对无法布置出传送阵来。”

“盘龙长老。”

东皇剑仙道了一声。

而盘龙长老这个时候亦是反应了过来,他这样直言不讳的否决陆青河的话语可谓极其无礼,当下他连忙道:“抱歉,陆圣王,我并不是……”

“无妨。”

陆青河挥了挥手:“这件事情实际上在我知道时也是不信,甚至还以为是那些妖帝危言耸听,虚张声势,不过,当我真正看到那个阵法,以及看清楚用来催动阵法的事物后,对此,却是深信不疑了。”

“用来催动阵法的事物?”

陆青河没有过多解释,直接将一颗金丹从元界当中挪移了出来。

“这是……”

乍看到这颗金丹,几位圣皇剑宗的长老还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东皇剑仙乃是圣皇剑宗的宗主,而且他相信陆青河也绝对不会拿出一颗普通金丹来向他们证明什么,因此仔细观看。

就是这么一看,却是让这位见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圣皇剑宗宗主神色顿时变得无比凝重,眉宇间隐隐约约更是有一丝惊骇。

“这……这是……这是渡过阴阳五行劫后形成的金丹……这是一位金丹六重强者的金丹!?”

“金丹六重强者的金丹!?这等强者已经是中土世界真正的至强人物了,什么人居然能够斩杀得了金丹六重强者?”

其他几位长老一个个亦是骇得震惊失色。

东皇仙人联想到陆青河先前那番话语,马上明白了过来:“催动阵法的事物……那尊妖圣居然用一颗金丹六重强者的金丹作为催动阵法的能量源!?”

“不是一颗。”

陆青河沉声道:“是五颗。”

“嘶!”

这个数字,顿时让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五颗!五颗!?五颗全是金丹六重强者的金丹?”

盘龙长老忍不住再度询问道。

陆青河慎重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的性质……太严重了,域外妖圣居然将手伸到我们中土世界来了,无论如何,都证明我们中土世界在域外战场的防线出了纰漏,这里的消息必须告知域外战场的那些宗门前辈。”

东皇剑仙一脸肃然道。

“东皇宗主,我在斩杀那头妖帝冥枭时得知,它盘踞在不绝山脉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阻断内域、中域、外域的消息连接,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在天堑山脉有着更大的布局,据我所知,那个可以沟通两界,让那位恐怖妖圣降临的传送阵就布置在天堑山脉。”

“天堑山脉?”

东皇剑仙有些不明所以。

“是中域连接边陲之地的一座大型山脉。”

一位长老道,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南岭半岛修仙界就处于天堑山脉另一侧,那座山脉妖兽数量倒是不多,唯一的特点就是大,十分庞大,连绵不知几千万里。”

“这样一条巨大的山脉,并且又处于中域边缘,确实是那些妖兽藏匿身形的最佳地点。”

东皇剑仙看了几位长老一眼,又看了一眼陆青河,道:“陆圣王,不知你是否调查出天堑山脉当中到底有多少妖皇、妖帝?”

“具体数量我不知道,但妖帝的数量,超过三尊。”

“三尊妖帝?”

“对,而且还不知其血脉强度。”

陆青河补充着。

妖帝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那些妖帝的血脉。

如果只是普通妖帝,任何一位七阶强者都能够将其斩杀,甚至一些顶级的六阶强者亦能将其斩于剑下,可身上有了一丝神兽血脉的妖帝就不同了,再往上的话,还有亚神兽级妖帝……

亚神兽级妖帝,最差都是至尊殿护殿神兽帝龙那个水准,一些顶尖的亚神兽唯有十大强者级存在出面方可斩杀。

“你要和荆轲师弟见面,可是因为此事?”

“那倒不是,求见荆轲剑神只是为了私事。”

东皇剑仙点了点头,道:“我先让人带你去荆轲师弟那里,此事关系重大,我尚需召集其他几位剑皇商议一番,若是属实,怕是还需请其他宗门的强者出面,你这件事情,也可以稍微和荆轲师弟提一下。”

陆青河微微点了点头。

当下,似乎是得到命令的西凤剑仙再度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陆青河虚手一引:“陆圣王,请跟我来。”

“有劳。”

陆青河道了一声。

他来寻找剑神荆轲,主要目的就是希望从他身上得到一些凝练剑意的线索,眼下倒是能够顺利见到荆轲,至于是否能够得偿所愿,就只能够看自己的造化机缘了……

看到陆青河离去,东皇剑仙虚手一弹,一圈圈涟漪扩散而出。

刹那间,圣皇剑宗中正在修行的六阶、七阶长老,包括南皇、西皇、北皇,统统得到了东皇的消息,一时间各自放下了自己手上的事情,往议事大殿而去。

“诸位长老,对于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等待期间,东皇剑仙亦是将目光转向了在场的几位六阶长老。

“想要布置出传送阵,妖圣绝对无法做到,那尊所谓妖圣背后,极可能有一位真正的妖神在支持,这件事情,我们圣皇剑宗一家扛不下来,我看还是尽快联系其他宗门为上。”

“话是如此,不过妖神也好,妖圣也罢,目前都尚未降临我们中土世界,距离我们尚远,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先亲自去打探一番。”

东皇剑仙看了一眼说话的这位老者:“听涛长老的意思是……”

“陆圣王一人之力可以破除那尊妖圣暗中布下的一个据点,那么,天堑山脉的总据点即便存在着胜过这个据点的力量,怕也强不到哪去,如果我们能够让荆轲剑神出手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老者听涛说到这,语气微微一顿:“更何况,陆圣王摧毁了一个据点,居然收获五颗金丹六重强者的金丹,可见那尊妖圣为了让中土世界那些妖族成事给予了不少好东西,若是我们能够摧毁天堑山脉的总据点并且将那些收益占为己有……”

听涛长老此话一出,其他几位长老顿感眼前一亮!

而东皇剑仙亦是一副若有所思之色。

“鞭长莫及,妖圣也好,妖神也罢,终究都不曾真正降临到我们中土世界……或许,这件事情对我们圣皇剑宗而言,还是一场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