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剑仙

第542章 东玄剑帝

第五百四十二章 东玄剑帝(第四更)

“嗡嗡”

随着一身青色长袍的蔡业铮把话说完,整个封禅台顿时轰的一声,仿佛炸锅一般,数之不尽的议论之声不断的在封禅台上彻响。

“那是……蔡业铮?东玄剑宗那位剑帝?”

“居然是东玄剑宗的剑帝亲至?东玄剑宗当年又一个谓称,名东玄帝宗,而那个‘帝,字便是愿意剑帝蔡业铮之故,由此可见这位剑帝的修为何等精湛?早在千年前,他已然纵横天下,所向无敌,除了那同样被称为魔道第一人的炼狱魔尊,没人是他的对手”

“东玄剑宗的剑帝不是已经离开中土世界了吗?难不成他们也掌握着什么手段,可以将其瞬间从域外战场传送到中土世界来?”

“孤陋寡闻东玄剑宗的剑帝大人一直不曾离开过中土世界,东玄剑宗在灭亡天杀魔宗之战时,其剑帝被天杀魔宗宗主和三位太上长老以生命封印,至今为止已有数百年时间,不想今日,剑帝蔡业铮竟能破阵而出”

“剑帝蔡业铮,那是成名千年的绝世强者,在他叱咤风云之际,道蒙尚不过金丹五重,眼下一个是千年前的正道第一人,一个被昆仑仙宗极力推崇造神成虚仙之下第一人,今日两人交锋,必是前所未有的龙争虎斗”

不断的议论声在人群当中彻响着,所有人的话语都不离剑帝二字,纵然是那些对剑帝不甚了解之人,细一打听,马上明白了这位东玄剑帝的传奇。

东玄剑宗的这位剑帝虽然因在数百年间被封印的缘故,名声不显,可在场那些七阶修士,哪一个不都是存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人物?对于千年前剑帝蔡业铮修为自是了如指掌,这是一个堪称划时代的绝世天才,在那个时代,是只属于他和炼狱魔尊的时代。

其他修士,和他们并存,那是他们一生中的不幸。

而眼下,为了对抗昆仑仙宗,东玄剑宗竟是请出了这尊绝世人物……

“想不到,时隔数百年,剑帝蔡业铮大人竟还有这等威望。”

陆青河看着所有人那不断议论的模样,忍不住道了一声。

“千年前,是我们东玄剑宗最辉煌的时代,那个时候我们东玄剑宗的弟子数量虽少,可每一个,都是顶级强者,宗门当中诞生出的高手,为当时中土之最,而剑帝大人更是我们东玄剑宗的领袖只可惜后来一直和天杀魔宗死磕,才会渐渐走向没落……”

古浩然宗主亲眼见证了东玄剑宗的繁荣和衰败,说起这些往事,自是唏嘘不已。

“东玄剑帝”

昆仑仙宗高高在上的首座上,原本豪情万丈,气吞山河,大有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的道蒙,神色亦是渐渐凝重了起来。

“想不到,你居然破阵而出了”

“昆仑仙宗道蒙”

蔡业铮看着高台上的道蒙,浑身上下的气势不断升腾:“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怀疑,剿灭天杀魔宗的战役,分明就是由你们昆仑仙宗发动,但是最后,和天杀魔宗死磕的,却变成了我们东玄剑宗,这其中若是没有任何猫腻,我第一个不信血债血偿?那么,我们就先来算算当年和天杀魔宗死战时的血债吧”

“哈哈哈哈”

蔡业铮的话,让道蒙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蔡业铮,你当真以为你还是千年前那个剑帝,可以一言而决天下之事?千年前,我道蒙只是一个法相真身级的晚辈,在你眼中或许只需一剑便能斩杀,但现在,你老了,你被封印了足足数百年,数百年时间没有寸进,而我道蒙,已然成为了虚仙之下第一人虚仙你知道什么叫虚仙么?你在中土世界逞凶,可却从来没有去过域外战场吧,等到了域外战场你就会知道,类似你这种修成了一门小神通,就自以为天下无敌的金丹六重修士,在虚仙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虚仙出手,一掌便能将你化为湮粉而我道蒙呢?我道蒙可是抗衡虚仙而不死的存在,是你所能比肩?”

“抗衡虚仙而不死?”

碎剑长老听得道蒙往自己身上贴金,忍不住冷笑了起来:“你真能抗衡虚仙不死?若你能在一位虚仙手下存活十个呼吸,我碎剑就地自裁”

蔡业铮挥了挥手,并没有在意道蒙的话语:“我蔡业铮到底如何,是否会被虚仙一掌拍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今日来此,只有一事为我东玄剑宗讨还公道而来,你既然想要血债血偿,我蔡业铮,如你所愿,今日,我们一战,不谈其他,只分生死”

“只分生死”

道蒙豁然向前一步,浑身上下的气势猛然暴涨,隐约中领域力量,蓬勃爆发,刹那间,封禅台上所有七阶强者全部感到一种莫大的威压笼罩身躯,使得他们几乎难以呼吸。

纵然那些法相真身级强者,亦是感觉心神颤栗,忍不住脸色大变。

“道蒙”

“这就是道蒙的力量”

“当真可怕普通法相真身级强者对上他,恐怕根本撑不过一个回合。”

天道楼、逍遥道宗、至尊殿、传承学院、万象门等势力的强者一个个神色凛然。

“锵”

道蒙气势爆发碾压而下的刹那,一阵剑吟,彻响虚空。

不见蔡业铮拔剑,可在他身上,却有着一股剑势直冲云霄,冥冥中,众人仿佛看到一柄绝世神剑,剑破苍穹,将道蒙碾压而下来的那股恐怖气势,甚至是领域之力,统统撕裂

一时间,再度阳光普照,大地春回,弥漫在众人身上的那股恐怖压力,再度散去。

“果然有些门道但,不够既然你要入虚空一战,那么,我道蒙奉陪到底,今日,就让我来亲手将你这尊无敌神话斩破”

道蒙话一说完,纵身而起,直往虚空中而去。

而蔡业铮,对着陆青河、碎剑二人点了点头,亦是身形飞纵,紧随其后。

“走,我们跟上去”

古浩然说着,就要随之而去。

不过这个时候,道泓却豁然站了起来:“我道蒙师兄虽然离去,但陆青河,你才是斩杀我玄真师侄、道清师弟、道源师弟等人的真正凶手既然今日所有的血债都要一道偿还,那么,你也不例外”

随着他话一说完,虚空中,一尊玉玺已经爆射出璀璨的神光,一种如岳如山的气息自那方玉玺当中扩散而出。

“山河印”

碎剑长老一声惊呼。

“给我死”

祭出山河印后,道泓没有半分犹豫,根本不顾封禅台上是否还有其他修士,直接将这尊绝品真器的威能催生到极至,携带着泰山压顶的威能,轰隆而下。

“大家退开”

碎剑长老对着那些前来参加会盟的七阶长老们大喝一声,就要正面迎上山河印。

“碎剑长老,这件绝品真器,你挡不住”

陆青河大步上前,天仙领域在身形迈出的刹那,已然笼罩而出,使得那镇压而下的山河印仿佛坠入泥潭,速度猛然一缓。

“震天剑”

祭出天仙领域抗住道泓长老的山河印,陆青河已经再度虚手一指,一道剑光已经呼啸着往道泓斩去。

“该死这是我玄真师侄的神剑居然以我玄真师侄的神剑来对付我,陆青河,你该死”

道泓真人怒喝一声,手捏法诀,整片大地轰隆震荡,方圆数百里,无数道土黄色的气流纷纷被从地底剥离而出,化作一尊巨大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手印,悍然拍击而下,滚滚气浪,碾压而来。

“青河,小心,这是一门模仿神通而成的秘术——黄天手印虽并非小神通,其威能相较于小神通也不逊色多少,这是道泓的成名绝技”

碎剑长老惊呼着。

“拦下他”

古浩然则是一声冷哼,手上一个圆盘腾上虚空,高速旋转着直接往虚空中那由大地元气凝聚而成切割而去。

“古浩然你算什么东西,这种战斗岂是你能插手”

洞玄真人在古浩然出手的刹那,一声怒喝,亦是紧随出手。

“你洞玄有算什么?”

“哈哈,昆仑仙宗,你们视我们东玄剑宗为眼中钉,肉中刺,我们东玄剑宗又何尝不是如此,既然我们双方的仇怨难以化解,那就一道出手,分出个胜负吧”

碎剑长老、影老二人同时出手,目标赫然是洞玄,以及尚来不及出手的道谕。

“洞玄,交给我上一次我兄长不曾将他杀了,让他逃走,想不到他居然如此不长记性,这一次,就由我来代劳,送他一程”

跟随东玄剑宗众人一道而来的陆清芸冷哼一声,杀戮王庭,悍然出鞘。

“你?你算什么东西?当真以为修成了剑意,就天下无敌了?你的剑意,对上那些没有后台的法相真身级强者还差不多,但我昆仑仙宗,雄踞一个世界,在界流山占据六座矿脉、星云海中建立两座岛屿,这等势力,是你们所能想象的?我身上不止有镇魂者之玉,更有一件护持神魂的真器,你来了,只能送死”

洞玄真人口中发出残酷的斥喝。

“是么。”

陆清芸看着前方肆意猖狂的洞玄真人,眼中杀机,不断沸腾,浑身上下的精气神,瞬间凝成一剑。

“送死?谁才是送死?我看你能不能接我一剑天杀大灭绝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