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剑仙

第605章 横扫

第605章 横扫

听琴峰下,腾龙战台。

天地榜单角逐,实际上便是玄仙府弟子选拔,在这段期间,任何修士,不得随意搏杀。

若真要生死一战,唯一之法,便是前往众仙城各地诸多战台,战台之上,一决胜负,生死勿论,纵然玄仙府对此亦不加干涉。

腾龙战台,便是众仙城诸多战台之一。

此刻,在这一方战台上,已经汇聚了零零总总不下上千修士,这些修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修为亦是在法相真身到领域级不等。

此外,在腾龙战台视野最佳的战台上,还有几十位虚仙的身影若隐若现,这些虚仙,有来自昆仑仙宗,有来自血渊殿,有来自无极星宫,有来自天音殿,有来自虚河行宫,有来自长河宗、诡宗,作为琴绝仙王座下附属势力的东玄剑宗、圣皇剑宗两宗虚仙江东去、乌河剑仙自然也在。

此刻,以琴绝仙王大弟子飞烟仙子、二弟子云雁仙子为首,再以虚河行宫宫主方天陨、天音殿殿主汯颂雅、太始皇宗宗主泰元一、东玄剑宗江东去、圣皇剑宗宗主乌河剑仙为辅的一干十四位虚仙,正神色阴郁的看着战台上闭目养神,调节气息的一位年轻男子。

而与之相对的另一方,则是以不周仙王大弟子不存仙君为首,血渊殿虎啸神、虹渊,昆仑仙宗中极老祖一干虚仙,数量声势上远超琴绝仙王一方,他们一个个脸上亦是充满笑容。

更远处仍有一些虚仙三五成群的汇聚一堂,这些虚仙有的来自于林一仙王座下,有些来自于太乙仙王座下,还有同属众仙圣殿真仙门下却和四大仙王没有竞争关系的罗刹仙王、玄雨仙王等等,整个战台四周可谓强者如云,群雄汇聚。

“哈哈哈,琴绝仙王座下难道就没有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强者么?我记得琴绝仙王座下的第一强者不是叫秦妍呢?她在哪?该不会是怕了?即便怕了,派遣其他人来也是一样,除了秦妍以外,还有个泰始一,太始皇宗第一天才,威名赫赫,可现在,也躲到哪当缩头乌龟了?此外,还有个叫陆青河的小辈,居然斩杀不周仙王座下天才杨子幻,血债血偿,给我滚出来!”

龙腾战台一侧,一行二十几位领域级修士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俯视着琴绝仙王一方领域级强者扎堆的方向,神色中充满了挑衅。

“该死!老东西,我认识你,你是昆仑仙宗的人,叫道鸣,上一届竞争地榜,连第一轮淘汰赛都没有过,更别说位列地榜了,你这样一个废物,居然敢在我们听琴峰下大言不惭,简直自寻死路!”

一位虚河行宫的领域级修士听得道鸣的挑衅,顿时怒吼了起来。

“嗯!?居然敢说我是废物,你有本事么?有本事给我上腾空战台,昆仑乃是我们昆仑仙宗最为出色的弟子,你有种就给我上去啊,只会在这里犬叫些什么!?”

道鸣目光如剑,直接扎到了说话的虚河行宫弟子身上,盛气凌人。

“我……”

这位虚河行宫的弟子言语一塞,昆仑的战力他们已经亲眼所见,就连他们虚河行宫最为出色的天才风行云、申清清等人都败在昆仑手下,他的修为相较那几位师兄都有所不如,上去岂不是送死。

“哈哈哈,怎么,不敢了吗?原来也只是一个只会在台下叫嚷的缩头乌龟而已,一到要真刀真枪上阵的时候就阉了!?”

“谁说我不敢!大不了一死!我们虚河行宫弟子从来无惧任何挑战!”

这位领域级修士怒吼着,就要冲上腾龙战台,好在他旁边倒是有人冷静,死死的将他拉住:“王参师兄,万万不可中了他的激将法从而白白浪费自己的大好前程!等着吧,那昆仑嚣张不了多久,眼下是琴绝仙王座下的泰始一、秦妍,还有东玄剑宗斩杀杨子幻的陆剑仙未到,等他们一来,昆仑又算得了什么?”

“泰始一、秦妍,还有陆青河,他们又算得了什么?如果他们真的有能耐,让他们滚出来,和我们昆仑仙宗绝世天才昆仑师兄一战!滚出来!”

“对!你们的天才呢,滚出来!琴绝仙王座下的修士就只会口头上叫嚷么?”

“我看那些所谓天才,根本就是被昆仑仙宗的昆仑师兄吓怕了,不敢出来了。”

昆仑仙宗、血渊殿,以及不周仙王座下的其他领域级修士一个个大喊着,气势嚣张至极。

这一幕,落到飞烟仙子、云雁仙子、方天陨、汯颂雅、泰元一、江东去等人眼中,自是让他们一个个震怒至极,可是在前方叫阵的都是不到虚仙的晚辈,他们也不好发作,如此一来,更是憋得心里难受。

“秦妍师妹,还有太始皇宗的泰始一、东玄剑宗的陆青河还没到吗?”

云雁仙子有些坐不住的沉声问道。

“我们已经加派人手,到众仙城各地寻找他们几人了,秦妍师姐和泰始一都已经找到,正在赶来当中,东玄剑宗的陆青河也有了下落……”

“让他们给我尽快!”

云雁仙子眼瞳中满是冷意。

“云雁仙子,我看不周仙王让昆仑仙宗的昆仑来此,分明是想要在天地榜单角逐前,将我们所有的参赛天才一网打尽,直接在天地榜单角逐前就让我们出局,我们若是真的选择和他们针锋相对,怕是极为不智……”

汯颂雅有些迟疑道。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云雁仙子已经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难道我们现在避其锋芒,日后在天地榜单角逐时,就不用和他争雄了吗?”

“这……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汯颂雅听出了云雁仙子语气当中的不满,只得退了下去。

天地榜单角逐充只分为三个步骤。

第一轮淘汰赛,所有非地榜修士在一个指定的环境当中混战,抢夺积分令牌,积分前一千者胜出。

第二轮和第一轮差不多,只不过加上了上一任不曾入玄仙府的地榜强者,大家再度混战,积分前一百者便代表着地榜一百,而后根据积分高下,进行排名。

到了第三轮天榜角逐,仍然如此。

这种竞争法,或许有些不公平,有时候甚至明明有人有着角逐地榜的实力,却因提前遇到了那些具备冲击地榜前十的强者,从而遗憾落选,但按照玄仙府的说法,运气同样是考核的一部分,对此,其他修士自然也是无可奈何。

汯颂雅先前的意思,就是想要避其锋芒,纵是在第一轮淘汰赛中,也绕着昆仑走,本意不错,却因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被云雁仙子直接否决。

“看样子琴绝仙王座下真是没人了。”

“琴绝仙王、不周仙王、林一仙王都是仙王大人的竞争对手,眼下提前淘汰一个,仙王大人竞得副殿主之位的概率大大增加了。”

“这昆仑倒是有些本事,不过相较于苦岩师兄来,却还逊色了一些,不过眼下他要出这个头,将琴绝仙王座下的天才一网打尽,倒是帮苦岩师兄省去了不少功夫。”

阵阵议论声不止局限于领域级修士当中,同样存在于虚仙之中,太乙仙王、林一仙王座下的强者显然并没有给琴绝仙王面子的意思,议论起来根本没有压低声音,直听得云雁仙子脸色更为难看。

又等了片刻,就连作为大弟子的飞烟仙子都有些沉不住气了:“秦妍、泰始一、陆青河还没有到吗?一个个都跑到哪里去了?”

“这……”

泰元一、江东去不禁面面相觑……

就在此时,一阵轰动声突然从人群中响了起来,而属于琴绝仙王座下一方的领域级修士更是忍不住纵声欢呼:“泰始一来了!”

“泰始一终于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泰始一来扭转乾坤!”

“好样的,泰始一,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将战台上的昆仑给我们打下来。”

“打下来,最好直接斩杀,看他们一个小小昆仑仙宗日后如何还敢在我们面前嚣张!”

在一阵叫喊声中,看上去颇为年轻俊朗的泰始一在一行十几人的陪同下,直接来到了腾龙战台外。

“居然挑衅到我泰始一的头上来了。”

泰始一看了一眼闭目养神,沉吟不语的昆仑,心中冷笑一声:“风行云、申清清、王旧址那些人都败了么?很好,今日,就让我泰始一来让飞烟仙子、云雁仙子等人看看,谁才是琴绝仙王大人座下的第一天才!”

“好!”

看到泰始一信心满满,琴绝仙王座下的那些领域级修士们全部欢呼了起来,各种各样的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咻!”

伴随着破空声传出,泰始一直接踏上了腾龙战台,他的目光在昆仑身上打量了片刻,从容不迫的拔出了自己手上的佩剑,缓缓道:“挑衅我泰始一,这是你一生中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想要怎么死了么?”

昆仑睁开了眼,眼瞳当中古朴无波:“可以开始了么。”

“当然,别说我欺负你,我让你一……”

泰始一缓缓的说着,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霍然间脸色大变,一种无可遏止的惊恐自他眼瞳中疯狂扩散……

“不!”

伴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泰始一这位琴绝仙王座下被寄予厚望的顶级天才,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碾成湮粉,爆成血雾,当场神形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