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剑仙

第857章 混沌

第858章 混沌

混沌。

放逐混沌。

陆青河的身形在那片混沌世界天道法则掌控者的一击下,直往混沌当中飞去,尤其是,随着那个混沌世界和天道力量的震荡,扩散的力量余波似乎和洪荒世界的力量产生了震荡,形成一股能量冲击,隐隐有掀动风暴的趋势。

这股风暴,在浩瀚无垠的混沌虚空,连大海当中的一个小浪花都算不上,可对于才刚刚踏入混沌生物门槛的陆青河而言,却有着致命性的威胁。

退!退!退!

没有任何犹豫,陆青河身形暴退!

两个混沌世界,尤其其中一个混沌世界还是强大到能孕育出圣人的洪荒混沌世界,哪怕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仍然让他刚刚踏入混沌生物门槛的他躲避不已,在这种躲避下,哪怕他不愿意去面对,却不得不承认,他距离那两个混沌世界已经越来越远。

“不能再这样下去!”

混沌虚空当中的陆青河猛然止住了身形。

混沌虚空不同于浩瀚星空。

浩瀚星空尽管看上去无穷无尽,但是其内部,至少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能量射线,远处更是存在着日月星辰,哪怕说的再空泛一些,星空中还有法则存在,但混沌虚空一切都是虚无,这里没有物质,没有法则,就连一个个庞大的混沌世界,也因为其外表环绕着浓郁的混沌能量的缘故,根本无法看到,唯有混沌世界散发出能量波动时,才能知道他所在的位置。

眼下陆青河刚刚被从混沌世界当中冲出来,知道那两大混沌世界的大概位置,如果能够保证在那片虚空游荡的话,一旦那两个混沌世界散发出能量波动,他还能够趁着能量散发时的刹那,锁定那两处混沌世界的所在,可一旦离得远了,别说是感应到那两个混沌世界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了,就算是能够感应到能量波动所在,等他好不容易来到那片区域时,能量波动也必然已经熄灭,到时候他仍然寻觅不到踏入混沌世界的法门。

这就是混沌虚空!

任何混沌生物,在混沌虚空当中都等同于瞎子、聋子。

“回去!回去!尽快回去!我不能够间隔那两个世界太远!混沌世界的能量波动能够散发到混沌世界外的机率几十万年、几百万年、几千万年也未必能有一次,但十万年后,剑之君主会给予我一次指引,我必须要抓住那千载难逢的机会,重新返回到那一方混沌世界,唯有如此,我才能自混沌虚空中脱离!”

陆青河的身形不断在能量冲击中逆流而上,想要靠近着那两个混沌世界所在的方位。

可一尊刚刚蜕变的混沌生物实在太过弱小,陆青河不断的迎流而上,可身形却被这股能量冲击冲得越来越远。

不止如此,这股力量更是不断的消磨着他体内的混沌之力,使得他感觉自身越发虚弱,再这样下去,恐怕不等他迷失混沌亿万年后自然陨落,就会被这股能量冲击波生生湮灭。

“不!这不是结局……难道,我的所有努力,换来的就是这样的命运……”

陆青河的身形在能量冲击中不断挣扎着。

这一刻的他,就好像一位陷入太空当中的宇航员,他不断挣扎着,想要回到那艘太空船上,可却因为那艘太空船飞行间带动的气流,吹荡着他,使得他相距于那艘太空船越来越远,最终,只能够瞪大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艘太空船越行越远。

而他,则被留在这片冰冷、浩瀚、死寂的宇宙星空当中,不断沉沦、不断漂浮,等待着不知何时就会降临的死亡和再也无法返回的绝望将他一点一点,全部吞噬。

“我的所有努力……换来的却是这种命运……”

陆青河感受着那股能量冲击波不断的将他推向混沌深处,感受着浑身上下从而内外散发出来的虚弱,混沌上下的力量在和那股能量的对抗当中,已经被消磨殆尽。

一时间,他眼中的斗志渐渐涣散,慢慢的被绝望所替代……

就好像一个被抛弃在宇宙当中的凡人,任凭他在太空船,在他的母星当中有着何等卓绝的身份地位,有着何等令人瞩目的至高荣耀,这一切,都将渐渐离他远去,一个凡人,身陷浩瀚星空,不断沉沦,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尤其残酷的是,他一直会有着清楚的思维,他将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看着自己慢慢走向死亡的全部过程。

陆青河看着,看着,看着……

终于,他的身躯被能量波动彻底淹没,不知道被冲向了何处……

混沌!

混沌便是虚无!

浩瀚无垠的混沌纵然相对于混沌生物而言,也只是一场无法醒来的梦魇。

当年盘古大神都无法承受混沌的空虚和沉重,纵是身死,亦选择开辟一方精彩绝伦的丰富世界。

这就是混沌的残酷。

意识渐渐模糊,思维运转渐渐缓慢,记忆一一衰退,生命于此,渐渐终结……

活着的意义在这个时候已经走向了终点……

终于,看着那似乎永远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永远只是一望无际的虚无,永远只有无穷无尽的沉沦……

陆青河绝望了。

而后,他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意识,随着身躯的沉沦而沉沦,意识随着混沌的虚无而虚无……

这种虚无似乎将这样亘古不变的持续下去,直到永远、永远……

永远。

这个名词亦如永恒。

除了时光河流当中,没有任何地方能够用永远或者永恒来形容,来描述。

眼前陆青河身上的永远同样如此。

永远……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永远……

可能亿万年,也可能只有一瞬……

“嗡嗡!”

当陆青河似乎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要在那股能量冲击波的消磨下和整片浩瀚无疆的混沌虚无融为一体,成为混沌虚无的一部分时,一股牵引的力量环绕了陆青河的身躯。

顺着能量冲击直入混沌深处而难以挣扎的陆青河在这股牵引力量的带领下,刹那间,超脱而出……

下一刻,他那随波逐流,并且仿佛要被彻底磨灭的身躯停止了……

混沌身躯,亦是随着脱离了那股能量冲击波的伤害,自主的汲取着混沌能量,缓缓恢复……

而后,陆青河睁开了眼睛。

一个人。

他看到了一个人。

或者说,人类生命。

陆青河看着他,他同样在看着陆青河。

就在这样一片浩瀚无垠没有尽头,没有边际的虚无世界,混沌尽头……

亲切。

看着他,陆青河有着一种无法言明的亲切。

这种亲切、熟悉,说不出,道不明,明明他能够确定,他和眼前这个男子才是第一次相见,但是两人仿佛却已经认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岁月……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让我心悸的召唤,仿佛有什么无比重要的东西突然要从我心中被夺走,让我迷茫悲恸、怅然若失,于是,我来到了这里。”

男子看着陆青河,缓缓说着,语气中有种说不出的哀伤。

“你救了我。”

陆青河道,然后,他又问了一声:“你是谁。”

“我是谁……”

男子听着陆青河的话语,感受着人类和人类间那种熟悉的交谈方式,心中颇有些唏嘘:“我名通天,当年,尚有道号,唤为上清。”

“上清圣人!?”

原本神魂融于混沌虚无,尚有些浑浑噩噩的陆青河在听到眼前男子自报性命的刹那,豁然睁大眼睛。

上清圣人!?

眼前之人,是上清圣人!?

他陆青河的本体,便是青萍圣剑,而青萍圣剑,便是上清圣人的证道圣器,眼下,他居然见得了上清圣人本尊!?

“上清圣人!?你,你居然未死?”

“死?道友说笑,我等证得混元圣位,眼下虽非身处洪荒世界,可若说陨落,却为之过早。”

上清圣人的话,让陆青河微微一怔,紧接着,猛然联想到了什么。

上清圣人的陨落,是很久之后。

而现在……

界牌关之战结束都才几千年,别说是那些入侵洪荒世界的怪物了,就连真玄世界,以及那尊绝世狂魔都尚未现世,这个时候的上清圣人,应是刚刚预感到了打破世界壁垒后可能出现的危机,自主离开洪荒世界,刚刚来到混沌虚空不久……

“上清圣人,你可否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返回洪荒世界?”

“让你返回洪荒世界?”

陆青河慎重点了点头:“我有十分重要的事。”

如果能返回洪荒世界,将未来发生的事告知鸿钧道祖,或许即便不斩杀那尊他不知道尚在何处的绝世狂魔,仍然有办法让未来发生改变。

“你身上……有混沌之物的气息,生命力应极为顽强,让你返回洪荒世界,倒并无不可,但洪荒世界世界壁垒极其坚固,你初为大罗金仙的修为贸然穿梭世界壁垒,进入洪荒世界,一身修为,一身神通,怕是都会在穿梭的过程当中消磨殆尽,从而被直接打回原形,再要化形而出,需得有漫长的时间温养……”

“打回原形……”

陆青河不知所谓的打回原形,到底是打灭混沌生物的形态返还成青萍圣剑,还是……彻底的还原成混沌青莲的莲叶……

如果,他被打回原形成为混沌青莲莲叶,意识沉睡,只是一件宝物,即便见到了鸿钧道祖又有何意义?

况且……

他并不知道那尊所谓的绝世狂魔是谁,眼下那片世界和洪荒世界通道似乎已经崩塌了,如果鸿钧道祖因为担心那尊绝世狂魔孕育而出,想要将那尊绝世狂魔扼杀在摇篮当中,从而再度将两界通道重新打开,会不会反而弄巧成拙?

到底……

要如何破局?

“我在你眼中看到了很多事……你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人……”

陆青河看着说话的上清圣人,有些力不从心的摇了摇头,好一会儿,他才重新看着这位青萍圣剑的原主人:“这个故事荒诞离奇,里面可能会有你熟悉的人,甚至会超出你的想象之外,但……他可能已经发生了……你,想要听一听吗……”

上清圣人淡然一笑,虚手一挥,混沌中出现了两个蒲团,他缓缓的坐了下来:“不急,这里是混沌虚空,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可以慢慢的说……”

———————————————

(实际上,陆青河猜测的剧情才是正确的,鸿钧道祖为嘛非要打十方宇宙呢,就是因为知道里面有个绝世狂魔,他一直不出手,就是积累力量防御陆青河口中所谓的“怪物”了,碧游宫道场里面的那一册随笔,实际上也只是上清圣人将这一切当成故事倾听后留下来的……陆青河最终入洪荒世界,在穿梭世界壁垒时被打回了原形,几经辗转,最终被娲圣重新送入时光长河,一切仿佛改变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改变……好吧,脑洞开的有点大,但,这就是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