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95章 暧昧的道歉

第九十五章 暧昧的道歉

在武侠位面一个月,吴明不敢过多的修炼,不过也没什么大事件,洪七公在这陪了他十来天,给他讲解了一下自我之道的修炼方式。说到底,就是淬炼自身,然后将自身的宝藏开发出来。

而这一个月,是吴明觉得最漫长的。不过好处也有不少,早先靠系统提升的境界毕竟还有些不稳,这时候正好有时间将真元锤炼了一下。先天本就号称真元循环,源源不绝,而吴明以前却无法做到这一步。

还有武技,若说以前是粗通,而且还把握到了一丝神韵,但终究只是一个人摸索。而如今经过洪七公的指点,武技入微,控制方面增长了数倍,他敢说就是现在遇到杨谦绝对可以完胜!

由于这段时间里有充足的时间,还有人指导,虽说境界方面无多大的精进,没突破武道,但从整体上来说,实力却翻了数倍。

一个月时间,看起来不可思议,有这么快速度吗?可偏偏就有,吴明本身就有体悟,再加上系统的经验值增加,现在又有了高手指点,想不进步都难。

一个月之后,等吴明再次从那个世界出来,整个人气势大变,犹如一把利剑,气势变得无比强势浑厚。不过也就一闪而没,不再出现。就连呆在他身上的金蟾都有一丝错愕,暗道难道自己刚刚的感觉错了?

一路走,直到天微微擦黑了,总算是走到下一个小镇了。

饱餐一顿之后各回各房,等到金蟾休息了,唔,金蟾的寒毒还没好,睡意很浓。这时候吴明悄悄的来到了石静轩房间前。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吴明的错觉,从万寿山回来开始,他就觉得自己这个小师姐变得特别的沉默,很少说话。

“小弟,这么晚,我要睡了,有什么事么?”石静轩开门,见是吴明,脸色略微有些缓和,不过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随即身体一转,让吴明进来这才将门又关上。

吴明挠了挠头,这话该从何说起呢?大半夜来敲门的。就像她说的那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不能说么?

“这个,送给你!”吴明从身上的皮袋子里掏出那颗足有足球大小的蛟龙蛋。

石静轩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随后又很快没了,就听她淡淡的说道:“这是你应得的,送给我做什么?我不需要。”

吴明道:“师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了?你说出来成么?别老是憋在心里,憋久了把人给憋坏了怎么办?”

石静轩脸上一红,随即又冷着脸道:“什么把人憋坏了?瞎想些什么啊?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出来这么久,我想早点回去。”

“不对,师姐,你肯定有问题。肯定是我惹你生气了是不是?你说出来成不?我,我改还不成吗?是不是这些天我太冷淡了?”吴明有些急了,这丫头肯定在生闷气,而且是对自己的。

如果换了别人,吴明还真懒得搭理,用他的话来说,你气病了还以为小爷会给医药费啊?可石静轩不同,这一路的关爱照顾,吴明不想就这么失去,不想就这般没了。没做过孤儿不知道那种孤独,没人关心,没人注意,需要自己很努力很努力的付出才能收到一点回报,而不像这种发自内心的关爱。他,真的不想就这么的失去!

“说什么?真没事,你快回去吧!”石静轩推了吴明一把,她也没想到吴明来此竟然是为了说这个,心中一喜的同时,更有些烦躁。这么多天了,这么多天......想着想着,她眼圈都有些红了。

吴明这时候真要被推出去了那才是个大傻瓜,不管石静轩怎么推他就是不愿出去。最后推的急了,他反手一把将石静轩给抱住。

“师姐,你就跟我说成么?我知道你对我好,你就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我不想看着你不开心。这些天因为修炼的问题,我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没问过师姐。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真的,我不想你不开心,你不开心,我就不开心。”吴明嘴巴凑在石静轩耳边小声说道,他知道石静轩心里的委屈。

想想你跟人生闷气,而那人竟然都没注意?这换谁心里不觉得委屈?若是关系一般也就算了,可吴明跟石静轩之间,关系一般吗?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甚至于不知何时起跟是情愫暗生。

“呜呜呜呜......你就是坏蛋,你就是坏蛋,大坏蛋。为什么,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石静轩趴在吴明肩头大哭,呜咽着说道。

“什么不值得我信任?我一直都对你很信任啊,你看,我还教过你剑法不是?”吴明有些抓不住头脑,这是怎么地?就因为这事吗?

石静轩张口就咬,咬在吴明肩头,不过又不敢咬的重了,最后只能哭着说道:“出山门之前,我都不知道你会骑马,还能修炼,要不是在海河遇到蛇颈龙,我还不知道你实力那么强。还有那些丹药,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在万寿山,你会医术,而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些都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的,可你一直都瞒着我,就是不让我知道。呜呜呜呜......我什么都跟你说,而你却什么都瞒着我,什么都不告诉我。你就是坏蛋,大坏蛋......”

“好了,好了,你这不都知道了么?我可从来没打算瞒着你的哦,我一开始就说我剑术不错,可是你自己不信嘛!再说医术这个,我不是很精通,怕你嘲笑我嘛!”吴明发现,自己还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女人的心思,她竟然就是为了这个,这一路都在生闷气?

石静轩听了吴明的解释,好像也是这样,不过这时候怎么能服输呢?说不得嘴硬道:“那,那你,后来我不是相信,相信你剑术不错了,可你还是没跟我说你会医术啊?没良心的家伙,你就觉得我会嘲笑你啊?而且,而且你以前也没告诉我你会这么厉害啊?哼,我看就是不信任我!”

吴明苦笑,从身上掏出一块玉佩来:“我哪有不信任你啊?师姐,你这可就冤枉我了。你看这是什么?掌门送的遮天玉,就是让我遮住修为避免让人看出来。你说这样,我还能在宗门跟你说吗?这不一出来我就告诉你了嘛!再说医术,跟你说实话,那金蟾还是我第一个患者,只懂一点药理,你没见我扎针都扎不进么?对了,你可千万别告诉它,要不然它肯定满天追杀我!”

石静轩呐呐的有些不知道想要说什么,随即一瞬间脸上一片通红。小声的说道:“那,你疼不疼?呀,你快放开我,被别人看到了可就不好了。”

“不疼,一点都......啊?”吴明突然意识到他现在竟然抱着石静轩,这位初哥竟然很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

“出去出去,快给我出去。人家才不要你解释。”石静轩脱出吴明的怀抱,就将还在发愣的他给推了出去。

“那个,师姐......”吴明还没说完,两扇门已经紧紧地关上了。

“唉,蛟龙蛋还没送出去呢?”吴明摇摇头,随即脸上浮出一丝笑意,刚刚那手感,真不错。

回到房间,吴明发现金蟾竟然鼓着双眼瞪着他。

“小子,敢拿我来练手?你死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