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侠副本系统

第107章 大雪山的和尚

第一百零七章 大雪山的和尚

凤舞,一个传奇的名字。

她是大梵天的后人,是凤箭庄的传人,是武林神话的仆人,是唯一学到九天梵箭的箭神!

可她,已经死了,死后葬在凌云窟,是无名葬的。她说,这里离大梵天最近,这里还有她两个哥哥,和她的父母,可以陪他们。

其实她最想靠近的,是无名。

时隔数百年,又一个凤舞来了,来到凌云窟,她想找回她先祖留下的遗体,送她会凤箭庄!不管,是否存在,她都要去找,因为她,是凤舞!

她不想被打扰,不想被那些人的后人打扰她先祖的遗骸亡魂。那些人龌龊的灵魂,会让先祖感到愤怒,感到蒙羞,那么,就除掉他们!

当,这事不是她做主导,是断步天和聂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三人捆绑在一起,要么,替她将那些臭虫全都杀掉,要么......就都不要进凌云窟!

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也很清楚断步天和聂狂想要什么!

聂风跟步惊云在破虚飞升之前,将雪饮狂刀和火麟剑还有绝世好剑都扔进了凌云窟。用他的话来说,没这个实力,就不要拥有这等神兵!聂家子孙,步家子孙,还有断家子孙,有实力,就进去自己拿!

凤舞其实很奇怪,为何断家的火麟剑也会被聂风扔进凌云窟,因为断浪,当年可是风云的大敌!

是的,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聂风为何这般为断家着想?

除了他们三家之外,外人确实不知。聂风跟断浪的关系很不错。甚至聂风,曾为断浪求情跪过雄霸,哪怕他拜雄霸为师的时候,都不曾跪下,就因为两人之间的情义!

断浪的父亲是南麟剑首,聂风的父亲是北饮狂刀!

而他们手中的刀和剑,也是亲自下到凌云窟才拿到的。而那时候,他们有这个实力,守得住手中的刀剑!

后人若是守不住,那就不要拥有!

而这一刻,聂狂和断步天来了!他们自信,能拿得起洞中的刀剑!

凤舞依旧沉默,只有断步天猖狂的笑声回荡。

“龟儿子滴,口气这么猖狂,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老子青城派余冠海来试试你有好多斤两。”又是一人闪出,脚下疾走,手中长剑挥动,带着一片雪白光芒刺向断步天。

“青城派掌门余冠海?一个矮子罢了。不过,也是用剑么?那老子陪你玩玩!”断步天眼中一亮,也不见他怎么动作,手中带鞘的长剑都没拔出直接打了过去。竟然犹如挥棒一样,一下将余冠海手中的长剑挑开。

“啊,龟儿子,老子要你死!”余冠海大怒,手里的长剑再次舞动,剑光闪闪,带出一片银光,数十道剑影刺向断步天。

余冠海,青城派的掌门,实力很强。不过就像断步天说的那样,是个矮子。他的身高不到一米五,这身高连大部分的女人都比不过,站在一米八左右的断步天面前,更是天差地别。而他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喊他矮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这种心理,他青城派弟子多数都不高,平均身高也就一米六不到。

江湖上曾也有人说青城派现在已是矮子王国了,不过这话也只敢背地里说,要不然被青城派的人听到,绝对会发生千里追杀的事件。可偏偏的,今天竟然有人当着余冠海的面说他矮,这让他如何不气?都快气的七窍冒烟了,所以出手剑招变得凌厉万分。

断步天脸色也有了一丝凝重,虽说余冠海身材矮,但功夫却不低,他也不得不专心对付。不过他手里的剑依旧锁在剑鞘中。

一来一回,不过眨眼之间,已经过了十几招。余冠海这才知道,面前这人实力竟然这般强悍,令他的剑再无法多攻进一分。

“速度,快点!”聂狂有些不耐的说道,抬头看了眼上面那只火麒麟,那家伙似乎要转头回洞里去的迹象,也难怪他着急发话了。

“好,那就不陪你玩了!”

断步天一声长啸,手中长剑终于拔了出来,一道剑光闪过,余冠海发现自己竟然挡不住,身形急退,可依旧没避开,硬生生的在胸口划了一道伤痕,长达一尺多,若是再深一点,就足以将他开膛破肚了。

余冠海在身上点了几下,将血止住。正待又要攻上来,突然感觉到背后一种恐怖的危机感骤然爆发,整个人的寒毛都快竖起来了。说不得就地一滚,一个铁板桥使出,想要闪过这道莫名的危机。

“小心!”

后面弟子的呼喊声这时候也传来了,不过显然已经晚了。一支黑铁箭将他手臂钉在地上。长剑滑落,他脑海一片空白的看着钉在手上的那只箭,形状很普通,不过在插入泥土之中的那部分竟然还有图案,应该是一只凤凰吧?挺漂亮的......他如是想到,竟然忘了自己此刻正在对敌。

突然,他一声嚎叫:“嘶,龟儿子滴,哪个背后放冷箭?疼死老子哒!”

“小心你的嘴巴,最好不要惹我。要不然,下一箭就不是你的手了,而是你的脑袋!”凤舞冷硬的声音响起,手中那把巨弓一扬,又指向余冠海。

“你们,都给老娘滚!”

凤舞的目光又扫了一圈,终究是女人心性,不忍下狠手。也许,还有不想给凤箭庄惹事吧!

“阿弥陀佛,蝼蚁尚且偷生,施主为何不能放人一步?这凌云窟的宝藏,是大家的,当有德者据之。岂可以武力威逼?”

一个头上还带着头发的番僧搭腔了。身上臧红色的袍子无风自动,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眼中的精光却在告诫别人,他也不是好人的!在他身边,同样还有三名这般打扮的番僧。

凤舞柳眉一竖,怒斥道:“大雪山怎么尽出你们这些无耻之徒?好好的和尚,就该坐家里打坐念经,平白的出来惹事生非,也不怕佛祖怪罪吗?”

“阿弥陀佛,小僧不过想平息异常武林风波,以免施主再施狠手,佛祖是不会怪罪小僧。倒是施主,杀孽之心太重,就不怕日后坠入轮回,受那地狱之苦吗?”番僧竟然厉声反问了起来。

凤舞一声冷笑:“我何时杀人了?睁眼说瞎话,也就你们这些番僧能做的出来!全都是一群欺名盗世之辈,妄称修行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