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只想围观

第123章 修真&提出

第123章 修真&提出

塞巴斯蒂安的厨艺从来也是没的说的,律吃着也就忘记了刚刚自己说的不让他接近的豪言壮语。

托着下巴微笑着看律吃的不亦乐乎的塞巴斯蒂安突然开口道。“你怎么会想到让我去给那儿的人寄那封信。”

律边吃边道,“因为我无意间想到了之前看过的别人的例子,然后就联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一查发现是真的。但是一般的巫师而言可能并不容易想到这一点,所以我才会让你去给他们送一点提示。”他是想到了哈利波特第四部里面预言家日报的记者就是这样混进霍格沃茨并不容易被察觉的,那么这个时候也有同样的可能。

塞巴斯蒂安状若如常的继续道,“那么为什么你会参与到这件事里来,和你有什么关系?”

握着勺子的手微微一顿,律抬起头来看似笑容轻松的道。“只是不想因为莫须有的事情而背负罢了。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点点头,塞巴斯蒂安体贴的转移了话题,“今天要不要出去转转,唐人街里应该会有很多不错的小吃。”

虽然话题转的稍显牵强,但是并不介意,律直接大大方方的解下这个过渡,很是期待。

阿布拉克萨斯找不到他。

不可思议,这么多巫师竟然会找不到一个人。汤姆不肯出手寻找,对此阿布拉克萨斯并不想和他争吵,所以已经有几日不和他照面了。有些时候冷静一下对彼此都好。

他觉得汤姆应该要好好想一想,毕竟这件事他做的很不地道,对于被他看做朋友的人是不能这样用过就丢的。用的理由已经被证实并不是真的了,为什么就不愿意放下那一层面子说一声抱歉。

如果他现在可以这么对律,那么以后也有可能会这么对自己。

阿布拉克萨斯从来没有觉得这个一直以来是自己最佳损友的人如这般陌生和冷漠。

最近里德尔很忙。

他一方面暗中扩大势力,在贵族中建立了不小的威慑,而他是蛇佬腔的事情也证明了他的身份。再加上实力强大,自然会有人愿意追随。

另一方面,他继续研究东方魔法,想要练那被律成为修真的不老术。

他在学习方面一向是极为自信的佼佼者,他相信只自己一个人也能够学会并不断变强。

但是他错了。他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没有半点进步,那些看似简单并且很是繁琐的方块字每个字他都已经能认识,但就是不明白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拆开来看每个字都懂,但合起来就变得云烟缭绕。那些之乎者也道来道去的东西让里德尔的心情极为暴躁。

之前律还在的时候觉不出来,但是一旦没有那个人了,曾经顺利的进展就变得止步不前。

他不能随便找一个东方人。首先是并不是所有的东方人都能将这些意思理解正确,再者这件事关乎他自己的性命,他不能轻易交给一个陌生人。

利益永远是存在的,别人凭什么帮助自己,都是有数的。

里德尔绝不会去找其他人来帮他,但是他不能控制的想到了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知道如果律真的同意帮他,就不会将错误的内容告诉他,而且也不会向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即使他告诉自己这种盲目的相信是错误的,是危险的,但他还是不能控制自己。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想在修真上再次开始前进,那么一定要找律来帮他,没有别人。

而且不久之前阿布的话也向他证实了律从一开始就并没有骗他。

既然他的前进道路上必须要选择相信一个人,那么他确定自己要找的人是谁。

抬起手捂住脸,里德尔平静的坐了一会儿,放下手时脸上已带着清明。

他势在必得。

阿布拉克萨斯在看到里德尔的时候很惊讶,他没有想到在上次不欢而散之后里德尔竟然会来找他。

而他说出口的话也让阿布拉克萨斯有些意外。“我们合作吧,把律找回来。”

他直觉上这件事并不是单纯的因为里德尔终于对于上次的事情感到了抱歉,所以他并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定定的问道。

“为什么突然变了主意。我记得很清楚上次我去找你时你并不是现在的态度。”

对于阿布拉克萨斯称得上尖锐的问题里德尔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简洁的道。

“我需要他。”

这句话让阿布拉克萨斯一愣,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里德尔需要律来帮助,而阿布拉克萨斯大概清楚,这件事大概除了律并没有更好的人选,所以里德尔才会决定找律。

阿布拉克萨斯从来也不是笨蛋,他想明白之后没有回答,只是看了里德尔一会儿,道。

“我的确需要你现在的力量来找到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同意你利用他。”没错,利用,阿布拉克萨斯还并没有选择效忠里德尔,所以他可以直接的说出利用二字。

他知道里德尔不会对马尔福家动手,千年的根基并不是那么好动摇的。

里德尔对此不置可否,但是他的红眸中却已经升起了冷意。

他道。“但是如果他自己同意了的话,你就不能干涉。”

他不会同意的。阿布拉克萨斯认为律不会同意,当然如果到时候他真的同意了,自己也就不会再插手。

所以他痛快的点头道。“好,一言为定。如果他不愿意,你就什么也不能做。还有就是,我希望看到你的道歉。”

里德尔轻描淡写的一笑。“不需要你来说。”

阿布拉克萨斯从来没有想象到自己昔日的朋友和自己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他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身为一个马尔福,他相信自己做出的判断是正确的。

如果里德尔这件事上并不能承认自己的错误,那么也正说明他在以后的道路上也不会走的太远。

而他不会把马尔福家传承千年的家业交付到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手中。所以这次的事情也会影响到整个马尔福家的决定。

他深深地看了里德尔一眼,道。“一言为定。”

律这几天和塞巴斯蒂安在一起过的很愉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再次“回到”了伦敦的缘故,即使并不是他曾经待过的那个伦敦,但是大体上给人的感觉确实相似的。

所以这几天塞巴斯蒂安并没有只是和律待在家里,而是带着他去了很多地方,日子过得悠闲而又惬意。

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见到了里德尔。

律正坐在路边的小摊子上喝着一碗店主拿手的热汤,就看到面前空着的椅子上坐下来一个人。

落在汤面上的阴影让律抬起头来,却没有想到会看到里德尔英俊到锋利的面容。

这些日子以来他看起来更多了一份锐利,比起自己初见时的平和和与自己同住时的少年模样,现在的他看起来更加锋芒毕露,但是却并没有一开始给律的那种不由自主想要哦帮助的感觉了。

而且这么久的时间他都没有找来,却在自己已经并不想见到他时来了,究竟是为的什么?

如果是想道歉的话,只要他想,并不应该会一直等到今天。

那么就是又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的帮忙了吧,律并不惊讶,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将这个人只当作一个简单的少年,即使是少年时期,里德尔也是不会逊于普通的聪明人的。

他还记得上次里德尔让他走时的样子,所以在看到里德尔怔了微微一瞬之后,律继续喝汤,就像是没有看到眼前坐了个人似得。

但是里德尔并没有因此而发怒或是烦躁,而是依旧带着微笑,脸上还带着恰到好处的歉意。

“对不起,上次的事情是我太草率。”太假了,律暗自评价道。

而里德尔的话还在继续,“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霍格沃茨出来的,但是你在这里喝汤当然不如和我回去,霍格沃茨有你最喜欢的南瓜饼和各种点心。我还会像以前一样照顾你的,怎么样?”

律简直是要失笑,里德尔的意思是说他在这里喝汤是因为没有别的选择从而迫不得已?

懒得做过多的解释,律依旧一言不发,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塞巴斯蒂安怎么还不回来,只是买杯热饮而已,感觉像是已经花了很久的时间。

律默默地想着,却听到脑海中传来系统的声音,“玩家触发随即任务,帮助汤姆-里德尔修真......先别急着拒绝,任务失败的话————”

律等着下文。

“塞巴斯蒂安一直以来在各个时空间的穿越是不符合法则的。之前系统都是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玩家拒绝导致任务失败的话,系统会修复漏洞的。也就是说,塞巴斯蒂安将不能再在时空之间进行穿越。”

被系统的话说的一愣,律没有发现坐在自己面前的里德尔脸上已经并没有一开始那么气定神闲了。

本来以为自己道歉的话律就不会再计较,毕竟自己都已经表示了自己的问题,那么在他看来,律也应该原谅他了。

但是从他说完之后律就一直没有反应只是喝着汤。如果真的如同阿布拉克萨斯所说的那样,他应该怎么做。

是真的放他离开,还是......

眸色已经渐渐变得深沉的里德尔突然一阵警觉,他猛地回头,魔杖已经握在手中。

那是一个高挑的男人,比现在还没有发育完全还处于生长期的里德尔要高一些。

黑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眸,在某些方面来说竟然和自己有着微妙的相似。

但是里德尔并没有忽略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的气息,他不是很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巫师————因为他足够强大,可是手里并没有拿着魔杖。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神马的,想试个半夜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