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道风云

第100章 意外的惊喜

秦子禾见赵师长终于谈到正题了,心中隐隐的升起了一股企盼,虽然请小姨跟军方进行了沟通,自己要的是50万,不知道军方能给多少呢,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打折扣的,根本没有实打实给的。

秦子禾笑着说:“感谢部队对我们地方上的大力支持,更感谢赵师长对我们街道工作的关心,赵师长可帮我们解决大问题了,不然这铁东的道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修上呢。”

赵师长会意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笑容说:“秦主任不必这么客气,我们支持地方上的工作,同时也是为了部队的工作,军民鱼水一家亲,我们都是一家人么!”

“那是、那是!”秦子禾一边点着头一边说:“赵师长站得高望得远,不像我们地方上的干部只看到眼前这一点,我们还得向您多学习啊!”

赵师长见客套话说得差不多了,就转到了修路的问题上,他说:“你们铁东街道有修路的计划书吧,这种大事情我们总得看了具体的计划书再做决定,还请秦主任理解。”

“理解,理解!”秦子禾忙点着头说,赵师长这么做一点也不过份,秦子禾感觉到这很正常,如果具体的计划都没看就拍板给钱那才不正常呢,这正是赵师长成熟稳重的表现。秦子禾那天在部队随口就报出了150万元的费用,回来之后就让王军请规划局的人做了规划,同时做了工程预算,最后的总预算为120万元,既然事情到了正式谈判的地步,就不能随口说啥是啥了,我叫来王军让他把那个计划书拿过来。

在王军去取计划书的时候,赵师长问道:“秦主任,上次听宋参谋说整个费用需要150万,你希望部队方面能给解决三分之一的费用,是这样吧?”

秦子禾笑了笑实话实说:“赵师长对不起啊,我上次去部队的时候计划书正在做,还没有出来,我只是说了一个大概的钱数,那个说的不准确,计划做出来后,总的费用是120万元,不知道部队上能给我们多大的支持呢?”

赵师长说秦子禾一听上次说的那个钱数不准确,以为秦子禾见自己亲自上门了准备狮子口大张呢,心里多少有点不满,可后来一听他说费用不是多了,而是少了,顿时觉得他还是非常实在的,脸上便浮起了会心的笑容,本来他已经决定按照秦子禾的要求拿出50万了,但这时他突然改变了想法。

王军敲门走了进来,赵师长就没有说话,秦子禾接过计划书递给了他,他就翻看了起来,王军送完了计划书退出去把门关好,继续守在那里。赵师长简单的翻了看了一下计划书,他没必须看得很细,他只看看计划书是不是正规的,再看看总预算就足够了。

赵师长合上计划书说:“修路是大事,出钱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的事情,现在说具体能给你们拿多少还为时过早,但拿三分之一还是没问题的,秦主任,咱们这样办,你们街道把修路这事形成一份正式的公文给我们,再附上计划书的副件,我们也好研究落实这个事件,尽管军区首长有指示,咱们还得走正式的程序是不。”

“好的,好的,这事我们马上就办!”赵师长说得合情合理,而且承诺最少给出三分之一的费用,秦子禾十分高兴的应承着。最主要的是他还透露出一个信息,这个事军区首长亲自出面了,军区首长怎么说的秦子禾不知道,但从赵师长的态度上他也能猜出个一二,这位军区首长应该份量很重。

赵师长本来决定给出50万的,但是看到计划书得知总投资一共才120万,自己也不妨再大方一点,给他们出一半的费用,也不过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增加10万元钱,这样既能让秦子禾这方面满意,更能给军区首长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他之所以没说,不是他做不了主,而是在事情没有定下来之前多说无益,一旦正式定下来了还能给秦子禾一个惊喜。

赵师长说:“好的,这修路的事既然提出来了就益早不益迟,如果工程进度快的话,今年入冬之前就能把路全部修好,不知道其余部分的费用你们落实下来没有?”

秦子禾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赵师长,不瞒您说,你们部队方面是第一个落实下来的,下一步我准备再请求铁路部门帮助一下,然后再请市里给出点钱,这样就把费用的问题解决了,因为铁路单位的特殊姓,我现在还没有做通他们的工作,现在有了你们部队的大力支持,我想再做起铁路部门的工作就容易得多。”

秦子禾把话说得很含糊,就像取得了部队方面的支持铁路部门就一定能够支持一样,为和是让赵师长放心,他的心里一点底也没有,部队给出钱了不代表铁路部门就一定能给出钱,这只是给他和铁路部门沟通增加了一个法码,具体能不能说动铁路方面,他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毕竟手里没有像能说通部队方面的王牌。

赵师长一听就急了:“铁路是不是觉得自己是铁老大就油盐不进啊,他们再大还能大过军队么?秦主任,如果你实在做不通铁路方面的工作就来找我,我可以通过军方给他们施加压力!”

秦子禾一听这到不失为是一个好办法,但是想想做事还不能这样激进,还是尽自己的努力去和他们沟通,如果请军方出面即使这事做成了,那以后的关系就不好弄了,反而得不偿失,就算铁路方面要不来钱,他已经想好应急的办法了。

秦子禾笑了笑说:“赵师长,事情还没到您说的那个程度,就不麻烦您了,那样兴师动众反而不好,虽然和铁路方面办事有点麻烦,也不是就没有办法,一方面街道可以和铁路方面积极沟通,另一方面通过关系向铁路的高层反应我们的想法,这毕竟对铁路职工家属是有益的事情,我想他们也不会那么不尽人情的!”

赵师长听秦子禾说到找关系心里不由得一动,望着秦子禾问道:“铁路方面的事情我也不懂,像这种修路的事情铁路的哪个部门说得算?”

秦子禾说:“辉河地区都是铁路下属的各个站段,像这种修路的事情他们都说得不算,决定权在辽东铁路局的手里,只有说动了辽东铁路局的领导,这事才能办成!”

赵师长听秦子禾说到辽东铁路局心里就有底了,想了想说:“既然这事辽东铁路局有决定权有好说了,我有一个老同学现在在辽东铁路局当副局长,我可以私下帮你们沟通一下,我想应该能管用的!”

秦子禾一听十分的惊喜,如果能跟辽东铁路局的副局长说上话,这事基本上就算成了!自己正愁找不到铁路方面的关系呢,赵师长就给送上了上来,看来自己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秦子禾急忙说:“这可真是太好了!我也正愁找不到铁路方面的关系呢,既然赵师长的同学在辽东铁路当副局长,那就请赵师长多费心了!”

赵师长说:“秦主任不必客气,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事既然办了咱就往好的方面办,一会儿我回去之后就联系我那老同学,有了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秦子禾一听赵师长的话这是要走,急忙说:“赵师长第一次来我们街道,别急着回去啊,您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

赵师长说:“秦主任,你不必客气,部队那边确实有事,我必须得回去,我们今后见面的机会还多,这样吧,等这件事情办成之后我们再聚,到时你不请我我还不答应呢!”

秦子禾见赵师长这么说一定是真有事,笑着答应下来就没有再劝。送走了赵师长一行后,秦子禾的心情超好,叫来王军让他立即写一份正式的报告,越快越好,边同计划书的副本一起送到野战七师的师部去。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秦子禾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秦子禾接起来一听,是赵师长打来的,赵师长的声音十分的洪亮:“秦主任是吧,修路的事情我给老同学打电话说了,电话我跟他半真半假的开玩笑说,我们部队都出钱了你们铁路差啥呀,你猜他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秦子禾不由得附和了一句。

赵师长说:“我老同学当时就说,你们部队不差我们铁路更不差,这事我决定了,你们部队出多少我们铁路就出多少,不会比你们部队少拿一分钱的!我将他一军说,我们部队准备出一半60万。他就说我们铁路也出60万!”

秦子禾一听十分的惊喜,急忙说:“谢谢赵师长、谢谢啊,你可帮助我们解决了大难题了!”秦子禾的感谢话一点没有客气和做作的成分,是发自内心的,赵师长说部队准备给出60万再一次给了他惊喜,既然赵师长说出这话了就差不了,而铁路同样给出60万就一举把费用全部给解决了,更令他感慨的是,自己千方百计都无法做到的事情,甚至一级地方政斧出面也无法解决的事情,在绝对的权力面前,一句话就解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