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道风云

第160章 尘埃落定

常务副市长胡承军迅速的衡量了一番,心中便有了决定,拿起电话打给了公安局长陶发强。电话接通后胡承军说:“陶局长吧,我是胡承军,关于田园饭店瓢娼案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因为涉及到清远乡的乡长袁常山和彭市长的秘书刘国余,一旦公开影响很大,不利于我市干部的安定团结,更影响我市干部的整体形象,必须把这件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我看这个事情先这么办,给办案人员宣布一条纪律,要求他们对这件事情保密,让袁常山和刘国余放了,然后由市里按照相关的纪律对他们进行处理。”

陶发强见常务副市长胡承军出面了,不由得谨慎了起来。常务副市长跟其它的副市长不同,虽然只是缺少常委两字之差,他的权柄很重。但是涉及到派系的利益,陶发强也是不会妥协的,他很委婉的说:“胡市长,今天这件事闹得很大,副局长儿派出所长都动了枪,我虽然是局长,也不敢把这件事压下去啊!”

胡承军皱了一下眉头说:“陶局长,你就按我说的办,这件事情我会向彭市长和白书记汇报的!”说完,不等陶发强说什么就放下了电话。

陶发强手里拿着电话晃着头无耐的苦笑了一下。胡承军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件事情由我们上面沟通解决,你执行命令就行了。陶发强想给白书记打个电话汇报一下这事儿,胡承军既然已经这么说了,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另外都大半夜了他不想去打扰白书记,这事明天早上自然会有结果的。

时间不长,副局长唐世军带着刑警队副队长赵鹏一行人回来了。陶发强是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直接把唐世军和赵鹏两人叫到了办公室,脸色深沉的望着他们说:“你们说说吧,昨晚发生的刑事案件到底是什么?”

事情都发展到如此的地步了,唐世军倒也光棍,直接说:“陶局长,这起刑事案件根本不存在,是我为了向张大庆要人随口一说的。这个张大庆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一个小小的瓢娼案,因为涉及到袁乡长和刘秘书,我打电话让他放人根本一点面子都不给我,我怎么说也是主管他的副局长吧,这让我很生气,于是就编了这么一个刑事案件向他要人,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其它的我也没啥好说的。”

赵鹏一见唐世军把事情都揽了过去,急忙为他开脱说:“陶局长,这不关唐局长的事,所有的手续都是我办理的,你要处理就处理我吧!”

陶发强“啪”的一拍桌子说:“赵鹏,我还没让你说话呢,你给我滚出去,明天听候处理!”陶发强虽然不说唐世军什么,毕竟唐世军是第一副局长,他的任免权在市委,公安局说的不算,而且还是派系之争,没必要和他大动肝火。但是赵鹏就不同了,陶发强一句话就能撤了他,正好找不到发火的对象呢,他就撞到了枪口上,合该他倒霉,训他也是给唐世军颜色看呢!

赵鹏的脸被陶发强训得一赤一白的,悻悻的站起身来一扭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咣”的一声重重的摔上了陶局长办公室的门。他知道今天是完蛋了,因此借机发泄了一下内心的不满。

陶发强也不和他一般见识,转过头对唐世军说:“唐局长,今天的事情就是你做得不对了,无论因为什么,第一你不应该编造刑事案件到派出所要人,第二以你副局长的身份不应该掏枪对着部下,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如果外一擦枪走火,后果不堪设想啊!”

唐世军脸黑着听着陶发强的唠叨,心里早已经不奈烦了,虽然他是副局长却不惧怕陶发强,等陶发强说完,他就接道:“陶局长,这些我都知道,你就不必再说了,明天我会写一份深刻的检讨,请求市委对我处分的!”说完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唐局长,你等一下!”陶发强见唐世军要走便出声叫住他,说:“你别急走,我还有话没说完呢。”

“陶局长,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唐世军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那里望着陶发强,大有你抓紧说,说完我就走的架式。

陶发强并不勉强,而是说:“刚才胡市长跟我通过电话了,他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把这件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所以,你回去之后跟今天和你一起的办案人员强调一下纪律,这件事情严格保密,不准外传!”

唐世军一听心里这才好受了一些,胡市长还是出手了,看陶发强说的意思,有大事化小的意思。于是说:“好的,陶局长,我这就去跟他们说!”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等唐世军走了,陶发强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直接拔通了张大庆的电话:“张所长么,我是陶发强!”

张大庆一听陶发强打来的电话,急忙说:“你好陶局长,我是张大庆。”

陶发强问道:“你那边的调进取证工作都做完了吗?”

张大庆说:“是的,局长,都做完了,材料也都整理好了,人都在派出所关着呢,就等着明天天一亮就把他们送到拘留所去。”

陶发强说:“人先关着可以,但明天就不必送拘留所了,这样,你马上对今晚参与办案的人员提一下要求,要求他们对这件事情严格保密,谁也不准外传,如果谁外传就严肃处理谁,听明白了吗?”

张大庆说:“陶局长,我听明白了。但是人怎么办?”

陶发强说:“明天一早就把他们都放了吧,但是一定要把材料保存好,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好了,就这样吧,按我说的去办吧!”

“是,局长!”张大庆十分干脆的回答道。等陶发强放下了电话他才把电话挂断。

张大庆想了一下还是给秦子禾打了一个电话,虽然陶局长是为秦子禾出头,但陶局长这么处理他有些看不明白,因为陶局长没有向他透露相关的信息,他觉得有必要和秦子禾通一下气!

秦子禾听完张大庆的所说的情况后,考虑了一下说:“这事我明白了,一定是上面插手此事了,你就按照陶局长的指示办,至于最后怎么处理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了!”

“好的,秦书记,我知道了。”张大庆放下电话就把今晚参与办案的人员都召集了过来,向他们宣布了保密的纪律,该值班的留下值班,剩下的都打发回家休息。本来指导员苏广德想留下来值班,张大庆硬是把他撵了回去,躺到所长办公室里间的**,张大庆怎么也睡不着……常务副市长胡承军是十分果断的,在他给陶发强打电话之前心里就已经做了决定。在这起事件中,如果一个也不处理肯定在白万年那里过不了关,心里衡量了一下厉害关系后,拿便有了决定。袁常山是清远乡长,是彭系中的骨干人员,必须得保。刘国余虽然是彭市长的秘书,市政斧办公室的副主任,表面上看是位高权重,其实都是借了彭市长的势,在派系中无足轻重,再说他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适合再待在市长身边,舍弃人最符合派系的利益。而公安局副局长唐世军让人抓住了把柄,不意思一下也过不了关,但能保还是尽量的保一下。

胡承军放下陶发强的电话就给市长彭海青打了电话,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把自己如果处理的也说了一下,并把自己的想法也说了。彭海青考虑了一下,觉得胡承军这么处理无疑最好的方案了,于是就点头同意了,说他会与白万年沟通的。

第二天因为是星期天不上班,彭海青吃过早饭,在客厅里坐着喝了一会儿茶后,才拿起电话给白万年打电话。白万年早晨的时候已经接到了陶发强的汇报电话,知道彭海青的意思,两寒喧了几句后才进入正题,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才达到一致,最后双方都满意的放下了电话。

周一上午,白万年主持召开了市委常委会,小范围的研究几名科级干部的调整事项,这次被研究的干部一共有五人,其它三人是早已经准备调整的,只是陪衬,而重点则是市政斧办公室副主任刘国余和公安局副局长唐世军调整问题。

那三个人的调整常委们心里都有数,但是唐世军和刘国余突然出现在调整名单里,令他们十分的惊异,他们都是彭海青一系的重要干部,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才会调整,当然已经听到一些风声的常委除外!

常委会只开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最后的结果是,原市政斧办公室副主任、市长秘书刘国余被降级使用,调到老干部局担任办公室主任。原公安局副局长唐世军调司法局任主管后勤的副局长,表面上看,唐世军是平级调动,司法局的权力也不差,只是排名靠后了一点,但是,彭系在公安局的势力彻底被拔除,这对于白系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胜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