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道风云

第334章 何胜利有了新线索

能与省委副书记王国忠同桌就餐,赵磊、李楠和司机小柳心喜不已,赵磊一直跟随秦子禾,见过王国忠几次,但同桌吃饭也是第一次,李楠和小柳则是第一次见到王国忠的面,心里既然激动又忐忑,为自己跟的老板而自豪,到省城来省委副书记都亲自请吃饭,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所以,吃起来小心翼翼,怕给秦子禾丢脸。

由于王国忠下午要参加一个会议,吃完午饭,便和秘书谭明一起回了省委大院,秦子禾等人则开车去了机场,把秦子禾和赵磊送上飞机,赶到飞机起飞后,李楠才和小柳往辉河赶,这一路,两的人话题一直围绕着王书记请他们吃饭的事情,而且十分的兴奋。

到达燕京,楚华到机场接的秦子禾两人,清醇园明天正式接收,这个时间也没有必要去那里,秦子禾让楚华直接把车开到了长城饭店,有些事情虽然与楚华电话进行了沟通,但还得当面详细谈一下。

要了一间豪华套房,秦子禾也没顾得上冲个凉休息一下,就在客厅里与楚华谈起了清醇园的相关问题。现在这套院子的首先问题就是保安和服务人员的问题,明天就要正式从施工队手里接过来,保安的问题很重要。

楚楠通过楚国明和楚国强的关系,一共找来42名素质好的农村退伍兵,秦子禾的清醇园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的保安,他让楚楠给他挑选了12人留下,剩下的30人直接转到了辉河证投公司的保安部,经过为期半个月的培训,他们被分配到松江高速公路管理公司和辉河黄金矿业等公司保安部门工作。留下的12人一直在楚国明城郊的营地行训练,明天将正式到清醇园上岗。

秦子禾问:“华姐,清醇园的管家,哦,不,是清醇园管理服务公司的经理人选有着落了么?”辉河证投公司已经派人在燕京注册了清醇园管理服务公司,这个公司就是为秦子禾服务的团队,经理的职责和身份其实就是大管家,但秦子禾是官员的身份,不能像旧社会那样称呼管家,所以话一出口,立即改正了过来。

管家这个位置对于秦子禾来说特别重要,自己经常不在京城,这个家的一切都需要管家打理,必须得寻找一位信得过的人,所以,保安和服务人员都已经到位,但管家这个位置迟迟没能产生人选,昨天秦子禾给楚华打电话的时候,这个事情还没有落实下来。

楚华说:“经理的人选暂时算是找到了。”

秦子禾闻言不由得问:“算是暂时找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华说:“子禾,是这么回事。这个位置一时间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昨天晚上我回老宅和雷叔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雷叔见的着急,就决定让他的孙女雷欣暂时过来帮一段时间,雷欣复员后,被分配到老家淮南县的种子公司工作,干了不到半年就辞职来了燕京,开了一家家政服务公司,清醇园的服务人员大多数都是她推荐过来的,雷叔的意思是先让她帮忙代管一段时间,等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她在回去。”

“好的,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秦子禾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雷浩然的孙女当然十分的可靠,能经营一家家政公司当然也能管好一个家,美中不足只是临时姓的,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让她先过来救急了!

楚华说:“古晓天这个人比较实在,房屋的维修和装修质量都没的说,昨天我已经请来专业的人员进行了验收,全部达到了合同规定的标准,明天只是正式办理一下交接手续,我已经通知保安和服务人员明天七点半到清醇园门前待命,接收之后他们便正式开始工作。”

秦子禾点点头说:“好的,明天我们也早点过去,看看古晓天到底把房子给我装成了什么样!”

楚华说:“古晓天的公司确实挺有实力,这么说吧,装修完的清醇园比他当初拿来的效果图还要漂亮!”

秦子禾笑了笑说:“看来他为了拿到这提前完工奖还真是下了一番功夫!”

楚华会意的笑了笑便转变了话题:“对了,子禾,我让国明给出几辆汽车和一些人,明天下午过来给搬家俱什么的,瑶姐从美国给你买的那些欧式家俱和家电什么我都没打封,一直在国明部队的仓库里放着呢,明天下午他们会直接装车给拉过来。”

秦子禾说:“小姨给买了多少家俱什么的,还需要几辆汽车拉?”

楚华说:“反正不少,除了那5辆汽车,其余的东西一共是12个集装箱,我没打开看,但我手上有一份清单!”说着,从包里找出一份清单递给了秦子禾。

秦子禾拿着清单并没有看,而是望着楚华说:“华姐,小姨跟我说了给你也买了一辆宝马,是最新型的,要比我买的这辆好一些,不如你就开那辆吧。”

楚华说:“不用了,这辆我已经开顺手了,就不换了,那辆新车你就留着吧!”

秦子禾说:“对了,华姐,摆放家俱什么的咱们也不明白,你看是不是得打个明白人给指导一下?”

楚华说:“这事不用你艹心,古晓天再装修的时候就给联系了一家室内设计公司,对每个房间如何布置都设计了方案,由于不知道瑶姐从美国运回来的家俱都是什么样式和规格的,明天这家公司会派人现场进行指导。”

“那就好!”秦子禾说着一看时间,已经快到6点了,于是说:“华姐,我们下楼吃饭吧,一边吃一边谈。”

楚华也感觉有点饿了,点点头说:“好的。”秦子禾招呼赵磊一起下了楼,到中餐厅要了一个小包房,随便点了几样菜,一边吃一边继续和楚华谈着明天的一些事情。

就在秦子禾和楚华及赵磊吃饭的同一时间,何家老宅的餐厅里,江南省长何胜利正陪着父亲吃晚饭。他本来是要参加明天国务院召开的一个会议,因为他突然获得了儿子的一个新线索,便提前一天来了燕京,特意回老宅向父亲汇报的。

何老的精神状态很好,虽然脸上布满了皱纹,但两眼十分的有神,他望了一眼从在自己对面的儿子,说:“胜利,说说吧,你发现了什么的新线索?”

何胜利说:“爸,本来我对这个事情已经不抱什么幻想了,安排在松江省民政厅的张立山去年我已经给调回了江南省,给了他一个民政厅副厅长的位置。但是他昨天突然接到松江省民政厅以前一个手下人的电话,说是两个月前,当时带走小河的楚老师突然回了柳条沟村,据说这个楚老师在美国开了一家很大的公司,十分有钱,又是捐款给村小学盖校舍,又是出钱给乡里修公路的。我想既然这个楚老师出现了,我们很快就能找到小河!”

何老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两个月前的消息为什么现在才知道?”

何胜利说:“爸,这个事情怪我。我不是觉得没什么希望了么,又考虑到张立山为了我的事情在松江一干就是那么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如果再不给他提一级年龄就过口了,松江那个地方我插不上手,所以就把他调回了江南。谁知道他刚回江南才一年的时间,那个楚老师就出现了。但这件事情也多亏了把张立山安排到了松江,他的那个手下以前曾多次陪他到柳条沟村找人,因此知道其中的一些事情。这个楚老师回来的很低调,一下子给村里捐了一百万美元却不让声张,更不允许新闻媒体报道,因此,这个事情省里并不知道。张立山的那个手下这几天陪厅里领导到辉河调研,无意间听说了这个事情,他觉得很像张立山要寻找的那个人,就给他打了电话。”

何老点点头说:“现在弄清楚这个楚老师到底在美国的什么地方,开的是什么公司没有?”

何胜利说:“还没有,张立山的那个手下是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给他打电话了,具体什么情况还不清楚。我昨天已经派张立山赶去辉河调查了,估计一两天就会有消息的。”

何老说:“这个情况和你以前的调查情况比较吻合,当然你说最后调查到楚老师去了国外,而这个楚老师在美国,她很可能就是当年带走小河的人!”

何胜利说:“爸,我的感觉就是她!”

何老想了想说:“胜利,你想没想过,如果真的找到了小河,你对你岳父家那边怎么交待?”

何胜利闻言一怔,随即便说:“这个问题我还真没考虑过,只是一心的想找到儿子,这事以后再说吧,先找到儿子才是最主要。”

何老说:“话是这么说,但这些事情你还是得提前考虑,如果你突然领一个那么大的儿子回家,就算你岳父岳母不说什么,你也得考虑了下秀华的感受吧!”

何胜利的岳父纪老与何老是世交,当年和何老一起被下放辉河的靠山村蹲牛棚,对于何胜利的事情是知道一点的,纪秀华就是何胜利的现任妻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