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198章 舌尖上的康坦斯

第一百九十八章 舌尖上的康坦斯

十月上旬,突如其来的美食热潮,从舌岛开始爆发,迅速席卷了整个混乱海域,并且最终形成了后来所说的——舌尖上的康坦斯!

在舌岛本地,即使林太平已经离开舌岛,但舌岛却依旧有他的传说,那些被东方美食宠坏了胃口的客人们,突然对那些千篇一律的食物失去了兴趣,哪怕是走进舌岛最顶级的豪华餐厅,他们坐下来的第一句话也是——“唔,你们这里有没有宫保鸡丁?有没有青椒牛柳?有没有铁板豆腐?什么都没有,还敢出来开店?”

很幸运,不是所有的餐厅都会面临这种尴尬,至少以蒙克多大厨为首的十几家顶级餐厅,早就和林太平达成了合作协议,事实上仅仅几天以后,他们就联合推出了东方美食月的特别活动,一道普普通通的鱼香肉丝,只因为冠上皇家至尊四个字,居然敢卖五十金币一份,而且居然还要排队预订。

半个月后,原本被迫上了贼船的大厨们突然惊讶发现,东方美食月的赢利居然远远超过以往,而且远比过去要轻松许多,当意识到这一点后,蒙克多大厨先是目瞪口呆,紧接着眼冒金光的大叫一声,立刻就带着整个厨师行会杀上门,把留下来负责代理的菲琳娜夫人围得水泄不通。

在里斯本岛,从舌岛旅游回来的奥库男爵,邀请了诸多贵族来参加私人晚宴,宴会的主菜不是什么上等牛排,也不是什么深海金枪鱼,而是摆放在桌子中央热气腾腾的铜炉小火锅,在一群贵族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奥库男爵夹起一片羊肉涮到七分熟,又蘸上特制调味料,很享受的往嘴里一放:“唔,美味啊!”

这算是什么吃法?一群贵族面面相觑了很久。终于有人学着奥库男爵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吃了一片羊肉,再然后……转眼间,桌子上的三大盘刷羊肉突然就消失不见,连铜炉小火锅里的汤,外带旁边的特制调味料,都被喝得干干净净连一滴都不剩。

由此开始,仅仅几天不到,铜炉小火锅加涮羊肉,就变成了整个里斯本岛的宴会必备主菜。别管你是什么大贵族,别管你的宴会有多么奢华高端,你要是不往桌上摆一个铜炉小火锅,你都不好意思发请柬请人来参加!

在银镜岛,在这座混乱海域很有名的艺术之城,音乐家蒙斯特先生邀请当地著名的艺术家们,举行了盛大的艺术沙龙,与以往的讨论诗歌讨论歌剧全然不同,这一次他们讨论的主题。是——《东方神秘美食的艺术性创造》……

没错,围绕着刚刚送达府邸的一盘炒螺丝,著名的艺术家们一边吸得滋滋作响,一边热情洋溢的各抒自见展开讨论。到最后他们齐齐达成了一个共识:“毫无疑问,炒螺丝炒的不仅仅是螺丝,还包含了东方人五千年来对火的图腾崇拜,这是一种艺术的象征和升华!”

好吧。如果林太平听到这样的结论,一定会感动得泪流满面,但不管他有没有听到。银镜岛却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掀起了向东方美食艺术致敬的热潮,以至于原本售价只不过几个金币的鱼香肉丝,居然以艺术之名涨价了近六倍!

如此如此,如此如此,这股舌尖上的美食热潮,还在以疯狂的速度继续蔓延扩散,大量的订单如同雪花般飞来,留在舌岛负责生意的菲琳娜夫人忙到不可开交,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接收订单,每天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接收订单,她的蓝翡翠海洋餐厅都可以改名叫东方美食订单接待处了。

然而,这一切都和林太平无关了,因为此时此刻,他早已经带着众人离开舌岛,正乘坐着快船行驶在茫茫怒海之上,和舌岛上的狂热气氛完全不同,此时此刻的甲板上,却正笼罩在焦虑暴躁的气氛中——

面对着林太平和安吉丽娜、克伦特先生,浑身伤痕累累的黑屠捶胸顿足满脸愤怒,用力过大把伤口都给撕裂了:“呜呜呜,全完了,全完了,我们好不容易建立的黄金商会,全都被血撒公爵那个混蛋一锅端了,连蓝珊岛都被抄家了!”

“该死的,怎么会有这种事?”克伦特先生愤怒得浑身颤抖,抓住黑屠的脖子用力摇晃,“难道你们就一点都没察觉,难道你们就傻乎乎的等着别人来查封,我们所有的资金,还有大批的药品和漫画,全都存放在蓝珊岛上,你知道这会让我们损失多少钱吗?”

怪我吗?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黑屠更是悲愤捶胸:“我们怎么知道会有这种事?上个月你不在的时候,血撒公爵的独生子米尔斯男爵,打着出海游玩的名义路过,可是谁能想得到,他突然在半路命令舰队转向,然后……”

然后,毫无防备的蓝珊岛就倒了大霉,事实上就算有防备也没有用,在武装舰队和数千名士兵的凶恶威胁下,蓝珊岛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黄金商会的产业被直接一锅端,连带十几个黑商全部被捕,只有黑屠反应极快,立刻从隐藏地道中逃走,这才侥幸躲过了一劫。

在那之后,黑屠又偷偷塞了一笔钱,终于从几个盗贼那里得到消息,据说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黄金商会发展得太快又日进斗金,结果引起了血撒公爵的贪婪欲望,那位公爵大人最近正为军费紧张而苦恼,在得知黄金商会的财富后顿时起了贪念,而他的独生子米尔斯男爵则当即自告奋勇,表示自己会有技巧的处理这件事。

好吧,确实是很有技巧,这位残暴的男爵大人居然连背景都懒得打听,直接率领舰队杀上门来查封商会,搜刮了商会的全部财产包括那些药品漫画,连一个铜币都没剩下……什么?不讲理?真好笑,你知道我老爹是谁吗?

“我管他和他老爹一起去死啊!”克伦特先生听到这里,早就已经暴跳如雷,安吉丽娜更是杀气腾腾,整条鱼尾都像触电似的竖起来。就连巨牙也挥舞着两把菜刀,穷凶极恶的咆哮着,发誓要把那个该死的米尔斯切成生鱼片,就像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那样。

要知道,黄金商会是黑暗生物们的代理人,专门负责帮冰火群岛赚钱和收集资源,没有了黄金商会的代理,药品生意和漫画生意全都会一落千丈,再想找一个合适的代理商就没那么容易了,更重要的是。看血撒公爵和米尔斯的意思,似乎还不仅仅满足于查封黄金商会,更想通过黄金商查找秘密,独占药品生意和漫画生意的巨大利润。

这是什么行为?这已经不是打脸,而是肆无忌惮的蹬鼻子上脸了,如果这样也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我们以后还要不要在混乱海域混了,正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全家,敢破坏我们赚金币的混蛋。就全都给我去死去死去死吧!

“冷静,伙计们,冷静。”林太平倒是依旧很平静,一边擦着眼镜片上的雾气。一边看了看黑屠,“脸是肯定要打回去的,而且要打完左脸打右脸,不过有一点我不太明白。那位米尔斯男爵,难道完全不在乎黑商们的人脉,也不调查黄金商会的背景吗?”

“那家伙就是个蠢猪。还是头嚣张跋扈的蠢猪!”黑屠恨得咬牙切齿,把拳头捏得骨节作响,“事实上,我曾经托人送过一封信给他,表示我们黄金商会的背后势力,愿意和他坐下来协商谈判,可是米尔斯那个混蛋居然说……居然说……”

说什么?安吉丽娜和克伦特先生都忍不住了,拼命催促道。

“那家伙说……”回想起当时所受的屈辱,黑屠仍然愤怒得满脸涨红,“那家伙说,他已经在里斯本岛恭候多时,准备好了一排很漂亮的绞刑架,就等着我们自动送上门,当然了,也不一定要绞死,如果我们愿意跪下来请求他的原谅,老老实实听从他的……”

混蛋!该死的混蛋!还没等黑屠说完,巨牙就穷凶极恶怪叫一声,重重一拳砸在船舷上,砸得木板碎片四散飞溅:“混蛋!居然敢这么说?我用我最心爱的菜刀发誓,一定要把他绑在案板上,仔仔细细的削成几千片!”

几千片怎么够?至少也要几万片!克伦特先生满脸涨红的挥舞手臂,安吉丽娜更是愤怒的凝聚火球,恨不得现在就杀去里斯本岛,该死的米尔斯,果然和他的老爹一模一样,全都是卑鄙无耻贪婪残暴的人渣,不对,说人渣都是抬举了他们。

“等等,等等。”但就在这样的群情激奋中,林太平却突然推推眼镜,转头看着黑屠,“老黑啊,你刚才说,米尔斯男爵一直待在里斯本岛?那么血撒公爵在哪,也率领军队留在里斯本岛吗?”

“啊?”黑屠怔了一怔,下意识的摇头道,“不不不,血撒公爵最近正忙着扩军备战,所以米尔斯男爵才会接替他,担任里斯本这座商业岛屿的执政官,老实说自从他上任以来,里斯本岛简直是民怨沸腾。”

“很好,这就对了!”林太平突然拍拍手,笑眯眯的站了起来,“知道吗?我突然有个很有趣的计划,也许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夺回财富顺便打脸,或许还可以借机干一票大的,给血撒公爵一个难忘的回忆。”

计划?什么计划?克伦特先生和黑屠面面相觑,倒是安吉丽娜只犹豫了几秒钟,突然就反应过来,顿时很兴奋的竖起鱼尾:“唔,小林子,难道你打算?”

“没错!”林太平笑得更加愉快了,八颗牙齿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们现在最缺什么,不就是缺钱吗?老克啊,你说为了他的独生子,血撒公爵愿意出多少赎金?”

“这个嘛,我想怎么也要……噗!”克伦特先生傻乎乎的回答,只是刚刚回答到一半,突然就目瞪口呆的满口喷血,“林,你千万不要告诉我说,你打算……”

为什么不呢?林太平满脸无辜的眨眨眼睛,安吉丽娜和巨牙却不管那么多,早就迫不及待磨刀霍霍了,此时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原本可恨的米尔斯男爵,已经变成了一大捆金光闪闪的金票,简直是可爱得不能再可爱。

疯了!你们全都疯了!克伦特先生泪流满面,别开玩笑了,就凭我们这里几个人,连里斯本岛的港口都进不去,你们居然还敢打米尔斯男爵的主意,这是分分钟被轰成渣的节奏,不不不,说不定连渣都不剩。

“谁说我们只有几个人了?”林太平伸了个懒腰,又拍了拍安吉丽娜的香肩,“姐姐,你和巨牙先回去群岛,召集百足它们过来汇合;黑屠,我这里有一份清单,你和黑商们帮我买齐清单上的物资;至于老克你嘛……”

什么都不用说了,看着林太平分那种亲切热情的目光,克伦特先生只傻了三分之一秒,立刻就毫不犹豫的拔腿闪人,但是还没等他来得及迈出右腿,林太平就一把抓住他,满脸感动道:“老克啊,我知道的,你一定很愿意陪我去里斯本岛探路的,对不对?”

一点都不对,可怜的克伦特先生热泪盈眶拼命摇头,呜呜呜,为什么我要陪着你去里斯本岛探路,就算真的要去,你一个人去就够了,像我这种跑几步都会喘粗气的胖子,只会拖后腿啊拖后腿。

“没事,我就喜欢你这种跑得慢的胖子,特别是在被追杀的时候。”完全无视他的怨念,林太平紧紧抓住他,就像是抓着一个免费送上门的人形肉盾,“安啦,我保证你不会死的,顶多也就是重伤骨折少条胳膊什么的,所以……出发!”

出发!出发!在克伦特先生到处挥洒的泪花中,安吉丽娜迫不及待的扬起鱼尾,巨牙杀气腾腾的跳上船头,片刻之后,升满风帆的商船就急速调转方向,迎着呼啸而来的狂风巨浪,驶向远方茫茫未知的深海迷雾……

海风呼啸而过,原本汹涌澎湃的海面渐渐恢复平静,只能隐约听到远方的迷雾中,安吉丽娜那一本正经的提问声,还在甲板上随风飘飘荡荡——

“小林子,你说等我们绑票了米尔斯那个混蛋以后,是应该割下他的一根手指送给血撒呢,还是应该割下他的一只耳朵……呃,巨牙,你现在就开始磨刀了吗?”

阿嚏!于是乎,就在这一刻,就在千里之外的里斯本岛上,某位正搂着舞娘喝得醉醺醺的肥胖男爵,突然忍不住用力打了个喷嚏——

似乎,可能,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就要发生了?

————————————————————————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土豪之神》,书号3336676,这次真的不是友情推,水水看了这本书觉得很喜欢,很有创意也很有趣,所以在这里向大家推荐,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