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337章 难以置信的价格

第三百三十七章 难以置信的价格

如果说第一天的冰火群岛广播,仅仅是满足了普通人的娱乐需求,那么从第二天早上开始的广播,却出乎预料的以《百家讲坛》拉开序幕,让慕名而来的听众们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有种连续点三十二个赞的冲动。

整整一个上午,除了中间听米兰达插播吟唱了几段《来自星星的你》之外,整个时段都被《百家讲坛》给包场了,猪因斯坦显然早就已经录制了好几期节目,从巨力药剂配方讲到炼金坩埚的制作方法,从炼金坩埚的制作方法讲到催化剂的特殊作用,最后还来了个炼金常识三百问,听得全场听众都快在知识海洋中淹死了……

这还不算完,等到它意犹未尽的闪人,还没等听众们来得及整理笔记,巨牙也闪闪发亮的登场了,这家伙拿着前不久从风暴剑士身上搜到的秘籍,把剑刃风暴的修炼法决从头到尾背了一遍,以至于现场的那些战士和雇佣兵全都两眼通红。

再然后,好不容易等到巨牙读完修炼法诀离开,接下来又轮到米兰达来上课,当然了,别指望这家伙讲授什么战斗炼金魔法之类的知识,事实上他只是根据自身的丰富经验,讲了讲如何获得女性芳心的常见方法……好吧,很诡异的是,这时候疯狂记录疯狂叫好的听众,居然比之前还多了好几倍。

如此如此,等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整条街道上已经拥挤到连树上都爬满人,得知消息的炼金师、战士、雇佣兵,从金河岛的各个方向疯狂涌来,让原本就人满为患的街道更加拥挤混乱,别说是找到地方坐下来慢慢听,你能有一只脚站在地上就算高等待遇了。

好不容易等到午间休息半小时,依依不舍的人群才算是稍微散开点。腰酸背痛的贵族和大商人们从人群中艰难挤出来,突然发现彼此都是满头大汗衣衫凌乱,几位贵族小姐更是眼泪汪汪,天知道刚才是哪个混蛋,居然趁着人潮汹涌的时候,偷偷摸了她们的大腿。

“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金河岛的商会会长麦肯恩先生,擦着汗水满脸涨红道,“该死的,为什么我们要和这些普通人挤来挤去。我们应该想个办法,在富人区里建一座广播台,并且禁止那些普通人进去富人区收听。”

就是,就是,对于麦肯恩先生的这个建议,周围的贵族们全都连连赞同,更有人直接提议道,也许我们可以去找南图尔伯爵,据说伯爵大人也拥有广播台的少数股份。如果他能够支持我们的提议,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说到南图尔伯爵,南图尔伯爵就很神奇的出现了!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这位伯爵大人居然衣衫整洁满脸愉快。完全没有受到人群拥挤的影响,甚至还端着一杯红酒,笑眯眯的和众人打招呼:“啊哈,先生们。你们也收听了广播吗,那位猪因斯坦炼金师的讲座,是不是很让人惊讶?”

“呃……”看看自己难民般的糟糕仪态。再看看对面风度依然的南图尔伯爵,一大群贵族商人不由得愕然无语,“等等,伯爵大人,您早上也收听了广播吗?可是为什么我们没看到您,而且看您的样子,好像一点都没受到影响?”

“当然,我当然收听了,而且是一边享受着牛排一边愉快收听。”南图尔伯爵很愉快的挥挥手,看似漫不经心的喝了口红酒,“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来这里,我是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收听广播的。”

自己家?贵族和商人们面面相觑,顿时很敏感的注意到这个词,等等,那也就是说,南图尔伯爵完全不用出门,就可以收听到和我们一模一样的节目,没天理,没天理啊,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人挤人,这家伙却可以在家里喝红酒吃牛排?

“这个嘛,其实我也是刚刚拿到那东西的。”南图尔伯爵笑得更加愉快了,却又轻咳几声道,“好吧,作为一个慷慨的贵族,我很乐意和大家一起分享,也许你们会愿意去我那里做客,一边吃午餐一边收听下午的节目?”

想揍他吗?贵族商人们面面相觑,很有默契的得出结论,然后就一窝蜂似的涌了上去,别误会,他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揍南图尔伯爵,而是一起挤上豪华马车,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就风驰电掣的抵达了伯爵别墅。

事实上,都还没有推开别墅大门,就可以清晰听到里面传来的广播声音,休息了一上午的安吉丽娜重新上阵,正在那里讨论米尔斯男爵究竟是不是血撒公爵亲生子的严肃问题:“是的,大家都可以发现,血撒公爵的身高只有一米二,而米尔斯男爵的身高有一米七五,我们就此采访了几个遗传学专家,几位专家都一致认为……”

果然能够收听得到?一大群贵族商人顿时精神大振,立刻抢占柔软沙发坐下来听八卦,林太平在旁很无语的看着他们,忍不住满脸同情的提醒那位麦肯恩会长:“那什么,麦肯恩先生,如果我是您的话,现在就会从那张沙发上站起……”

这提醒来得太晚,近视眼的麦肯恩会长刚刚坐下来,就被愤怒的“沙发”一脚踢飞了,不过除了他的悲惨经历之外,其余的贵族们倒是幸福得热泪盈眶,谢天谢地,我们终于不用和那些平民挤来挤去,我们终于不用在大街上吹冷风了,我们终于可以在舒适温暖的房间,喝着美酒愉快收听广播了。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于客厅圆桌上的那个黑色金属盒,伴随着电磁流的滋滋作响,安吉丽娜的声音正从黑色金属盒里传来,就如同之前从电磁塔水晶球中传来的一模一样:“是的,根据几位专家的观点,我们认为米尔斯男爵很可能不是血撒公爵的亲生孩子,至于他到底是谁的孩子,这个嘛,据说早年公爵府里曾经有一位高级侍从失踪……”

好吧,八卦固然很有爱,但是这个能够传播八卦的黑色金属盒,显然更加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一大群贵族和商人们满脸古怪,盯着那个还在传出声音的黑色金属盒,过了好久终于忍不住结结巴巴道:“这个,这东西,这东西是?”

“收音机。”林太平喝着茶,悠然自得的回答,“它的原理和电磁塔一模一样,你可以把它理解成电磁塔的小型版本,当然更加容易携带也更加容易移动,坦白的说,猪因斯坦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好不容易把它研究出来。”

谁在乎这东西是怎么研究出来的,一大群贵族商人翻翻白眼,他们更关心的,显然是这种收音机的用途,用膝盖去想也知道,只要有了这个更容易携带的收音机,谁还需要起个大早去广播台周围抢位子,谁还需要寸步不离在大街上吹冷风,没错,这才是我们大人物应得的待遇,这才配得上我们的身份和地位。

所以,都不需要林太平很诚恳的提醒前方有坑,已经被迷住的贵族和商人们就主动往坑里跳,刚刚被赤兔踢飞出去的麦肯恩会长挣扎着爬起来,直接满脸涨红的举手问道:“林,开个价吧,不要告诉我说,这种收音机只有一台,而且已经送给伯爵大人了。”

“当然不会,相信诸位也看得出来,我邀请你们前来的目的是什么了。”林太平这次倒是很老实,推了推金丝眼镜轻咳几声道,“咳咳,考虑到我和南图尔伯爵大人的深厚友谊,我决定,一台收音机……呃,一个金币!”

“这么贵?”麦肯恩会长难以置信的倒吸一口冷气,表情夸张得像是牙痛,“林,你这也太贵了吧,就算这种收音机需要炼金术来制造,就算它的材料再怎么稀有,但是一台收音机一个金……等等,一个?不是一万?”

好吧,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麦肯恩会长当然要习惯性的砍价钱,可是这番讨价还价的话说到一半,等他意识到那个数字不是一万而是一个金币时,突然就满脸呆滞的张大嘴,后面的话怎么都说不下去了。

事实上,不仅仅是他,周围的贵族商人们更是目瞪口呆,说实话,他们本来都已经做好被痛宰一刀的准备了,可是现在却突然发现这一刀好温柔,温柔得让人毛骨悚然,等等,我们是不是听错了,这样一台收音机只要一个金币,这跟免费白送有什么区别?

“你们没听错,就是一个金币。”林太平满脸诚恳的看着他们,还不忘拉过旁边的猪因斯坦,“说实话,我们这是在亏本啊,但是有什么没办法呢,谁叫我和伯爵大人有着深厚的友谊,谁叫我对各位先生充满了深深的敬意,谁叫我就是这么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呢。”

你忠实老实个毛线啊!一大群贵族和商人面面相觑,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用十二指肠去想也知道,天下绝对不会有免费的午餐,所以这个看起来很奇怪的东方人,居然会把这么昂贵的收音机送给我们,就说明……

转眼间,联想到林太平身后的黑暗生物们,一大群贵族和商人顿时展开丰富联想力,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得出了结论——

有阴谋!有阴谋!毫无疑问,这里面一定有阴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