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中城

第44章 用钱砸你

第四十四章 用钱砸你

楚风陪着叶轻柔缓步走出了平大的校园。

叶轻柔白晰的脸上,浮现着一抹嫣红,她声音很细很柔:“楚风,我母亲想见一见你。”

“啊!”楚风一阵错愕,见父母,这也太快了吧?

“这个还是等过几天吧,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叶轻柔的眼圈突然间红了,晶莹的泪珠,在她乌黑的大眼睛中打着转,终于没有止住,滑落下来。

楚风看到她哭,顿时有些慌了手脚,这也太敏感了吧,又没说不去,就哭:“我只是感觉现在去见伯母,太仓促了,所以想好好准备一下再过去看她老人家。”

叶轻柔闻言,泪水更是如珠一般颗颗滴落,就像晶莹的玉石,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意:“我母亲她的病恐怕拖不了太久,所以……”

听到叶轻柔的话,楚风长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

只是看到叶轻柔梨花带雨的模样,再也无法拒绝,便轻轻的点了点头:“那好,咱们这就去看看伯母吧。”

……

医院里,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散。

楚风不喜欢医院,更不喜欢这种味道。

叶轻柔的母亲住在一间普通的病房中,房间内,有三张床,都躺着病人。

叶轻柔的母亲就在最里面的床位,她是一名尿毒症患者,已经到了必须要换肾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时候,只是那需要一大笔的钱,她们拿不出来。

看得出,她年青时候,也是一个很漂亮的美女,只是岁月与病痛,将她折磨的只剩下了皮包骨,而肾功能的衰竭,让她本来应该很瘦的身上,轻度的浮肿着。

苍白的面色,略有一丝发乌,在她的病床前,还半坐着一位小男孩,约有八九岁,身上的衣服又旧又破,不过洗的倒是很干净,眉目间,与叶轻柔很像,应该是她的弟弟。

楚风扫了一眼病**的名字,孔玉兰。

孔玉兰看到叶轻柔与楚风,苍白的脸上,涌上了一抹兴奋,费力的抬起手,冲着楚风笑了笑:“坐,快坐!”

小男孩赶紧站起身,将自己的坐位让给楚风。

“伯母,不用客气。”楚风伸手在男孩头上抚了一把,笑着坐下来。

“楚风,轻柔性子柔弱,以后就要多麻烦你照顾她了,至于轻城,他年龄还小,我真的放心不下,还希望你……”孔玉兰的手,用力的抓着楚风,眼中绽射出期盼的光芒,而隐隐间,还有着一抹晶莹的泪水在转动,显然,她对自己的病,有感觉,因此才如此对楚风说。

“伯母,你不要担心,一切有我,你的病会好起来的。”楚风阻断了她的话,示意她放心。

恰在这时,有人外面喊道:“16床孔玉兰,你们已经欠费好几千了,赶紧去交钱。”

孔玉兰歉意的看了看楚风与叶轻柔,无神的眼眸里,那一直转动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

“我去交钱!”楚风一把接过了护士递过来的欠帐条,冲着孔玉兰笑了笑,然后就走出了病房。

身后,孔玉兰声音有些哽咽:“轻柔,是妈对不起你!”

叶轻柔的眼泪也随着孔玉兰这一句话直接就落了下来,她赶紧到了床前,一把拉住孔玉兰的手:“妈,你快别这样说,我是你女儿,这是我该做的。”

“你快去,人家楚风第一次来,就摊上这事,不好,你快别让他交钱,我这病,不治了!”孔玉兰激动的说着,苍白的脸上,涌起了一抹潮红。

“妈……”叶轻柔泪水如抑不住的雨,顷刻流下。

一旁,一直默默不说话的叶轻城,也扑到了孔玉兰的怀里,三人抱头哭成一团。

病房内,其余两家看到,均是一声叹息。

“表妹,你来了。”一个脸上带着一丝邪气的年青,穿着花格子的上衣,头发梳的又明又亮,嘻皮笑脸的走了进来。

叶轻柔看到他,眉头皱了皱,脸上显出了一抹厌恶之色:“曾强,你来干什么?”

“我来,当然是有事情要找你。”曾强捂着鼻子走进病房,冲着孔玉兰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句:“大姨,我来看你了。”

孔玉兰将脸转向了一边,不理会曾强。

曾强也不感觉无趣,凑近叶轻柔:“表妹,我想你也明白,大姨的病需要钱,所以你就同意嫁给周铭吧,只要你同意,大姨立马就有钱换肾!”

他的声音虽然低,可是一旁的孔玉兰听的分明,她的脸色阴沉如水,拼尽全力大吼道:“滚!”

曾强的脸色猛地一变,冷笑着看向孔玉兰:“大姨,我敬你是长辈,一直不跟你计较,可是你居然这样对我,那好,你们现在就还我们家钱!”

“还钱是吗,她们欠你多少钱,我来还!”楚风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他冷冷的看着曾强。

“你还?”曾强鄙夷的看着楚风,用手指着他:“你也不看看自己钱包里有多少钱,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十八万,你有吗,一个穷**丝,还想学别人英雄救美吗?”

楚风目光一冷,将手伸进包里,这包其实也是他刚才帮着孔玉兰交住院费时,现到外面买的。

其实他这样做,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包里根本没钱,钱都被他取了出来,放在戒指中。

“啪!”

二十万,厚厚的一垫钱,加起来的重量不轻,被楚风用力一甩,直接就甩在曾强的脸上。

这些钱砸得曾强一阵头晕目眩。

楚风目光更冷,如舌绽春雷,喝道:“多出的两万,给你当医药费,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给我滚!”

曾强见钱眼看,早就忘了疼,忙不迭的将掉在地上的二十万捡了起来,一溜烟的跑了。

叶轻柔一脸歉意的看向楚风:“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以后一定要记住,你是我楚风的女人,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楚风温柔的将她拥进怀里,语气坚定的说道。

叶轻柔心底涌进一抹幸福,一旁,孔玉兰也开心的流出了眼泪。

“伯母,你安心治病,这里是一百万,你拿着,不够我还有。”楚风将他刚刚存好的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孔玉兰。

“这怎么行,我怎么能花你的钱……”孔玉兰赶紧往外推脱。

“伯母,难道你不想看着轻城长大,轻柔结婚吗?”楚风说着,将银行强行塞到了孔玉兰的手里,然后笑道:“而且我刚才已经联系过医生了,一旦有合适的肾源,就给你手术。”

孔玉兰眼中浸泪,已经说不出话来,叶轻柔更是感动莫名,一颗芳心,彻底的倾到了楚风身上。

病房中,其他两家的人,也都羡慕的看着孔玉兰,感叹找了一个好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