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中城

第97章 魔域桃源

第九十七章 魔域桃源

其实楚风这一段时间一直刻苦修炼,仙原力本来就已经差不多积累到了两点,更加上昨夜的突破,让他的仙原力,直接到了两点。

所以吃过饭后,楚风便一头扎进了房内,反锁好门,踏进了戒指空间。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楚风感觉到了知识的不足,所以这一次,他准备鉴定那本破书。

鉴定!

随着楚风心意动处,那本破书突然绽放出一道亮彩,而本破旧的书面,却如焕发了新春,上面的字迹,也全部都显现出来。

在破旧的封面上,郝然写着四个大字,神农丹诀。

“啊……”楚风看到这四个字,明显的愣了一下神。

这算是什么?

就在这时,他脑海中,顿时就出现了一道信息。

神农丹诀凡人篇(残):此篇为神农氏所著之神农丹诀凡人篇,包含了凡间界所有的灵物、灵药,以及炼制丹药、治病救人的方法。

备注:因为这是凡人篇残卷,所以炼制的丹药,只对后天以下的境界有用,也既是对地级以下修为有用。不过此篇更因为是医诀,所以里面附带医诀,可以看透地级以下所有人的修为,而且还可以隐藏自己的修为。

本来看到前面的信息,楚风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在看到后面的备注,却真是震惊了。

这样也可以?太逆天了吧?

不过随即他便坦然了,怎么说自己也是天界废品站的传承者,总得有点优惠吧,这东西,就尼马是咱的福利!

想到这儿,楚风便想起了一句话,穿越者,牛逼不解释!

换成他的话说,就是传承者,牛逼不解释!

当下再也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双手一拍,那本破旧的神农丹诀便化成了点点星光,融入到了脑海中。

巨量的信息,如爆炸一般,无数的灵物灵药,都如亲眼所见,栩栩如生的展现在眼前。

更还有一张张的丹方,都在瞬间学会。

楚风在诸多的丹方中,竟然还找到了伐经洗髓的丹方。

只是他看到里面的药物时,却是让刚刚沸腾的心,顿时又沉了下来。

什么百年老参,成形百年何首乌,这尼马也都太罕见了吧?

或许放在以前,这些东西好找,但现在,恐怕就是几十年的野山参,也都被采的差不多了?

楚风这般想着,有些小郁闷的退出了戒指空间。

但他却并没有闲着,而是将神农丹诀中,可以看破别人修为,隐藏自己修为的功法,好好的修习起来。

直到完全融会贯通,这才满意的走出了房间。

……

齐鲁市的繁华,不是平海可比的。

楚风开着他的瑞虎,很快就融入到了一众车流之中。

“时少,我现在齐鲁市,你在哪儿?”楚风开车随波前行,翻找到时江辉的号码,便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风哥,你怎么来了齐鲁?”时江辉声音中明显带着一抹讶然,旋即却是大笑起来:“我正在魔域桃源,你来吧,我给你接风。”

在平海时,楚风与时江辉处的不错,所以时江辉一听楚风来了齐鲁,顿时就开心大叫。

“那好,我马上到!”楚风笑着挂断了电话。

其实他是想让时江辉帮忙找一座不错的院子,这事本来找任志远最合适,只是楚风打电话给他时,他还在平海,所以他就找到了时江辉。

……

魔域桃源是齐鲁最大的一间夜总会,在一楼的大厅里,五彩缤纷的灯光,将大厅照的充满了梦幻般的色彩。

红男绿女,就在下方的大舞池中,跟着震撼的音乐,疯狂的扭动着身躯。

闪烁的灯光,明灭之间,照射在人群中,映出了一张张带着青春狂热的年青面孔。

五彩的灯,闪在美女穿的极少的皮肤上,配合着扭动的身躯,带出了最原始的诱惑。

当然,魔域桃源出名,并不是因为它的大舞池,而是因为他在一层之上,雅厅之中,有着扣人心弦的魔术表演。

更还有三层,那非纯洁的人体艺术展示。

时江辉此刻正在二层,与朋友一起在看魔术表演。

……

楚风此时正走在通往魔域桃源二层的通道上。

但在门口的两个保安,却伸手拦住了他:“先生,请问你有VIP会员卡吗?”

“没有。”楚风显然没有想到,魔域桃源的二层,居然还需要这东西,顿时摇了摇头。

“那不好意思,你不能进去。”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直接一叉,便将过道堵死,目光在楚风说出不是VIP的瞬间,也变得冷了起来。

“时少,我在二层的通道,你来一下吧。”楚风当然不会与两名保安生气,他掏出了手机,直接拨给了时江辉。

“你进来就成,怎么……”时江辉说到这儿,才突然想起魔域桃源的规矩,顿时歉意的笑了笑:“风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忘了进二层需要VIP会员卡的。”

他在齐鲁市,是大名鼎鼎的齐鲁四少,出入魔域桃源当然用不着拿VIP会员卡,所以也就忘了这个事,挂下手机,时江辉直接就快步走了下去。

在他身后,那位朋友却是嘿嘿一笑,在后面调侃道:“时少,你这又是闹的哪一出?莫非是外面有美女找你不成?居然跑的这样快!”

……

通道处,两名保安看到楚风居然还不走,而且还在这儿打电话,顿时不耐烦的叫嚣道:“小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去一层玩去。”

“嗯!”另一人,更是微屈手臂,身体向前轻探,做出了一个展现胸部肌肉的动作,怒视向楚风。

楚风直接就被这个大块头逗乐了,嘴角一挑,脚下轻动,正准备有所动作,却自通道口,一个人快速的跑了过来。

“MD,我看你们两个是不想在齐鲁混了,居然敢拦我的兄弟!”时江辉走的气喘嘘嘘,脸上也带出了一抹绯红。

怒视着两名保安,直接就甩出了两巴掌。

“啪、啪。”

两名保安,直接就被这一巴掌打的怔在那儿,正要发怒,转头却看到是时江辉,顿时怒容尽消,换上了腻的发媚的笑脸。

“时少,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时江辉却是根本没有理会二人,径直走向了楚风,伸手一把就拉住了楚风的手:“风哥,你什么时候来的齐鲁,怎么不通知我去接你?”

风哥?在一旁,媚笑到一张脸都有些酸痛的两名保安,直接就碉堡了。

尼马,这是什么人啊?居然让堂堂的齐鲁四少之一的时少叫风哥?

不过瞬间,两人又都在心里诅咒起来:你说你一个这样的牛人,搞什么这么低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