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中城

第273章 马王的骄傲

第二百七十三章 马王的骄傲

楚风因为不懂赛马的规矩,所以临时向相马师询问了一番。

相马师也很尽责,毕竟今天他收获很大,给他的佣金,足够他平时干上一年挣的钱,所以尽心尽力的给楚风做着解释。

只不过,他眼中隐隐间的担忧之色,楚风也看得十分清楚。

终于,相马师忍不住劝道:“慷慨的楚风阁下,我知道您不在乎钱,可是这样的一场比赛,对您来说,是完全不公平的,他的马,一直有着细心的照料与护理,而您的马,却是刚刚得到,而且在这之前,它还经受过长期吃不饱,以及鞭打的虐待,所以它的状态根本不适合比赛,我认为这场比赛,您根本没有任何胜算,不如……”

对于他真诚的劝说,楚风也心存感激,当下自信的在马王脖颈上拍了一把:“我对马王有信心!”

马王似乎听懂了楚风的话,马头朝着他回转,眼眸中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还用头在他身上轻轻的蹭了蹭。

相马师还想再说,却被楚风直接制止了:“相马师先生,我非常清楚你是好意,可是我答应下来的事情,从来不会中途改变主意。”

相马师叹了一声,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那么好吧,如果您真要将这场比赛进行下去,那请您让我替您骑上这匹马,我保证,我一定会与它配合的很好。”

这是马王的崛起之战,楚风怎么可能让他当马手,所以直接摇了摇:“相马师先生,这匹马已经认我为主,我相信,它不会同意别人骑上它。”

“这个请您放心,我有自己的办法。”看到楚风如此说,相马师认为他被轻视了,于是他自信的仰了仰头。相马师怎么可能会驯服不了一匹马?

楚风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他去试一试。

有着神识的楚风,对于马王的想法,有着一定的了解,这是马中之王者,有着它的尊严,与它的择主理念。所以它不会让除了主人之外的人,骑上它的马背,除非是楚风同意。

相马师看到楚风让开了路,顿时就到了马王的面前,他先是伸手轻抚马王的脖颈,想要借此与它做一个简单的沟通。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马王竟是直接就转过了身去,虽然没有踢他,可是马眼中,表现出的傲气与戒备,却让他心中一凛。

这马是在拒绝他。

不过有着丰富的相马与驯马经验的相马师,也不是善与的,他动作轻灵。很快就贴了过去。

猥琐的脸上,此时猥琐直接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虔诚,邋遢的模样虽然依旧,可是目光却是精芒绽射。

让人感觉很是怪异。

在他的口里,还不停说着古怪的语言,楚风一定哑然,这家伙。难道真的懂马语?

楚风只所以能看懂马王的意思,是因为他的神念,可以到马王的情绪,与它想要表露的想法,不过便是如此,也不敢说是完全懂,只能是一个大概。

可是眼前的相马师。居然……

他现在倒是有几分好奇了,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能不能带来惊喜,也更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这匹马王,只属于他楚风。

诧异间,相马师的手终于如愿以偿的摸到了马王的脖颈,只不过马王却显得非常的急躁,眼眸,高大的马头,直接自相马师头顶转过,拟人化的眼眸看向了楚风。

然后又点了点身前的相马师。

“哈……”楚风顿时就笑了起来,这马王,真不亏是马王,它的意思分明是在征询自己,该怎么办。

楚风突然怪异的一笑,然后略略一点头。

相马师此时手已经在马王脖颈上抚摸了一会儿,他也感受到了马王变得温顺,不再那么抵抗,所以他带着一丝得意回过了头,看向楚风:“尊敬的楚风阁下,您看……”

“砰……”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马王却是突然一动,在他身上一撞,直接就将他撞的摔了出去。

相马师得意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眼中,却是迷茫与不敢置信。

“我说过,马王只属于我自己,别人是骑不得的。”楚风笑着,伸手将相马师拉了起来,然后又在马王脖颈上轻轻一拍。

马王也紧紧的贴着他,一人一马,说不出的和谐。

“现在你相信了吧?”稍瞬,楚风笑着看向他问道。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太神奇了!”但出乎楚风意料的是,相马师被撞倒,并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是激动的大叫。

不过心情稍稍平复,他便又担忧的看向楚风:“尊敬的楚风阁下,你要知道,真正的赛马比赛,骑手都是又瘦又小,这样可以减轻赛马的负重,而且还可以……”

楚风笑着阻止了他:“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不过虽如此说,他也将相马师的话放在心上,看了一眼相马师,果真是又瘦又矮。

再扫了一眼托尔斯基,他此刻也已经下马调整,走下马的他,才不过一米六多,而且十分消瘦。

心里不禁嘀咕了一声:难道骑手真的都要这样吗?

不过转瞬,他便将这个念头掐灭,如果真是如此,古代那些马上将军,都不用跑了。

……

紧张的赛前准备,终于就绪,赛马场里,只有楚风与托尔斯基两人两马。

两马并立与栅栏内,托尔斯基的赛马全身披着如锦缎一般的红毛,油光滑亮,更在马头两眼中间,有一道菱形的白毛,更将这匹键马映衬的健美神俊。

反观楚风**的马王,虽然是比托尔斯基的这匹马还要高出少许,却是瘦骨嶙峋,毛色虽然还算平滑,但如果与托尔斯基的这匹相比,那可真就没法子看了。

卖相上,托尔斯基稳稳的压住了楚风。

托尔斯基本人更是得意洋溢的看着楚风,目光中,一抹兴奋难以隐藏。一百万,想起那巨额的赌注,他的嘴角便轻轻的挑了起来。

这赌注,可是比那人给的多多了。

沸腾的热血下,他已经开始在想,那一百万该如何花?

赛场中,一片呼声。不过这呼声,呈现出一边倒。

当然,全部都是倒向了托尔斯基。

而在赛场内,更有下注的地方,开办这次盘口的,就是红山崖真正的老大。罗果夫。

所以下注的人很多,因为罗果夫的信誉一向良好。

其实这一次,罗果夫根本不想开这个盘口,因为这分明就是一边倒的比赛,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不过做为红山崖的老大,这时候他必须得站出来,以体现他老大的价值。

这一次的开出的盘口也不以往不同。根本没有赔输赢,而是直接赌托尔斯基可以赢得多少时间。

红山崖的赛马场一圈是一千米,要跑完十二圈才算是终点。

所以,赌的就是,托尔斯基可以领先多少圈。

不过做为意思一下表示,他也开了一个楚风赢得比赛的赔率,这个赔率却是大到了一赔一百。

一想到自己这种奇耙的赌法,罗果夫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我还真是天才,这种办法居然都让我想到了。”

就在他自卖自夸的时候,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他:“老大,比赛应该开始了。”

“哦,”对于刚刚的自夸没有人应和,罗果夫很是郁闷,闻言不耐烦的一挥手:“那就让他们开始吧!”

接着又嘀咕了一句:“疯狗伊万那个混蛋。居然被一个东方人吓跑了,真是丢死人了,还得老子亲自来主持比赛,难道想累死老子不成?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找个人主持赛马场啊。”

就在他喃喃的自语中,比赛终于开始。

压着发令枪的响声,托尔斯基就像一条红芒,直接射了出去。

而让楚风郁闷的是,他**的马王竟是根本没有反应,眼眸中,似乎还带着几分不屑,依旧站在原地。

“擦,这是在搞什么?”赛场内,观众顿时就凌乱了。

这种发枪响,赛马不跑的事,可是第一次碰上。

不过众人着急,罗果夫却是开心无比,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将钱收进自己的口袋,听到了那美妙的金币的撞击声。

“哈哈,我果然是奇耙,这样算下,领先的圈数,应该是都没人敢买的吧?”

下面终于有人聪明了一回,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恭敬的拍马屁道:“老大,您真是太英明神武了,高瞻远瞩了!”

“啊哈,你很不错,从现在起,这赛马场就交给你负责了!”终于有人领悟到自己的意思了,罗果夫心情大好。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那名手下被这么一大饼直接就砸的几乎要晕倒了,语无伦次的大叫。

看台上,秦桥更是跌破了眼珠子,他双手直接就高举起来,大叫道:“快跑,快跑啊!”

其实由不得他不焦急,他为了支持楚风,可是投了一万块的赌注,赌楚风赢。

而在他的影响下,相马师也投了一千块。

相马师也急了,挥舞着他瘦弱的手臂,唾沫星子四溅,沾得本来就乱脏脏的胡子更不惨不忍睹:“跑啊!”

其实楚风也急,可是当他看到**马王的眼睛,他就明白了它的想法,顿时在它脖颈上轻轻一抚:“开始吧!”

“咴……”

马王前蹄猛地抬起,仰天一声嘶鸣。

接着便直接窜了出去,如一道灰色的闪电。

ps:天气变了,亲,注意多穿衣服,小心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