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中城

第314章 说真话真好

第三百一十四章 说真话真好

旁边,周正的心,也随着唐讷的话,而突突的一阵巨跳,刚刚他是成竹在胸,可是当唐讷这位人称研究唐伯虎的第一人,说出这是真迹时,他便碉堡了。

现在听到唐讷问向吉小华,顿时将目光紧紧的盯了过去,忐忑与彷徨并存,双拳也紧紧的相握,手心处,已经是汗渍淋漓。

虽然之前楚风说输了也不让他走,可是这面子,可是大问题!

他不能输,一定要赢,也只有这样,皇甫傲才会高兴,他才会有机会,想到这儿,他的心里,顿时七上八下,五味俱陈。

而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将希望放到了吉小华的身上,所以目光盯的更紧,更期待。

吉小华做为一个收藏界的名人,他如何不知道,名声是最重要的,唐讷老爷子在字画上的研究,尤其是对唐伯虎的研究之精深,可以放眼华夏,不、是全世界,也无人能及。

他既然说这一幅是真迹,那就已经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自己一旦说不是,那……

吉小华犹豫了……,他甚至开始在想,当初傍上皇甫家,到底是对还是错?

但是现在,还有选择吗?

在皇甫傲阴寒目光的逼视下,他终于一声长叹,落寞的轻语道:“唐老,这画还没有完全展开,现在便说是唐伯虎的真迹,恐怕是为时过早吧?”

听到他的话,唐讷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却并没有多想,笑道:“小华说的对,既然如此。想必大家也都等急了,那便让我们将这一幅唐伯虎的真迹打开了吧。”

说着,他朝身后的助手一个示意,助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找地方挂起来。

毕竟画卷这东西。有长度,如果不挂起来,别人怎么欣赏法?

拍卖场中,不说一众收藏爱好者,便是那些凑热闹的人,在听到唐讷说是真迹后。也都一个个伸长了脖颈,想要一睹画卷的真容。

如果此时二人还是就这般铺在桌子上独自欣赏,真不太合适。

画卷小心翼翼的被挂在靠墙的位置,再由着唐讷细细的展开。

顿时,拍卖场中,就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

“呼!这、这幅画不管是不是真的。多少钱,开个价,我要了!”随着画卷刚刚展开,拍卖场中,立刻便有人大叫出来。

“真迹,这一定是真迹!”

“没有想到,老夫有生之年。居然能亲眼见证唐伯虎真迹的出世,真是值了!”有白须老者,激动的两眼流出了浊泪,紧紧的盯着挂在墙壁之上的画卷,大声唏嘘。

拍卖场中,一时间乱了起来。

唐讷虽然说,之前看了半尺,便可确定这画卷是唐伯虎的真迹,可是真当他一睹全貌,反而是说不出话来了。

众说周知。唐伯虎最擅长画仕女,可是他画的最多,也最有成就的却是山水画。

但这一幅画,却是山水与仕女同存。

高山巍峨,藏匿与云雾之间。山间流水涓涓,舒缓而下,却在山脚下,积聚成溪。

溪水清晰,便是游鱼都可以一目了然。

在这溪水河畔,有一长发披肩之美女,正梳流着自己的一头秀发,虽不见全容,但仅仅是一个侧面,却将这女子的婉约身材与绝世容颜都一笔勾勒而出。

正所谓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也就是这般风采。

“这、这……”唐讷紧紧的盯着画卷,心情激动无比,竟是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周正更是傻眼了,他便是再不懂字画,光看唐讷与拍卖场中诸人的反应,也已经清楚的知道,他输了!

皇甫傲一直想要扫楚风的面子,可现在居然反了过来,反让楚风凭借一幅画占尽的先机,出尽的风头,他如何能忍,当下便用凌厉无比的眼神,向着吉小华示意。

吉小华沉醉在字画的意境之中,待回头,却正迎上了皇甫傲凌厉的眼神,顿时心中一紧,接着却是一涩。

他自然明白皇甫傲的意思,可是让他在这般情况下,睁眼说瞎话,这也太……

如果真是如此做,他在收藏界,真的不用再混下去了!

唐讷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他激动的仔细观察着这一幅唐伯虎传世中,罕见的山水与仕女相结合的真迹,老眼都已经涌出了泪水。

声音更是颤抖着,大叫道:“我敢保证,这一定是我见过的,唯一的一幅唐伯虎山水与仕女相结合的真迹!”

“哗……”

听到唐讷再度说出是唐伯虎真迹,拍卖场中的诸人,顿时就沸腾了。

上一次说,大家都没有亲眼看到,这一次,所有人,可都看到了这幅画的真容,所以这种震撼,远远的超出了上一回。

看着拍卖场中,人声鼎沸,皇甫傲心中别提多郁闷了。

他恶狠狠的看着吉小华,用最凌厉的眼神,朝他示意。

吉小华终于动了,他走的极缓极慢,似每一步,都有千斤之重。

心情激动兴奋的唐讷看到他走过来,顿时大笑道:“小华,我早就说,这一幅是唐伯虎的真迹无疑,现在你相信了吧?”

吉小华涩然一笑,回头望了一眼皇甫傲凌厉的眼神,再迎上唐讷坦诚兴奋的目光,心中终于有了决断。

“恭喜唐老,你不亏是研究唐寅的泰斗,竟是一眼就看出了这幅唐伯虎的真迹,晚辈自愧不如!”

说出这句话之后,他突然感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似乎是搬开了压在心头的千斤巨石,而在心里,也升起一抹明悟,原来有时候,说真话的感觉,是这样的舒爽!

他开心的笑了起来,便是旁边,皇甫傲能够杀人的凌厉眼神,也竟似完全没有感觉到。

随着他的话出口,这赌局,便已经定下了输赢。

因为在场的两位名家,都已经认定了这幅是唐伯虎的真迹,赌局自然是楚风赢了!

周正面色一黯,冲着楚风一拱手,勉强笑道:“恭喜。”

说着转身就要走,楚风却是笑着拦下了他:“呵呵,之前的事,不过是个玩笑,何必太当真,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难道不留下来,凑个热闹吗?”

周正感激的看着楚风,心中一时间百感交集。

众人齐乐,唯有在一众保镖护执下的皇甫傲,面色铁青,难看之极。

毕竟,这脸打的忒狠,尤其是打他脸这人,还是被他视为手下的吉小华,怒火,瞬间便烧透了他的狭隘的心胸。

只不过这恨,他却都记在了楚风的头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