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中城

第527章 诡异怪树

第五百二十七章 诡异怪树

“快抱元守一,宁心静神,千万不要妄动真气!”银须老者毕竟是见多识广,虽然没有破阵之法,却也想出了应对之策,赶紧大叫着提醒周围的道友。

此时的一众人都已经心神大乱,经他一提醒,如何不赶紧从命,当即便有许多人直接就盘坐下来,抱元守一,屏住了一口气在丹田之中,宁神不动。

这样的方法,却真的是有效果,他们居然发现真气被抽离身体的速度,已经几近没有。

虽然还有淡淡一丝在不停的被自丹田中抽离,但却已经不会影响实力太多。

而这么样的一丝真气,便是抽上一月,也不会让他们出现真气枯竭,所以心中的担忧也都慢慢的淡去。

只是他们却不能再往前赶路,毕竟这般抱元守一,只能这样原地坐着挨打。

一个个都极其无奈,却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就只能期待这肆虐的狂风,赶紧散去。

……

皇甫强仁也同样遇上了这番局面,他手下强者如云,更还有像火云邪神这般的逆天的强者在中间。

要知道,百余年前,火云邪神便是一等一的强者,如今过了百年,一身修为被他锤炼的更加的精纯,可以说,他已经将自己的基础千锤百炼,完全的打牢。

只要是有足够的灵草丹药,亦或是真传血脉,他升级便再无任何的阻碍。

当然,他眼下的修为,也是在座的诸人当中最高的,在感觉到诡异的山风吹起之时,他便第一个察觉出了不对。

不过因为他本身就是最擅长吞食别人的血脉灵气为已用,更将真气完全提炼了一遍,所以他的真气被抽离的速度反而是最慢的。

但其他人。却就没有他这样的运气,一个个面色如土,惊骇莫名。

“不要慌。稳住心神!”火云邪神双目微眯,沉声大喝。

随着他的大喝。一众人的心神也都渐渐的稳了下来,毕竟事前在来桐山时,大家都已经做好了要打硬仗的准备,甚至是血战。

所以这般的条件,倒不至于让他们如那帮临时组结成团的散修一般慌乱。

一众人一边抵御着真气的抽离,一边急切的想着应付的办法。

火云邪神却根本没有顾及这些,一方面是因为他真气被抽离体内的速度本来就很小。微乎其微,另一方面却是,他已经自狂暴吹来的诡异山风中,嗅到了一丝神兽血脉的味道。是以他的眼眸都因为见到了这绝世的美食,提升修为的良药,而变得赤红如血。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已经完全铺平的道路,修为进阶无止境。除非是到了地级的巅峰,突破的那一关,才能对他造成困绕,其他的东西,都将不会再妨碍他分毫。

所以在嗅到山风中。那淡淡的神兽血脉香气,他又怎么可能不心动如潮?

在大声提醒了一众人之后,他便冷冷的将眸子凝起,投向了山顶之上。

“轰……”

便在火云邪神的凝视之下,一团暗金色的火焰,突然自山顶上燃起,似乎是将整座高耸如云的山顶都用火焰全部包裹在了其中。

远远的看上去,就如同一只巨大的火球,顶着山峰之尖,在熊熊的燃烧着。

而更加壮观的是,这火球却非是普通的颜色,而是呈现出辉煌威严庄重的暗金之色。

这不但更增添了视觉上的效果,也更让这场面变得震撼。

一个个抬头仰望,脚下不由自主的有些发软,更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了膜拜之心。

不过众人,却在这震撼的同时,惊喜的发现,那狂暴的飓风,还有一直被抽离的真气,竟然是突然间停止住了。

这让一众强者,顿时又喜又惊。

……

山顶之上,楚风却是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丝,而在他的身周,却有暴烈的暗金之火在熊熊的燃烧着。

他的表情阴沉如血,浓郁的能滴出水来:“竟然还是差了一丝,便是借了这万千生灵,还有桐山山脉的力量,竟然也无法冲破天地大道的桎梏,逆天改命!”

处在烈焰之中的风神翼龙,眼眸中也被楚风的本命真火给烤得精神萎靡不振,在它的身上,可以看到,那一团团的暗金古朴花纹,都在楚风的本命真火中,似与暗金色的火焰融为了一团,在一起的燃烧着。

自外面,根本看不出哪是火,哪是古朴的花纹。

只是这些花纹与楚风本命真火的融合,却总是让人感觉,似乎是少了一点什么。

楚风的双眼,终于是重重的眯了起来,然后突然一声大叫:“我明白了,是少了一丝生气,对,这可以沟通天地的密纹,毕竟不是风神翼龙自己传承下来的,所以与它根本不相符,虽然有我的含着神兽的精血为引,更有着它的本命精血相合,也根本没有让这古纹拥有生命!”

一念通达,楚风的念头也随之活跃起来。

“不过,这情况好像还有些不对,如果是完全没有生命,那以我的本命真火的特性,根本不会与之相合,但为什么却能与风神翼龙相融合,真还是怪异?”

他喃喃的自语着,却完全没有注意到风神翼龙的神情。

此刻的风神翼龙,表情十分的古怪,虽然还依旧疲惫,依旧是被烈烈的火焰烤的苍白,可是它的精神,却显得无比的亢奋,而且它的神情中,竟是完全没有一丝的沮丧,反而是怔怔的看着山顶处,一棵耸立在那儿的古树。

只见定棵古树,却是奇异的很。

本来的主干,足足有七八人合拢粗细,可是却已经完全被烧成了炭黑,只余下短短的一截,只有三米多高。

而那上面,更是斑斑痕迹,均是岁月留下的沧桑。

看得出来,这棵树存在的年月之久远,恐怕是几千年也不止。

而让人奇异的却非是这些,而是在这一截几乎完全烧成了炭的半截树桩的根部,竟是又发出了一棵树。

这一棵树也已经长到足足有三人合拢粗细,长的郁郁葱葱,高峻挺拔,似是直插入了天际云宵,让人一望之下,便心生向往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