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中城

第576章 极品灵酒

第五百七十六章 极品灵酒

项少阳端着酒杯的手还竟犹未尽的举在那儿,满脸尽是一抹陶醉之色,口里啧啧有声:“这酒按年数论,的确是百年陈酿无疑,可是味道怎么会这么精醇?而且我这般个牛饮之法,也一样可以品出其中之那纯厚的美味,更在饮下之后,口里回甘,让人不胜向往!”

项腾可是深知自己这个孙子,那真正是爱酒如命,一如先祖西楚霸王那般,无酒不欢。

而且因为家族底蕴,他以往喝的都是千年最差也是几百年的陈酿,却向来难有这般的评价,更不要会有如此的陶醉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这酒?

项腾目光微微一眯,却是在心中想到了一种可能,于是他也顾不上主宾之道,径直就将自己面前那一杯酒端了起来。

先是在鼻端细细的嗅了一口,却是感觉到一股淡淡的香气直钻进了鼻端,便是精神都为之猛然一振。

更有甚者,那香气丝丝缕缕入鼻之后,却是让人他全身都感觉暖洋洋的一片,似乎一身真气都要活跃的沸腾轻涌:“这……?”

他讶然的看了看楚雄还有楚风,却见二人眼中带笑,似乎对此事早有所料,心中顿时一惊,忍不住便将酒杯凑近了嘴唇,小小的抿了一口。

暖流如电,丝丝游走在全身经脉之中,全身的细胞都似在欢呼雀跃,让人忍不住便想要振臂急呼。

“嘶……”以项腾的定力,此时也忍不住是倒抽了一口冷气,接着却是用错愕惊讶的眼神看着楚雄,眼睛中明显的写满了不信任。

“楚老哥,这、这到底是什么酒?”

“哈哈。”楚雄看到他的表情,却是呵呵一阵轻笑。眼睛里闪过了一抹得意之色:“项兄,这酒都是小风拿来孝敬我的,所以这事你要问,就该问小风,我可是不清楚。”

他那表情淡淡,更是用赤果果的欣喜眼神看着楚风,这表情让别人看到,更是忍不住羡慕妒忌恨。

项腾一愕,转瞬却是露出了一抹坦然,果然如此。

可是还不等他开口。那边项少阳却已经抢在他之前问起了楚风:“楚风,你这酒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怎么比我家里那千年陈酿还更要好喝的百倍?”

“就是,这酒怎么下腹之后,比我爷爷让我吞服的疗伤圣丹还要更盛几分,便是我这内伤。似乎比起刚才,已经好了三四分!”一旁钱锦在看到项少阳与项腾喝下百年陈酿。也偷偷的将自己面前那一杯喝了下去。他顿时就感觉自己那本来有些萎靡不振的精神直接好转了许多,体内本还在隐隐作痛的内伤,却是已经愈合了三四分。

这让他怎么能不大为吃惊,要知道在之前,他爷爷可是给他吞服下了家里最好的疗伤圣药,生肌散。

可是现在这一杯酒。却比他吞服下的一付生肌散更要强悍霸道,效果明显,这真的是让他已经被震惊的无法自制了。

钱易得却是非常孙子的性格,所以在看到钱锦这样的更加地。才更感觉犹为的不敢相信。

他不好酒,现在更因为寿元迫近,他为了保持身体的强盛,冲击下一个境界,所以在他面前的那一杯百年陈酿,他并没有喝下。

可是如今看到场中这样的一种情景,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还不等楚风回答,便已经将酒杯凑到了唇边,小小的饮了一口。

酒入喉咙,都化作了千丝万缕如春的灵气,带着勃勃生机,如春风化雨,缓缓滋润到了全身各处。

便是他老迈的身体,也似乎在这一瞬重新获得了新生,这更使得他的眼睛骤然间亮了起来,直如明灯高照。

他比项腾还要更为急切,紧紧的盯着楚风,颤声大叫:“小风,这到底是什么酒?”

这酒是楚亚轩用孟九提供的古方酿造,更汲取了童药师制作灵酒的经验,在里面加了几种丹药。

本意是因为楚雄身体已经老迈,不适合再修炼什么功法,泡制好之后,让他服用,以求延年益寿的。

可是真要说起来,这几种丹药任何一种拿出去,那都是引发轰动的所在。

回春丹算是最平凡的,可是谁敢说常年撕杀,能不受伤?

而回春丹却可是将体内积下来的旧疾清除,使得机体焕发新生。

黄金丹更是改变人体质的无上妙丹,经常服用,不说是修行中人,便是普通人也会力大无比,手可撕豹。

续命丹,那更是逆天的所在,可以逆天改命,直接提生人的寿元,而且这般用酒液释出,药效柔和,更兼上其中有回春丹和黄金丹的作用,还不用担心一生只能服用两枚的限制,虽然说是提升寿元也会非常的缓慢,更需要长期的服用,可是楚风最不怕的就是炼丹。

九转还魂丹那更是逆天级别的丹药,可以生死人,活白骨,更可以让人身体重塑,虽然因为这药太过霸道,楚风加入的量极少,可是作用实在是太强悍了,而且也没有一生只能服用一枚的限制。

这样的四种丹药掺和起来,在现今这个灵气匮乏的末法时代,那绝对是超级奢华的存在,别说是一般人,就是钱项两家这样的超级世家,也根本不可能做到。

并非是他们没有钱,买不起,而是这些丹药的确是太难集齐,更不要说这四种丹药,楚风还全都用的都是极品级别的灵丹。

这药酒本来是他给楚雄做出来的延年强身酒,当然他父亲与师父孟九也一起在喝,可是现在钱易得问名字,却真正是将他给难住了。

思索了好久,才终于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酒便叫作强身益寿酒。”

钱易得一愕,接着却是拍案叫好:“好、好名字!”

稍瞬,他眼中精芒闪烁,却是喃喃低语:“强身益寿,果然是贴切!”

项腾在一旁,双眼细眯,露出了一抹沉吟状,良久,他才双目突然圆睁,带着点点亮芒,射向了楚风:“小风,不知这酒可否卖与老夫一些?”

他人老成精,又是几千年的超级世家的家主,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酒的价值几何,所以直接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听到项腾如此说,钱易得的眼睛也顿时一亮,同样是紧紧的看向了楚风:“对,对,没错,这酒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二人根本连价格都不问,直接就说买,这让楚雄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他却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楚风。

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这酒楚风到底能做出多少,虽然他自己是每天都在喝,可是到底楚风那里还有多少,他却真的不清楚。

看到一众人的眼神都集中向了自己,楚风却是心中一动。

他正想着该如何才能将钱项两家的灵药收集到自己手里,没想到两家居然自己提了出来,这种好事,怎么可能拒绝。

而对于楚风来说,要炼制那极品灵丹,却更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灵药就成,他的成功率,便是大丹师,也一样得跪。

微微沉吟,在钱项二老的期待眼神中,他终于将头抬了起来,淡然一笑:“按理说二老开口,小子应该直接送给二老一些品尝,可是这药酒的造价却是太高,我存量并不是太多。”

说到此处,他将眼神看向了楚雄。

楚雄顿时会意,却是瞬间醒转过来,带着一抹复杂的表情说道:“二位老哥哥也都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年龄又已经老迈,所以无法再修炼任何的功法,小风他一片孝心,所以才求他的师父帮我炼制了这些药酒,平时,我自己也都不舍得喝,今日也就是碰上了两位老哥哥,这心中高兴,所以才都拿将了出来,咱们一醉方休。”

听到这话,钱易得与项腾却都是面上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不过他却也明白,像这种灵酒,真还是不可能太多。

楚风将二人的表情都一一收到了眼底,看到这火候差不多了,这才话锋一转,轻轻的笑道:“不过二老既然开口,小子便是再难,就是跪求师父,也一定让他老人家为二老专门炼制出来一些灵酒,只是……”

说到此处,他略略一顿。

二老此刻都心系在灵酒上,听到事情有转机,心顿时就提了起来,但听到楚风突然顿住,便一起看向了楚风,急切问道:“只是什么?小风你只管说就是。”

楚风也不再拿捏,面带为难的说道:“只是这酒里掺和的七八种灵丹都是极品灵丹,更在里面还有夺天地造化的九转还魂丹和续命丹,因此要炼制极难,所以这价格……”

“七八种极品灵丹?”钱易得与项腾直接就震惊的站了起来,满脸愕然的看着楚风,良久之后,才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怪不得,这酒一喝下去之后,那澎湃的血气,让我几乎都有一种错觉,似乎是又回到了青春少年时。”

短暂的失神之后,二人却是齐齐的一笑:“小风,这事你不用担心,只要有这种灵酒,多少钱我们都出得起!”

这话带着浓浓的自信,却是将二人的底气表露无疑。

楚风不由得轻声一叹:果然不亏是有着几千年底蕴的古老世家,光是这一份霸气,便已经让人心生向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