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梁祝

第228章 蓝眉军来袭

第两百二十八章 蓝眉军来袭

见相公与四娘言谈晏晏,祝轻云心里居然涌出一丝羡慕,正想着,手却被相公抓住。

祝轻云脸‘色’微红,余光中看到相公也抓住陈四娘的纤手,就听到相公道:“轻云,四娘,我有你们两个做我娘子,夫复何求?!”

祝轻云与陈四娘几乎同时转过头白了梁山一眼。陈四娘没说话,祝轻云却不客气道:“那‘花’月影又算什么?”

糟了,忘了这茬了,梁山干咳了一下,然后正‘色’道:“月影是你们妹妹,你们要有做姐姐的样子,要有容人之量。";

“那瑛姑呢?”祝轻云调皮地说道。

“谁是瑛姑?”陈四娘立刻问道。

梁山老脸一红,顾左右而言它:“这事容后再说。”

陈四娘轻轻哼了一声,而祝轻云也脸转向别的方向,梁山却心喜,这两个‘女’人感觉到压力,联合起来了。

陈四娘梁山一直吃得死死的,这‘女’人就得归自己收了,祝轻云可不一样,在圣剑堂云淡风轮的样子,带回家里是对的,感受人间烟火小儿‘女’姿态就有了。

梁山正想着,陈家坞方向,槐树林里来六个人,都是高头大马,小步奔跑,没多久就来到梁家庄外。

“是新野县的主簿张大人。”陈四娘道。

“梁家庄的人听着!”这位主簿张大人神‘色’有些慌张,目光有些游离,扯着脖子喊着,“襄阳太守令,梁家庄上下田产房屋商铺一律充公,限期三日,若有反抗,一律作谋反论处!”

“传令下去,响匕声鼓!”陈四娘娇喝一声。

鼓声立响,梁山与祝轻云就看到这外劳作的众人纷纷回转。

“若有反抗,一律作谋反论处!”主簿张大人依然在声嘶力竭喊。

没人答应,城楼上也没人回声,这位张大人心道倒霉,为什么自己摊上这样的差事?正准备扯着嗓子再喊一遍,身后传来阵阵“嗡嗡”的声响,回转过头去,有上百号人,手拿锄头铁耙一个个对自己怒目而对。

张大人吓了一跳,立刻把手中的所谓太守令一扔,打马就跑。

就在这时,方圆十里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忽然就响起了号角声,狼烟腾起,大地微微颤抖起来。

居然大军迫近,梁山剑眉一扬,对方反应真快。

很快,庄丁来报,四个方向都有军队涌来,前头是骑兵,每个方向大概有一千多人,后面则是步兵,速度也很快,紧随其后。

梁山抬眼四处看去,四方果然隐见烟尘。据说,有经验的军士能根据扬起的烟尘大概估算出人马多少。

“二夫人,庄主,大夫人,所有军士眉‘毛’都涂蓝。”

陈四娘面‘色’一白,道:“是荆州蓝眉军!”

“来得这么快?”梁山不解。

“看来是蓝眉军的‘精’锐,应该是老早就到襄阳附近集结

走了,应是如此,若非如此,绝不可能这么快。那‘洞’庭四仙被杀,被发现,消息传过去,命令下过来,怎么都需要六一匕天的时间。

“这支蓝眉军应该就是接应‘洞’庭四仙的。”陈四娘又说道。

梁山点点头,道:“四娘,下令吧。”

陈四娘点点头,很快下令:秦狼领军一千,骑兵五百南方御敌,就是面陈家坞方向,吴金守梁家庄北边,面南阳方向,陈勇守西边,吴火守东边。

命令下去,梁山就看到庄内旌旗飘摆,城墙上庄丁一个个各就各位,行动迅速,叹为观止。

突然,梁山感觉周遭的空气发生异变。这种异变梁山从前在武关也感受过,这是战争爆发前的杀气。

不是一个人的,而是成千上万人凝聚起来的,修士对气机变化最是敏感。

来了!梁山心道。

就在这时,庄外南面蹄声如‘潮’,视线中偌大的槐树林就像是被一巨大的钉耙耙过一般,那些几人合抱的大树就犹如割韭菜一般纷纷倒下,转瞬间七零八了,碉楼上的人视线顿时开阔许多。

黝黑黑的铁甲泛着让人心悸的死光,梁山渐渐瞪目。

他的修炼之基《白骨经》对死气最是敏感,长蛇一般的骑兵涌动着,席卷的死气如风。

不多时,上千骑兵整齐划一地出现在城墙之外,长枪如林,没人下马没人作声,就连马打喷鼻的声音都没有,铺展在那,就像是一巨大的斧头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

每个人心里都开始紧张起来。

骑兵后面果是步兵,前后也就差一炷香功夫,三千步兵到位,在骑兵后面,显然是要跟骑兵背后掩杀。

“杀!”一员大将忽然长枪一指梁家庄,喝道。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没有人来劝降,没有人给梁家庄安任何罪名,这些都不需要,就一个杀字。

这杀字一出,所有人跟着低喝了一声,不是嘶声狂呼,徒然把气息卸掉,就像是应了一声。

这一声过后,这一千骑兵就凝成一股力量,梁山的眸子瞬间眯起来。

这绝对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悍军,荆州绝对的‘精’锐,梁山所见过的鬼面军恐怕也就比这高出一筹吧。

陈四娘是个统帅,但梁家庄却缺一个大将,一个能横扫千军的大将。

这般一想,梁山很自然地就想起拓跋秋蓉来。若是能把秋蓉妹子也纳入自己后宫,这梁家庄就妥了。

“不错。”祝轻云淡然吐出两个字,及时制止了梁山不恰当的联想。

梁山明白祝轻云的意思。祝轻云是夸梁家庄,在强大迫力之下,秦狼率领的人没有一个惊慌失措,一个个隐身或城垛内,或碉楼内,悄无声息就好像压根没有人一般。

骑兵奔跑起来,但速度并不快,步兵紧跟其后。

与此同时,东城、西城、北城方向的敌军发动进攻,灰尘遮天,旌旗飘舞,整个梁家庄被笼罩其中,偏偏梁家庄内地空气清澈如洗,又似是凝固,形成动静强烈对比,气氛压抑得厉害。

这一刻,这一记喊杀声,十二连坞震惊!新野县震惊!

陈家坞离得最近,族长陈勇登上醉仙楼最高一层,脸‘色’发自望向梁家庄方向。陈虎身后是其他长老以及陈有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