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

第97章 兴师问罪

第97章兴师问罪

第二天一早,刘家家主刘忠义和龙家家主龙宏图带领一干家丁联合镇长杨兴中一起来到俊朗村,意在兴师问罪。

俊朗村平时聚会的场地,当爸妈得到通知迅速赶到的时候,所有村民皆被抓捕,有的村民身形狼狈,显然是抗捕被伤。看到村民们的模样,爸妈心里怒火熊熊燃烧,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爸爸朗声道:

“这是怎么回事?杨镇长,他们可都只是普通老百姓啊,还有那些妇孺,你难道就不惭愧吗?”

“哎,人义老弟,不是我要为难他们,你也知道,在这里我说了不算,今天我只是被请来的一个看客而已。”

杨镇长没有了谋士,反倒显示出了他老狐狸的本性,狡猾的辩解道。

“哪你就不制止一下,作为一个镇长,你忍心看着你的村民受到伤害吗?”

“哎,我也想管啊,可是昨天不是说了吗?只有交税的村民我才有权利管理啊!”

“你觉得这些普通村民能够交得起每个人头一年一千黄石的税吗?还是别的村都交了。”

“这倒不是,啊!什么?每个人头一年一千黄石的税?不是一黄石而是一千?你确定!”

“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那一群手下士兵们啊,这些村民也行。”

刘忠义一听这话,暗道不妙,赶紧插话道:

“别听他胡说,他这分明是杀人之后心虚的托词!小子,哪我问你,你不交税就算了,干嘛还要杀人灭口,现在还想编造谎言欺骗杨镇长,告诉你,今天我们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某些人忍不住了吧,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别人知道啊,这么急着插话。”我爸意有所指的道。

“哼,巧言令色,我问你,你为什么杀我弟弟和表妹?今天你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哎呀,杨镇长,看到了吗?某些人就是不让你开口说话啊,既然你也知道了具体原因,是不是考虑先给这些村民松绑啊,他们可不是不愿意交税哦。”

“嗯,两位家主,你们看是不是应该给这些村民们松绑啊,你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跑了不成?”

“反正也只是要他们做一个见证人而已,见证我们为死去的亲人报仇,那就看在杨镇长的面子上给这些山野村夫松绑,来呀,松绑!”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人义老弟,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呵呵,杨镇长果然爱护村民,只希望但会你能够出手保住这些村民,别让他们受到伤害才好;至于我与刘、龙两家的恩怨,这是私人恩怨,与这些村民无关!”

“好!好!好!如果人义老弟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劫,你这个兄弟我老杨认了!至于这些村民,你完全不用担心,我相信两位家主也不会为难他们的,对吧,两位家主!”

“哈哈哈哈,人义星辰,难得你这么爽快,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今天来的目标就是你,绝对不会伤害到其他人的,小子,自求多福吧!”

龙宏图哈哈大笑道,仿佛很满意我爸的表现,这样一来就省去了许多麻烦,他当然高兴了。

“人是我杀的,有本事就冲着我来,我一一接下便是。”

没有了顾虑,爸爸豪气干云道,看得村民们感激零涕,他们都是单纯善良的村民,自然不会有什么心机,谁真正对他们好,他们都看在眼里。

现在爸爸的修为处在元体巅峰,修真者修为离神期大圆满pps99999,妈妈的修为还要高出一线,已经是初阶高级导师了pps100866,修真者修为分魂初期。一次性可以分出六个分身。

以爸妈现在的修为,在这种小地方也算是高手了,就拿刘、龙两家家主来说,他们也只是高级师气巅峰的修为而已,在兴中镇一带就可以称霸一方了,当然,他们并不是家族第一高手,第一高手是大长老。杨镇长的修为则要高出一节,已经是大导师级别的高手了,虽然只是中阶,也比两家大长老高出一阶。

修者一途,越是后面越难晋级,不说感悟,就只说是哪海量的能量积累,就不知道要消磨多少时光。要说感悟的话,那可不是时间的消磨就可以的。

尤其是pps从十万级突破到百万级,以法修为例,就是高级导师巅峰突破到大导师,这个关卡,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生止步不前,老死于这里,含恨而终。

以上这些,爸妈自然是知道的,看来今天一场恶战不可避免,但是爸妈也不担心,既然村民们没有后顾之忧,打不过还逃不掉吗?爸妈也很想检验一下,修真者的实力与修者相比到底如何,以前只能找魔兽实验,此刻难得来了一群人作为实验品。

爸妈战意高昂,一齐道: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上啊!”

两家家主像一旁的一对兄弟客卿长老使了一个眼色,这对兄弟会意,不屑的哼道:

“哼,山野村夫,休得猖狂,看我们哥俩怎么制服你们!”

人群主动让开一块空地,场中只剩下四人,爸妈和那两个客卿长老。能够作为这种家族客卿长老的,修为至少也得高级导师,这两兄弟修为在伯仲之间,都是初阶高级导师,加入龙、刘两家时日不多,此刻正是考验他们的时候,他们心里雪亮,表现自然不差。

没有多余的言语,双方亮出自己的神兵,直接开始了战斗。

这对客卿兄弟的神兵比较奇特,一个使用一颗火红色的珠子,以下简称火珠男,另一个使用的是一个口袋,以下简称布袋男,只见他们互成矩角之势展开了攻击。

火球一个个的从那颗珠子里飞出,布袋男则对着袋子念念有词。

“哼…雕虫小技,看老娘收了它。”

只见飞过来的火球毫无悬念的被我妈的离火法杖吸收,而吸收了火球的法杖皓光大放;此时我爸也没有闲着,手持开山斧劈开一个个火球迅速接近对手,身修更合适近战,这是众所周知的。

眼看就要接近对手,对方两人都急了,火球发射得更快,另一个口诀念得更加急促;三步、两步,可以斩首了,我爸大喜,正准备一斧先砍下布袋男的头颅,异变突起。

一个大大的黑洞笼罩下来,这一斧就像斩在了棉花上,爸爸暗道不妙,可惜已经晚了,这么近,根本躲闪不及,被装进了口袋。

几十米之外的妈妈大急道:“他爸,你没事吧?”

可惜没有丈夫的回音,反倒是布袋男哈哈大笑道:“小娘子,别叫了,他听不到的,你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想根他一样被装进我的袋子呀?”

火珠男同样得意非凡,他们两兄弟这招配合,不知道坑杀了多少同阶高手,真是百试不爽。

我妈却不再理会,身影一阵模糊,六个一模一样的人出现,把对手包围在中间,五个分身同时施展五行阵法,外人只见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遮住了视线,阵里情况看不真确,纷纷惊讶得长大了嘴巴,他们何时见过如此阵仗?

我妈的本尊则进入阵法作战,使用离级神兵离火法杖打出蓄势一击;眼见被阵法包围,一个大火球飞来,对方两个客卿长老大骇,连呼家主救命!急忙中,布袋男只能打开布袋装下火球,先保命要紧,爸爸趁机飞出。

听到呼救,两大家主不敢怠慢,损失两位客卿长老非常可惜,一挥手,六个高级导师级别的客卿长老闯入五行阵法。众人只听得阵法之内传出来更加激烈的各种碰撞声,以及叫喊声。

大约半个时辰,阵法中的打斗声渐渐平息,五行元素屏障散去,只见一对夫妇站立当场,状态不是很好,至于那八位客卿长老都已经不省人事了。

这样的结果,村民们欢呼,两大家主愤怒,杨镇长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甚至还朝我爸妈竖起了大拇指。

“好好好!!!竟敢杀我八大客卿长老,果然够胆,就让我们两位家主来会会你们夫妇!”

两位家主就要亲自出马了,可见他们的愤怒。虽然状态不好,爸妈却怡然不惧,就要迎战,两大家族的大长老却发话了,淡然道:

“你们不是这对夫妇的对手,还是让我们两个老家伙上吧。”

“大长老,他们现在受伤了,哪里还用你们亲自动手?还是我们上吧。”两大家主破没面子,不甘的道。

“哎,还是那么自大,刚刚那些客卿长老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难怪一直不能突破,也不向能儿学习学习,看看人家不但事业有成,就连修为也快赶上我们两个老家伙了。”

两个大长老语重心长的教训道,一点也不给两大家主面子,弄得她们脸红不已,却只能唯唯诺诺。两个大长老不再理会他们,而是看向我爸妈道:

“年轻人,说实话,老夫非常欣赏你们的天赋,但是你们不该与我们两大家族为敌;那样的话,或许我会考虑让你们到家族来当一个客卿长老,哎”

“嗨,人义老弟,只要你现在答应到镇里来给我当个队长,我就保护你们夫妇平安,怎样?”

杨镇长开出了诱人的条件,听得两个大长老怒目而视,他却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根本不把两大长老放在眼里。

“多谢杨兄好意了,但是我们夫妇自由自在的生活过惯了,不想受到束缚。”

我爸朗声道,他可不相信杨镇长会那么好心,很可能是有所图,就算不是,爸爸也不会答应给他当队长的,官场他太熟悉了。

“呵呵,哪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与你把酒言欢呢,期待你好运吧。”杨镇长惋惜道。

杨镇长还在说话,两大长老也不敢造次;爸爸却突然拉着妈妈向俊朗山脉方向飞去,带伤之躯不宜久留,就算平日里估计也不是这两个大长老的对手,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只听得:

“杨兄,咱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还有你们两个老家伙,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次见面定当取你们狗命!”

“混蛋,哪里逃?”

两大长老愤不可遏,就要追赶,却在半空中被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拦住了去路,在两大长老和杨镇长惊骇的目光中,老人只是一招就将两大长老震退,平淡中不乏威严的道:

“这对夫妇我保下了,谁敢造次?以后你们再敢到俊朗村捣乱,休怪老夫大开杀戒,还不滚!”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杨兴中忍住惊骇,试探性的问道。

“这你就不必问了,你只要知道以后别到这里来收税什么的就可以了,不然。”

随着老人的话语,杨兴中只感觉自己周围收到了压迫,心里不爽,却也不敢造次,惺惺的飞走了。两大家族的人马也快速离去,留下欢呼的村民们。

而逃出去不远的爸妈只觉得前方一阵空间波动,还以为是强敌追来了,一看竟然是十年前意外救回村里的哪个老头,全村人都可怜他的老头,行将就木的老头,竟然是他——天破天。

(书评区登泰山感慨已经写好,各位书友有兴趣去看看。感谢这些天一只支持开拓的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