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天下

第285章 胖子公孙冶

第二八五章 胖子公孙冶

在郗昌城,那个虽然地处偏僻,但环境却异常优雅的美丽的宅院之中。頂點小說,..绝世尤物香绮罗依旧那么艳丽脱俗,依旧那么优雅恬静。而此时,她正含笑看着面前的一个男子。这是一个让人看了第一眼就绝不会忘记的男子。男子给人的印象之所以深刻,其实与他的面目关系并不大,最主要的是他的体魄,肥硕的让人不敢想像。

“如果在下没有记错的话,貌似我与je素不相识。不知道是哪辈子积了德,居然能让je花费那么多的银两,把我赎出来、”肥硕的男子笑呵呵地说道。

看着对方近乎猥琐的笑容, 再看看其小腹之上不停抖动的赘肉,香绮罗也笑了,如果不是对这家伙了解太深,还真会把这家伙当成一个草包了。不过,公孙冶,既然你已经落到了我的手中,你还想逃得了吗?

“公孙冶,你瞧这是什么?”香绮罗从怀中掏出一张信笺来,朝公孙冶抖动着。这可不是一张普通的信笺,它实际上是公孙冶的卖身契。是香绮罗最忠诚的下属忠伯奉自己的主人之命,到青楼之中将公孙冶捞出来之时,强迫其签下的。

“该死的!”一见到香绮罗手上的卖身契,公孙冶脸上变得异常的尴尬。要知道签下这玩意,就意味着,从今之后,自己就是面前这个女人的奴隶了,已经彻底失去了人身自由,对方要让自己干什么,自己就得干什么。

既然知道签下卖身契的后果这么严重,那为什么不签呢?废话!当你在青楼里潇洒快活过后,却发现囊中羞涩,无法付账。而这时,老鸨却威胁自己,如果不给钱的话,就把自己扒光,扔出去。而就在这万分火急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大善人,愿意替自己付账,只是要自己在一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你说你是签还是不签?

公孙冶那深嵌在胖乎乎脸蛋之中的那双小眼睛在咕噜咕噜地转动着。“这位je,当时事出匆忙,我没来得及仔细看这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你现在能否让我仔细端详一番?”

“公孙冶,你把我香绮罗当成三岁小孩子了?我把卖身契给你看,到时你把它一撕。我怎么办?”香绮罗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je,我公孙冶堂堂七尺男儿,岂能做那种事?你太小瞧我的人品了!”此时的公孙冶一脸的正气凛然的样子。

“得了,还堂堂七尺男儿,我看你也就五尺而已!”香绮罗不屑地撇撇嘴。

“这....”公孙冶的脸立马变得红通通的。而见此情景,香绮罗则咯咯地笑了。而见此情景,公孙冶不怒反笑,看上去肥胖臃肿的身体突然之间变得迅疾无比。只见人影‘嗖’地一闪而过,

香绮罗的笑容戛然而止,她看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再看看得意洋洋拿着卖身契的公孙冶,最终一声叹息,“死胖子,没想到以你这样的身材,动作居然还这么得快!”

“je,这就叫做人不可貌相!”公孙冶哈哈大笑,他的双手在轻轻地撕扯着,无数的纸屑飘然而下。

“喂,公孙冶。你不是拿你的人品作保证,只是瞧瞧,绝不会将它将它撕碎的吗?”香绮罗紧紧皱起了自己的眉头,面上出现一丝不悦之色。

“人品?良心?je,你也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信这玩意?”公孙冶搂着自己的大肚腩,放声狂笑。太好了,卖身契已毁掉,你已经失去了控制我的资格了!

“公孙冶,我承认你很狡诈,我一不小心,上了你的当。不过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你以为我香绮罗是那么容易被骗的吗?”香绮罗冷笑不已,“看,这是什么?”在香绮罗的手中,再次出现了和刚刚一模一样的信笺。

“这是什么?”公孙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死胖子,我早就料到你会玩这一手,其实这才是你真正的卖身契!”香绮罗得意地炫耀着手中的信笺,“刚才是我一不小心让你得手了,不过你以为对于有了防备的我,现在的你还有本事将它夺走吗?”

“哎,je,你赢了!”公孙冶颓丧地下了头。

“这是自然!”见到对方终于肯认输了,香绮罗大喜。可是就在香绮罗精神为之一松的时候,公孙冶的身形再一次动了,动作居然比刚才还要的迅捷,说是迅如闪电,一点也不为过。

“je,我忘记告诉你,一个人再聪明,骄傲也会成为他致命的弱点。”公孙冶得意洋洋地炫耀着手中的那份真正的卖身契,笑地看着它变成一条条的纸片。

“没错,公孙冶,虽然你这家伙非常的无耻,但我不得不承认你所说的是正确的。”聪慧过人的香绮罗也终于被眼前的这个家伙折服了。

“多谢je夸奖!”尽管对方骂自己无耻,但公孙冶一点也不生气,还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可是...”突然之间,香绮罗话头一转,“好像我忘记了,刚才我被你夺走的卖身契依然是假的,而真正的则在这!”香绮罗的手中再一次神奇地出现了一张卖身契。可是这时候,公孙冶再也没有了动作,只是苦笑不已。

“咦?你怎么不想来抢了?”香绮罗奇道。

“je,我已经两次被你当做傻瓜戏耍,我不想有第三次了!”公孙冶耸耸肩。

一个自诩聪慧绝顶的家伙,当遇到连续两次被戏耍的时候,依然没有显出一丝一毫动怒的样子,这家伙的确是不简单。如果能让他对自己彻底归心,他将成为自己实现大业的一大助力。但是想一纸卖身契就让他彻底归心,恐怕还是太过小看对方了。要知道,对方可是任凭敌人有千军万马,任凭环境有多么险峻,他都能安身而退的逃跑将军,名副其实的绝世名将。

公孙冶,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快就死心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还会玩出什么花样来?果不其然,原本垂头丧气的公孙冶再次抬起了头来,那种令人生厌的猥琐的笑容再次浮到他的脸上。

“我说je,你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先生乃世之大才,胸有凌云壮志,腹有万般韬略,但却是无人赏识的失意之人。”香绮罗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先生,只要你肯真心归附于我,别的我不敢说,但我至少能提供给你一个可以尽情施展你才能的舞台。”

香绮罗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面朝公孙冶,深深鞠了一躬。这是一种发自肺腑的尊敬之情。而公孙冶的身体猛地一抖 。“哈哈哈!je,你太高看我公孙冶了,我只是一个整天无所事事,到处骗吃骗喝,混一天是一天的草包将军。什么世之大才,什么胸有凌云壮志,什么腹有万般韬略,je,这些话,你摁错对象了。”

“本je虽然不才,但是最自豪的却是看人从未有错过!”与笑得非常勉强的公孙冶比起来,香绮罗平静的脸上充满了无尽的自信。

“je,你怎么想,那是你的自由。”公孙冶没趣地笑了几声之后,不自觉地避开了香绮罗的目光。

“je,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呀!现在就让我告诉你,我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公孙冶贪财,好色。只要是好东西,我都想要。但是我唯一不想要的东西就是脸!”公孙冶用他那肥肥的手指刮着自己的面颊。

“你认为一个不要脸的人,会被这张纸束缚住吗?”公孙冶的眼中闪现戏谑的目光。

“当然不这样认为!”香绮罗依然面色平静,“不过先生以为我就只有这么点的玩意吗?”香绮罗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类似恶魔一般的笑容,

“je,你这是什么意思?”公孙冶没来由的感到身体一寒。

“先生,看看这如何?”香绮罗一扬手,跑过来一本小册子。满怀疑惑的公孙冶疑惑地接货小册子,然后将之打开。先是简单的一瞥,随之整个人的眉头都舒展开来了。

“好看,真好看!他奶奶的,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好看的东西!”公孙冶如饥似渴地翻看着小册子,并时不时地发出yndn的笑声。

“先生,好看吗?”香绮罗的声音依旧那么的妩媚动人。

“好看,实在太他妈的好看了!”公孙冶的目光再也不能从小册子上挪开了。

“先生看了这么久,有没有注意到,那上面画着的人非常眼熟吗?”香绮罗悠悠地说道。

“哈哈哈!”公孙冶**笑不已,“春宫图嘛!男男女女都是脱得一丝不挂的,谁能分得清这是谁和谁?不过说实话,那个男的,身材倒是和在下非常相像!”

笑声戛然而止,公孙冶的身体猛地一抖。他用畏惧的目光看着香绮罗,“je,你不是说春宫图上的这个男的就是鄙人我吧!”

“我本来也不确定,不过既然先生都承认了,那就是了!”此时的香绮罗笑容满面。

“这是污蔑,这是造谣!我公孙冶,堂堂的正人君子,如何会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公孙冶愤愤地将手中的小册子朝地上一扔。

“先生,如果我叫人把这小册子拿出去供人鉴赏,你猜人们的反应会是怎么样?”

“没人会信的!画中的男主角只不过和我体型上稍微有些相似罢了。明眼之人都可以看出,这绝计不是我!”公孙冶愤愤地一摆手。

“先生,如果我派出一百个人到处拿着这小册子给人鉴赏,并有意无意地提起你,你说人们会怎么想?”

“这....”

“先生,如果我派出一千个人呢?相信这是先生的春宫图的又会有多少人?”

“你....”

“如果嫌春宫中画像和先生比起来,不够传神的话,我可以出高价聘请丹青高手,我想大燕国人才济济,绝计会让先生如愿的!”

“你...你好卑鄙,你...你好无耻!”公孙冶终于慌了,如果对方这么一搞的话,就算想不让人们相信都难。

“多谢先生夸奖!”香绮罗笑颜盈盈。

“我说出云国的亡国二公主香绮罗,你到底想怎么样?”公孙冶愤愤地咬着牙。

“想不到整天流连于勾栏之所的先生居然还知道这样的秘密!”香绮罗也暗暗震惊不已。

“二公主,不要小瞧勾栏酒肆,在这些地方,三教九流之人都免不了踏足。只要心细点,很容易打听到许多的秘密消息。”公孙冶叹道。

“公主花费这么大的功夫把我从青楼之中捞出来,又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和我斗智斗勇,无非就是彻底让我臣服,希望我能为公主的大业有一份帮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二公主的所谓大业,就是推翻大燕国,复兴出云国。”

“没错,本公主的人生的目标就是复国。”香绮罗异常的激动,“不知先生可否助我?”

“大燕国疆土之广,绵延数千里。人口之多,已达亿万之众。而二公主的出云国,乃是一弹丸小国,人口不过数十万之众。而自从出云国亡国之后,这数十万之众已经泯然消散于天下各地。二公主,你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复国成功,无意痴人说梦话,所以,我劝二公主,还是收起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吧,好好地享受你这一辈子吧!”

“先生所言差矣!如果大燕国物富民丰。为君者,胸怀天下,励精图治。为臣者,清廉爱民,勤奋刻勉,我安敢有此非分之想?可先生你也看到了,现在的大燕国,君轻臣重。外有敌人寇虎视眈眈,内有心怀叵测之人蠢蠢欲动。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天灾**更是绵延不绝。说的不客气点,如今的大燕国,就好比一座大厦,尽管看上去异常雄伟,但其实根基已经严重动摇,也许一场大的风雨就能将其彻底摧毁。”

“面对正处于风雨飘摇的大燕国,焉能说我没有机会呢?先生,实话告诉你,我已经传令手下,遍寻世界各地,与我出云国的那些臣民取得联系。我想只要时机一成熟,我振臂一呼,手下定能汇集十万大军!”

”可是就算二公主有十万大军又怎么样?没错,现在的大燕国的确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军队的战斗力也差得惊人。二公主的十万大军与他们交战的话,以一当十应该是不成问题,可问题是大燕国的军队何止百万之众?就算是一群猪,耗也能把你们耗死。”

“还有,二公主,你要知道,就算在平时,维护一支十万大军的日常开销也是惊人的,更符何况是战时?”公孙冶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香绮罗。的确,面前的这个女人非常的聪明,可是你想凭一己之力,复国成功,未免还是太天真了!

“先生,你过虑了。香绮罗虽然有大志,但也没狂妄到仅凭汇聚散落各地的出云国的游民就复国成功。只要是对大燕国有所怨恨的人,有志推翻大燕国的,我都欢迎他们加入进来。就算他们不想归附于我,我也愿意和他们成为盟友,哪怕这种同盟是暂时的。”

“更何况我也不会立即就起事的,如今的大燕国虽然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其实早已是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很快就要来了。而到那时,正是我发动的大好时机!而到那时,结果到底会怎么样,大才如先生,恐怕也很难预料吧?”

“至于维持一支军队的粮饷,那就更简单了。先生,你还记得南宫家族吗?”说起南宫家族,香绮罗恨得牙直咬。十五年前,就是南宫猛那个混蛋,杀害了我的父母,灭掉了我出云国。

”二公主,你为什么又要提起这伤心的往事?“公孙冶叹道。

“天下人都知道,南宫猛在灭掉我出云国之后,洗劫了我出云国的国库,获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财富。这也引起了当时的大燕国的皇帝慕容复的嫉妒与不满,终于导致了那件事的发生。”

“这个我当然知道!”公孙冶重重点头。

“可是先生不知道的是,虽然南宫猛灭掉我出云国,获得了富可敌国的巨大财富,可他所拥有的那些东西,和我所拥有的比起来,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我香绮罗别的不敢说,但是论财富,在这个世界上,我如果称第二的话,那么就没人敢称第一!”话语之中透露的是无比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