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修真

第106章 我要留下!

第一百零六章 我要留下!

诸葛瑾瑜的这处建造于山顶之巅,在雷雨大陆人们心中享有宛如神祇般地位的宅院,被取名为归尘居,其实远不如世人般想像得那样神秘奢侈,甚至相反,看起来很是简洁雅致,与他作为秦始帝国的国师、富可敌国的盖世老板得身份不太相搭。

除门前院后栽种有各种灵药、灵木外,房屋皆是由可散发出淡淡清香的沁芯木制成,这种自身不经任何加工,便能自然散发的香气有着宁心清神之效,对长居这种环境中的修真者来说,自是大有好处,甚至能减少晋阶时遭遇心魔劫的机率、

只是在现代,这种沁芯木早已绝迹数千年,没人有机确认这一说法得真假,而左晓瑶在风行大陆时,也从没见到过这种木料,想来,即便在这个世界上,这沁芯木也只是这雷雨大陆上的特产。

屋内基本没摆设什么多余的装饰品,只是这些包括桌椅茶具之类的一经物品皆是极为精致,低调中透着无与伦比的奢华,果真是处避居尘世的好处在,这是左晓瑶在这处宅院居住近一个月时间后,对这归尘居的了解。

近一个月来,二人虽有意发出希望故人皆能早日得以重聚的信号,却仍旧是一直没有秦啸与骆鸿天的消息,让左晓瑶与诸葛瑾瑜有些气馁之余,也不得不决定按他们先前定下的计划行事。

那些经由诸葛瑾瑜着重培养得的高级情报人员们也根本查不到对方的信息,又不见他们主动现身,便就根本无法得知对方如今身在何处。左晓瑶也不想如先前那般,在没什么头绪的情况下,再以脚步亲自仗量番雷雨大陆的面积,毕竟人多力量大,若连触角甚至已延伸至一些偏远集镇的盖世都无可奈何。想必她也不会得到什么更好的收获。

而早日离开这处世界,或者说是力争重返现代,则是左晓瑶与秦啸当务之急想要尽快实现得目标。

“啧啧!这些可都是好东西,诸葛兄就这么肯定,我们此次离开前去,定能如愿得偿吗?”

见诸葛瑾瑜自早上起,便在院中忙碌着挖掘那些灵药,将它们一一小心收进品质极佳得玉盒中,十分谨慎得样子,抱臂站在旁边的左晓瑶笑着打趣道、

因但凡有资格被种到这里的灵药。都是一些异常珍稀的好东西,是修真者都难免会心动,为避嫌,再加上这些灵药是被连根带土先收起来,以便日后迁栽。稍不心。或是技术不够熟练,都容易伤到灵药那异常脆弱的根茎,使其无法被移栽活,所以,本身并不缺这些东西,自知做这种细致活远不及人家的左晓瑶并未提出要帮忙,以免好心办坏事,无意之中帮了倒忙。

毕竟她虽也常往紫缘境空中移药,要求却远没这么高,何况那时是自己的事。好坏都好说,而人家的这些药却属得来不易,除诸葛瑾瑜自己早几年寻得一些药外,后来大多都来自他在雷雨大陆得那些盖世手下及百姓,有不少是都是孤株独苗,不像左晓瑶种在紫缘境空中的那些,不仅年份都已够高,甚至还有不少自行生出新的植株。

头也不抬的继续手中动作,诸葛瑾瑜面色自如得回道“当然有必要做好准备,为一切可能,就像你说的,这些可是好东西,我们若能有幸重返现代,我还指望着它们能助我结丹、化婴,甚至是晋至成真境!不谨慎些可不行!”

“诸葛兄果然是所图不小,我就在此祝你能早日得偿所愿了,无论如何,只盼咱们此行仅是得遇一场机缘,而非一场灭顶之灾!”

“是啊!世间一切自缘因,但我等本是逆天而行的修真者,不管前路通往何方,只要我等心有够定,想必定能解因果,脱困境,重归正途才是!”

说到这些,诸葛瑾瑜身上顿进涌出一种振撼人心的气势,透出强大的自信与坚定,饱含着他坚信人定胜天的霸气,即便此时的他仍然蹲在地上,也让人打心里相信他说到定能做到。

令左晓瑶一时为之有些失神,直到此时,她才突然意识到最近一直隐约感觉自己身上少了点什么的那个‘什么’到底是什么。

在现代身为普通人的那二十多年得生活经历,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得痕迹,有些观点与处世态度已深深印入她脑海中,即便后来在无意中踏入修真之道,拥有了远超出普通人想像的实力,自信得以倍增,也将能晋至修真之巅作为修炼目标,但她却始终没有像诸葛瑾瑜他们这些打小在修真界中出生,早已将这个逆天目标刻入骨血之中的修真者们这样由衷的坚定明确,这样极端自信。

心态决定命运!

这决不是虚言,左晓瑶从不怀疑自己想要在修真之道上走出更远的信念,也从不怀疑自己定能不惧一切坎坷与挫折,会勇往向前的意志,但她的心态若未摆正,没能极度明确自己的方向,没有足够强的企图心,也许将来有一天,她并不是倒在来自外界的险阻下,而是伤在自己‘心牢’之中。

识海中一片清明,意识到过去一直化地为牢的她在无意中为自己埋下了怎样心患,左晓瑶腾然惊出一身冷汗,修炼之途绝不是能闭门造车的事,她过去实在太忽视这些了,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好,却一直没真正重视这个问题,执着于那些修炼之外的事,总觉得日后有机会再说。

却不知这样本末倒置,不与其他修真者深入交流心得,实在对她的修行太过不利,早晚会出大祸,而这些,是她一直引以为仗的紫缘境空也完全帮不上忙的,甚至因它的存在。更加深了这个隐患,毕竟修行一途,最主要的还是兼修自身内外,过于依赖外物,绝不是正途。在这点上,刚来这个世界,不仅失去灵力,且还无法运用紫缘境空时,左晓瑶就已有深切感悟。

而此时,诸葛瑾瑜这毫不掩饰的心念更是深深提醒了她,这种即便是前途未知,也谨记自己的目标,且在时刻为之作准备的坚定,也让左晓瑶打心里感到自己的不足。自灵力恢复,又能依仗紫缘境空后,她已再次忘了自己初在失去紫缘境空时,告诉自己鸡蛋不能放在一个蓝子里的教训。

“肖姐姐怎么了?脸色很难看的样子!”

清脆的声音饱含疑问,是秦怜可。左晓瑶这才从自己那来自灵魂深处的自省中清醒过来。眼中刚恢复清明,正待答话,耳边却的接着传来诸葛瑾瑜的声音“嘘,你肖姐姐走大运了,应是进入了顿悟状态,这可是难得一遇得好事!”

“真的!这可真是大好事,肖姐姐的天资可真好,我听师傅说,这种机会非常难得呢,若是在突破关口前遇到这样的好事。那修为的突破定是指日可待,只是可惜,肖姐姐现在是被困在这里!”

没注意到左晓瑶已清醒,听到诸葛瑾瑜的提醒,秦怜可压低声音感叹道。

“小丫头知道得还真不少!”

“什么小丫头,算起来,我可真正有当大妈的资格了,唉!岁月不饶人啊!”

左晓瑶闻言,不禁嗤笑出声,以她那悲催的天资,算上在紫缘境空中修炼的时间,那年龄才叫真正惊人!

“肖姐姐,你悟完了,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了?”

秦怜可现在虽已知道左晓瑶的真正名字,但仍旧一直习惯叫她‘肖姐姐’,待她也是一如既往的亲昵,在雷雨大陆人们的心中,虽能一本正经得端着架子做圣女,表面看起来也够成熟端庄,如她自己所言,不看相貌,年龄确实有资格当‘大妈’,但在左晓瑶与诸葛瑾瑜面前,却一直保持着过去那爽朗活泼的性情,心纯神正,很讨人喜欢。

笑着点点头,见二人看向她的目光不无艳羡,左晓瑶又摇摇头道“其实算不上是顿悟,所以,也没什么打扰之说,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的不足,做了番自我检讨,所以有些失神罢了,说起来,还真是感谢诸葛兄,否则,若等我自己意识到,可能到时已经晚了!”

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秦怜可毫不客气得挥挥手道“这回不是顿悟也不关系,反正只要能对肖姐姐的修行有益处就行,我们就不打扰诸葛前辈忙活了,我和肖姐姐先去说说私房话!”

诸葛谨瑜不以为忤得点点头,神色严肃得交待道“请便,说完后,晓瑶记得给我传达一下所谈内容得主要宗旨就行,就当是你的谢礼吧!”

话音落,三人都笑了起来,场上氛围顿时更融洽,连提起‘私房话’时,眉宇间有丝阴霭秦怜可在内,左晓瑶则连连声应‘是’。

“我......我要留下!”

不是‘想’,而是‘要’,刚走进左晓瑶在这归尘居里的修炼室,她就听到秦怜可在刚出声时顿了一下后,接着便语气坚定得宣布出的决定。

这一个月来,从每次提到回现代时,秦怜可那兴致不高的反应中,左晓瑶与诸葛瑾瑜心里都已隐约猜到秦怜可有要留下的想法,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做了决定“为什么?”

“我知道,你们此次离开,定是抱着不达目的便誓不罢休,甚至不成功便成仁的态度,而师父和骆师叔,虽然他们现在没来找我们,可你们一旦公然前去荒域,我想,他们一很有可能会前去与你们汇合吧,想必这也是肖姐姐和诸葛前辈的打算。”

左晓瑶点点头道“不错,虽不确定,我的确有这样想法,可这些,与你决定留下有何关系呢?”

与往日一向乐观开朗的她不同,此时面色凝重的秦怜可语气有些苦涩的低声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师父,甚至还有秦师叔为何即便来了这雷雨大陆,也从不现身,从不来找我,他们......他们一直在等我做决定而已!只是我,我这次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也许终此一生,都没机会再求得他们的原谅!”

ps:

ps:感谢琉夜、江海汇合处、一仙难求的支持,这次请假,真的很抱歉,接下来,我会加快速度,刚回来有点忙,待稳定下来后,更新一定给力,绝不食言,还请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