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修真

第294章 无关之人

第二百九十四章 无关之人

“姑姑?姑姑!我在这里!”

走在繁华热闹的街道上,突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边,在这喧哗的人群之中,显的格外清晰,左晓瑶询声抬头,只见在她右手侧的一家茶馆二楼敞开的窗口处,有人挥舞着胳膊,正热情的与她大声打着招呼,引来旁边不少路人的侧目而视。

见对方发现她已注意到他后,立刻闪身离开那处窗口,左晓瑶露出抹温和的笑容,感觉到气氛突然有点改变,白熊歪了歪胖脑袋,显得有点迷茫,宿东则别有所指的笑道“真是巧啊!”

听得出他的打趣之意,左晓瑶没好气的拍了拍白熊的胖脑袋,“有它跟在我们身边,简直就是个活标志,只要有心,谁都有可能巧遇得上!”

“嗷、嗷!”

白熊听不也这话的真正含义,自好感觉倒挺好。

走到茶楼门口,就见丹宸快步迎上来的身影,见他修为已达凝丹阶后期顶峰,晋入凝丹阶圆满境,将指日可待,左晓瑶颇觉欣慰,有个好的修行环境,果然十分重要。

“宿叔叔好!姑姑,我就知道,他们说的一定是你们!”

左晓瑶知道他指得是什么,笑着点点头道“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不足再提,丹宸,这是小白,我当年在神农山脉结识的一位朋友,机缘巧合之下得以成道,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看着学人双脚站立的白熊相当热情的伸出自己的右前爪,丹宸有些发愣,下意识的看向左晓瑶。却见她眼中透着略带戏谑的笑容,没有提醒他的打算,以为这是人家熊类所特有的打招呼方式,只好硬着头皮凭借自己的理解,也如对方一般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见对方虽然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白熊的大眼睛中闪过一抹疑惑,之后则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般,很是大宽容大度的又将自己的毛绒绒的熊爪往前送了点,在丹宸吃惊的目光中,主动抓住他的手上下晃了两下。

首次体验与一只兽行人类之间的握手礼得的感受,丹宸的心情有些复杂,他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挫,有些羞愧,可内心深处则因取悦到左晓瑶而感到高兴。

三人一熊坐到二楼上。近七十年不见,别后各自都有不同的际遇,左晓瑶简单的提了下自己的情况,大多时间都是丹宸在讲,这好像是他们之间最常见的相处方式。

“……姑姑。你和宿叔叔真是太厉害了。竟然闯得过那些混乱禁制,几年前,我和师兄路过那里,一时好奇,就拉师兄也跑去了试了下,深入的距离连七十米的位置都没到,比你们当年创下记录差的老远,把我师兄打击的不行,回去后就闭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来。没想到这才没隔多久,你们竟然直接通关了,师兄要是知道,肯定更受刺激,难怪师父当时说他们是自己找虐!”

看着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讲起这一切,比自己身为话题中英雄主角还兴奋的模样,左晓瑶有些好笑,这家伙虽然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可怜到让人心痛的孩子,在她面前,却始终保持着这份孺慕之情,赤子之心,真的十分难得!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你要是努力修炼,将来自有超越姑姑的那天,能有天木尊者给你做师父,还有紫尧道友这样的出色俊杰做你师兄,你的际遇,已非常好,不需要仰望别人,也不必妄自菲薄,哪怕对象是我和你宿叔叔,我们只不过是先行了一步而已!”

丹宸神情有些赧然的点点头,“姑姑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只是有些时候,总是难免激动了点,不过姑姑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重点是别让你师傅失望,你能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修行之人,各有各的道,凡事皆不可勉强!”

见两人都一本正经的样子,宿东微笑着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虽然生活在同片天空下,可也是多年难得一聚,晓瑶,你可别搅气氛,依我看,丹宸这孩子心里清楚着呢,只是在有些特殊情况下,难免有些失态,不用你这么处处提点的!”

被宿东点明心态,丹宸略显不好意思的喃声道“嗯!其实我明白姑姑的意思,人生不可能都一帆风顺,也不可能一切都能圆满,我只需要尽本心,努力做自己……”

“师叔!我们回来了,您看,我们买了好多东西呢,咦,他们是谁?还有这只白熊……”

隔音罩外突然传来这个清脆的声音,左晓瑶抬眼看去,只见一位双手都拿着东西的少女正兴匆匆的刚从楼梯口处快步走来,语气中透着亲热与撒娇,人尚未到近前,声音就已传来,却又不会让人感到太过大声,与之同时,和跟在她身后的一女二男一样,看向她与宿东的目光都透着隐隐的打量与警惕。

察觉到这些显得有些肆无忌惮,带着傲意的目光,左晓瑶不动声色的微皱了下眉,端起茶杯轻抿一口,丹宸则早已恢复他在人前常见的模样,周身环绕着一种淡漠的气质,优雅出众,配上他那极为出色的外表,以及那意外有些温和的面部表情,矛盾中透着奇异的和谐,很让人向往,却又不敢轻易接近,一看便知身份不凡,让人心生忌惮。

眉宇间隐隐透着些许不悦,本来的好心情被打扰,淡淡扫了眼那恭敬的站到桌边的四名年轻男女后,丹宸才再次出声道“这是三位前辈,你们行过礼后,暂先退下!”

态度直接而又干脆,为首的少女见自家师叔竟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便直接命令在宫中身份较为尊崇的她,也与身后三位地位较为低下的同门般。一起向这不知什么身份,看上去普通的男女行礼,对了,还包括那只熊,顿时颇感委屈。小嘴倔强的一抿,泪眼汪汪的站在原地不动,令跟在她身后的那三人一时之间也有些迟疑,不知该如何行事才好。

“她是紫尧道友后来收的徒弟?”

听到左晓瑶的疑问,正为几名门中弟子的反应感到不满的丹宸立刻摇摇头,解释道“师兄门下至今仍然只有悟惠一人,当初迁到本土修真界,我们仙虚一脉在劫后分散数处,各立山门,而我师父这一系门下弟子实在有些过于单薄。所以不只收留下后来前来投靠的一些原仙虚弟子,而且还先后将我二位师叔门下尽数纳入仙虚宫,她师祖是我已故的天森师叔。”

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既然丹宸并不打算介绍,左晓瑶自然更不准备搭理。随着修为的提升。她的好恶便越发分明,若这几名弟子与丹宸、天木、紫尧之间有着直接关系,她即便不喜,看在这三人的面子上,她兴许还会以长辈身份原谅对方的失礼,少不得还要与宿东一道分别送上几件过得去的见面礼,现在嘛,自然免了!

注意到丹宸面对左晓瑶他们时的尊敬,以及那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温柔与亲切,再联想到丹宸之前那略显随意的命令中所透露出的信息。他们师叔的‘三位师叔’的三位前辈!

跟在少女身后的那一女两男顿时明白过味来,一边懊恼自己没抓住机会,一边神情恭敬不约而同的上前两步打算行礼,却突有一股力量制止住他们接下来的动作,将他们完全定在原地不得动弹。

随后,便有一道更显淡漠的声音响起“既然是无关之人,就不必再行什么礼了!”

此时也已意识到自己刚才因太过自尊身份而失态,无意中在师叔面前怠慢了他的客人,又见自己这三位身份不及她的同门只顾自己上前讨好,竟敢完全将她扔后边,心中虽觉羞恼,却正打算混在人中一块行之前就该行的礼,以挽回她在自家小师叔心中的印象时,却突然听到这个毫不留情面的男子声音,那名面容十分娇美的少女顿感有些下不台,再次如同遭受天大的委屈般,娇声喊道“师叔……”

真不愧是打小跟在左晓瑶身边长大的人,与她一样,最是受不了这号作态,丹宸毫不掩饰的皱着眉道“就按宿叔叔所言,你们还是早些去吼龙山,与你们你师父汇合,之前我就曾说过,我来此地,是为它事,不便带你们在身边。”

说话间,丹宸身上透着股淡淡的威压,不复往日的温和,令那四人心神一凛,立刻意识到端坐前方的小师叔这是在给他们下最直接的命令,让他们丝毫没有拒绝的余地。

那少女眼泪迅速落下,以无辜的泪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丹宸,想要再次争取“师叔,对不起,是瑶儿失礼了,瑶儿这就给两位前辈赔礼道歉,您别生气,别赶瑶儿走,好不好?”

“看来我在宫中露面太少,让你们都忘记什么叫尊卑了,见到你们师父后,记得跟他说一声,我认为,你们四个都有必要去风刃洞里历练一番,时间就暂定为三年,出洞之后考核仙虚门归,不通过者,再入洞历练三年,好好长长记性,若再有违抗,多言一字,加一年!”

压根都没料到宫中素来最为温和,不问宫务的丹宸师叔竟然会有这么坚定,做出如此严重处罚,且是处罚自己的这一天,四名仙虚宫弟子一时有些失态,没能及时反应过来,但他们心中都很清楚,虽然在仙虚宫中,日常宫务多由他们天森及天林两脉弟子负责,平日里,他们彼些争权夺利,相互竞争的厉害。

但事实上,注重修炼,极少过问宫务的天木尊者一脉才是仙虚宫真正的主人,真正的当家作主者,只是他们很少会主动行使自己手上权利,而一旦行使,便是他们身为仙虚宫外务长老的师父,也只有听令行事的份。

见几名年轻弟子脸色大变,惊惧之色溢于言表,却都强忍住想为自己求情的冲动,只以眼神看向丹宸,发现无用,又看向他们,那意思很明显,是想求丹宸手下留情,或求他们在丹宸面前为其说句好话,左晓瑶虽在心中对那风刃洞感到有分好奇,却并无多问,更没有帮那四名弟子说话的打算,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话很管用。

而宿东,此时更是一副置身事外的超然模样,对那四名弟子的目光置若罔闻,丝毫没有想要搭理的打算,即便四人中有两名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此刻都欲语还休,模样凄美,很容易勾起异性的保护欲。

没有行下春风,哪里来及时雨,人,都该为自己的一切言行负责,这是一亘古不变的硬道理!